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 最厉害的野兽
    俏媚,盲天女的师妹,马上就二十一二岁了,她身材很不错,脸蛋不是那种瓜子脸,而是圆圆的,却有另外一种美。

    从相术上来说,这种女人旺夫,她也是人如其名,她就像是一块美玉一般,给人很想和她亲近的感觉。

    当然,因为盲天女的关系,在我见到她第一面的时候,并不觉得这个女人表里如一,也许是先入为主的关系。

    所以,我对俏媚有着一种忍不住的小心和谨慎,毕竟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刚出道的愣头青了。

    俏媚先开口跟我说话,她说:“小哥,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已经是七雄的当家人,你可比我想想中还要年轻,而且还很帅……”

    她的声音越说越低,仿佛小姑娘害羞了似的,又像是在给我暗送秋波怕其他人听到。

    不知道她脸红没红,我肯定是脸红了,以至于我都没有勇气去直视她此刻的表情,不好意思地点了支烟说:“你这嘴真甜,还从来没有人说过我帅呢!”

    “是吗?”

    俏媚微微有些错愕,说:“不会吧?难道你女朋友没有说过你帅吗?”

    我朝着黄妙灵所站的方向瞄了一眼,苦笑着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

    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确实我照镜子时候发现自己挺帅的,但黄妙灵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问题,我们两个一直在能不能在一起的问题上纠缠着,根本不会说这样的话。

    人们常说:“一万个人就会有一万种性格,所以才编织了这个多愁善感的世界。”

    以前我只是无意中看到过这句话,还没有如此设身处地的感受到,今天是真的领教了。

    就拿盲天女来说,她确实在美貌上不输于俏媚,但是两个人光从表面和谈吐来说,两个人完全就不像是师姐妹,不过双胞胎的性格都会不同,更不要说她们紧紧是师姐妹了。

    我刻意避开这个话题,问俏媚:“你爸妈是做什么?”

    见她用怪异的眼神看我,我连忙补充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你这么年轻做这一行,你爸爸妈妈不管你吗?”

    俏媚苦笑道:“我爸爸死于矿难,妈妈现在在医院里,家里还有一个弟弟,正在上高中。”

    我也是闲的无聊,没话找话地继续追问:“你妈妈在医院上班?还是生病了?”

    “五年了,神经病。”

    俏媚毫不隐瞒地回答完我,然后又问:“小哥,你不会因为这个而看不起我吧?”

    我慌忙摆手道:“怎么会呢,我不是那样的人。不过,也怪我多嘴,要是家里情况不说是富裕,即便是普通人家也不会做这个行业,大家都是天涯沦落人,我又怎么会看不起你!”

    俏媚愣了愣问我:“难道你的父母也……”

    我哭笑不得地说:“因为我爷爷的关系,我父母有点小钱,现在都挺好的,我走入这行可以说是世袭的吧!”

    俏媚看着篝火发呆,说:“是啊,每个人看似风光的表面,都有不为人知的酸楚,即便不愁钱了,也不一定会比那个没钱的过得开心,很多事情一旦做了便已经身不由己了。”

    我诧异地看着这个姑娘,她那看似还有些稚嫩的外表,居然能够参透这么深的道理。

    但是,旋即想到做这个行业的人,大多都有着万般无奈的经历,所以感触多一些也是在情理之中。

    顿了顿,我问她:“这是你第几次下斗了?”

    俏媚瞬间变得开朗了起来,说:“很多次了,以前是师傅带着我们,近几年师傅年纪大了,还有疾病缠身,我就跟着师姐倒斗。”

    “可是,为什么我和盲天女合作了这么多次,才第一次见你呢?”我有些疑惑地问道。

    俏媚说:“那是我带着门人在其他地方倒斗吧,算起来我带队也有十几次了。”

    我更加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因为我总共倒斗也没有十次,由我带队也就是三次,可她一个看起来比我小几岁的姑娘,居然已经十几次带队了。

    难怪这次说来的都是高手,即便是这么一个姑娘,居然在经验方面也远胜于我。

    “我操,今天怎么手气这背,已经连输了十几件冥器了。”胖子大声骂道。

    老魁摸着他下巴的山羊胡说:“胖子兄弟,我看你的内裤是反穿了,要不然不可能十把输八把的。”

    胖子双手抓着他的头发,继续骂:“他娘的,这怎么可能,按理说反穿裤衩赢钱才对,你们四个人是不是合起伙来出胖爷的老千啊?”

    蓝莲立马举着手里的牌说:“胖爷,兄弟和您是一伙的,怎么可能和他们合伙呢?您今天的手气就是差了点,同花顺都能碰到豹子,这是命啊!”

    “滚滚,再来!”胖子不服气地重新洗牌。

    “有情况!”

    黄妙灵忽然走到我们身边轻声说,一瞬间大家都停下了手头的事情,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已经开始摸放在身边的枪了。

    肖楠抿着嘴唇问:“妙灵姐,是熊还是老虎?我听说这大兴安岭除了熊瞎子之外,还有东北虎这种猛兽,那可都是吃人的主。”

    黄妙灵轻轻摇头说:“比这些还要厉害。”

    一时间,我们所有人都怔住了,因为在这边有大蛇的几率很小,毒蛇也就是七寸蛇,但是少之又少,有生活大半辈子的老人都不曾见过几条毒蛇,可还有什么比老虎狗熊更厉害的呢?

    见我们都一脸的错愕,并开始四周用手电去扫,黄妙灵说:“不是野兽,是人。”

    “有人?”

    我皱起眉头,问:“是不是胆子大的猎人啊?”

    黄妙灵带着我们过去看,我本以为她已经抓住了,没曾想到她居然给我们看鞋印。

    而且红龙也就蹲在那些鞋印的旁边,他头都不抬地说道:“你们看这些杂乱的鞋印,根据我的经验,这些人穿的是军靴,而且人数绝对不少于二十个。”

    我们都俯下身子用手电去照,果然就在我们五十米远的这边,有很多的鞋印。

    不过,我是无法判断这是不是军靴,更不可能看出有多少人,在这方面红龙是专家,我是无条件地相信他。

    霍子枫更是直接问:“他们离开大概多长时间?”

    红龙摇头,说:“不是离开,而是他们刚才应该在这里偷窥我们的营地,应该是见我们有戒备,所以又离开了。”

    顿了顿,他指着几个非常明显的鞋印说:“这里有来的,也有离开的,初步断定我们已经被这些人盯上了。”

    我就纳闷了,按理说我们才刚刚进入大兴安岭第一天,怎么可能就被人盯上了?

    难道说这些人见我们都背着背包,以为里边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在我们进入县城之后就一直跟着我们,而我们却没有发现?

    想到这里,我觉得不可能,因为我们整支队伍行走的同时,队伍一直保持着警惕性,没道理被人跟踪。

    毕竟这种深山老林,稍微有些风吹草动我们就能够感受到,更不要说这些人的人数比我们还多。

    胖子吧唧着嘴,说:“我靠,会不会是野人呢?”

    我真想一脚踹死这家伙,哪里有野人穿着军靴的,这又不是神农架。

    红龙说可能是山中过往的军人,要去边境换岗,正巧在这里遇到了我们,以为我们是旅行者,所以就没有现身便离开了。

    这样说,我倒是觉得还有那么一点道理,只不过还是有些牵强,因为军人驻扎是有规定的地方,不可能有这样的小股队伍,要换岗那也是整体换岗,不可能就是这么二十多个。

    黄妙灵大概是听我路上说起过我们得罪了蒙古那边的“汉军卫”,就想到是不是满人也会有诸如此类的组织,一直守护着他们的祖先的墓地。

    假如真有汉军卫一样的组织存在,不管我们进入,但出来的时候又会检查我们的东西。

    猜测了一会儿无果,我们回到了篝火旁,但是今晚不但要放明哨,还要设置一个暗哨,没有人想从睡袋中被人用枪顶着脑袋钻出来,那他娘的该有多冷啊!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隐患,藏在暗中的敌人,远远要比你所知道的敌人更加可怕。

    难怪黄妙灵说是被那些野兽更加厉害,现在看来确实就是这样,人的智慧可以比野兽的尖牙利爪更恐怖的东西。

    我们改变了以往的来两个人守夜,转为三个人,一暗两明,暗中那个人要爬到树上,虽然不用爬的太高,但如此冷的地方,还要蹲在树上,那绝对是一种不小的煎熬。

    我和胖子还有俏媚是一组,是在天即将亮的最后一班。

    那是人最困的时候,红龙说那也是偷袭者最长行动的时间,以前他和他的战友那是那么干,所以特别叮嘱我们三个人,一定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千万可别睡着了。

    一夜再也无话,等到我被叫醒的时候,发现居然是俏媚来叫我们,她显然也正睡的正香,眼睛还有些微微发肿。

    我把胖子也从帐篷你提了出来,这家伙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不愿意,毕竟这个点是最困,也是最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