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恶战一场
    那是下面的一个寒潭,比起上面那个要足足大上三倍之多,虽然水位正在逐步下降,但是看样子深度也要比上面那个深的多。

    如果我们不让水断流,而是直接顺着水下来,那么我们现在的下场和这个身体应该是一样的。

    把铁钩拴在绳子上,我就把身体钩了回来,发现又是一个老外,只不过他的死法可比之前那六个更加的惨烈,不仅是瞪大眼睛张大嘴巴,而且连个全尸都没有,真是可怜的不能再可怜了。

    有了我的想法,我们就小心翼翼地看着这个大寒潭,因为如果我们想要继续往前走,那就必须要经过这个水潭。

    如果里边还有十几条鳄鱼的话,那我们只能再等等了,没有人想死无全尸,还要给这种畜生果腹。

    不出我的所料,水潭忽然就有一条鳄鱼潜伏了上来,它那一双充满了邪恶和死亡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我们。

    即便我们用手电去照它,它也不为之所动,倒是在胖子准备扣动扳机的时候,它却潜入了水底。

    胖子一愣,诧异道:“我靠,这种东西这么有危险意识,真是神了。”

    我说:“鳄鱼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和最原始的动物之一,生成的时间大约在两亿年前,也就是说没有人的时候,它们已经处在于这个世界了,而后来一直没有灭绝,那就是和人类打了无数年的交道,自然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胖子撇着嘴说:“也就是它们跑的快,要是再慢一点,胖爷立马打碎它的脑袋。”

    盲天女说:“胖哥,要不然你现在下去打呗。”

    胖子白了盲天女一眼,说:“最毒妇人心。”

    水位下降的还是很快的,不一会儿,我们就看到寒潭到底部,期间还出现了一个“v”字型的阶梯,我们可以随着这个阶梯走下潭底,然后又能藏潭底走到了一边去。

    只不过,寒潭底部的场景令我们大吃一惊,因为下面有着很多的白骨,从那些骨头来看,几乎和这个陵墓建造的时间差不多,而在那些白骨之下,却是一片烂泥潭,看起来有些像是一段不长的沼泽地似的。

    同时,在烂泥之中,一双双充满了杀戮的眼睛和鼻孔,正死死地盯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

    光是数量上来看,至少也有十七八只,还不知道烂泥里边还有没有藏着其他的鳄鱼。

    胖子第一个走在了阶梯上,手里的自动步枪已经被他端在了手里,我们十四个也立马跟上,也行是因为我们侵入了鳄鱼王的领地,一条六米长的雄性鳄鱼朝着我们发起了进攻。

    胖子手里的枪立马喷除了火蛇,即便是浑身都是如同盔甲的鳄鱼,也招架不住子弹的攻击,无数的血眼跳起来。

    那鳄鱼王倒是非常的凶恶,还是不畏疼痛地朝着我们扑来,接着其他鳄鱼也纷纷加入了攻击的队伍中。

    一时间,面对十几条鳄鱼的一起攻击,说实话还真是让人有些胆寒的,但我们手里的钱也不是吃素的,在大部分都是散弹枪的情况下,很快一条条都被我们打成了筛子。

    不得不提的是,散弹枪的攻击面积是大,威力也枪,但是弹片也只能镶嵌到鳄鱼的皮肉中去,反而很难达到致命的效果,倒是把鳄鱼都打疼了,打的无法冲过来,一时间都藏进了泥里,只地下了几具鳄鱼的尸体。

    胖子重新换了弹夹,骂道:“他娘的,这些畜生真是皮糙肉厚,尤其是那条鳄鱼王,居然中了胖爷那么多子弹都没有死,还真是奇了怪了。”

    我说:“别废话,还是小心点,这些家伙藏在泥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又会攻击,这是它们的本能,不像是人会长记性。”

    “呸!”

    胖子唾了一口说:“胖爷不信它们能在泥了藏一辈子,惹急了胖爷,直接就是一包炸药,别说是这些畜生,就是塔克也能炸它个底朝天。”

    霍子枫说:“对付它们没有必要用炸药,它们只是爬行动物,并不是鱼类,所以需要呼吸的,过不了多大一会儿,便会再度露头的,到时候一次性解决。”

    忽然间,我觉得我们和鳄鱼好像在打仗一样,它们在坚守自己的阵地,而我们只是侵略者,想要攻破它们的阵地,总觉得有些不忍心。

    毕竟这些鳄鱼并不是把我们怎么样,反倒是我们先打的它们。

    在我恍惚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条鳄鱼已经贴着地面,用飞快的速度跑向了我,而且我一眼认出那就是那条鳄鱼王,此刻和我的距离,居然只有不到五米。

    那真是电光火石之间,我知道鳄鱼这种爬行动物的速度不慢,尤其是在捕捉猎物的时候更是会特别快。

    但也没料到它的伪装技术这么好,在我看到鳄鱼王的时候,它已经和我算是近在咫尺了。

    当我反应过来的同时,鳄鱼王已经扑了上来,那充满了恶臭的巨口,估计一口把胖子吞下去也不是问题,更不要说我这样的小身板,我完全就是下意识地用散弹枪的枪管去戳它。

    其他人也是同样没有反应过来,还是距离我最近的胖子看到我有危险,他不顾一切地扣动了几下扳机,然后整个人就朝着鳄鱼王的身体撞了上去。

    胖子虽然体重占了优势,可是比起一条六米长的鳄鱼,他还真的有些不够看,不过也把鳄鱼王给撞的偏移了原本的航线。

    我愣是看着那张巨口和自己擦肩而过,但也把我带的摔了个跟头。

    一时间一条如此大的鳄鱼出现在我们中间,顿时所有人就炸了营。

    因为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我看到胖子也摔倒在地,而那条鳄鱼不但没有再受到创伤,反而是恼羞成怒,对着我们就开始胡乱的张开大口猛扑。

    “啊……”

    一声惨烈的叫声响起,我的心跟着也紧了一下,在我爬起来的时候,所有人的枪口已经不断地吐着火蛇,不一会儿看似如同身穿铁甲的鳄鱼,被他们打成了筛子。

    我没有心情去看鳄鱼是不是真的死了,只是注意它那张巨口还死死咬着一条属于人的腿。

    我立马去寻找是谁中了招,当我看到是一个同行少了条腿,鲜血还在如泉水般的冒出。

    说实话,我并不是没有见过人死亡,但是却没有见过如此惨烈的,腿部有着大动脉,即便黄妙灵已经用了浑身解数,但是一切都显得徒劳无功,不一会儿那同行便休克了,又没多长时间,黄妙灵告诉我们人不行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快到我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因为刚才我们还以决定性的胜利一步步地走到了这里,可转眼间就出了这样的状况。

    而且这个人多少还有点人情,因为他是盲天官手下一个伙计的亲戚,白天我记得那个伙计还跟我提过一嘴,说这个同行家里的情况,是迫不得已做的这一行,可没想到后半夜他已经撒手人寰了。

    如果那个伙计不跟我说这些,那么我也就不会有丝毫的心里负担,因为倒斗死人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所谓的富贵险中求就是这个道理,很多人下斗都是为了财,绝对不会有人说是为了来长长见识,除非是那种闲的蛋疼的主,比如岳蕴鹏这小子,但这类人也是少之又少。

    胖子看我呆滞的神情,就用手肘撞了撞我,问:“小哥,吓傻了?”

    我摇头说:“不是,只是可怜一条生命就这样没了,也不知道他的家里人该怎么办。”

    胖子看了看那个人,当时那个伙计和我谈论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也在场,所以自然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他拍了拍我的肩头说:“别想了,反正人是死了,像咱们倒的斗都是大斗,哪里有不死人的,也算他命不好,没有你有胖爷这么一个可靠的兄弟。”

    我皱起眉头看向胖子说:“怎么?难不成你救了小爷一命,小爷还要给你一百万?”

    胖子笑道:“那就算了,咱们兄弟谁跟谁啊,胖爷确实救过你很多次了,但你也救过胖爷,命这种东西怎么能用钱衡量,那不显得太俗了嘛!”

    说着,他就开始对着泥潭进行了又一轮的扫射,不时有鳄鱼被打的血肉模糊。

    我无奈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我们闯入了鳄鱼的地盘,而它们要吃我们,我们又要主动发起攻击,一切都显得太过顺理成章了,这就是所有生命的生存之道吧!

    在确定了泥潭里边再也没有能伤到我们的大鳄鱼,只有零星的小鳄鱼像是一条条蜥蜴似的四处乱窜,我们也就再去理会,便踏着松软的泥潭趟了过去。

    在我们上了“v”字形的阶梯之后,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便是龙楼宝殿的第三重。

    第三重龙楼宝殿的出现,倒是在我意料之中,因为高高的门殿之上,绘画着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以及太清道德天尊。

    这便是道教中最高的神与教主,总称是“虚无自然大罗三清三镜三宝天尊”,而三清三位本一体,便是“道”的化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