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一代天骄
    人这种动物,往往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和好胜心,越是不让你去的地方或者去做的事情,你即便嘴上说不想,但是心里却好奇又痒痒。

    “勇士们,让我们跨上战马,征服世界!”

    这样的豪言壮举,一代帝王成吉思汗率领蒙大军出征前的一句话,吸引了多少考古爱好者,其中更多的就是我们这种盗墓贼。

    可是不知道多少个世纪过去了,所有人搜寻遍了整个蒙古大草原,还动用了地下勘探仪甚至是卫星,然而都无一所获。

    也只有像我们这样的盗墓贼,曾经有染指过,但也别杀的差点灭种,那肯定是真的被杀怕了,所以盗墓贼才有了不与蒙人打交道的祖训。

    成吉思汗死于出征西夏的征途之上,享年六十五岁。

    据说他的一位最忠心的将领遵循了“密不发丧诏”的圣旨,把遗体运回了蒙古,葬与早已经开始修筑的陵墓中,至于是否完工已经无从考证。

    事后,那位将领命令八百士兵将一千多名工匠全部杀死,旋即八百名士兵也遭到灭口,在填好土之后,又出动上万马屁来回奔跑,将墓地踏平,然后植木造林,并以一颗独立的树作为墓碑。

    这将领为了成吉思汗的后裔可以找到陵墓拜祭,便在陵墓前杀了一只驼羔,将血洒在其上,并派出一队什么都不知道的骑兵日夜坚守。

    等到春暖花开,陵墓已经和其他地方无恙,这次撤走了骑兵,很快有把这队骑兵派上沙场,直到全部战死为之。

    现在一些成吉思汗的后代,如果想要拜祭成吉思汗,就会杀掉一只母驼的驼羔,然后将其毁尸灭迹。

    据说母驼则会作为向导,骆驼有天生的识别血亲的天性,其悲鸣的地方就是成吉思汗的墓地。

    当然白痴都知道这不是真的,只是为了不让任何人知道陵墓所在之处罢了,看得出其手段毫不逊色秦皇陵,秦皇陵也是后来无意中发现的,要不然世人怎么可能去西安参观呢!

    这都是我关心的,毕竟这样神秘的墓葬,对于我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不管是盗墓贼的祖训还是成吉思汗陵,能进入这样的陵墓,真的不枉做一次盗墓贼,一辈子都可以拿出来炫耀,被同行所羡慕。

    而胖子更关心的则是里边的冥器,毕竟有人推测,成吉思汗陵中可能有着大量的奇珍异宝,里边的工艺品甚至可能比秦皇陵中的兵马俑都多的多。

    毕竟后来蒙古帝国的衰败,其中一方面就是因为国库空虚。

    要知道成吉思汗远征搜刮了二十多个王国的珍宝,这不但是胖子感兴趣的,也是吸引了很多私人考古队(说白了就是盗墓贼)前赴后继去找寻的原因。

    在一本名为《世界征服者史》的书中记载,成吉思汗铁木真过世之后,便是窝阔台即位。

    窝阔台的第一道便是按照习俗为其英灵散发食物三天,并从氏族和家族中挑选四十名美女,她们个个穿戴用黄金和宝石装饰起来的贵重衣物,与一些汗血宝马作为祭品。

    还有一个西方人亲眼目睹了忽必烈的一个弟弟死的时候,陪葬了大量的珠宝、黄金等等。

    由此人们推测,成吉思汗陵中一定藏着很多鲜为人知的宝物,甚至超过任何一个姓氏的朝代所有珍贵宝物。

    胖子的酒劲立马醒了大半,说:“霍小七爷,这个斗咱是不是要去?”

    霍子枫说:“官爷说还的等等,毕竟不是在自己国家,需要准备的东西太多,而且要先头部队过去张罗,所以可能要几个月甚至一年半载之后。”

    胖子把手里的烟头一丢,说:“有什么好准备的?把家伙事往过去一运,接着我们还像以前那样,成为旅行团过去不就得了?只不过换成外国旅行团,有什么的呀?”

    我没好气地骂道:“死胖子,你别他娘的一听肥斗连你娘都不认识了,这种事情说大可大,搞不好我们会被当地人活活打死的。”

    当然我并不是吓唬胖子,美国有个亿万富豪曾经自费组织探险,而蒙人对于成吉思汗非常尊敬,所以在提出探险计划之后,蒙古政府给他的队伍泡了一盆凉水。

    但是,这个富豪并没有死心,亲自过去以实际行动赢得蒙人好感,他在蒙古生活了六年,几乎用掉他的全部积蓄,想尽一切办法取悦蒙人。

    终于让他抓到了一次机会,并且找到了一个非常可能是成吉思汗陵的陵墓,可是在四个月之后,他和自己的队伍不得不放弃探险并且撤出蒙古。

    有传言说,在他们探险过程中,他和他的队员被陵墓墙壁中忽然涌出的许多毒蛇咬伤,并且他们停放在山边的车辆也无缘无故地从山坡上滑落,所以考古队决定放弃挖掘,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胖子听完我说的话,立马冷笑道:“小哥,你吓唬吓唬那些没经验的家伙还行,胖爷可是苍穹之上摘过星,浩海之中揽过月,一巴掌能把粽子打的蹦三蹦,如龙的蟒蛇的肚子里都滚了好几圈,还怕你说的这个?”

    我说:“你他娘的说的都是内部因素,要是真的过去还要考虑很多的人为因素,到时候你这个死胖子可能要真的客死异乡了。”

    “那不一定!”

    胖子一口干掉杯里的酒,吧唧着嘴说:“这天底下根本就没有胖爷倒不了的斗,不信咱明天就过去,胖爷一个人就给你摸几件你丫的从未见过的冥器出来,你信不?”

    我叹了口气,骂道:“我信你大爷,你他娘的肯定是喝多了。行了行了,也别吹了,反正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呢,天色也不早了,早点回去睡觉吧!”

    胖子摇头说:“不回去,现在才他娘的几点啊?胖爷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他对着贼我兮兮地笑着,说:“小哥,一会儿胖爷给你和霍小七爷一人搞个马杀鸡,让你们春眠无觉晓,一夜被鸡咬。”

    “滚滚滚,哪里凉快滚哪里去!”我摆了摆手,说:“小爷出去结账,你自己爱怎么吹就怎么吹。师兄,你走不走?”

    霍子枫伸了个懒腰说:“等我!”接着便站了起来,跟着我就往外走。

    胖子一看也没意思了,便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跟着我们走了出去。

    在路上给胖子打了车,连车费我都替他付了,因为这家伙一上车就呼呼大睡起来。

    在霍子枫说事情的时候,他比之前吃饭时候喝的都多,我知道这家伙又兴奋了,还真是羡慕他居然能这么快就睡了,我估计自己今夜又无眠了。

    正在霍子枫要挥手告别的时候,忽然霍子枫让我等一下,他把手机放在了我的眼前,然后我整个人就愣住了。

    上面是一条短信,写着:“七日后,出发。”备注是“大哥”两个字。

    七天的时间看起来不短,可是在我张罗的同时,一百六十八个小时转眼即逝,而我的笔记本还是只寥寥写了几个字。

    因为我已经完全被这次的倒斗活动吸引了注意力,要知道这个斗可是我想都没敢想过的,现在真的要过去,还非常的忐忑。

    又一次要离开北京,仿佛上一次倒斗就是在昨天,而我二叔的下落一直不明,我怀疑他是凶多吉少了,只能看雷子那边能不能从王昆身上挖出来他的消息,但愿他没事吧!

    可是这样一来,整个七雄又一次的走空,很有可能再度发生“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事情,这让我非常的头疼。

    只是没想到红龙居然能站出来,他让我们放心走,有他和猞狐没问题的,他也会帮我打听我二叔的下落。

    华如雪这个三分会的当家人,这次并没有参加。

    一来我们没有夹其他同行一起倒斗。

    二来她们三分会依旧不平稳,所以她现在不能离开,要不然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可能会在她的身上重演。

    这次倒斗本应该召集大量人手,可是去的只有我、胖子、霍子枫和韩雨露四个人,所以我们的签证很快就下来了。

    当我们坐上飞机的那一刻,我们还看到了一个熟悉但是不应该出现的,那就是岳蕴鹏。

    看到岳蕴鹏我们都很奇怪,而他本人则和我们笑呵呵地打招呼。

    胖子就莫名其妙地问道:“岳大少爷,您这是出蒙古旅游?还是走亲戚啊?”

    岳蕴鹏看了韩雨露一眼,说:“当然是和你们一起去旅游了。”

    胖子这家伙立马就看出这小子的心思,就把岳蕴鹏拉到一旁轻声说:“岳大少爷,胖爷看在支票的面子上劝你一句,我们要去的地方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跟着去的,那地方有可能要了你的小命也说不定。”

    岳蕴鹏说:“那有劳胖哥多多照顾我了。”

    胖子又苦口婆心地劝了一会儿,直到飞机上的语音提示所有人回到座位系好安全带,他才摇着头回到了我身边,叹着气说:“真是个榆木脑袋。”

    我笑道:“岳兄这算是为了爱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