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风水罗盘
    胖子虽然是没事,但还是被震出了血,嘴里一个劲地把那几个老外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不说他学艺不精,反倒是怪别人的炸药有问题,看情况估计最多两包都够了。

    在无奈的情况下,我们只能重新清理盗洞,不过没有了草根和树根,土质被炸的更加松软,情况变得有所好转。

    在我们三个人的挖掘下,不出半个小时就再度挖通了,当然胖子是休息的。

    不过,这个死胖子则像是个凶恶的包工头子,一个劲地咳嗽着催促我们快些干,还说让我们不要耽误他摸金的时间,里边的冥器知道他胖爷来了,早就哇哇乱叫了。

    我调侃他,不是冥器在叫,而是粽子在叫,叫着要吃猪肉。

    胖子反而让我少扯皮,看着那被炸的很惨的大口子,三个胖子都能并排的进去,我们就等着通了通风,戴上了防毒面具之后,四个人前后有序地走了进去。

    这次炸的确实很是地方,因为在我们进入四米宽的墓道中的那一刻,旁边就有两米高五米宽的两扇石门。

    而且石门中间已经有一条一个人侧着身子就能进去的门缝,看样子这炸药的威力太他娘的大了。

    一下了斗,胖子立马变得生龙活虎起来,拿着手电一马当先就朝着门缝里边照。

    不过,这家伙还是太胖了,只能一起用力把左边的门推的更开一些,这样我们直接走进去都不是问题了,而胖子也能进去。

    在胖子往里边照了片刻之后,他转头对我们说:“安全,可以进了。”

    通过胖子的表情来看,我知道这个石门里边并没有直接能能看到的冥器,要不然以他的性格早就兴奋地大叫了起来。

    胖子一马当先走了进去,我们三个人跟了进去。

    进去之后,发现这个一个封闭的石室,差不多两间平房那么大,但是有三米多高,里边确实没有什么可看的,不但没有冥器,连口棺材都没有,看的有些怪怪的,这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胖子用疑惑看着我说:“小哥,解释一下。”

    我愣住了,问他:“解释什么?”

    胖子大有指点江山的姿态,用指头指了一圈石室问我:“为什么什么都没有?逗呢?以为胖爷是来旅游观光的?”

    “你娘的,又不是小爷的墓,小爷怎么知道。”

    话虽然这样说,但我皱起了眉头,又忍不住说道:“难不成被人截胡了?”

    “我靠,不会吧?”

    胖子郁闷地看着我,说:“不可能吧小哥?这倒斗也不可能倒的连根毛都不剩,这要是真的被倒了,那倒斗的人可是破坏了行规,无异于跟咱们耍流氓啊!”

    我也搞不明白就问霍子枫:“师兄,你觉得这是什么情况?”

    霍子枫看着地上说:“不是被人先下手了,地面没有任何东西存在过的印记,看来这就是一个空室,我们换个看看再说。”

    我们也只能这样做,可是我还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瞬间心里就忐忑不安起来。

    怕什么就来什么,倒霉已经写在了我们几个人的脸。

    在墓道中确实找到了其他的石室,按照一般情况来说,至少里边应该存放一些陪葬品才对,可谁曾想到,每一间都空空如也,足足前后看了四个,结果都是一样。

    一时间,我头上就开始冒冷汗,因为这种事情太怪了,不管是听其他同行炫耀,还是自己亲身经历,还从未发生过这种事情,不用想也知道已经透着一股诡异。

    胖子看到我在掐自己,忙抓着我的手,说:“小哥,你丫的没病吧?没事来掐自己干什么?难道你还有自虐的倾向?”

    “滚,小爷看看是不是在做梦。”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说道。

    胖子呵呵一笑,说:“这怎么可能,你丫的看来是被那场梦吓着了。”

    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之下,胖子还能笑出来,估计也只有他还能保持着乐观的心态。

    再看霍子枫和岳蕴鹏都皱着眉头,韩雨露虽然并没有任何的表情,但那双眼睛中也有一丝不难察觉的异样。

    我们五个人站在深邃的墓道中,左看看右瞧瞧,因为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走。

    如果等我们把这个墓找一遍,结果什么都没有的话,那真是滑盗墓界之大稽,不但一切都徒劳无功,反而还耽误最佳找到斗的时间。

    片刻之后,霍子枫说:“师弟,是不是我们寻找的方向出了问题?”

    胖子也立马附和道:“对对对,之前你不是说灵气最重的地方在西南方,而咱们一路朝着东南方走,后来你又说咱们误打误撞地走对了,你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我拿出罗盘看看,有些人认为罗盘是用来捉鬼的,暂先不论这个世界是否存在鬼,而罗盘最早发明出来,它的名字现在中国还在用,那就是叫“司南”。

    至于具体什么时候出现的,那就不得而知。

    但是,在公元前三世纪《韩非子,有度篇》中就有记载,那时候是谈到磁石吸铁的现象,认为有“慈母怀子”之意,所以曾经也把“磁”写作“慈”。

    在后来,中国古人把司南运用到了航海之上,不过却给了资本主义带来了生产和发展,不管是西方人物中的哥伦布,还是麦哲伦,他们航海成功都离不开司南,至于司南是什么时候传入西方的便不可而知了。

    随着司南的演化,它一分为三,分别演化成了指南车、日晷和罗盘,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其中这三种东西可以算是一母同胞的兄弟。

    根据记载,最早罗盘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杨盘,因为它是赣南风水祖师杨公创制出来的。

    而在杨公之前,还没有任何关于把司南运用到风水之上,这也就是风水师现在使用的罗盘,虽然有了一定的改进,但还是大同小异。

    如果是方向出了问题,那就是罗盘的指向问题,本来那座山中含有磁铁,确实可以被罗盘感知到。

    可是如果我被吸引了过来,那么给这座墓选址的风水先生,也一定会和我犯同样的错误,而且那时候的风水先生全都是按部就班,不一定还能想通其中的猫腻。

    从风水罗盘的基本理论来看,古人认为人的气场受到宇宙的气场控制,人与宇宙和谐便是吉,反之则是凶。

    于是,他们凭借经验把宇宙中层次的信息,比如天上星宿、地上的五行为代表的万事万物、天干地支等,全部放在了罗盘之上。

    而风水先生则是通过磁针的转动,寻找最为合适特定人或特定事的方位和时间,尽管风水中没有提到提到“磁场”这个概念,但在罗盘上各圈层之间所讲究的方向、方位、间隔的配合,却实实在在暗含“磁场”的规律。

    所以,即便我发现那座山有磁力,可以影响到方圆几十公里的地方,但也没有跟他们说走的方向不对,这就是因为我想到了这一层,便是找到了这里。

    我把自己的想法和一些证据和他们一说,胖子和霍子枫都陷入了沉默。

    韩雨露看着我手里的罗盘,说:“能让我看看吗?”

    我心说这又不是多么珍贵的东西,看看就看看呗,韩雨露也许能够从中看出我不知道的东西。

    看了一会儿磁针的走向,韩雨露问我:“罗盘都有什么作用?”

    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想不到堂堂的观星师祖师居然不知道作用,但是我也没有好意思嘲笑她,便清了清嗓子准备说,可没想到让胖子抢先了。

    胖子说:“胖爷知道,第一是安神,第二是催桃花,第三是增加财运,第四是‘打盘’增运,第五是阴阳转盘,第六是踩盘,第七是抱盘,第八是好日当头。”

    我有些惊讶地看着胖子,说:“死胖子,想不到你居然能把罗盘的八个用处都说出来,看样子小爷真的是小看你了。”

    “废话!”

    胖子立马牛了起来,说:“你小子别忘了,你走上这条路还是胖爷带着你,说起来胖爷算是你的半个师傅,要不然你现在说不定在哪里讨饭呢!”

    “你放屁,明明是小爷自己用了一年参透了家传的风水术,跟你有毛关系?”我不服气地质问他。

    胖子说:“你承不承认是你自己的事情,要不然胖爷当初把风水这六个字认出来,你估计早就把卸岭派的基础知识当成擦屁股纸了。”

    霍子枫说:“你们两个别吵了,让韩雨露安心好好看看。”

    岳蕴鹏也说:“是啊,这种东西应该是需要一边看一边心念风水口诀,你们这样韩雨露怎么能看。”

    说实话,我真的想用头撞墙,小爷每次用罗盘确定方向的时候,也没见他们有谁安静下来,眼巴巴地瞅着我念口诀,都是我自己的定力强好不好,这待遇也差的太多了点吧?

    罗盘这个东西,一般都是比巴掌大一些,胖子这种神经病的大个的除外。

    对于懂得人可以说上面是真正包罗万象,依靠他能做很多的事情,现如今一般有两种用途:一种是道士捉鬼,另一个就是找墓的位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