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五行棺椁
    想到这里,我就暗暗下定决心,等一下如果那颗丹药真的在我们这个棺椁里边,即便我给胖子和韩雨露经济上的补偿,也要把丹药交给盲天官,也算是他对于我知遇之恩的报答。

    说白了没有盲天官,也就没有我张文的今天,他确确实实是我的贵人,而我不能做出忘恩负义的事情来。

    我们这口棺椁里边还是圆形棺材,只不过是灰色的球体,而且上面的雕刻又变了,刻画的好像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戈壁滩似的。

    即便只是雕刻,也能给人一种异域风光的情形,只不过上面有着一个人物,正蹲在地上不知道干什么,由于是个远场景,只能看出这个人是个虎背熊腰的壮汉。

    顿了顿,盲天官看向王老头说:“老家伙,如果你自己能打开,我就什么话都不说了,要是你打不开,我就做个送水人情给你,也算是对你的补偿。”

    王老头冷笑一声,说:“这种补偿不足以抵得上我小儿子的命。”

    盲天官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儿子现在的尸体已经入了你们家的祖坟,你这次到这里,不过也是为了这颗丹药,我说的没错吧?”

    瞬间,王老头愣住了,显然被盲天官说对了,他迟疑了片刻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盲天官说:“咱们这个圈子,说小是不小,但是说大也大不到哪里去,你带着人前往古墓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不用想也是找到了你儿子的尸体,要不然你直接搞垮我的产业就行了,没有必须千里迢迢到这里来以身犯险。”

    王老头说:“看来你还没有老糊涂,好吧,那就让你来,但是别想让我领你的情,如果老子的儿子救不活,你们也别想继续发展下去,老子有一百种办法让你的心血付之东流。”

    盲天官没有再接话,而是走到王老头他们那两口棺椁旁,用了同样的办法打开,而里边依旧还是圆形的棺椁,不变是上面的雕刻,又和我们之前的三口没有任何的相同。

    这两个球体棺材,一个是金色的,另一个是蓝色的。

    金色的上面雕刻着元宝模样的东西,而蓝色则是一个河流的景象,只不过也是没有人物,看的我们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五口棺材代表着什么意思。

    盲天官看向我说:“张文,你来看看,这五口棺材是什么材料的。”

    我点了点头,在经过自己的仔细辨认之后,便得出了结论,说:“金色的棺材是用黄金,墨绿色的棺材是用翡翠,蓝色的棺材是用蓝晶,红色的棺材是用红水晶,灰色的棺材是用黑曜石。”

    盲天官立马哈哈大笑起来,转头看着陈文敏说:“小敏,我这个忘年之交怎么样?”

    如果之前,陈文敏肯定会流露出一个不屑的眼神,并且说不怎么样之类的话,可是这一次她又是反常地点了点头,说:“在这方面,他比起你来,可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王老头眯着眼睛看着五口棺椁,片刻之后,有恍然大悟地语气说:“哦,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五行棺椁,想不到还真的存在。”

    “五行棺椁?”

    我非常疑惑,因为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设计,便用好奇地目光看向王老头,问道:“什么是五行棺椁?五行棺椁又怎么了?”

    本以为王老头会借机数落我,可是他也是一反常态地直接回答道:“这五口棺材用的都是顶级的宝石原石,而五种颜色又对应这‘金、木、水、火、土’五行,这是一种只在传说中才有的墓葬之法。”

    顿了顿,他反过来问我:“你这个小友应该知道五行是什么吧?”

    我愣了一下,说:“天地未分之时,被称为混沌状态。天地乾坤混在一起,日月星辰没有生成,昼夜寒暑没有交替出现,上面没有风雨雷电,下面没有草木山川人禽虫兽。”

    “这时,一股灵气在里面盘结运行,于是从太易之中生出水,从太初之中生出火,从太始之中生出木,从太素之中生出金,从太极之中生出土。五行由此而来,也有人说盘古就是五行。”

    盲天官接过我的话,说:“天若无土,就不能覆盖大地;地若无土,就不能承受地上万物,五谷粮食也无处生长;人若无土,就不能自然繁衍而五常不立。因此天地人不可无土。”

    “木若无土,有失栽培之力;火若无土,不能照四方;金若无土,难施锋锐之气;水若无土,就不能水借地势流溢四方。土若无水无木,不能长养万物;无火无金,不能繁衍生息。这就是五行不可或缺的道理,五行生生相惜,五行也就这样构建而成了。”

    对于我们说的那都是《周易》之内的东西,不管别人听懂听不懂,反正胖子是没听懂,而这家伙听不懂。

    胖子立马就说道:“得得得,你们要是想传经论道,哪天找到没人的地方再说,现在倒斗呢,说这些有个屁用。”

    没有人理会胖子,我再度看向王老头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王老头说:“五行相生相克,而五行棺椁也是一样,现在要破解却是一个想不到的死局。”

    我还是不明白他的意思,盲天官就解释说:“五行就像是一个圆环,不管我们从那口棺材打开,都将会破坏这个循环,而破坏便意味着危险,也就意味着可能死亡。”

    胖子说:“我靠,不会吧?照你们的意思就是说,这棺材还他娘的打不开了?”

    “能!”

    盲天官和王老头几乎异口同音地说了出来,又看了看对方,但是看样子他们居然没有打算往下去说的意思。

    当胖子问他们怎么打开的时候,两个人第一次默契地摇头不语,显然这个“能”中包含着另一种意思。

    王老头看向黄妙灵、盲天女和松下,说:“这两口棺材我不打算开了,你们谁想要就给你们。”说完,他竟然意想不到地去看墙上的浮雕,好像真的不想要了。

    这一下黄妙灵她们三个人就迷糊了,虽然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以王老头这种老奸巨猾的家伙都放弃了,显然有很大的危险在其中,便拉了拉黄妙灵的手,对着她微微摇头。

    可是,黄妙灵却对我摇头说:“小哥,我必须找到里边的丹药,这是我最后救师傅希望,我不能看着这个希望白白流走,即便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你不要劝我了。”

    盲天女倒是非常的识相,这也和她的性格有关,便往后退了两步,只不过这个女人还是贼的很,她不说放弃,也不说要打开,保持着模棱两可的态度。

    也就是如果黄妙灵和松井打开了,那她就会说叨说叨,要是都不打开,她也不会去以身犯险。

    我知道,这并非是黄妙灵傻,而是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样,黄妙灵认定的事情,那就一定会去做,甚至不做好决不罢休。

    而盲天女则是属于那种很圆滑的女人,这种人很适合现在的一些社交场所。

    松下左右看了看,毕竟他不是炎黄子孙,不管从这里能带走什么,对他来说都是巨大的收获。

    如果此刻他选择了上前或者退缩,那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损失,所以他也选择了盲天女的做事方法,不发出任何的声明来。

    我一看,黄妙灵这是要吃大亏啊,即便王老头说了,也走开了,但保不准等到看到有价值的东西会伸手抢夺,而盲天女和松井更加不用说了。

    顿了顿,我说:“灵儿,既然他们都不开了,咱们也别开了,白痴都能看出开这种五行棺椁会有危险,你又何必冒着如此大的生命危险做这样的事情,到时候很可能为他人忙碌,并且赔上自己的性命。”

    现实已经明摆着这里,即便我不说,大家都心知肚明,而且盲天官说的破坏就意味着危险,也就等同于死亡。

    很可能打开棺椁就会发生什么直接致命的事情,我不能眼看着黄妙灵去送死。

    盲天官看着陈文敏说:“小敏,带着其他人离开这里吧,等过一会儿再回来。”

    陈文敏却是摇头说:“老官,能和你重新倒一次斗,我已经非常满足了,其他的都不重要了,我想留下来陪着你。”

    盲天官刚想说什么,但是看到陈文敏那种坚定的目光,愣是把到了嘴边的话活生生咽了回去,片刻之后,才叹了口气说:“也好。”

    我看着霍子枫和阿红向前挪了一步,可是盲天官放佛知道他们两个要干什么,便直接说道:“你们两个必须走,外面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们,你们没必要留下。”

    陈文敏对阿红说:“小红,听官爷的话,你是个好孩子,已经为我做的太多了,没有你说不定为师早就命归黄泉了。”

    阿红想说什么,却被陈文敏摆手止住,她继续说:“我那些产业的重担就落在你身上了,不过我非常的放心,毕竟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你在打理,即便没有我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阿红还是想说话,陈文敏忽然一瞪眼,说:“难道师傅的话都不听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