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失误
    不过,这个靠是在大事情上依靠男人,并不是对男人百依百顺就是好。

    “下次吧!”

    黄妙灵忽然话锋一转说道:“等到下次我们再见个面,把所有的事情说清楚,毕竟你是七雄的传人,以后我们很可能有合作的机会,希望你活着回来。”

    说完,不再给我说话的机会,黄妙灵转身就朝着黑暗一瘸一拐地走去。

    我愣了愣立马就叫着让她把话说清楚,可是不管我怎么跑,居然追不上一个受伤的女人,反而自己撞在了什么无形的东西上。

    当我真正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真的在流泪,手那掐在自己的大腿上,而我也想明白了那无形的东西是什么,那应该就是我的心墙。

    胖子跟看怪物似的看着我的模样,挠着头说:“小哥,你他娘的一直说梦话,还掐自己,你不会有病吧?”

    “你才有病。”

    我白了胖子一眼,见霍子枫、韩雨露和岳蕴鹏还在休息,就不隐瞒胖子,把梦里的事情和他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胖子说:“真是奇了,见过做梦的,还没有见过做这样梦的,搞得好像你真的和灵妹妹在梦中见了一面似的。”

    顿了顿,他给了我一支烟说:“这些事情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你看胖爷也一直没有提,那都是拿心着呢!”

    我点燃了烟,看着缭绕的烟雾,脑子还回忆着梦中的事情,因为我从未把梦记得这么清楚过,人常说梦由心生,又说日有所思梦有所梦,难道这就是现在黄妙灵给我的感觉吗?

    胖子说:“算了吧小哥,胖爷不止一次劝过你,你们两个人不是一路人,你他娘的偏偏不听,搞成现在这样的局面,难受的只有你自己,谁也替不了你。”

    我知道,胖子和我现在可以说是穿一条裤子的兄弟,他这个人平时大大咧咧,但是看事情要比我明白的多。

    可是,我就是舍不得,同样也是不甘心,自己一直想要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当然,梦中的黄妙灵给了我一个答案,可这个答案终究是个梦,而且是让我非常不满意的答案。

    所以,我觉得梦里最后黄妙灵说的没错,我和黄妙灵要找个时间见一面,不管以后怎么样,至少也要把话说清楚。

    就在这里,几乎是同一时间,霍子枫、韩雨露和岳蕴鹏夜开始梦呓起来,我和胖子对视一眼,瞬间就感觉周围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对劲感觉。

    观察了片刻,胖子就说:“不行小哥,我们必须要把他们都叫醒,我看这片森林里有蹊跷。”

    我也同意胖子的说法,我们两个人就开始摇他们三个,那真是用力的摇,比进迪厅里摇的都厉害。

    幸好他们还是被摇醒了,霍子枫和韩雨露虽然脸色惨白,但一切还好,可是岳蕴鹏已经呕吐了起来。

    “我靠,不是吧?”

    胖子惊讶地看着岳蕴鹏,说:“岳大少爷,你他娘的做个梦也能把你恶心成这样?究竟梦到什么恐怖的事情了?”

    岳蕴鹏摆着手,又吐了几口,一边拿起水壶漱口,一边没好气地说道:“我是被你摇的晕了,跟坐过山车似的。”

    胖子咬了自己的舌头,吸溜着嘴说:“你他娘的还真有意思,快比胖爷都有意思了。”

    霍子枫和韩雨露的反应相当快,立马都说这里有问题,可是四周除了这些树罕见一些,也没有什么有问题的。

    而且要是有问题的话,在进来的时候就有问题了,为什么偏偏等到我们睡着才出这样狗血的问题。

    胖子更好奇他们三个人梦到了什么,但是没有一个肯说的,我问胖子有没有梦到,胖子说他压根就没睡着,所以才没有做梦。

    我骂他呼噜打的快能把天上的太阳震下来了,还说什么没睡着,胖子说那是他的毛病,只要闭上眼睛就想打呼噜。

    我苦笑不已,因为一直以来自己都羡慕胖子的睡觉速度,可没想到他并不是一躺下就能睡着,原来是个毛病。

    话又说回来了,毕竟觉头再好的人,在危险的环境下也不可能闭眼就着。

    我们简单的分析了一下原因,最后把目标锁定在这里的水上,因为在之前一直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就连岳蕴鹏昏迷那么长时间,他也没有说自己做梦,直到我们喝了这里的水之后,才出现了这样的状况。

    我说:“很可能这里的水有一种很奇特的效用,至于是怎么形成的可能性就太多了,可以是某种致幻的植物,也可能是某种未被发现的矿石,当然也有可能是水的源头问题等等。”

    胖子被我说的有些头皮发麻,挠着头说:“我操,胖爷胆子小,小哥你他娘的可不要吓唬胖爷,那胖爷接下来还睡不睡觉了?”

    我耸了耸肩,说:“看情况也是梦中会勾起伤心的往事,或许对你这种神经大条的人,说不定还是一件好事。”

    胖子撇着嘴说:“胖爷的伤心事那可海了去了,很小就没了的老爹,跟着老娘……”

    “停停停……”

    我知道胖子再说下去,估计就出一本孤儿寡母难活史了,便出言打断他,说:“不过幸好这水并没有毒,只是我们在喝水的时候,最后是休息过后,要不然这种情况还可能再发生。”

    胖子苦着脸问我:“小哥,那我咋办?”

    我有些哭笑不得,说:“去梦里见你老爹啊!”

    “滚!”胖子朝着我翻白眼。

    霍子枫一边喝水一边说:“师弟,那你抓紧时间把入口的地方定出来,咱们速挖盗洞速出来,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我点头,对着还是乱想的胖子踢了一脚,说:“死胖子,别他娘的想了,赶快咱们哥俩把墓的规格定一下,然后选地方挖盗洞,你主我辅,毕竟这还是你的强项不是。”

    “那是!”

    胖子的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嚣张”两个字基本就是为他而创造的,不过这家伙做事非常的麻利,说干就干。

    我们两个人就像是第一次那样,我确定个大体的方位,胖子则是来缩小范围。

    期间的程序有些繁琐,耗费了我们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几乎可以肯定这片植被下,有着一个很大的墓。

    而且墓已经延伸到了一圈的沙子下,所以我们要小心墓中有真正的流沙陷阱。

    最后,胖子狠狠地吸了口烟,他把工兵铲戳进地上说:“行嘞,就这儿了,开搞。”

    旋即,胖子和霍子枫便轮番上阵,而韩雨露站在一旁把土移走,我则是给他们介绍我和胖子所定出这个墓的大概规格。

    墓深十米有余,大体的规矩则是一个繁体的“龙”字,看得出终归还是逃不过汉族的文化影响,要不然必然是蒙文,而不是这个“龍”字。

    而我们现在所打的方位,应该就是“龙”字第一画之上,不过绝对不是墓门所在。

    在通过之前螺纹钢管和工兵铲衔接,探入地下拿出的土来看,确定无疑是六百多年的土,而且这么复杂结构,即便不是成吉思汗陵,那也一定是元朝的某位大汗,不过要是不是,那盲天官的事情就没法解决了。

    挖盗洞用的是旋风铲,其实就是把原用的工兵铲换了个头,看着泥土翻飞,不一会儿就挖到了下面的湿泥土,看着有水顺着盗洞往下走,我便负责在两把挖洞,把水引到里边去。

    下面的泥土虽说松软,但因为起初是草根,后来是树根,这样大大地增加了难度。

    这个盗洞足足就挖了我们三个小时的时间,其中大部分就是在处理这些植物的根茎,要不然再有两个十米,也早就挖到了。

    在听到旋风铲碰到石头的撞击声,顿时就知道挖到墓墙了,旋即换了工兵铲的铲头将四周的泥土取掉,最后一段幕墙展现在我们的眼前。

    “我操,石头的幕墙?”

    胖子骂了一声,立马就跑上去拿捡老外的炸药,三包往墓墙根一堆,说:“行了,你们都先上去,等着看胖爷的手艺。”

    我说:“胖子你他娘的小心点,把引线搞得长一些,别到时候被树根绊倒了,你再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放屁,你才死呢你!”胖子骂完,立马就把我们赶上了地表。

    我们站到了远处,因为炸药不是我们配制的,很难说其中的威力,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等一下我们还的重新挖盗洞,毕竟三包炸药肯定一下子就炸塌了。

    不一会儿,胖子从盗洞中跑了出来,还坐了一个向前扑的动作,我知道这家伙又耍宝了。

    果然就在与此同时,“轰隆”一声爆炸声响起,一股明火从盗洞入口喷了出来,气浪直接把胖子就震的飞了起来,最后撞在一棵树上才掉下来。

    盗洞“如愿”的塌了,毕竟这是石头墓墙,并不是砖头的,所以只能采用这样粗暴的手段,不过我并不关心这个,先去看了胖子的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