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进退难定
    在临走的时候,格桑对着两口棺材的主人进行了跪拜,用了他们蒙古的礼仪进行祷告,我们是觉得没有什么好看的,便逐一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格桑也出来了,他开始一个人用工兵铲把入口堵住,看在他如此的模样,我非常担心我们倒的斗,如果真的找了成吉思汗陵,我很难想象他会怎么样,和我们拼命也是说不定的。

    第二天,起风了,不过不是很大,只是让给我们赶路增添了一些困难。

    格桑居然找了我,说可能在我们前面有一直盗墓队,他希望我们能够加快速度,因为他非常想要抓住那些人,把他们暴打一顿,然后赶出沙漠。

    我嘴上答应他,可是心里非常的忐忑,毕竟遇到同行并不是沙漠好事,而且那些在墓室里我看到,那些家伙除了会打盗洞之外,还携带了炸药,估计还可能手里也有枪。

    到时候碰到难免会交火,要是耽误了我们的事情,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换句话来说,这茫茫的沙海之中,别说是两支队伍,就是五支也不容易碰到,只不过是昨晚恰巧我们在哪里露营,所以才会误打误撞地碰到。

    也许那支队伍,说不定得到了冥器,早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想到可能是这样的结果我略微心宽了一些。

    接下来的几天中,我们七个人继续向南而行,期间霍子枫总共发了三次信号,都是选择无风的天气,在无烟炉里边添加了彩色燃料,所以直冲而上的烟就如同古时候长城上的烽火台点的狼烟似的。

    只可惜,三次均无得到盲天官他们那支队伍回应,霍子枫多少还是有些着急的。

    不过,我安慰他说盲天官是倒斗的老手,给我们准备的这么充分,相信他只强不弱,必然不会发生什么危险的。

    霍子枫也只好点头回应我,这茫茫沙海即便是出了事情,不是巧遇根本就找不到,所以也只能作罢,这要是在斗里,我敢保证他一定会转回头去找,因为他这样做也不是第一次了。

    继续走着,在又是几天之后,我们开始精疲力尽,即便是格桑这样的沙漠常客,也有些走不动了。

    这些日子并没有风,可是也上行军的速度特别的慢,一个是视线的问题,另一个就是我们的物资剩余量。

    周媚跟我们说了情况,我们的水和食物最多再支撑不超过三天,如果全部耗尽之后,那只能选择往回走,期间这十二头骆驼可能也要随着走回去的路程,成为我们的果腹之物。

    于是,我们连白天就开始赶路,几乎达到了日夜前进的地步,可是这样走了一天,我们都吃不消了,体能全都达到了极限。

    按照罗盘的指示来说我们应该差不多快到了,可为什么还是没有看到踪迹,我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而我已经开始对找到成吉思汗陵没有信心,一行人坐在一起商量了一下,最多再走一天,要是还找不到,我们只能往回走了。

    毕竟格桑有句话说的是对的,人总不能为了钱或者其他的东西,而把自己的性命搭上,即便得到了也等于零。

    在这一路上,我们看到了不少被吹出的古墓,其中各个朝代的都有,只是里边的冥器非常的少,毕竟我们这些人都是进出皇陵的,普通的物件根本就入不了眼。

    只是越找不到,我越是对成吉思汗陵向往,放佛在沙漠的更深处,有着一股神秘难以言明的力量吸引着我。

    想想那些国内外前仆后继的考古队、探险队和盗墓贼,他们也许跟我有着一样的感觉。

    白天的日子几乎可以用煎熬来形容,在太阳下站着不动暴晒五分钟,我估计自己的骨头能提炼出人油来,即便我们学习动物藏在沙子下面,但也感觉不到丝毫的凉意,几乎就是在一个无线的大蒸笼里边被蒸。

    岳蕴鹏的少爷身体再度体现出来,他是队伍中唯一一个生病的人,而我还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作为盗墓贼即便是受伤,也不会生病,可我忽略了他只是一个很有家族势力的普通人了。

    躺在沙洞之内,岳蕴鹏开始发低烧,整个人是昏昏沉沉的,还会说一些胡说,至于说的是什么,根本就听不清楚。

    幸好,周媚随身携带了一些药,给岳蕴鹏吃下去,这才渐渐地安稳下了,不过依旧处于半昏迷状态。

    这属于严重的脱水症状,只是连格桑也没有见过,在沙漠中脱身会发低烧的,这估计是个人的体质问题。

    我和霍子枫商量了一下,觉得接下来,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找到水源,毕竟传说中成吉思汗陵之上有树木,说明至少也有地下水,只要找到水,岳蕴鹏还可能有一命,现在即便往回走,他估计也支撑不了多久。

    胖子非常嫌弃别人拖累队伍,其他人虽然也多少有些,可只是放在心里,而胖子则就是放在嘴巴,即便说的不停地口感,连嘴唇都裂了,他还是骂骂咧咧地叫着。

    我让胖子省点口水吧,这倒斗经常会出现死亡的情况,但岳蕴鹏毕竟是不能死的人,要不然我们带着他的尸体回去,肯定没法和岳家交代,所以我们必须要保证岳蕴鹏或者。

    胖子不耐烦地说:“看看胖爷的身体,至少瘦了有他娘的十斤,以后就叫我瘦爷得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怎么?都走到这里了,难不成你还打算就这样回去吗?”

    胖子说:“那可不行,不找到墓,胖爷死也要死在这沙漠中。”

    周媚说:“我看还是回去的好,要不然你们这个朋友真的就没命了,说不定回去还可能有一线生机。”

    格桑也附和她说没错,一定要回去之类的话。

    我在和霍子枫商量之后,已经把目前的情况看的很清楚,虽然继续找成吉思汗陵非常的冒险,但总比返回更靠谱。

    而且大家已经走了这么远了,实在不想就这样放弃,希望陵墓会像传说中的那样,那才是救岳蕴鹏最好的办法。

    我们只好选择举手表决的办法,最后以三比二战胜了周媚和格桑,而韩雨露则是弃权,岳蕴鹏忽略不计。

    胖子说他去前面探探路,不一会儿他满头大汗地跑了回来,喘的就跟一条在太阳下一直暴晒的狗一样,吞了吞口水说:“那边出现了一座很高大的沙丘,会不会就是哪里?”

    我和霍子枫跟着胖子往前走,翻过了一个沙丘之后,确实隐约看到好像是有一座非常特别的沙丘,即便距离很远,但也能感觉到那个沙丘的高大。

    在拿出望远镜一看,便是看到了一座土黄色的山,确实是山,而不是胖子所说的沙丘,因为整个山体虽然被黄沙覆盖了一层,但还是能看到山体本身岩石的黑色和灰色相间。

    这座山居然没有被沙化?我想着,忽然就觉得不是没有沙化,而是因为这山在沙化之前,一定比现在更加的高大和壮观,说不定最高峰可能要超越现在的珠穆朗玛峰。

    我看了一下这座山的风水情况,便觉得很可能成吉思汗陵就在那山的附近,顿时就有了精神。

    毕竟找寻了这么久,我们还是找到了,如果不是这里,那就是信息有误,陵墓根本就不在这个沙漠内。

    回去之后,我们把看到的一说,其他人也为之动容,不过格桑倒是说了一条非常具有参考价值的信息。

    那就是在沙漠中时常会看到一个非常奇特的海市蜃楼,那就是一条非常长的行军队伍,里边很多人骑着马,也有一些徒步而行的。

    我说:“那可能是幻境,并不是真的,只是因为一种自然现象,把古代的某个时间段的场景记录下了,然后因为天气情况再现,不过这也恰恰说明了,很可能是一支无比庞大的送葬队伍。”

    霍子枫和格桑确定了一下,问他:“就是在漠南的沙漠中吗?”

    格桑点了点头,说:“我也见过一两次,但都不是在季风出现的时候,估计你们也是来的不凑巧,要不然也可能看到。”

    胖子重重地叹了口气,说:“我操,终于他娘的找到了。”

    我也觉得是找到了,这处理归功于格桑的带路之外,主要找陵墓还是我的手艺,要不是用罗盘经常定位,估计也很难走到这里,看来我对风水的研究更进一步了。

    既然已经确定要找到了,那肯定是要等到太阳西下之后再出发,不过我也不敢特别保证就在哪里,万一人家成吉思汗陵墓就是和中原的不同,不会葬在这种风水极好的地方,反而是一个普通之地,那我们只能白高兴一场了。

    我相信一句话,那就是“凡事无绝对”,有些时候亲眼看到的东西,那也不一定是真的,所以还是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以便于应对找不到陵墓的窘态。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时间已经过去六百多年了,昔日充满神秘的成吉思汗陵是不是也被黄沙覆盖了,这都是很难说的。

    毕竟时间太久了,久到即便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算什么。

    废话不再说话,到了天刚蒙蒙黑的时候,我们七个人加十二头骆驼出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