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舍生取义
    黄妙灵先是用黑狗血给胖子洗了伤口,也不担心感染什么的,接着就把糯米粉撒了一些上去,又在纱布上放了打量的糯米粉,然后就给胖子死死地裹住伤口。

    其实做这一切,黄妙灵用了不足三分钟的时间,但是我看到胖子脸疼的都扭曲了,依照他的性格,那不是深入骨髓的疼,他绝对不会在外人面前表现出自己的痛苦。

    我又气又无奈,骂道:“死胖子,你就不能省点心?”

    包扎好的胖子,擦掉头上的汗以及疼出眼泪,苦笑道:“胖爷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即便这么漂亮一个头盔,那不跟西方国家那些国王戴的王冕一样嘛,不过要是胖爷这只手废了,那再值钱的也是赔钱的买卖。”

    我又看了一眼他头上的战盔,此刻棺椁里边的粽子已经闹腾的非常厉害,好像有些压制不住了。

    我们也不敢再犹豫,我们四个男人一人抬起棺材的一角,黄妙灵和韩雨露负责开路,胖子和盲天女负责殿后,仓皇逃出了那个玉石地质的蒙古包。

    胖子和盲天女把我们打开的门关上,一行人到了十八小一号个蒙古包的时候,又装了一些冥器之后,才顺着宽大的裂缝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我估计倒斗往出盗棺材的盗墓贼,也仅仅是我们这一伙人,以后和同行吹牛的时候,保证能够一出口全场鸦雀无声。

    至于这口千灵老山檀棺材究竟有什么用,那都不属于我们管的事情,只要带出去交给盲天官就行了。

    现在大概是早上六点半,在到达了青铜锁链的时候,又是一个巨大的难题,我们四个人只能把绳子拴在自己的腰间,下面的人抗在肩膀往上抬。

    这过程那真是苦不堪言,当到了悬崖上的时候,我们喘的连话都说不出了。

    八个人瘫坐在地上,距离的喘着气,胖子咽着口水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他就用那只好手给我们指方向让我们看。

    我们顺着胖子的手指看去,只见现行离开的那三个同行,正被数根丈八长矛从侧面死死地钉在半墙上,在临死的时候,还保持着一脸的高兴和兴奋,显然没有想到会有机关。

    我看向了黄妙灵,她缓了缓气息才说道:“那里确实是,是有个机括,不,不能走的。”

    我们面面相觑,虽说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属于经验丰富的倒斗好手,可是尺有所长寸有所短。

    这三个家伙明显和我一样,甚至可能还不如我,直接走在了机括上触动了机关,当然肯定还有他们因为高兴而疏忽大意在其中。

    胖子终于缓过来了,骂道:“活该,让他们着急离开,可把胖爷累死了。”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你他娘的又没抬棺材,你喊什么累啊?”

    胖子伸出手腕说:“灵妹妹说最近这只手不能用,用了可能要截肢的,所以胖爷是一只手爬上来的,而且背包里边的东西这么重,没让你下去接胖爷就不错了。”

    “活该,那都是你自找的。”

    我还想说些让他长记性的话,可是忽然地面开始微微颤动起来,仿佛有一场地震即将到来,这只不过是前期的征兆。

    “怎么回事?”我看着其他人莫名其妙地问道。

    黄妙灵脸色大变,说:“不好,很可能那个发射长矛机关连同着墓中的自毁机关……”

    我们都傻眼了,胖子咽着口水说:“我靠,不会吧?这么说,我们可能要被埋葬在这个斗里了?”

    霍子枫站了起来说:“如果我们再休息,也行就不是可能那么简单了。”

    他环顾了坐到地上发愣的我们,说:“还等什么,快跑啊!”

    我们这才反应过来,一行人每个人都装着冥器,我们四个男人还要抬着一口棺材,但还是开始一路小跑。

    下阶梯的时候还算省力,但是到了爬阶梯的时候,我真的有些不想活的冲动,甚至都不想再抬这口棺材了,什么恩情全部抛在脑后,那真是累的比烈日下暴晒的狗都不如。

    也许是因为其他人没有丝毫的抱怨,所以我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上,黄妙灵和韩雨露已经跑在最前面做记号,但凡有机关的立马要绕行,所以整个场面有一种说不出的急躁感,恨不得立马长对翅膀飞出去。

    整个陵墓颤抖的情况愈演愈劣,我倒斗那么多次,还从未碰到过哪个皇陵有自毁的机关,看样子那应该是最后一道机关。

    设计者应该想着如果被盗墓贼触碰到,那说明先前的机关都没有用了,为了不让人把东西带走,就会做这样鱼死网破的事情。

    紧接着,头顶的泥土碎石开始大量的脱落,情况已经严峻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可这个墓的路程实在太长了,即便我们一路小跑,现在也不会刚刚到了被磷火焚烧过后的断崖之下。

    看着又是六十多米高的断崖,我终于忍不住说:“师兄,算了吧,棺材不能再带了,否则我们全都要葬送在这里。”

    霍子枫看了看情况,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说:“师弟,你说的没错,你们快点爬上去离开,这里随时都有大规模坍塌的事情发生。

    我愣了愣,问他:“那你呢?”

    霍子枫看了一眼边上的棺材说:“即便是死,我也要跟这口棺材死在一起,我答应过我大哥,一定会把这口千灵老山檀棺材带回去的,如果带不回去,那么我也不回去了。”

    谁都看得出霍子枫的眼神决绝,显然在他的生命中,盲天官要做的事情,他可以豁出性命去办,所以我忍不住看了一眼黄妙灵,也许她也和霍子枫有共同的相似之处吧!

    “可是……”

    一到这种时候,我就非常的为难,整个人徘徊在人性和渴望活下去的边缘,我想这一点儿是我和别人不一样的,一般人绝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开,即便眼前的人是他的亲大哥也不例外。

    胖子知道我这个臭毛病,也就好像我知道他看到冥器一样走不动路的坏毛病一样,立马就用手来拉我的胳膊说:“小哥,人家霍七爷打算为盲爷舍身取义,你丫的还可是个屁,我们快些跑吧,要不然一会儿都会葬送在这个斗里。”

    “这个……”

    我还是很难下这个决定,但是别人就没有可是了,都已经开始攀爬者岩壁,朝着而去。

    有道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现在其他人这样做,我个人觉得没有什么不对,毕竟你霍子枫为了报恩,人家犯不着舍命陪君子。

    我的性格也开始有些随波逐流,狠了狠心便咬着牙说:“师兄,你多保重。”

    “我知道,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的。”

    霍子枫说着,便把我推上了岩壁,然后用肩头一顶我的屁股,等到我向上攀爬了一段,他说:“师弟,如果我出不去了,那替我照顾我大哥的晚年,兄弟在这里谢谢你了。”

    我忍不住朝下看了一眼,便看到霍子枫跪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头,我知道他是在请求我,但同时也是希望我把这三个响头带回去给盲天官。

    那一刻我的眼睛湿润到了一片的模糊,不管怎么说,霍子枫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我打心眼里佩服他。

    现在很多亲兄弟,让自己年迈的大哥露睡街头,更不要说让他们为别人去死,就是连应该尽的兄弟情都没有尽到,对于盲天官而言,有一个异性兄弟如此对他,他此生应该会足矣了吧!

    我不知疲惫的向上攀爬,等到我们七个都爬上去之后,韩雨露和我们要绳子。

    胖子捂着头,说:“姑奶奶,来不及了,天上下刀子了。”

    “拿来!”韩雨露不容置疑地喝道。

    一下子,我们几个人立马给她把绳子掏了出来,因为在场的除了岳蕴鹏没有见过发飙时候的韩雨露,其他人可都是有过血的教训,所以麻利的给了。

    将绳子快速接好之后,韩雨露说:“你们先走,我接应他。”

    我们都是一愣,尤其是岳蕴鹏,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此刻为了救自己的情敌忘乎生命,立马气的嘴唇都颤抖起来,但是他应该是因为见识韩雨露刚才的手段,也没有再说什么。

    “你们先走,不要等我。”韩雨露说话的期间,早已经把绳子丢了下去。

    我们都是一咬牙,就连胖子的眼睛也红了,别看他在任何事情上面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利益,但是一个对老娘那般孝顺的人,他肯定还是有良心的。

    还记得韩雨露曾经好几次救过胖子,甚至刚才还救了他一次,此刻他也快忍不住眼泪了。

    一路上,我们再也没有停息,头上的石头如同下冰雹一般的密集,其中不乏有些磨盘那么大的,六个人被砸的满是包,有几次我都差点被砸的晕死过去。

    也幸好就是我们,经历了太多的翻山越岭,走过了太多了冰谷沼泽,所以耐久力那不能与寻常的人而论。

    倒是岳蕴鹏这小子让我大吃一惊,在后面的逃命,一直冲在最前面,甚至到了最后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