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暴遣之物
    我一看这还得了,立马就站起来想要阻止他,可能是胖子看出了我的意图,也没有再犹豫,直接一下子就砸了上去。

    我眼看着石工锤就要落下,声音被活生生地卡在了嗓子眼处。

    可就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候,只见一道寒光闪过,顿时胖子手里的石工锤被打飞,并且连他都被带了几个跟头,掉下了莲花棺床。

    这时候,门外走进来几个人,我第一眼都没有认出是谁,因为每个人都是一片的黑,感觉就像是几个影子走进来了似的,甚至觉得这可能是镇守这里的鬼魂。

    “不要那样做!”带头的人在张开嘴之后,便露出了很白的牙齿和淡红色的舌头。

    “我操,你他娘的谁啊?”

    胖子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而且就是被人用什么打了一下,整个人就飞了,这可是相当掉面儿的事情,所以此刻他的小眼已经通红一片,匕首已经抓在手里,看样子是要和来人拼命的架势。

    随着那几个人的走近,我越看他们的身影,就觉得越熟悉,再仔细辨认了一下,发现竟然是盲天官、陈文敏和王老头。

    此外霍子枫正背着不省人事的红龙,还有一个是王老头一方的人。

    这个人我也有过几面之缘,但对这家伙我的感觉很差,也很诧异为什么能走到这里的居然是他,这不是别人,正是那个矮子松下。

    王老头看了松下一眼,说:“想不到你藏的还挺深的。”

    松下呵呵一笑,用蹩脚的汉语说:“客气了,要不是情况紧急,我才不会露一手给你看。别忘了,现在我们是合作关系,不存在上下级。”

    王老头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大概是他已经非常需要人手,所以即便松下这样说,也不会再有任何表示,毕竟相对于而言,我们一方的人是他们的好几倍。

    “你娘的小鬼子,胖爷宰了你。”胖子一听是松下干的,立马就抓着匕首冲了过去。

    可这时候,霍子枫一下子用肩头撞在了胖子的胸口上,把胖子撞了个踉跄,差点又摔个四脚朝天,幸好霍子枫扶了他一把,才没有倒地。

    胖子并不领霍子枫的情,还凶狠狠地盯着他说:“你干什么?胖爷杀个小倭瓜你也要护着?惹怒了胖爷连你一起干,走开。”

    霍子枫并没有为之动容,而是将红龙放在地上,说:“你不是他的对手。”

    胖子立马就被气笑了,说:“你说什么?胖爷最近耳朵背,没听清楚。操,就这个小鬼子,胖爷一屁股能坐死三,你信不信?”

    霍子枫也笑了,说:“看在你和我师弟关系不错的份儿上,我才告诉你的,连我都不是他的对手,不相信你可以上去试试。”

    一听到这话,胖子先是愣了愣,用不相信地眼神看了一眼松下,然后又放低声音说:“你说的是真的?”

    霍子枫摸着红龙的动脉,头也不抬地说:“信不信由你。”

    说完,他就看向黄妙灵,说:“黄妙灵,麻烦帮红龙处理一下,他的伤势很严重。”

    黄妙灵自然立马过去,不管怎么说,这一点是我最好看黄妙灵的,即便她经常救得是我们这种盗墓贼,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但从一个医者的身份而言,她还是值得尊敬的。

    这就好像两个国家在打仗,基本上是不会为难战地医生的,而且军人与军人之间并没有多少的仇恨,有的只是在他们背后的指使者。

    他们用枪在杀人,还不如说是那些政客想法在杀人,而他们更像是棋子,只不过他们本身是值得尊敬的。

    话题扯远了,在黄妙灵给红龙去检查伤势和包扎一些外伤的时候,我已经到了胖子身边,这家伙需要一个台阶下,要不然他明知道会吃亏,但还是会往上冲的,这个时候是不值得。

    可是,这次我倒是没有把准胖子的脉,我刚说了几句话,他什么都不管地冲向了松下。

    这个之前看似非常弱的矮个子,这时候却有着很强格斗手段,单纯他几下就把胖子摔倒在地的身手,就足以霍子枫说的可能是真的。

    胖子那是打不死的小强,被摔倒了之后又爬了起来,我一看他吃了这么大的亏,而且还是在松下这种人的手里,立马也就无名火往上窜,将背包往地上一放,便也冲了上去。

    说实话,我的身手还不如胖子,自然一招就被秒倒,但是我和胖子那完全都是不要命的打法。

    可松下却不敢对我们下死手,大概他担心所有人联合起来搞得,任凭他是他们的天照大神附身,也打不过所有人。

    盲天官没有丝毫要阻止的意思,便是很绅士地伸出手臂,陈文敏则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便靠在了他的身上,两个人仿偌无人般地朝着那五口圆形棺椁走了过去。

    这时候,王老头走了向了我们三个人的打斗圈,一人一脚就把我和胖子踢飞出去,谁也想不到如此年迈的一个老头子,居然能够把我们直接秒了。

    而且其中还有胖子那种超过两百斤的家伙,可是在他看来,好像我和胖子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王老头这一脚可是相当的犀利,即便刚从我和胖子被松下放倒好几次都能爬起来,可是把他一踢就连气都提不上,连站起来都是一件非常吃力的事情。

    看到我们吃了这样的亏,黄妙灵她们便准备要动手,可是王老头说了一句,立马将所有人制止,并且情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王老头的话非常的简洁,但对于所有人都有着很大的诱惑力,以至于不敢轻举妄动,他说:“小娃子们,棺椁可有一件是人都想得到的神物。”

    这话一出,自然所有人都愣住了,而胖子则是怒上加怒,叫骂道:“操,少在这里虚张声势,有好东西我们自己会处理,现在就先把你们两个处理掉。”

    松下很快理解了王老头的意思,便附和着说道:“没错,里边的东西不能用任何东西做比较,我们打起来,最后得意的却是其他人,你们可想清楚。”

    我说:“别听他们两个,胖子说得对,干掉他们再摸金。”

    盲天女则是看着王老头问:“什么样的神物?”

    王老头冷冷笑着说:“一颗丹药,一颗可以包治百病、益寿延年的神药。”

    听了他说出这样的话,别说是黄妙灵她们,就是我和胖子的怒气都消退了一半,开始对他的话进行了头脑风暴。

    因为这种诱惑不是谁都能抵挡的住,毕竟神农氏的墓中有一颗稀世丹药,这也是非常说得过去的。

    要知道不管是什么冥器,即便它是无价之宝,但最终还是能用钱买到,只不过是多几个零和少几个零的区别。

    可是能治百病和活多几年,毕竟再有钱也买不到寿命这种东西,而真的有一颗这样丹药的话,那还真的会让人为之心动。

    胖子比较机灵,便冷声说道:“你们两个狼狈为奸,别他娘的一个装腔一个作势,这棺椁还没有打开,你们就能知道里边有什么?”

    王老头看了一眼盲天官说:“在两个多小时之前,我们几个无意中在一个墓室中相遇,恰巧那个墓室中有着一幅叙事浮雕,里边便记载了整个墓葬的全过程。”

    “而且,最主要的陪葬品,那就是一颗神奇的丹药,上面用龙魂文字记载了这丹药大体的作用。”

    听完这些话,我忍不住就去看盲天官,但是此刻的盲天官和陈文敏已经站在五口棺椁一旁,看样子真在研究如何打开棺椁的办法,对于我们这边的闹剧但是置之不理。

    也许是人的第六感,被一双眼睛盯着,自然就会发现,盲天官抬头看向了我。

    这一下我们四目相对,我从他的眼神里边看到的是幸福,也有满足,好像此刻让他去死,他也毫无怨言。

    如此一来,我便有些相信王老头的话了,他们确实看到了我们没有看到的东西,也只有能够救到陈文敏的东西出现,盲天官才会变得这般的积极向上,这跟我在下斗之前看到的盲天官,完全就像是两个人似的。

    胖子比我机警,我都能发现这样的问题,他应该也是心里有了自己的打算,可是就这样放过王老头和松下又不甘心,便强词夺理道:“放屁,话都让你他娘的说了,我们这些人都不认识龙魂文字,你想说什么就是什么呗!”

    王老头扶了扶墨镜,冷笑道:“小胖子,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但你缺少这个啊!”

    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见胖子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便继续说:“认识龙魂文字虽说很少,但我在这一行当混的还没有他们两个时间长,他们也是这极少数中的两位。”

    黄妙灵看向盲天官和陈文敏问:“这是真的吗?”

    迟疑了片刻,陈文敏开口说:“没错,根据浮雕上的记录是这样的,所以必须要开棺摸出来,我需要那颗丹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