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诡异梦魇
    我们把岳蕴鹏扶起,没想到这家伙在恢复了神智之后,不但不起来,反而爬在水里大口地喝着清水。

    看出来他是真的没事了,我们也喝了水,并且将水壶全部装满,毕竟都是倒斗的老手,知道斗里的情况变化莫测,被困在的事情是常见的。

    这股名堂之水不大,但是非常的甘甜,仿佛里边撒了白糖似的,我从未喝过这么好喝的水,这可能是我也有脱水的症状,只不过有了之前的磨练,所以才没有和岳蕴鹏一样。

    岳蕴鹏醒来之后,非说是韩雨露救了他,而且一路上照顾他。

    这件小事把胖子气的骂这家伙是白眼狼,本来就是他一路背着的,结果反倒是把功劳放在了别人的身上,而且胖子这种较真的人,自然气不打一处来。

    我们吃了一些干粮,看着头顶上的太阳,很难想象在沙漠中直接面对太阳,居然有一种晒日光浴的感觉,我都有一种想要躺在这里好好睡一觉的冲动。

    五个人一商量,便真是打算先好好休息一下,毕竟昨夜一夜没睡,身体多少还是有些吃不消的,不在这里把精神头养好,等一下下了斗,说不定就没有休息的机会了。

    以我们现在的状态去应付里边的变故,那肯定是非常危险的。

    韩雨露觉得这个森林有蹊跷,便让我们四个休息,她负责警戒。

    可这样霍子枫和岳蕴鹏都不愿意了,两个人用他们各自的方式表示,毕竟是他们其中的一个人,而不是韩雨露一个女人。

    我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估计是见到了(听说了)周媚的事情,所以他们对自己喜欢的人,变得格外的珍惜。

    这也算是人之常情,道听途说永远不如亲身经历和感受,他们有这样的想法,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胖子翻了个身,说:“你们两个挣吧,胖爷先好好休息休息,一路上背了一头傻驴,胖爷可真的有些吃不消了。”

    对于胖子的暗骂,岳蕴鹏只当是没听到,我知道他也是为了尽可能的接近韩雨露,这种要是让他爷爷和父亲知道,这下子估计要挨揍,他娘的没出息了。

    想着想着,我便悠悠地睡着了。

    梦里,我可以非常肯定那是在梦里,因为我出现在自己的家中,那并非是潘家园的铺子,而且我的老家,好像是在去什么地方的路上,过程我已经相当模糊。

    真正清醒的时候,就是在地道里,身边还有胖子以及黄妙灵、霍子枫等人。

    忽然我从梦中醒来,发现黄妙灵正靠在我的肩头休息,她的脸色憔悴,好像是不轻受了伤,伤口在她的腿部,此刻正用沙包包扎着。

    看到黄妙灵如此恬静地在我身边,即便自己知道这是一个梦,但我也不愿意醒来,因为这种情况我都记得非常清楚,那也是我最为快乐的一段时光。

    终归,我还是忍不住捏了捏自己,发现居然真的很疼,一时间我又开始迷糊起来,因为这居然非常像真的一样,难道之后的事情才是一个很长的梦?可现在才是真正的醒来?

    黄妙灵的眼皮轻轻地眨了眨,然后变成快节奏的,很快她那一双如漆夜中的亮眸睁开了,用非常让人怜惜的表情看着我。

    我忍不住问道:“你没事吧?”

    黄妙灵摇了摇头,说:“应该没事,只是行动不那么方便了。”

    我说看了看她的腿,决然地说:“我会背着你的。”

    忽然,黄妙灵很认真地看着我,问:“小哥,你恨我吗?”

    我愣住了,因为自己知道她所指的是什么,在从神农架和黄妙灵分手之后,也就是我们两个爱情的结束。

    我一直都不愿意和任何人提起,那怕是胖子也不类外,而他们也非常刻意地避开有关黄妙灵的事情。

    黄妙灵又问了我一句,我这才反应过来,想了想说:“恨。可那是为什么?你不要说是为了谁让你怎么怎么样,在我把聚宝盆卖给他的时候,我们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

    黄妙灵继续问我:“你不觉得那样做卑鄙吗?”

    我皱起眉头,反问她:“哪里卑鄙了?”

    坐直了身子,黄妙灵说:“小哥,我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即便再宝贵的东西,也不能作为你和我师傅交易的筹码,其实最应该怀恨的人应该是我。”

    我有些哑口无言,扪心自问一下,这件事情我做的确实欠妥,但我心里一直认为那是药王把我逼迫到那个地步.

    而我是真的爱黄妙灵,所以才不顾任何人的感受,用聚宝盆把黄妙灵带出了发丘派,可谁又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过,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在我们之间就埋了一颗隐形的炸弹,之所以一直没有爆炸,那是因为我们都在忍让着彼此,终于还是有爆炸的一天,想不到就是在神农架那一次。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问:“现在什么情况?”

    黄妙灵说:“我们被困住了。”

    我看着两边都有通道,而我们更像是在这里休息,并不没有丝毫被困住的模样.

    只是让我奇怪的是,不但胖子睡得非常死,就连霍子枫他们也不类外,放佛天地间只剩下我和黄妙灵两个人。

    “被困住了?”我一脸错愕地看着黄妙灵,说:“不会吧,我们选择任何一边试试看。”

    黄妙灵婉然一笑,犹如昙花一现,她用手指指了指我左边心口说:“这里。”

    我整个人都是一怔,瞬间想到这肯定就是梦,要不然黄妙灵绝对不会这样说话,这跟她的性格不符,她表达感情方面虽然比我强一点儿,但也是墙里墙外,总之也强不到哪里去。

    “不对,这是梦。”

    我又捏了自己一把,还是很疼,整个人就有些不知所措了,难道自己在休息的时候梦魇了吗?

    黄妙灵忽然凄惨地大笑,道:“梦又怎么样?人生无非就是一场梦,醒来和睡着只是相对而言,有的人睡着其实他醒着,有的人醒着其实在活在梦里。”

    我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指着黄妙灵叫道:“你不是黄妙灵,你他娘的到底是谁?”

    黄妙灵并没有像做梦那样,忽然变得狰狞无比,只是她的表情又冷淡了一些,在我看来那比任何的恐怖都更加让我畏惧。

    顿了顿,黄妙灵继续说:“这人生如梦,梦亦人生,殊不知金戈铁马,多少女儿家黯然伤身,这就是命,你信吗?”

    我索性也豁出去了,对着黄妙灵吼道:“滚出我的梦里,我不想再见到你。”

    黄妙灵说:“我也不想来,只是梦是你的,你梦到了我,我只能到你梦里来。”

    她用让我以前非常喜欢的眼神看着我,说:“小哥,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又一次离开你吗?”

    我摇了摇头,这也是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黄妙灵并不是盲天女,但是我可以说她的心机远在盲天女之上,当然我不否认盲天女确实聪明,但她的聪明是我一眼就能看出来的,而我却一直看不懂黄妙灵。

    也许胖子跟我曾经谈我个人问题的时候,他说我有一个不好不坏的毛病,那就是容易当局者迷,不但面对黄妙灵是这样,就连几次被盲天官利用也是这样。

    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说:“不管黄妙灵和盲天官怎么利用我,至少这两个人不会害我。”所以很可能是这种心态,导致了今天的局面。

    “为什么?”我问黄妙灵。

    黄妙灵说:“因为宿命。在我拜入我师父门下的那一刻起,我注定有责任,更注定以后要接我师傅的位置,这就盲天官给你的位置差不多,难道你是特别的甘心情愿吗?”

    我再度被她问的说不上话来,我记得在电视剧《上海滩》有一位人物叫冯敬尧,不论这个人是好是坏,他有一句话说的非常好:“人要有野心,才能成大事。”

    而我却是少了这种野心,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够自己风风光光过这一生的钱,便没有想更多的事情,要是霍子枫跟我争的财产,先不说他的根深蒂固,就我自己也会立马做甩手掌柜,即便现在也是一样。

    我看着黄妙灵问:“虽然我知道这是梦,但梦里的你能告诉我,你是为了什么?我不要再听报恩这类话。”

    黄妙灵看着我说:“你变得聪明了,不再像以前那么傻头傻脑的可爱,人要改变环境非常的难,但坏境要改变一个人,却是不经意间便做到了。”

    她顿了顿,说:“我想继承师傅的位置,把他的产业发扬光大,而我能得到的是名和利。”

    “可你是女人,女人不应该找一个安分守己过日子的男人吗?”

    我不争气地流下了泪,但泪并不是为自己而流,因为我觉得现在眼前的黄妙灵是可悲的。

    黄妙灵说:“把‘女’字去掉,我还是一个人,是人就会有功利心,不管是男人也好,女人也罢,主要是看生活的环境,还有就是是否有一个适当的机会。”

    她说的很有道理,这些大道理我都懂,可是在我的观念里,也许是陈旧的想法,也可能是北方人的大男子主义,觉得女人就应该靠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