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神器古钟
    我摇着头说:“师兄,官爷之所以把你和他分开,那必然是有他的道理的,你又何苦去送死呢?”

    顿了顿,我继续劝他说:“而且你独自能从这条墓道走到那个三岔口吗?别去了。”

    霍子枫说:“大哥救过我的命给的,如果没有他,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我,所以我一定要找到他。”

    本来我还想阻拦他,可是他再度甩开我之后,便朝着来时候的路跑去,手电光越来越远,表明他已经跑出去相当远的距离。

    黄妙灵刚给胖子坚持完身体,走到我身边,轻轻捏住我的肩头说:“小哥,算了吧,人各有志,如果换成是我师傅,我也会同样去做的。”

    我看了看黄妙灵有些憔悴的脸,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心疼,反正霍子枫的离开已经成为定数,再多的担心也没有什么用,我估计他这一走,也许就是真正的永别。

    “你没事吧?”我摸着黄妙灵的脸问道,发现她的脸上有很多的灰尘,看来情况也不比我们好到哪里去。

    黄妙灵摇了摇头,扫了一眼胖子说:“胖哥他的内伤很严重,估计也就是他,换成别人早就昏死过去了。”

    我愣住了,因为胖子确实跟我说过,他怕自己晕倒给我添麻烦,毕竟那么重的身体,我肯定很难拖得动,而且要我自己放弃,那必然是不可能的事情,结果他只能成为他自己所说的累赘。

    再看看霍子枫消失的墓道,我瞬间就理解了他的心情。

    如果换成是胖子,那我应该也会像霍子枫一样,这跟钱没有什么关系,好比我和胖子是一个战壕的战友,而盲天官就是我的指挥官,从私心的角度来讲,我宁愿给胖子挡子弹,而不是指挥官。

    而霍子枫就不一样了,盲天官估计对他有知遇之恩,虽然是异性兄弟,但几乎跟他亲兄弟差不多。

    甚至以霍子枫那种性格,在他来看盲天官可能比他亲爹都亲,这也就是常说的,恩情有时候超越单纯血缘上的亲情。

    胖子大概是感觉到我在看他,此刻他已经靠在了那口大钟上坐在,挠着头笑了笑说:“小哥,盯着胖爷看个屁啊?胖爷脸上有花吗?”

    我苦笑着说:“你他娘的千万别晕,否则小爷会把你丢在这里。”

    胖子不以为然地说:“放心吧您呢,胖爷这副身板不知道有多好,怎么可能轻易晕呢?”

    说着,他把脑袋一耷拉,嘴里还念叨着:“谁都别打扰胖爷,让胖爷再休息休息。”

    黄妙灵已经去检查盲天女的情况,我以为她会告诉我们,盲天女中毒已深,只能等着死亡的降临,甚至可能会直接宣布她的死亡,但是结果却不是这样。

    “她有中毒的迹象,只不过好像吃了什么解毒的东西。”

    说着,黄妙灵看着我们问:“你们是不是有人带着血清呢?”

    我和阿红面面相觑,因为除了黄妙灵之外,我们很少带这些东西,甚至连一些处理伤口的药物都没有带,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落魄到这种地步,这一切只能说盲天女命大了。

    韩雨露饶有兴趣地去检查盲天女,而我则是抽开空问黄妙灵:“你们从什么地方搞这么这个大钟?带着它干什么?为什么它能发出钟鼓齐鸣的声音?”

    当黄妙灵告诉我这是东皇钟的时候,我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毕竟东皇钟可是传说中的十大上古神器,号称天界的大门,有着毁天灭地、吞噬诸天的神力。

    甚至在道家学说当中,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就是东皇钟,相当于我们现代人说的地球。

    胖子抬起了脑袋,揉着眼睛,说:“我操,胖爷没听错吧?这神农氏的墓中,出现了东皇的圣物,要是在轩辕黄帝墓出现,那才是合情合理。”

    我知道胖子的理解有误,就给他解释了一些“东皇”和“黄帝”并非一个人,黄帝确确实实是存在的,而东皇又叫东皇太一,那是远古时代华夏神话中的天神,地位比黄帝可高的多,很多祭祀和祭神中就是祭东皇而并非黄帝。

    在《史记,天官书》中很明显保留着黄帝强大的观念,但在神中,黄帝并不如东皇的地位高,而且传说中东皇是一种鱼鸟的混合体,这倒是和西王母、伏羲、九天玄女等有着同样的玄学理论。

    再说这东皇钟,它原本是不存在的东西,属于神的兵器,就和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是一个道理,只存在于神魔小说中,现实并没有这种东西。

    只是我不怀疑有人会仿造,这好比人类看到鸟儿在天空翱翔,就发明飞机一样。

    胖子扶着那大钟站了起来,说:“看模样和寺庙里敲的钟也没有不同的,只是这上面的纹路有些奇怪,就好像一块块黄铜贴上去的一样。”

    我也观察着黄妙灵口中的东皇钟,高有两米,钟身上一块块的黄铜,像是大片的鱼鳞似的,而且在鱼鳞之上,还有浪花的雕刻。

    在顶部有着一只巨大的鸟首,看起来有些像是凤凰,但又有些像是古籍描绘的那种三青怪鸟。

    黄妙灵看了一眼韩雨露,她说:“韩雨露说这是东皇钟,我们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胖子舔着嘴唇说:“不管是不是真的东皇钟,这口钟光凭品相和个头,那可是无价之宝啊!”

    他自然还是以一个盗墓贼的眼光去看这种神物,顿了顿,胖子继续说:“真是奇怪了,那个时代还有黄铜?”

    我确认了一下,确实就是黄铜,不过含铜量比现在精炼出来的铜还要纯,可以说整个钟就是一整块精铜打造而成。

    这倒是让我想到了“天外来石”这个词语,陨石可以从外太空带来大量的金属,所以就有了陨铁这个说法,那自然也可能有陨铜。

    在解放初期,就有很多的陨铁和陨铜投入了大炼钢铁之中,所以在十年浩劫之后,这两样在中国出奇的少,而当时的西方国家存在也不会有多少。

    但是在古代,那些青铜器和铜器,一少部分里边确实含有特别纯的铜铁,起初这种情况是无法解释的,后来有人便提到了天外陨铁、陨铜的概念,并且很快得到了证实。

    我们不管是倒斗行业,还是古董行业,但凡提到的青铜器时代和铁器时代,那都不会将陨石带来的铜铁算入其中。

    因为这种东西很早就已经存在于这个世界,有些甚至超过以知的最早人类,可能要追溯到恐龙时代。

    眼前这口钟,确实是铜质地,而且含量之纯,要超越清朝以上的任何朝代,通过上面的附着物可以断定,这口钟存在的时间,绝对要比铜器出现朝代早的多,即便没有五千年,也至少有四千年。

    由此我推断,这可能是一块天外陨铜,然后被工匠雕刻成了传说中的东皇钟,至于为什么会发出钟鼓的声音,那就要提到神农氏了。

    神农氏是音乐之祖,也就是说乐器也就是他发明的,如果抛开神话来说,说不定这口钟就是一件类似编钟一类的乐器也说不定。

    胖子就问韩雨露:“大姐头,你凭什么断定这是一口东皇钟?”

    韩雨露站了起来,她说:“她应该没事了?”

    胖子一愣,旋即又苦笑了起来,说:“我问您是这口钟,不是盲天女那娘们的伤势,瞎子就能看出她挺过来了。”

    顿了顿,胖子说:“不会又是您从古籍中看到的吧?我们可没看过,您可不能骗我们啊!”

    迟疑了片刻,韩雨露说:“我曾经找过它。”

    “找它?”我诧异地看着韩雨露,问:“找东皇钟做什么?难道真的有神力?”

    韩雨露摇头说:“我不知道,只知道拥有东皇钟,在敲响之后,军队就可以百战百胜,这是我们古回国世代相传的古训。”

    她摸着东皇钟说:“想不到它在这个墓中,难怪我花了十年都没有找到。”

    我说:“难道这是一件类似冲锋号的东西?你们自己做一个不就成了,为什么你执意还要找它呢?”

    韩雨露说:“这是一种象征,你不懂。”

    我耸了耸肩,说:“我确实不懂,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把这口钟带到冥门来,难道你打算把它带出去?”

    这时候,黄妙灵却插话说:“不是的小哥,我们从发现这口东皇钟的墓室中看到了浮雕,浮雕上记载着,只有这口钟才能打开这个门。”说着,她指了指眼前的冥门。

    “开门?”

    胖子说:“你们的意思不会是用这口钟来撞这个冥门吧?行,就算这口钟能撞开,那你告诉我谁能抬得动这钟,少数也有上千近吧?”

    黄妙灵说:“根据刚从我们推动的情况来看,应该在两千斤左右。”

    “我靠,那更不靠谱了!”

    胖子直摇头说:“二百斤还差不多,这就是来个俄国大力士都举不动,更不要说咱们这些残兵败将了。”

    我看韩雨露的表情,好像并不是用这口钟撞门,所以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

    那就是敲击这口钟,也许有什么声控的机关设计,在将钟声敲击到一定响亮的程度,就会触动机关,然后冥门便会自动打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