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神农古鼎
    一听我的想法,胖子笑的差点断了气,他说我的想法太他娘的天真了,那不和现代的遥控器一样了,古人再怎么聪明也不可能有这样的设计,要是我看到浮雕,肯定就不会这样乱想了。

    黄妙灵也说:“小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浮雕上只刻着将这口钟搬到这里,这冥门便会自己打开,至于其中的细节,上面并没有记载。”

    我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就拿出石工锤猛击了几下,这钟发出的声音虽然非常的清脆,还是带着钟鼓齐鸣的声音,但冥门并没有打开,显然我这种天马行空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

    阿红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巨大炼丹炉,说:“你们说,会不会是用绳子将这口钟吊起来,然后通过打秋千的方法,就像是古代攻城用的撞门巨木一样,把这冥门撞开呢?”

    我再跟胖子确定了那冥门以人类是否能打开,胖子说让我想都别想,炸药少了都炸不开,至少要有十公斤以上还差不多。

    可是,现在我们连一公斤都没有,而且谁下斗会携带那么多炸药,那别的也他娘的不用带了。

    将所有人的绳子聚在了一起,发现双股都没问题,只要我们能把这个铜钟吊上去,然后能悠起来,那撞开眼前的冥门,并不是没有这样可能的。

    瞬间,我就想到了韩雨露刚才说的话,敲击这东皇钟或许是一种鼓舞士兵的声音,但说不定破开城门才是它的实际用处。

    只是韩雨露没有找到,所以也仅仅是停留在世代相传的古训中,这样的几率要大一些,而且也体现了东皇钟的实用价值。

    神话传说中说东皇钟是一个神物,而且就是整个世界,那拥有东皇钟的人,无以就是掌控这个世界的人。

    由此说来,攻城略地之后,那就是绝对的霸主,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那就是掌控了整个世界。

    在想通了这些之后,我们便开始着手去实际操作,可是真正做起来,那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了,现实的难题随之出现了。

    首先,炼丹石炉的下面三个足,无法很好的拴住,必须要有一个圆环或者滑轮之类的东西,能够把神农顶吊起来。

    其次,即便我们的绳子足够长,拴在了炼丹石炉顶部之上,可我们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将整个钟吊起来,即便霍子枫在这里也不行,除非有一个塔吊在这里还差不多。

    胖子摇着头说:“不对不对,肯定不是这样用的,除非能有几十个大力士还差不多。”

    我观察了东皇钟的下面,发现其下有着三根原木,这也难怪他们三个人就能把这口钟移动到这里。

    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他们的行走那么慢,要不然肯定等不到只差胖子都爬上丹炉之上去。

    我说:“也许就是我们人少的问题,不管是攻城略地,还是打开城门,那都需要很多的人一起协同作业,也就是我们分开了,要不然以这次下斗的所有人,还说不定真的能打开。”

    我们都没有办法,阿红就看着韩雨露问:“韩雨露,你没有什么办法或者想法也行?”

    此刻,韩雨露却正在看头顶上的炼丹石炉,说:“想不到,神农氏的神农鼎也藏在了他的墓中,而且还这么大。”

    “什么?”我眼睛都圆了,咽着唾沫说:“你说这个石头丹炉是神农鼎?”

    胖子挠着头说:“他娘的,这到底是炉还是鼎呢?胖爷怎么有些懵了呢?”

    其实也怪胖子孤陋寡闻,神农鼎就是神农氏尝遍百草,炼制百药的古鼎。

    据说此鼎积聚了千年来无数灵药之气,能够炼制出天界诸神都无法轻易得到的旷世神药,并蕴藏着神秘的力量。

    在历史神话说,神农鼎是北方突厥部落的镇族之宝,后来宇文拓私藏神鼎,被隋炀帝知道,命拓交出神鼎。

    谁知途中路遇程咬金与秦叔宝,于是神鼎落入魔王岩的混世魔王手中,最后还是被用来封印天之痕。

    如果根据神农鼎这样来推测的话,神农氏的后裔那就是蒙人,而我们就算是犯了一个大忌,因为成吉思汗墓的事情,盗墓贼基本上是不会和蒙人打交道的。

    说白了就是被杀怕了,要不然这行业何止于沦落到现在人才凋零的地步,不过现在我们并非在内蒙倒斗,而且蒙人也不知道,应该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件了。

    一直以为这只不过是古代一个炼制丹药的巨大石炉,想不到也是一件拥有神话彩色的神器,只可惜这个个头更加,东皇钟我们带不出去,这神农鼎更是想都别想了。

    倒这种类型的斗,说白了就是在揭示神话的真与假,同时里边的每一件冥器都可能在外界已经被传播的神乎其神,甚至我怀疑胖子包里的九品莲花,也可能是十大神器之一。

    只不过,想想好像其中并没有以莲花形态呈现的,或许是我被眼前的一件件神器震惊了,所以才开始胡思乱想。

    总之,带不出去的冥器,那和没有摸过一样,最多也就是饱个眼福,说白了还不如那枚飞龙古针有价值,不过总归是开了眼界,这次真的是不枉此行了。

    胖子立马有怀疑地眼神看着我,问:“小哥,你丫的在神农鼎里边什么都没有发现吗?”

    我愣了一下,立马就反应过来,说:“你他娘的不会以为小爷私藏丹药吧?”

    胖子点头说:“有可能。胖爷刚才已经检查了盲天女那娘们的背包,里边并没有丹药,这么大个鼎没有丹药说不过去吧?快些拿出来,要不然胖爷就自己动手了。”

    我是真的想把自己的背包翻个这个死胖子看看,可是这样一来反而显得我太过没骨气了,并且心里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憋屈。

    这种被最相信的人愿望的感觉,那可真是让我心酸的都快变成胃酸了。

    我说:“死胖子,别人的话你不信,小爷什么时候骗过人?又什么时候骗过你?”

    胖子看我眼睛都红了,立马呵呵一笑,说:“行了行了,胖爷不就是和你开个玩笑,你丫的至于搞得好像窦娥似的么?你们看看小哥那模样,都快哭了。”

    其他人摇着苦笑,瞬间我的脸都红了,其实我何尝不知道胖子这家伙在拿我寻开心,可这涉及到了我不骗人的原则,所以才跟他眼急了。

    韩雨露说:“我要上去看看。”

    胖子慌忙举手说:“也算胖爷一个。”

    阿红说:“我也去。”

    黄妙灵看着我说:“小哥,我也想进去看看。”

    我一看这还了得,一听到是神农鼎,这几个人家伙没有一个不着急的,这比看到东皇钟不知道激动多少倍。

    可是里边我已经看过了,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只有一滩恶心的黑水,既然他们想上去看,那我也不能不让,否则真显得我自己心虚了。

    我挥了挥手说:“得,你们都去看吧,小爷自己照顾盲天女。不过,小爷要提醒你们,里边有的地方脆的就好像纸,一踩可能裂开,而且你们这么多人一起,小爷保证你们也掉下去喝口黑水尝尝咸淡。”

    胖子笑道:“你以为谁都和你这么傻,我们会吊一条绳子下去的,有情况就抓住绳子,那样就是琉璃盏上也能走三圈。”

    胖子这话一出,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只怪自己嘴贱。

    人家几个人都是这方面的行家,比我不知道强多少倍,我这就是典型的狗拿耗子,以后这种闲事,小爷打死也不多嘴了。

    看着他们一个个地上去,就连胖子那样的体格,那样的身体状况,居然也跟着上去了,看来当时他和阿红并不是上不去,而是有心难为我。

    想到这里就气的我牙根发痒,这人与人的基本信任都喂了狗了吗?

    在他们都进入了之后,我是上看看神农鼎,下看看东皇钟,感觉自己就像是上天的宠儿一般。

    这两个东西要是出现在我的铺子,那估计不出一天,我铺子的门槛都会被人踢平,只可惜是带不出去啊!

    由于我进过神农鼎中,知道里边只要不离开螺旋阶梯就没事,即便掉进水里也无关紧要,所以也就不怎么担心。

    而且知道他们就在自己的头顶上,即便现在只剩下我和昏迷中的盲天女,也没有丝毫的孤独感。

    看了一会儿这两件神物,便是兴趣缺缺。

    这要是有人告诉我真的有这种东西存在,那我肯定是想看到抓心挠肝的,可现在就在我的眼前,反而并没有想象中激动的几天几夜睡不着。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这就好比你从网上联系到一个美女,没有见她的时候,那种心情大家都懂。

    可是一见面之后,稍微的激动一会儿,接着一开房一睡觉,发现其实关了灯和其他的女人也没什么两样。

    我就去看盲天女的情况,她的脸色虽然略显苍白,但比刚从抽搐的时候不知道好上多少倍,此刻反而变得好像一个令人心疼的病美人,有些《红楼梦》中林黛玉的气质,不过我还是知道她的狡猾和强悍,就是一个一米八的汉子也比不过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