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生死存亡
    我醒来的时候,那是被一双冰冷的嘴唇不断地吹着气。

    我猛地坐了起来,然后就感觉自己的胃部开始痉挛,整个人也不停地抽搐着,把肚子里所有的东西都吐了出来,估计其中真的有胆汁也说不定。

    等我平静下来,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帐篷中,里边站着很多熟悉的人,这些人都流露出对我醒过来的喜悦。

    渐渐在我听力恢复之后,便听到了外面有人叫:“醒了,小哥醒了。”

    在我补充了葡萄糖之后,才发现黄妙灵忙来忙去,她救醒了我,然后又去看韩雨露和格桑的情况。

    韩雨露倒是比我晚醒了不到两分钟,而格桑再也没有醒来。

    当我听到黄妙灵摇头说着没救了的时候,我的心里的酸楚瞬间就涌了出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哭。

    是因为格桑的死亡?还是重生的喜悦?我不知道。

    在我安静下来的时候,整个人显得非常的颓废和狼狈,自己缩成了一团,不愿意和任何人交谈。

    但是,我看到来的人有胖子、霍子枫、盲天官、黄妙灵、张景灵和盲天女等等,很多还是以前一起倒过斗的斗友,少的只有阿红。

    胖子一脸激动地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身体和精神完全恢复过来,那是在我醒来的一天之后,格桑并没有完全的死亡,但也差不多了,有两个人当地人(盲天官他们队伍的向导)把他送往最近的城市。

    不过,黄妙灵说格桑大脑严重缺氧,如果是在医院说不定还有救醒的几率,但是这里没有什么设备,幸运点就是脑死亡后成植物人,要么干脆直接就归位了。

    盲天官他们已经先行下斗,我们先头部队的任务已经完成,他们才是真正的大部队,人数到达四十多人,加上我们之前的应该足够五十人。

    这算是我参加过最大的一次倒斗活动,只可惜自己已经没有了来时候的锐气。

    胖子破天荒的没有跟着下斗,而黄妙灵由于要照顾我和韩雨露的身体状况,所以她也留下了。

    还有一些算是后勤保障人员,所以除了下去的三十多人,还有我们十五六个留在了原地。

    在我踏出帐篷的那一刻,发现地方还是那座山之后,还是那一片森林的边缘。

    但是,这里却多了好几个大帐篷,还有十几个小帐篷,而骆驼从我们原来的十二头,变成了一个骆驼群,几乎比人数多了半倍。

    不过,当我看到还有人用发电机做饭的时候,立马就明白为什么有七八十头骆驼。

    看来这次盲天官真的是下了血本,先不说搞来这么多东西费了多大力气,光是这些倒斗高手的出场费,那绝对不比一台晚会明星的费用低上多少。

    胖子给了我一支玉溪,我们两个人就坐在森林边抽了起来,他可能是见我闷闷不乐,便没话找话,说了他和霍子枫回去接应盲天官他们这支庞大队伍的经历。

    回去的路,胖子用苦不堪言来形容,他说要是知道那么累,就是再给他一百万也不去。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等到他们到了信号烟的地方,并没有碰上面,倒是发现了大量人存在过的痕迹。

    等到胖子和霍子枫找到了盲天官他们的时候,这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发出有极度危险的信号。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人数多的原因,却被一群沙漠中顶尖的肉食性动物盯上了,而且品种还非常的多,有罕见的沙狮,还有成群的沙狼,还有一些连名字都叫不出的。

    原本盲天官他们是整整一百人的队伍,骆驼在一百五十多头,可就是被这些动物追赶,最后只剩下了现在的这些,胖子说场面相当的惨烈,完全就是一场人类和动物的争夺战。

    胖子说他们也经历了九死一生,那些动物就跟疯了似的追杀着这支队伍,连枪都不能威慑,而且还有源源不断的新动物加入,人的数量急剧减少,但那些动物的队伍却越来越庞大。

    听到这里,我怀着好奇心忍不住问道:“最后你们是怎么解决的?”

    胖子见我说话了,立马就说:“呵呵,当然是胖爷大显神威,对着那些畜生大吼一声,把它们都吓跑了。”

    我苦笑道:“如果你和那些动物说自己吹牛b可厉害了,小爷估计它们才真的会吓跑。”

    白了胖子一眼,说:“快说,究竟是怎么解决的?”

    胖子看我肯开口骂他了,便知道我应该是没事了,他挠着头,说:“其实说来也奇怪,我们一路跑一路打,最后到了这个区域的时候,那些畜生便不再追了,你说奇不奇怪?”

    我皱起了眉头,问他:“这不可能吧?”

    胖子耸了耸肩说:“谁他娘的知道呢,我们起初断定那些畜生是害怕身后这座山的响尾蛇,可是总觉得又不像,至于究竟是为什么,那只有天知道了。”他用指头朝上指了指。

    我想了想说:“不同种类的动物,基本上是不会协同捕猎的,你们遇到的事情真算是奇了,好像它们在守护着什么,不过我想你们肯定是被它们敢跑了,这是第一种可能。”

    顿了顿,我环顾四周,说:“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动物的领域性,就比如你说的山里的响尾蛇,或许这里还有比响尾蛇更加厉害一百倍的动物,所以让那些动物不愿意再追你们了。”

    胖子点了点头,说:“我们也是这样想的,只是不知道还有什么动物能够让那么多穷凶极恶的家伙知难而退,除非是神话中的龙,要不然还真的没什么了。”

    我叹了口气说:“那就不知道了,不过还是小心点好。”

    说着,我看向了森林里边,问:“官爷他们下去多久了?”

    胖子说:“差不多三个小时了,刚才你他娘的没有听到爆炸声?他们在炸墓。”

    “炸墓?”

    我诧异地看着胖子,说:“这里的环境怎么能炸墓呢?那不是把伪陵也炸塌了?”

    “没办法,用铁水浇筑的墙,不炸还能怎么办?”

    胖子说:“不过你放心,他们人多,只要能炸开就行,现在估计正在清理现场,估计一会儿一条崭新的墓道,就会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在我回到营地了一个多小时后,盲天官带着那些人也回来了,每个人都是一身的疲惫。

    胖子便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了,霍子枫告诉他全炸塌了,估计明天再清理一天,差不多就能挖出事先准备炸的位置。

    这也就是人多力量大,当初我们也想过这样的办法,但是以我们当时的人数来说,估计在这里耗十天半个月都不一定能挖的开。

    毕竟里边的沙子塌陷之后,那是相当难清理的,也就是这样庞大的队伍差不多。

    晚上,我们吃着不知道考的什么肉,总之看个头不是小个的狮子就是大个狼,肉吃起来非常的木,整个就好像嚼树皮似的,肉本身的味道也不是很好,要不是添加了盐巴和辣椒面,我宁愿去吃压缩食物。

    黄妙灵估计是整个队伍中最忙的人,只要有人受伤就去找她,所以从我醒来时候见过她一面,之后见得大多都是她忙碌的背影。

    不管怎么看她都不像是梦里的那个黄妙灵,更像是救死扶伤的倒斗天使。

    吃完饭之后,我喝了一些大部队用来御寒的酒,酒的度数和当时格桑给我们喝的蒙倒驴差不多,估计也是同一系列的。

    所以在我喝了四两之后,脑袋就晕的厉害,要不是他们说我刚刚好转不能多喝,我真的要把自己灌醉。

    吹着夜风,看着好几堆篝火,期间还有人的欢笑声和打闹声。

    我想如果我们作为后面的大部队,此刻现在也会这样吧,只可惜我还是很难高兴起来。

    岳蕴鹏那小子自从韩雨露醒了之后,一直就陪在她的身边,韩雨露也没有排斥他。

    这小子倒是一直说着说着自己就笑了起来,而霍子枫应该是放弃了,所以他紧挨着盲天官,不知道在商量着什么。

    胖子提着半瓶酒拿着条动物的腿,咬了一口说:“小哥,怎么还闷闷不乐的?做咱们这行的生离死别的见多了,你丫的为毛还是想不开啊!”

    我抢过他手里的酒,自己大大地灌了一口,一道火辣辣的感觉顺着嗓子而下,一股的酒精味,即便我平时也喜欢喝几口,但面对这样酒,还是感觉很烧心。

    胖子见我不说话只喝酒,又把酒抢了回去,将肉塞进了我嘴里,说:“别他娘的要死要活得,人都是功利性,来就是为了钱,不管是做向导的钱,还是倒斗的钱,这和你的关系不大,‘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你应该比胖爷都明白吧!”

    我重重地叹了口气,说:“我知道,就是自己心里过意不去。”

    “得了吧你啊,胖爷还不知道你小子那点花花肠子。”

    说着,胖子就站了起来,说:“你等着,胖爷给你把人叫过来,一会儿办事的时候动静别太大了,影响不好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