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莲心五棺
    “我操,那怎么行?”

    胖子的眼睛都瞪圆了,叫道:“胖爷经历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到了寝殿,不把棺材打开看看,那就你把胖爷从这里打开吧!”说着,他用手指对着自己的脑袋比划了一个手枪的手势。

    我也懒得去理会他,因为我已经可以想象神农氏的棺椁里会放些什么东西。

    那些对于我们这些不懂炼丹的人,根本就是毫无用处,还不如不去看的好,所以我便去看墙上的浮雕。

    三面墙上的浮雕,并没有多少被时间磨平的迹象,反而像是刚刚雕刻了没有几年,看来应该是用某种东西进行了保护。

    而三面属于一个非常完整的叙事浮雕,只不过三面讲述的事情,几乎相当于在庙宇道馆中看那些绘画一样。

    同样也是神农氏的身世传说,大体上要表达的意思是,一个蛇身人首的女人,生下了一个女儿,而这个女儿却是龙首人身。

    在这个女儿长大成人之后,又生下了一个儿子,从这个儿子的模样来看,正是在墓道中看到的神农氏雕像的模样,只不过神农氏生下来就是异象,肚子是透明的,可以清楚地看到五脏六腑。

    根据司马贞的《三皇本纪》上讲:“神农氏,姜姓以火德王。母曰女登,女娲氏之女,忎神龙而生,长于姜水,号历山,又曰烈山氏。”

    大体可以判断,蛇身人首的女人应该是女娲,而且那个女儿便是女登,也就是神农氏的生母。

    至于神农氏的父亲和爷爷是谁,上面并没有描绘,这也恰恰证明了当时母氏族社会,只知其母不知起父的一面。

    说白了,当时的社会,就好比野兽一样,雄性和雌**配之后,便由雌性抚养后代,而雄性却想办法要杀敌后代。

    这也就可以让雌性再次进入发情期,这也算是一种原始的**,而雌性为了保护后代,便选择了躲避雄性。

    当然,我并不是在玷污上古的大神,诋毁这些人文始祖,这只是我在下斗过程前,回想家中休息期间查阅的一些野兽的情况,准备根据各种野兽的生活状态加以应对,所以才了解到它们的习性。

    而那个时候刚刚脱离了茹毛饮血的时代,但很大程度上和野兽也差不到哪里去。

    但是,有一点儿我非常的佩服,那就是雌性保护幼崽,那放佛是写入基因里边的东西,即便人类没有开化,就一直在思想中保留着,一代代地传播下去。

    所以每个人最要感谢的应该就是母亲,因为是她的精心照顾,才有了现在活生生的我们。

    接着就是神农氏尝百草的经过,上面只是尽可能雕刻了一些最为关键的情况,他之所以敢尝百草。

    那是因为他的透明肚皮,可以清楚地看到植物在肚子里的各种反应,这样便可以分辨出什么植物可以吃,什么植物有毒。

    在后面好像说神农氏在撰写什么东西,我看到那上面是龙魂文字,可惜一个字都不认识,不过应该这就是最为原版的《神农本草经》了,里边教人种植五谷、圈养家畜,这些也有雕刻,所以为什么又说神农氏农业之祖。

    我知道,整幅浮雕最为终于的就是《神农本草经》,可是我并没有带拓本,要是能把这些拓回去,那估计价格也不菲。

    不过这种事情我不会去做,这单纯就是利益,并不能做什么,重要的是不能让胖子知道。

    我又看了看四根柱子的其中一根,发现雕刻的真是活灵活现,在恍惚之间,上面的盘龙会给人一种活过来的景象,那真是栩栩如生。

    这种纯手工的雕刻,只怕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办到了,不过用机器还是没问题的。

    摸了摸柱子,把上面的砂子擦掉,顿时里边就露出了紫色的沉木,居然还有一股非常清淡的香味,这绝对是一根极品的檀香紫檀,

    即便现在也会世界上最为贵重木料品种,而且这么极品的估计现存稀少,见者也不多,遂为世人所珍重。

    这里居然有四根,并且作为支撑整个寝殿的柱子,只能说没有最奢侈,只有更奢侈,也许古时候这种木料也没有现在这么珍贵,所以才会如此的破费。

    不过,一路上并没有看到更多,看来在那个时候也是少见的稀有品种吧!

    这个,我还是不能告诉胖子那家伙,要不然他没有摸到什么,就会过来打这四根檀香紫檀的注意,到时候再给挖走一块,那我可真是造了大孽了。

    虽然我造的孽也不少了,可必须这是炎黄子孙的老祖之一,绝对不能像以往倒斗那样胡来乱来。

    胖子一心就关注那五口圆形棺椁,其他人倒是跟我差不多,不知道在看其中的价值,还是在棺材周围的环境。

    总之不管现在谁问我什么,我都不会老实交代,心中总有一种保护这个陵墓的冲动,也不知道是不是基因血液的关系。

    胖子开始翻腾的背包,一会儿就从里边拿出一根早就断成好几截的蜡烛,他挑选了最长的一段,将其余的丢在了地上,便以他摸金的习惯,在东南角点燃之后,又屁颠屁颠地跑了回来。

    不用他说,我们都知道,这是要开棺的征兆。

    在胖子从包里摸出开棺钳的瞬间,我一把拉住了他,问:“胖子,你真的打算这样做?”

    胖子甩开了我,反问我:“为什么不呢?”

    我说:“这可是神农氏的墓,现在我们多少还是有些收获的,我看还是别开了吧,里边肯定没什么好东西。”

    胖子知道我心软的毛病,便开始试图说服我,说:“小哥,你知道咱们是什么吗?”

    见我点头,胖子就继续说:“作为盗墓贼,不管这是谁的棺椁,我们必须要打开摸一把。不过,这次胖爷答应你,绝对适可而止,而且还不会破坏尸体,这样的盗墓贼已经算是有良心的了。”

    看到我皱起了眉头,胖子叹了口气,对其他人说:“大家说说,这棺椁开还是不开?”

    其他人根本就没有我这样的想法,可能是她们倒的斗太多了,什么大皇帝小王爷的经历的多了,对于这是谁的墓根本不怎么关心,即便关心的也是关心冥器的价值和对她们有利的事情。

    结果,除了韩雨露不说话视为弃权之外,其他人都同样要打开这五口圆形棺椁。

    我又开始尽力地说服她们,告诉她们这五口棺椁摆在寝殿中不正常,可能有什么疑棺之类,目的就是为了让她们适可而止。

    可是盲天女说:“我们只要小心一些,以我们这些人的技术,对付这种古老的墓,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我说:“大姐啊,你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疼,这种古墓虽然机关很少,但很有可能藏着病毒,说不定就在这五口棺椁里边。”

    我指了指棺床上,说:“其中只有一口是真的,其他四口都是见所未见的病毒,还是不开的好。”

    胖子瞟了一眼蜡烛,立马冷笑道:“放屁,人家墓主人都默许了,你丫的还在这里喋喋不休个什么劲啊?我看五口都是真的,只不过一口放着墓主人的尸身,另外四口都是琳琅满目的冥器。”说完,他还不忘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显然已经急不可耐了。

    我看其他人也开始准备家伙事,就知道自己无法阻止了,现在只能希望棺椁开了,大家都相安无事,他们也不要做的太过分,我这样做不知道算不算是积德。

    五口圆形棺椁就像是五颗莲子一般,坐落在莲花棺床上,那种视觉的美感让人不忍去破坏,我也不知道她们都怎么了,还必须要打开来看看。

    也许这就是真正的盗墓贼,而我永远无法成为盗墓贼,我们相差的不是技术、身手和认知,而是一颗贼心。

    胖子围着其中的一口,转了好几圈之后,又去往下一口,就这样来回地打量着,然后抬起头地说:“他娘的,这棺椁是谁制作的?怎么连条缝隙都没有?感觉好像是五颗没有孵化的恐龙蛋似的。”

    我干脆就坐在一旁看着东南角那支蜡烛发呆,几次都想嘟起嘴吹一下,可是感觉那样做又太小人了,而且以我现在的距离也吹不灭,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心里别提多不舒服了,那种负罪感甚至开始晋升为罪恶和羞愧。

    毕竟,这一次倒斗是由我组织起来,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我,说不定他们还不会到这个斗来,之前还以为是帝释天的斗,也许是哪个王朝的厉害角色。

    可走着走着就渐渐明白是神农氏的,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这可等同于刨自己家的祖坟啊!

    张了张嘴,我还是没有说出话来,就看胖子几个人围着棺椁转悠,心里默念着:他们打不开,他们打不开……

    也许是吃了五谷杂粮的嘴带着毒,几个人愣是找了将近十分钟,可是就是束手无策,这时候胖子从背包里边掏出了石工锤说:“不行了,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