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沙漠绿洲
    我从背包里掏出望远镜去看,顿时发现在在沙海之中,有一簇绿色点缀着,就放佛黄金上镶嵌着一点极品的美玉似的,同时更大的一个废旧遗址,也映入了我的眼帘。

    看似就在眼前的地方,我们又足足走了一个小时。

    当我们达到沙漠中原本在视线中看来并不大的绿洲,正处于整个废旧遗址的中间的地方,看模样应该是这个文明昌盛时候的一个大型花园。

    格桑对于这些并不依然,因为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到这里,不过他提醒我们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脚下。

    因为在这个大型的遗址当中,会有像响尾蛇这样的毒虫,被咬一口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站在这个遗址的外围,我问格桑这个遗址叫什么名字,按理说这么大的遗址,那可是有相当高的考古价值。

    可是,在我搜寻关于蒙古国的一些资料中,并没有提到如此庞大的建筑群啊!

    格桑告诉我,他们这些沙客叫这里是“沙漠绿洲”,当然他还和我说了一句蒙语,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

    由于这里的情况非常的恶劣,如果不是当地人的带领,外来队伍先不说找到找不到,就算是找到了也很难活着离开。

    胖子就冷笑着说:“你就吹吧,可能是这里没什么好研究的,所以也没有什么名,并且这种地方也不可能有人来旅游,估计已经被世人遗忘了吧!”

    格桑看了胖子一眼,然后就开始给我们每人一个巴掌大布包,里边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

    我捏了捏好像是干枯的草似的,他跟我们说响尾蛇非常的特别,一般的蛇药根本没有什么作用,而外界人根本不知道,这便是为什么这里没有被公布于众的原因。

    而他们本地人更加不愿意把这里分享给其他人,因为据说这里有成吉思汗的墓地,每年的拜祭之日,还能看到有后人不远千里来祭奠,算是他们的圣地,所以这也是没有被我从资料只能查出来的原因之一。

    胖子一看没有给他,立马就眼急了,说:“我靠,为什么没有胖爷的?”

    格桑冷哼道:“你不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不信归不信,但有总胜过无嘛。”

    说着,胖子对着格桑勾了勾手说:“拿来,胖爷可是非常的小心谨慎,这叫有备无患嘛!”

    格桑的脾气非常的执拗,既然胖子刚才那样,加上一路上两个人总是在吵嘴,他自然不会痛痛快快地给胖子。

    还是周媚把她的给了胖子,再跟格桑要了一个,事情这才作罢,我们开始向着遗址的内部走。

    这个遗址应该和昆仑山上的古回国遗址不相伯仲,不论从街道的宽度,还是那些即便坍塌也能看出的高大建筑,也不知道两者之间是不是存在着什么关系。

    由于韩雨露的眼神波澜不惊,我觉得看来自己是想多了。

    现如今,这座被称为沙漠花园的遗址,已经称为了一座空城,这里保存的还略微完好一下,而我们要去的那片绿洲,看来就是当时的一条水脉,可能要比现在大一些。

    只是被黄沙掩盖了,幸好是水转为了地下水,而并不是彻底消失了,才在这沙海之中,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生态系统。

    一路上,格桑居然开始跟我商量起来,他看出我即便不是这支队伍真正的领导者,但也有着举重若轻的地位,而且在大方向还是我说了算。

    格桑主动跟我说话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希望我们能够在这遗址中休息一两天,然后再进入沙海的深处。

    我很奇怪问他为什么,格桑说我们这一进入,便再也很难找到这样的休息之所,加上之前的大沙暴,人和骆驼都身心疲惫,必须好好地休整一番。

    如果强行出发,反倒是耽误行程,这样做可以事半功倍。

    看了一眼霍子枫,我知道他是非常着急的,毕竟我们是来作先头部队的,如果我们被盲天官他们追上来,那我们的作用也就消失了,之前的努力也就白费了。

    不过,霍子枫也知道我们这次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昨夜根本就是被迫无奈,每个人经历了太多的生死之间,而且那么大的沙暴,盲天官他们肯定也不得不休息,所以我们的休息,应该不会耽误事情。

    胖子自然是松了口气,因为他是来倒斗的,不是来给别人做工兵找地雷的,时间长点没什么关系,只要最后能找到斗就行,当然肯定是要把里边的冥器摸出来就成。

    格桑对于我们的行为有些莫名其妙,因为他只听周媚说我们是探险队,而他也曾经带过探险队到达过这里。

    那些人仿佛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似的,对着整个遗址会研究上十天半个月,而不像我们这样的做法。

    我看到格桑又在和周媚说话,眼睛时不时朝着我们瞟来,虽然我依旧听不懂,但能听出他是在询问周媚什么,而且他开始对我们有所怀疑,甚至出现了一股很难察觉却又存在的敌意。

    在观察城内的建筑,才发现有些地方依旧严重的风化,损毁的非常的严重,只不过用料是那种灰色的岩石倒是非常的醒目,完全和整个沙海显得格格不入。

    虽然可以脑补当年的气势恢宏,但现在也只剩下一座空城。

    我听说沙漠狼非常的凶猛,不过格桑让我不用担心,这年头即便是这种地方也不多了,随着环境的变化以及有过那么一段岁月开展的猎狼活动。

    所以,早已经看不到大规模的狼群,偶尔有那么三两只,我们一枪就可以吓跑它们。

    后来才知道,其实这个季节我们本不该到漠南来,因为风这种不定因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来,我们在沙海中才没有看到一个人影,以往格桑说他还能碰到一个半个同乡朋友带队过来。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更加确定这个古城遗址没有丝毫的研究意义,要是有重大发现,早不知道被谁公布世界了。

    而且这里的建筑没有古回国遗址的历史久远,只不过是因为气候关系,导致这里显得非常的古老。

    这就好比是一个二十岁和一个三十岁的人,别看两个人看起来年龄相仿,但实际上是二十岁的那个人经常饱受风霜,显得面老而已。

    我们并没有进入绿洲的内部,因为格桑说里边会聚集很多的动物,都是来这里喝水或者是捕食的,这么多人进去难免会不能互相照顾,要是中了着那就麻烦了。

    格桑把骆驼带进了绿洲中,周媚也跟了进去,他们说是让骆驼喝水,胖子非要作为我们的代言人,进入拿着水壶打水,一会儿灰溜溜地跑了出来。

    我笑道:“怎么了胖子?水没打到?”

    “放屁,胖爷出马能打不到水?”

    胖子把装满水壶的水丢在了地上,我们就找了一个看起来很坚固,又非常避风的建筑里边,点起了篝火,开始放上消毒片煮水喝。

    我没好气地骂道:“我操,你冲着小爷发什么火?是不死吃了闭门羹了?”

    “没有危险,你自己进去看啊!”

    胖子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指了指绿洲的内部,我也非常的好奇,便走了进去。

    我看到喝饱的骆驼正在吃盐巴,而格桑和周媚正坐在一个很深的不规则圆池边聊天。

    由于他们两人对话的内容是蒙语,我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也难怪胖子郁闷的要死,看来这是语言障碍导致的。

    见我来了,周媚立马给我丢过来水壶,说:“小哥,你尝尝凉水,是不是很甜。”

    虽然我接在了手中,但还是楞了一下,问:“直接打上来的水就能喝?不怕里边有什么含毒矿物质吗?”

    格桑笑道:“砒霜少吃点也死不了人,而且我第一次来这里就喝过了,不用担心的,直接喝吧!”

    看他们两个一脸希望的表情,我估计他们也没有害我的意思,便是喝了两口。

    说实话那种冰凉冰凉的感觉,直接可以用“沁人心脾”来形容,瞬间之前走在暴晒的沙漠中的火气,一时间全部消散,舒服的没话说。

    我问格桑和周媚聊什么呢,他们说没什么,不过我看出了两人的迟疑。

    顿了顿,格桑直接问:“小哥,我觉得你是整些人中最实在的,而我也是一个实在人,我有句话想要问你,能问吗?”

    其实在格桑一张口的时候,我便知道他要问什么,其实这也是我一直在想的问题,毕竟他和以往的向导不同,一般到这种情况,我们就会亮出自己的身份。

    可要我现在和他说我们是来找成吉思汗陵的,我估计他能活活把我掐死。

    考虑了片刻之后,我忍不住干咳了一声,这是自己的毛病,那就是在说谎的时候总会这样,要是熟悉我的人立马就会知道。

    而周媚是真的知道,此刻她却是低下了头,显然不管我怎么说,都不会给她造成困扰,意思让我自由发挥。

    我说:“格桑兄弟,我们这支探险队是想要寻找沙海中遗失的文明,像这种被人发现的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你懂我的意思吗?”

    格桑摇了摇头,说:“不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