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夙愿(一)
    我也是喝的上头了,说:“你要是想,我倒是可以试试,你姐姐是枉死的,依照风水来讲,她这是不珍惜生命,会到十八层地狱中第十四层的枉死地狱中受刑,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岳蕴鹏红着眼睛问我。

    我说:“而且下一世别想再为人,照你说她现在刚刚死了十二年,应该刚够一个轮回,但却不到她死的那一日,我想她应该还没有投胎转世。”

    岳蕴鹏虽说喝的迷糊,但是他没有完全不明事实,有些不相信地看着我说:“张兄,你们不是盗墓掘坟的吗?怎么还能跳大神啊?”

    我说:“不是跳大神,在我们七雄中有一部奇书,叫做风水,里边记载着一些极少人知道的东西,比如说霍子枫的手段,还有一些招魂送鬼的招式,你要不要试试?”

    岳蕴鹏立马酒醒了一般,说:“我当然想了,不知道有什么要求吗?”

    我笑着说:“给个喜钱,再把我带到你姐姐的闺房内和坟头前,那样就行了,不过跟你透个底,我也是第一次这样做,至于成不成那就看运气了。”

    想了一会儿,岳蕴鹏说:“行,要是能让我见我姐姐一面,多少钱都行!”说着,他就掏出了支票,给我写了个一百万数字推到了我的面前。

    我苦笑道:“你见过谁家给喜钱给这么多的?你就把你身上的零钱随便给我几百就成。”

    岳蕴鹏不容分说把支票给我塞进了兜里,立马拉住我说去她姐姐生前住过的闺房。

    到了那间房间之后,我就有些傻眼了,那竟然就是韩雨露所住的那一间。

    我诧异地看着岳蕴鹏,要知道大家族一般死了人的房间都会封死的,这家伙为什么又给韩雨露来住,难道这也是韩雨露的要求?

    韩雨露看到我们两个醉醺醺的来了,便流露出一抹诧异,但是什么都没有说,还是保持着两小时前的模样,我真怀疑她会不会这样一坐一整天啊?

    看出我的疑惑,岳蕴鹏把一张随身携带的照片给我看,那是一个女学生和一个小男孩儿的合影。

    从相貌来看小男孩儿就是岳蕴鹏,那么那个女学生就是他的姐姐岳上霜了。

    说实话,岳上霜长得非常漂亮,即便这张合影没有修饰过,但是她一身白色的运动装,一头乌黑的秀发,加上她那精致的五官。

    我不得不承认她比黄妙灵还漂亮那么一些,只可惜已经成了一个枉死的冤魂。

    再仔细一看,我用错愕的目光看向了韩雨露,整个人的脑筋就有些转不过弯来,因为实在是太像了,只是照片中的岳上霜笑的很美,而眼前的韩雨露冷若冰霜。

    我立马明白岳蕴鹏给我看这张合影,以及他为什么那么执着地追求韩雨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追求的不是爱情,而是亲情。

    我看向岳蕴鹏,他对我微微点头,叹了口气说:“张兄,接下来要怎么做?”

    岳蕴鹏已经说了这么多了,我也不再犹豫,瞬间对他的形象,从斗里拉了出来,他并不是胆小懦弱,也不是痴迷的公子哥,而是一个让人值得同情的弟弟。

    我直接说:“黄纸、白纸、金银箔纸、朱砂、毛笔、砚台、剪刀……还有你的血、指甲和头发。”

    “这些好办,我马上让人去张罗,张兄你在这里稍等一会儿。”岳蕴鹏说完,立马朝着外面疾步离去。

    我坐在了韩雨露的对面,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问她要不要,她微微摇头,又把目光投向了外面,仿佛正在沉思什么事情。

    在我一杯茶喝完,韩雨露才开口问:“小哥,你们两个要做什么?”

    我叹了口气,就把整件事情大体和韩雨露说了一遍,包括这里是岳上霜生前的闺房也不例外。

    这也是因为韩雨露肯定不会因为这里死过人而不敢住,这里比起斗里来说,不知道要强多少倍,我都不怎么怕,更不要说是她了。

    果然,韩雨露只是重新大概扫了一遍房间,说:“哦,原来是这样,那我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我想不到她居然会主动要求出手,那肯定是再好不过,便点头说:“那你一会儿负责打晕岳蕴鹏就行了。”

    韩雨露微微皱眉问:“为什么?”

    我说:“以他和他姐姐的感情,到时候肯定拉拉扯扯没完没了,虽说这家伙的身手一般,但是我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他家里的佣人也不会那么做,也只有你了。”

    韩雨露点了点头,莫名地叹了口气,然后把面前还是那杯的茶水倒掉,自己倒了一杯便一口口地抿了起来。

    没过二十分钟,岳蕴鹏已经把所有东西准备好了,他高兴的像是一个小孩子过年,完全没有之前那种大家族子弟的气势,说:“张兄,东西已经准备齐了,接下来呢?”

    我接过东西清点了一下,把金银箔剪开,又黄纸和白纸折叠成了小信封的模糊,将三小块金箔放进了黄纸小信封中。

    接着,又把四块银箔放在了白纸小信封中,最后让岳蕴鹏跪在他姐姐上吊的地方,先烧黄纸,再烧白纸。

    黄纸祭神,白纸祭鬼,而三块金箔象征着人三,四块银箔鬼四。

    拜神是希望天神助我,拜鬼是希望地府的鬼放出岳上霜的鬼魂。

    在岳蕴鹏跪拜烧纸的时候,我让韩雨露帮我把朱砂放进砚台,包括还有岳蕴鹏的血、指甲和头发一起,混合着用清水研磨。

    然后开始在剩余的黄纸和白纸上写一些鬼画符,虽说我看不懂这是干什么的,但估计也是和神鬼有关,而且这也不是关键,风水就是这么画的,我也是按部就班而已。

    搞完这些,岳蕴鹏早已经完毕,我看了看表是晚上十点半,接下来只要在岳上霜的坟前,时间是十一点到凌晨一点之间请她的鬼魂进入人间就成了。

    我问岳蕴鹏:“你姐姐的坟墓在哪里?”

    本以为岳蕴鹏会说八宝山这类有名的土葬之地,可是他说:“就在我的房间下。”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虽说可以理解韩雨露长相和岳上霜一样,岳蕴鹏把她安排在这个房间情有可原,但是他把他姐姐葬在他的房间下,那可是风水大忌,我想他这些年来做事一般都不怎么顺。

    问过了他之后,岳蕴鹏就有诧异的眼神看着我,然后点了点头,说:“张兄果然是风水大师,其实这事情我也让其他的风水先生看过,确实就是这样。”

    我叹了口气,拍着他的肩膀说:“我理解你的心情,这也是情有可原,不过希望这一次见过你姐姐之后,你就把她移葬到其他地方,我会帮她选个好地方的。”

    岳蕴鹏重重地点了点头说:“我听你的,只要让我再见我姐姐一眼,我什么都愿意。那……我们现在去我房间吧?”

    没想到,这一顿酒喝出了这些事情,早知道自己打死也不留下了。

    这也是在我体内的酒劲快过的时候想的事情,岳蕴鹏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而刚才喝酒也是在说酒话,那根本就不能当真的。

    摸了摸自己兜里的钱,我想这一百万不能自己花,等捐出去救助一些需要它的人,不能倒斗倒的连良心都没有了,最后回馈于民还是有这个必要的。

    甚至以我现在的财力,搞个慈善基金也是没问题的。

    想着这些善事,我们三个人便到了岳蕴鹏的房间里。

    本来我打算就在地面上开始,总不能在岳蕴鹏房间打了盗洞下去,到时候我们下去就不是招魂了,而是倒斗了。

    可是岳蕴鹏爬到了他的床上,然后掀起他的床单,出现了一个不起眼的按钮,在他摁下去之后,顿时地面四块地板朝后退去,一个很大的地下室入口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我诧异地看着岳蕴鹏,他苦笑道:“家里把家姐的遗体葬了,在我长大之后便挖了这个地下室,然后把家姐的遗体移到了下面,这样她就能永远陪着我了。”

    耸了耸肩,都已经过去这么久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说“节哀顺变”肯定已经不适合了,所幸什么都不说,任由他去伤感吧!

    下到了地下室,发现这是一个长宽六米的空间,一口金丝楠木棺材摆放在棺床上,前面放着各种祭品。

    看样子岳蕴鹏在这一两天之内来过,因为那些祭品还没有腐烂,还算是挺新鲜的。

    我把黄纸贴在了棺材盖上,白纸贴在了棺材大头前,然后就端着砚台走在了岳蕴鹏的面前,在他的眉心处点了个点,又往韩雨露的眉头上也点了一个。

    毕竟是由我来做法,所以肯定不能上的我身,韩雨露既然愿意做帮手,只能上她的身上了。

    一切完成之后,接下来只能等了,其实那些纸原本是贴在坟头就行了,现在既然能够直接看到棺材,这样从效率来讲,要比之前更加靠谱一些。

    看了看表还差五分钟是整十一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和我上次给阿我师妹那个故去女儿保存遗体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那次是不想让鬼上尸体,但这次是希望鬼上人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