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灰色莲花
    我已经是个经验丰富的盗墓贼,不管里边有什么,都会先用手电照一遍,虽说几乎每个人遇到这种情况也会这样做。

    但是,普通人是不会以盗墓贼的目光去看里边的一切我们这类人除了看环境之外,还要想好遇到危险的应急方式,还有些只有盗墓贼才会注意的细节问题。

    刚往里边一照,“砰”地一声的同时,我感觉自己的尾骨处传来钻心的疼痛,那力量也是极大,我瞬间就以三百六十度滚进了里边。

    “我操,要死人了!”

    在我爬起来的时候,什么都不顾就先捂着屁股乱跳,手电和枪早就甩到了一边,以至于质量那么好的狼眼手电都灭了。

    盲天女慢悠悠地走了进来,她并没有理会痛苦万分的我,而是用手电开始打量情况。

    大概是因为我已经进来试过了,并没有什么瞬间的危险,所以她才敢如此的大胆,甚至可以说是嚣张。

    我跳到了她的面前,没好气地叫道:“你他娘的有病是不是?踢小爷干什么?”

    盲天女耸了耸肩,说:“我没踢你啊,明明是你自己滚进来的。不过,小哥你滚的样子帅呆了。”

    “我操!”

    我刚抬起手,可还是忍住了,作为一个男人我怎么能打女人呢?

    而且要是真的打起来,我也不一定打得过她,这心如蛇蝎的女人,刚才对我还情深意浓的,在我不吃她那一套之后,瞬间就变了脸,人怎么可以这么现实。

    盲天女皱起了眉头,看着我冷哼道:“打啊,你怎么不打下来呢?”

    我把手放下去,无可奈何地说:“算我倒霉,就当是你自己救了我的报答,以后咱们两个谁也不欠谁,真是受不了你这种,难怪你现在还没有男朋友。”

    听到我话来带刺,盲天女说:“这可不由你,追我的人能派几条街,只是姐姐一个都看不上眼,因为他们跟你一样不解风情。”

    我确实被踢得疼的厉害,甚至怀疑自己尾骨可能裂了,这女人的身手可毫不逊色一个爷们,当时也幸好是我背对着她,要是我和她面对面,估计这一辈子的幸福生活也让她一脚给踢碎了。

    懒得跟盲天女再斗嘴,借助她的手电光,我向后找到了枪和手电,在腿上磕了几下,手电又重新恢复照明了,只是光好像弱了很多,不知道是被我摔的,还是本身电已经不多的缘故。

    换了电池,手电立马亮了起来,便开始观察这里边的情况。

    这是一个长方形石室,六米宽十多米宽高有三米。

    头顶上方有一圈花式跑边,类似喇叭花花朵的形状,顶呈向上顶的椎体,挂着一些野兽的枯骨和兽颅。

    两边墙上有着一些犹如鬼画符的文字,又像是蝌蚪文一般,最主要的是有着我们的是一幅浮雕图。

    地面是灰色岩石的,仔细去看应该是撒了石灰,此刻处于凝固的状态,在正中心有着一个不小的圆形祭坛,上面摆放着一些祭祀的器皿。

    在墙壁的四角,有着四根雕刻着盘龙石柱,其中有一根石柱下面还躺着两具已经成了骸骨的尸体。

    不像是祭品,更像是在封墓时候没能逃脱的工匠,要不然也不会如此的死相,在我过去看过喉骨上被利器割开的痕迹,就更加确定了这一点。

    由于不认识那些字,直接被我一眼扫过,便是走到了那幅浮雕图面前。

    浮雕上面已经满是灰尘,但不难看出雕工还是非常精湛的,放在那个时代又是一件令人叹止的杰作,上面雕刻着东西很多,但却是一幅完整的图像。

    里边的有人也有各种畜生,每个雕刻的也是栩栩如生,只要出现在这幅图上的都是如此,其中的主人公是一个身材健硕,穿着虎皮群的长胡子男人,头上还有着一堆突出的东西,有些像是神魔小说中,龙太子的模样。

    之所以说他是主人公,因为这个人的身材十分的高大,抵得上画面中普通人的一倍之多,并且它背后还带着七彩光环,属于这幅浮雕最让人眼前一亮的妙笔之处,也不知道采用了什么颜料,也可能是把各种颜色的石头镶嵌在其中。

    可我并没有看到其他人在跪拜他,而是对着一个祭坛进行顶礼膜拜,一个个脸上露出极度虔诚的模样,比现在各大教派的信徒,不知道要恭敬多少倍。

    整幅图的背景是在一个夜空之下,雕刻出了满天繁星,但没有月亮,不难看出这是一场由那个头戴光环的人主持的一场祭祀活动。

    在古代有一些帝王是不会轻易给任何神明下跪的,除非是天,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是上天派下来的,所以也就有了“天子”这个说法。

    所有祭祀都是非常的讲究,一般都选择白天,而且一定要是上午的某个时辰,这些古人大晚上的祭祀,那除非是祭鬼神,否则这样的场景就有些说不通了。

    主人公应该就是神农氏,因为它独特的造型,和我们曾经见到的那个雕像相差无几,只是之前的雕像是手持大斧和植物,而这个浮雕确实单手立在胸前,有些像道士施礼的架势。

    很快,我的注意力就放在那个祭坛之上,发现中间居然是一朵很奇特的九瓣莲花。

    之所以说它奇特,因为这莲花是灰色的,并且上面出现密如蛛网的裂痕,放佛随时都可能碎裂一地的感觉。

    祭祀的四周有人牵着各种畜生,一共八种分别为牛、兔、蛇、马、羊、鸡、狗、猪,处于祭坛的八个方位,手里拿着是锋利的短刀,已经划破了这些东西的脖子。

    鲜血顺着祭坛的凹槽旋转流动,从那些凹槽的延伸来看,最后应该都汇聚到了莲花所在的位置。

    盲天女就好奇地说:“小哥,祭祀应该都是在祭神明,可看浮雕上的也不像啊!”

    顿了顿,她看向我问道:“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不知道!”

    我一口拒绝回答她的问题,刚才还凶巴巴的,现在反而又来装好学的文静姑娘,谁受得了这个,反正小爷不打算跟这种女人打交道,并且心里还窝着火呢!

    盲天女瞪了我一眼,说:“你可是一个五尺高的汉子,居然这么小家子气,连我这个女人都不如。”

    “哎呀,小爷算是怕您了还不行吗?敬您是条汉子。”

    我对着拱了拱手,一脸的不悦说:“我他娘的是真的不知道,这东西谁能猜的出来,大概是古人比较爱护植物,觉得畜生血能够让这莲花活过来,所以才大发慈悲用血浇灌。”

    盲天女说:“你别扯这些没用的,什么爱护植物,还大发慈悲,用宰了这些动物发慈悲的吗?你想说就说,不想说也不用拿这样的话搪塞我。”

    我说:“人家神农氏可是尝过百草,又叫百草之王,爱护植物有什么不对的,小爷说的是自己刚刚想到的。”

    盲天女皱了一些柳眉,过了一会儿才微微点头,说:“你说的这个也有些道理,可没听说过救什么东西要大晚上祭祀,这在出土的书简中还从未提到过。”

    我其实也纳闷,毕竟这个说法有些牵强,此刻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她下的斗肯定比我多的多,见识面自然也广了一些。

    但,这就是好像在用血浇灌这快要枯萎的莲花,希望能够活过来,整个浮雕给人的第一视觉反应就是这样的。

    不过,我很多就注意到了这九瓣莲花。

    莲花一向被视为圣洁和美丽的化身,常作为供奉女神的祭品,而且佛道两家更是把莲花视为吉祥之花。

    佛家有佛和菩萨身坐莲台的雕像,说是因为人生前世修行的深浅不同,所做的莲台也有九个品阶,而九品莲台则视为最高,诸如佛祖如来和观世音菩萨都是九品莲台。

    在道家中,一些神人也都将九品莲台作为坐骑,但他们并非坐,而是足踏,一般九品莲台的神人都不会穿鞋,至于那些穿鞋的都是扯淡,因为这象征着无欲无求,得道成仙也。

    可是从我见过的九品或者九瓣莲花,那都是有颜色的,不论它出现在哪个朝代中,但眼前这浮雕明明可以雕出七种颜色。

    可偏偏为什么把莲花雕成了灰色,怎么看都很别扭,感觉像是一朵石头莲花。

    石莲花倒是非常的普遍,那是一种植物,现在很多电脑面前都会放着防止辐射,但很少有九瓣的,因为石莲花其实就是叶子长的像是莲花,会出现很多片,也就是源于非洲的帝王寿还有那么几分味道。

    在古埃及的神话中,太阳就是由莲花绽放诞生的,所以莲花又被当地人称作“神圣之花”,遍布了古埃及庙宇的廊柱之上,象征着“只有开始,不会幻灭”的美好愿望。

    盲天女大概是看我陷入了沉思,以为我想到了什么关键的东西,忍不住问我:“小哥,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我把自己想到和她大概一说,她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把我搞得一头雾水,问她:“怎么了这是?难道我想的都不对?”

    盲天女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觉不觉得这个祭坛有些眼熟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