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沙暴俊兽
    胖子喝饱吃的也就那样,往地上一躺,说:“我的亲娘啊,差点就被那股大黄风卷到天上去,这里的天气真是三岁小孩儿的脸,怎么他娘的说变就变呢?”

    格桑跟周媚说了几句蒙语,周媚便告诉我们:“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刚才只不过是沙暴的前兆,真正厉害的还在后面,我和格桑的意思是我们继续赶路,你们有意见吗?”

    胖子立马坐了起来,瞪着眼睛说:“那你们不早说,快点继续往哪什么古城遗址跑啊!”

    我和周媚、格桑确认了一下,说:“这里四周都是黄沙,你们两个确定好方位,别他娘的走错了,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

    岳蕴鹏也说:“对啊,不行就让张兄用罗盘看看。”

    格桑说:“方向没错,现在是距离的问题,要是在啰嗦,我和小媚就先走了,你们死了概不负责。”

    说着,他还真的上了骆驼,我们一看他是认真的,也就不敢再迟疑,所有人都跨上骆驼,跟了上去。

    胖子骂骂咧咧地说:“胖爷见过那么多向导,第一次见这么牛b的,咱们可是花了钱雇佣他的,怎么搞得好像欠他多少钱一样?”

    我说:“以前那些向导不是老弱病残,就是人精,他们肯定任凭我们摆布,而现在不一样了,没有他我们不要说找到目的地,连生存都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霍子枫问我:“师弟,我们走的方向对不对?”

    我摇了摇头,说:“我刚用罗盘看了一下,灵气最重的地方是在西南方,而我们现在一直往东南方走,只会无限地偏离目的地。”

    胖子猛地一拉骆驼的缰绳,站住说:“那还走个毛线啊?真以为咱们是来探险的?咱们可是来倒……”

    “胖子你闭嘴!”

    我立马呵斥住胖子,因为格桑和周媚也停了下来往回看,周媚肯定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但格桑应该是不知道的,所以这种事情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要不然光靠有过一次沙漠经历的周媚,是不足以把我们带着在这沙海中寻找陵墓的。

    “喂,你们真的不要命了?”格桑带着怒气地问道。

    胖子说:“操,你他娘的走的方向不对,那我们还不如回去算了!”

    格桑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确定的方向,但这个方向就是往古城遗址走的,眼看这风暴又要来了,不进入古城里边绝对会出事的。”说着,他指了指远处。

    我们顺着他的手指看去,顿时就发现在遥远的沙丘之上,卷起一道道的沙浪,而且整个视线在中变得黑黄一片。

    在我查阅的资料中,这应该就是“信风”,也就是风来的信号,显然格桑说的话是对的。

    骆驼再次开启了一路小跑模式,估计即便我们想要改变方向,它们也不会跟着我们,到时候我们只能撒开两条腿飞奔,那样还不如骆驼靠谱,只能先到了安全的地方,然后再从长计议。

    跑了二十多分钟,风开始肆虐,到处都是黄沙一片,能见度只限于十米的范围之内,这时候霍子枫却告诉我,说少了一个人和一头骆驼,但他也不知道究竟是谁丢了。

    我立马想到的就是岳蕴鹏,他要是出了事,之前我和胖子也考虑到了,必然比小贝出事严重一百倍,即便有岳家的视频,可是他也没有说真正让他的孙子来送命,而只说是他如果出事不会追究我们的责任,可那种人物谁也能猜的透呢?

    不过我想了想,如果这时候回去找他,便耽误了我们最佳逃命的时机,到时候说不定我们真的要给他陪葬。

    这就像曾经被王昆威胁的那些铺子的老板一样,至少当下活着才能考虑以后怎么办,死了一切不就白了吗?

    可是,当我看到韩雨露翻身下了骆驼往后走的时候,瞬间这样的想法有消失了。

    毕竟韩雨露要是出了事,那我可就混蛋了,当时要不是她,我的小命早就丢了,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就回去而无动于衷,我也必须要回去。

    想说话,可是一想到满嘴沙子的痛苦,立马就改成给霍子枫打手势,意思是让他截住前面的头驼,也就是格桑骑得那个,而我便翻下身跟了过去。

    往回走那是逆风而行,那感觉就像是在和天作斗争,心里还有那么一丝小激动。

    可当我再去找韩雨露的身影,却发现已经看不到了,而且连脚印都模糊的厉害,双耳中吹了撕裂的风声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声音了。

    当我看到风中的一个人影时候,发现沙子已经埋到了这人的膝盖,看清楚确实是韩雨露之后,旋即又发现了另一个人,那正是岳蕴鹏,韩雨露正把他往出拽,沙子早已经到了他的小腹,放佛掉进流沙坑一般。

    在我和韩雨露把他拽出来之后,这小子连个正眼都没有看我,一直盯着韩雨露,大有那种“非韩雨露不嫁”的气势,接着便晕了过去。

    不过也没什么大碍,只是岳大少爷没有经历过艰苦的条件,被骆驼一路颠簸的受不了。

    而骆驼倒是很忠实,一直卧在的他的身边,再也没有丝毫要逃命的迹象,一下子我就对骆驼的看法改变了,以前也只是在书籍或者荧幕上见过这样的场景,觉得太他娘的扯淡了,可没想到骆驼真的就是这样的。

    此刻的风暴虽然猛烈,但也只是真正大沙暴来临前的号角,真的厉害的还在后面。

    不要说是人了,就是一辆越野车就能卷到天上去,所以也不敢在拖延,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大沙暴到达,可能随时都会出现。

    我和韩雨露把岳蕴鹏架上了骆驼,由于是顺风而行,比来的时候不知道要快多少,我甚至感觉自己都有了古代人那种“草上飞”的功夫,好像随时两脚一提就能一跃千里的感觉。

    而此刻,来时的鞋印也模糊了,我希望他们千万要在前面等着我们三个,同时也把希望寄托在了这头骆驼身上,即便他们不等我们,但这头乖骆驼一定要把我们带到安全的地带。

    可是谁知道这头骆驼四蹄飞扬,给我们两个吃了一嘴的沙尘,驮着岳蕴鹏就没影了。

    我心里大骂,这狗日的真不够义气,刚从小爷还被感动的一塌糊涂,现在就来这么一手,逗呢?

    韩雨露大概是看我跑不动了,将我的胳膊往她的肩头上一放,然后我就感觉自己的脚不断地离地,那真是跟飞起来一样。

    同时也自惭形秽,自己是来救岳蕴鹏,反过来还要让韩雨露帮忙,早知道就让霍子枫过来救人了。

    当然,我也很奇怪,以往发生这种情况,即便韩雨露不回来,霍子枫必然也是第一个回来救人,可这次他选择了告诉我,难道这家伙真的因爱生恨,想要利用这漫天黄沙弄死岳蕴鹏?

    忽然,我和韩雨露脚下一空,当我们发现这居然是个沙丘,而我们要走下坡路的时候,可一切已经晚了。

    我们两个人抱成一团,开始像是滚雪球似的往下滚,此刻别说是男女有别了,我恨不得贴在韩雨露的身上,因为不知道要滚到什么地方去。

    在飞舞的黄沙之中,忽然我们两个停住了,接着就看到胖子和霍子枫把我们扶了起来,我已经滚的七荤八素,胃里一阵的恶心,但还是被风而站,问他们有没有看到岳蕴鹏。

    胖子告诉我,岳蕴鹏早在几分钟前被骆驼驮回来了,而现在还不是说话的时候,因为我们必须还的爬上骆驼逃命,早到一分钟就少一分钟的危险,这点即便他不说我也知道。

    可就在这时候,忽然黄沙中出现了一个黑影,那大概是一个人影,但却比普通人四个都大,也顾不得风沙,我们立马从骆驼上取下了枪,因为这东西肯定不是人,而像是来自沙暴中的巨大魔鬼。

    在四周狂风黄沙的影响之下,又出现了一个如此奇怪的东西,光看轮廓就知道不是好惹的家伙,而且它算是逆风而行,可依旧能够朝着我们用不慢的速度移动,这恐怕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胖子端着枪,有些吃惊地说:“我靠,这家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黄风怪?”

    对于他这种扯淡的说法,并没有人理会,我知道有一些奇特的物种是可以在御风而行的,每当信风到达的生活,它们就会随着风到达下一个地方。

    有的是为了下崽,有的却是为了觅食,还有的是为了迁移,总之千奇百怪的理由什么样的都有。

    归根结底还是生物的本能,可是我从没有听说过这么大的,更没有听说模样像人的。

    在黄沙施虐之际,那黑色的怪影距离我们越来越近,我握着枪的手已经出汗了,在接下来的几分钟之内,我的心里非常的忐忑不安。

    当那东西到达我们身边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头部黑色的鬃毛,雪亮的眼睛,以及强壮的身躯。

    “狮子?”我们差不多都惊叫了出来,因为那正是草原之王大型猫科动物,而且还是一头公狮子,因为它的鬃毛一直从颈部延伸到了腹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