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骸骨之祸
    我连忙拦住了盲天女,对她说:“不能直接打过去,这骨头已经成了这样,空气中一定有很多的磷,说不好会把这里完全点着的。”

    胖子不耐烦地说:“点着就点着了,真好给这些冤死在这里的尸体,搞得集体火葬,也算是响应了国家的号召,总比尸体在这里发霉变烂强吧!”

    “那是咱们中国,蒙古国就不一定了。”

    我白了胖子一眼,继续说:“你这个家伙就是一点儿脑子都不动,你他娘的也不想想,这里一着就会需要大量的氧气,而我们这些人可能会因为缺氧而活活地窒息而死。”

    其他人一听我说的都有道理,并都开始说胖子这个那个的,把胖子说的脸都黑了,大吼道:“反了你们了,胖爷不就是没有想到这一点,看把你们一个个能的,有本事你们自己先提出来质疑胖爷,搞什么落井下石。”

    那些人被胖子说的不再言语,二叔问我:“大侄子,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我说:“只能用冷光源,往前走走看,不过不要踩在那些骸骨上……”

    胖子不服气地说:“踩上面又怎么了?里边有你大爷啊?”

    “你大爷。”

    我被胖子气的够呛,骂道:“说你他娘的不长脑子你还不承认,骸骨已经腐烂成这样了,踩上去立马就会塌的,下面说不定有尸蟞之类的东西,还没等人把你救上来,你已经把吃的和这些骸骨一样了。”

    胖子说:“行行行,胖爷说什么都不对,你全对行了吧?那胖爷拿个黑驴蹄子出来防一下粽子,你丫的总没有意见了吧?”

    我也不想再和胖子争论什么,毕竟又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场,多少还是要给他些面子才行。

    因为尸体已经成了骷髅状,根本不可能再成粽子,要说这里阴气重,那我肯定不会否认他的说法,这种地方想不重也不行,毕竟都是一些冤死的鬼魂。

    我们走到了那条曲径小路,发现只能一个人通过,两个人想要并排而行的话,那这两个人的体重都要保持在八十斤以内。

    我们当中即便几个女人再瘦,也重过八十斤,所以还是继续一字长蛇而行。

    尸体就像是一堆堆枯柴似的一层压着一层,其中倒是有些特殊状态的,因为还保持着站立的动作。

    用手电照去,发现那是一些穿着元朝时间盔甲的一些人,骨头虽然已经发霉了,但整个架子还算完好,不过一碰肯定就会散架。

    我见过很多陪葬坑,里边都是一些古代的工匠和送葬队伍的人,但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

    这元朝果然是大手笔,光是工匠就用了这么多,可想这个陵墓的规格,远远超出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估计这里也只是冰山一角吧!

    小路的地面铺着细沙子,我用手电照了照,发现沙子并非和沙漠中的沙子一样,里边好像还混合了一些其他东西。

    不过当我想到那可能是鲜血的时候,走在上面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就开始打鼓,因为我想到了“走红毯”这三个字。

    我们每个人都打着手电,十七盏手电看起来还有些小壮观,人多也就没有那么害怕。

    这要是我自己走在这个地方,我肯定不敢继续往前走,而是会选择退回去,因为这太过骇人了。

    走着走着,我们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这条小路虽然曲折,但也太长了,足足走到了十分钟,还没有走到尽头,我甚至开始怀疑我们中了鬼打墙了。

    胖子就对着我叫嚣道:“小哥,狗日的怎么还不到头,还他娘的有多长啊?”

    我白了他一眼,说:“小爷也不知道,不行就加快跑几步,替我们到前面探探路。”

    “成,胖爷也是这么想的。”说着,胖子就开始往前面挤,不时传来骨头散落的声音。

    等我走到被胖子身体破坏的地方,发现掉落的骨头中心已经成了空的,就好像是一根根粗细不一的黑铁管似的,看的让人有些背脊发寒。

    胖子倒也是机灵,他并没有跑的太远,当他感觉差不多的时候,又折返回来,说:“我靠,我们可能是真的中招了,这好像是个迷宫。”

    说实话,在这条曲径小路弯弯曲曲走着,我们就像是被人在牵着鼻子走,一但我们绕晕了,不但无法通过这些尸体,还可能困在里边。

    毕竟,两边都是四五米高尸体组成的墙壁,根本看不到尽头在什么地方。

    虽说这尸墙软的好像豆腐似的,但不到万不得已,我绝对不会在这种尸墙中横冲直撞,一个是对死者的不尊重,另一个就是其中可能有尸蟞。

    我可是领教了那些东西的厉害,数量多了是会把人活活咬死的。

    我们又加快了脚步,甚至带头的胖子开始带着我们一路小跑,可是在十分钟之后,我们依旧看到的还是满目的尸体。

    盲天女就问我:“小哥,你说这会不会是奇门遁甲?”

    我不敢肯定也不敢否定,便默认两可地说道:“这个不好说,但至少也是一个迷宫,不过用尸体作为迷宫的墙壁,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胖子冷哼道:“要是再找不到路,胖爷就一把火把这里烧干净,让他给胖爷摆破阵。”

    我心里就有一股异样,虽然胖子说的方法我们是不可能做,但是人再逼急的时候什么事情都会做的出来的。

    而且如果我们心狠一些,把这些尸体点燃,然后回到上面等着,等到烧光不就什么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我觉得这条曲径小路是设计者故意给我们这些盗墓贼留下来的,目的就是“请君入瓮”,但设计者不会想不到尸体会腐烂成这样,说明还有别的手段。

    “清点一下人数。”我说道。

    胖子说:“报数,胖爷是1。”

    接着,“2、3、4……15”而我们再等16和17的时候,却发现韩雨露是最后的15,那说明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队伍里边丢了两个人。

    最后听有人说是他前面的两个,问他有没有什么异常,他说根本没有发现,要不是我说,他还以为那两个人走到了前面去了。

    我们都意识到坏了,看来这个陪葬坑不但是用来放工匠和送葬队伍的,甚至还故意设计了要阻止我们这些盗墓贼的。

    这从要不是我们的队伍人数多,寻常那种五个的队伍,此刻只剩下三个人,估计吓不疯,也不敢继续往前走了。

    所有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其中自然会有一些恐惧,因为知道是什么并不害怕,最令人担忧的是不知道是怎么出事,这在墓中可是大忌。

    霍子枫说:“既然我们走到了这里,说明已经距离目的地不远了,出来做这一行自然有死有伤,要不然来钱也不会那么快,这个道理大家都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霍七爷,可是我们连是什么害了我们的人都不知道,这……”有人提出的质疑的声音。

    霍子枫用坚定的声音说:“我在叫你们的时候,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当时你们也愿意来走一趟,不要现在出了问题就这个那个的,不想继续走现在就可以回去。”

    “霍子枫,大家都是倒斗的,但也都是人命,你难道要置之不理吗?”有个将近五十的中年男人直接问道,显然他有些窝火。

    我不能看着队伍这么快就起内混,霍子枫迫切想要找到那口棺材的心情我也能理解。

    但是,这个男人说的不错,毕竟那是我们的成员,也是两条人命,再怎么着急也不能超越了做人的底线。

    我说:“都别说了,斗还要倒,人也要找,后路变成前路,沿着我们来的路线回去找,我相信总能发现蛛丝马迹的。”

    霍子枫还想说什么,但是被二叔那小子拉了一下,便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只能成为殿后的那个人,我们就往回走。

    因为知道可能有危险,所以大家都特别的小心四周可能发生的变故,但是步伐也快了很多,一直等到我们走回了刚下入断崖的地方,但却没有发现什么踪迹。

    胖子便说:“唉,胖爷看是找不回来了,这么多的尸体,别说是两个人,就是多上十倍的人被什么拉进去也看不到了,回去给他们做个衣冠冢吧!”

    我知道胖子的话虽然非常打击人,但却是真理,如果那两个人变成两具尸体混着其中,即便我们有耐心一具一具找,也不知道要找到猴年马月去,但是我总是觉得有愧于人有愧于心,忍不住就有些悲伤起来。

    胖子拍了拍我说:“小哥,你这是病,得治。”

    他轻声在我耳边继续说:“操,人也不是我们的,都是盲天官带来的,而且这次行动是霍子枫邀请我们的,而他都不关心,那两个人死了跟我们更没关系,你别他娘的求吃萝卜蛋操心!”

    虽说我知道胖子说的都对,但心里就是憋不过那股劲来。

    其实我也有自私的一点,那就是想要知道那两个人如果真的死了,他们是怎么死的,要是我们能知道,也许就可能顺利通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