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古院古宅
    我双手合十,心里默念:有怪莫怪,我也是无心闯入这种地方,这也是为了找我的同伴,并没有冒犯各位的意思。

    希望呢,各位大人不记小人过,要是我做的有什么地方冲撞了各位,还请高抬贵手,毕竟我还年轻,小爷真的他娘的不想死。

    又求了一些满天神佛的保佑,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保佑我这个盗墓贼,全当是自我的心理安慰。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勇气进去看看,直到把对着上方扣动了一下扳机,在“砰”地一声枪响之后,这样才将恐惧驱逐了一些。

    我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那惨白的光源,如果它要是敢靠近的话,小爷绝对敢撒丫子往回跑。

    也许,可能,大概是它知道我心里想什么,所以并没有轻举妄动,一直还保持着不动的状态,随着我即将走近的时候,却发生了几十块蒙受灰尘的石碑。

    我愣了一下,一下子就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这些石碑上,虽然我看不懂上面写着什么,因为那并非是我所掌握的文字,也不是龙魂文字,是一种连名字就叫不出的文字,但可以断定那些都是墓碑。

    在我用手电逐一照过之后,发生墓碑上面有着坑坑洼洼的小孔,已经和一块块冻豆腐似的,这完全是时间太久而造成的自然现象。

    要是我能看到那上面写着什么,或许对这个墓会有个更加深入的了解,最起码也知道为什么这个墓中,还有这样一个不大不小的建筑群。

    我去过云南,见过当地人所居住的那种高脚楼,如果是浙江其他地方或许很多见,但这里甚至比热带雨林气候还有热带一些,所以出现这种两层楼也没什么奇怪的,大概也是为了隔潮,下面放一些杂物或者养牲畜之类。

    走进院子中,一瞬间就感觉一种诡异的气氛笼罩而来,这让我忍不住将护身符摸了出来,因为那是一块古玉,这是我在那次下了决心之后佩戴的,至于古玉是否真的能捉鬼就无从考证,也算是给自己求个自我安慰。

    我咬着牙,朝着那光源的方向走去,穿过了很多的两层建筑,每一栋都是黑漆漆的,但窗户都被枯草堵着。

    偶尔有些是开着的,但也看不清楚里边的情况,不过我也没有那个胆子挨个上去看个究竟,只是朝着判断好光源的方位埋头一直走。

    就在我走到那光源照出的二层楼下,站在原地下了好一会儿的觉醒,可正要走进去的瞬间,腿都迈开了,可那光芒忽然就灭了。

    我早已经犹如惊弓之鸟,这一下几乎没把我吓死,瞬间就大叫了一声,道:“小爷是张文,楼上的是谁?给小爷说句话!”

    可是,就在我话音刚落,那光亮又出现了。

    本来我是鼓足勇气要进去的,但这一次立马就蔫了,开始集中精神打量起这个二层楼,也算是给自己一个缓冲。

    这个二层楼,顶部是圆锥形的,用草帘子盖着,但草帘子已经腐烂的不成样,里边的木头全都露了出来。

    整个模样像是两个圆柱形的大桶重叠起来,只是头上多了一个圆锥,这种建筑在古代的南方很常见,而眼前的应该是古老中的一个代表。

    从接触倒斗这个行业,我就着手开始研究古代的一些标志性建筑,这个建筑应该有两个窗户才对。

    我稍微挪动了一下,便印证了自己所学有用,果然有两个“田”字形的窗户,从这里看那惨白的光芒便亮了不少。

    我无法猜测刚从灭了一下的缘故,难道是因为我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里边主人的魂魄在提醒我不要进去,或者有什么别的用意吗?

    可是,不管如何,我都必须进入看看,大概刚刚因为猜到有两个窗户,所以就找到了那么一点儿自信,让我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

    那是一扇独立的木门,早已经倒在了地上,露出了里边黑洞洞的恐惧,我将狼眼调整到最亮的程度,照着里边照了照。

    发生第一层并没有什么东西,连摆设都没有,倒是里边灰蒙蒙的,这让手电的光亮打了不少的折扣。

    我不再给自己有太多恐怖想法的时间,深吸了一口防毒面具过滤后的空气,鼻腔里带着活性炭的味道直接大步流星都走了进去。

    期间还踩了一下那倒塌的木门,立马一下子贯穿,放佛踩在了灰烬上一般。

    进入之后,便是感觉有些的不同,四周是一片的灰色,在手电光的那一束之中,可以清楚地看到灰色的颗粒在飞舞。

    因为这里不通风的缘故,所以运动的非常慢,就好像是神话故事中混沌初开的景象。

    里边的空间要比我想象中的大一些,而且出乎意料的是里边并非只有一层和二层。

    因为我发现了一个阶梯,一直从一层通往地下,估计这下面就有用来置放杂物的,类似于现在的地下室。

    我没有下地下,而是找到了上去的楼梯之后,直接从一层走到了二层上,上面有着简易的木桌和木凳,但上面已经满是沉淀物。

    估计我现在一根手指头就能摧毁它,但是我并没有这样做,而是在寻找那个光亮。

    可是,我在里边走了一圈,连一个能发光的东西都没有,反倒是一阵的朦胧,上面的灰色雾气居然比上面都大,这让我更加怀疑,毕竟这不科学,怎么说上面还有两个窗口,不至于比下面还大。

    我透过一个窗户朝外看去,整个人就是怔了一下,因为那惨白的光芒居然跑了后面,看距离还有一段,毕竟我是从正门进入的,按理说不可能这样跑了,除非它会飞!

    既然已经打算搞清楚那光源是什么东西,我立马反身下了楼,直接朝着后面走了过去。

    在我到达那光源之前,便看到了一个院中院,四周有一米八高的石头围墙,所以走近了反而看不到那白光。

    当进入那二层楼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和骇人的东西,这让我的胆子大了不少。

    找到了进入院落的大门之后,依旧的倒塌在地,我还是踩着门板走了进去。

    这里要提一下,我两次踩门板是有讲究的,因为进入这种没有人的院落,这算是敲门,告诉里边的游魂,有人进入的。

    这也就是相当于现在人出远门之后,时间久了没有回家,要先敲一敲家门,稍等一下才进入是一个道理。

    这个院子里边也有那种灰色雾气,只是略微淡薄了一些。

    我在院子中看到了一个凉亭,里边有着石桌石凳,旁边有着一口水井,周边有着四小片土地,里边居然还开着黑、白、灰三色花。

    我有些纳闷,觉得这太他娘的蹊跷了,便走近一看,发现这些花是石头雕刻而成,上面落满了土。

    从远处看还真的非常逼真,要是这地下还能开花,那在很大程度违背了植物光合作用的生存原理,比如不需要太阳的植被是少之又少的。

    这里的房子却是一层的,四周有着很多顶房檐的石头柱子,我粗略熟了一下应该是二十四根,每根上面有雕刻着字,由于我根本不认识这种字,所以就没有打算上去看个究竟。

    房间外的窗户是木质结果,每一扇都有雕花,虽然腐朽坍塌了不少,但还是能够看出做工已经颇为精细了,看来木料也是上等的货色。

    要是放在五千年前,估计这种木料和雕工都能让当时的古人顶礼膜拜了,即便现在看起来也非常的漂亮,雕刻的应该是一种四叶大花。

    前厅后的门已经坍塌入一团稀泥,但倔强地还保留在门框之上,我用手一碰便成为了粉末,顿时灰色的雾气便浓了几分。

    这样我就明白为什么这里会出现灰色的雾气,看来都是这些木料腐烂导致的。

    手电光往里边照去,发生里边一片的狼藉,四周都是坍塌物,显然里边用的木料比较多,在这么多年的自然腐烂之下,已经破坏的相当严重了。

    里边有一块不小的屏风,正竖立在房间的中间,在是用来改变风水的,有些人家享受不了住宅扑面而来的风水之气,或者是避讳前方的什么东西。

    比如说之前看到的那些墓碑,都会用屏风来改变风的流向,这也有利于财运之类。

    想不到在这么古老的建筑里边,居然还能看出现代都有的设计,看来我们还是保留着一些古人的传承,只不过这块屏风是石头材质,而现在用的都是木头打造的。

    我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刚走进去,用手电四处一照,我就傻眼了。

    手电光到了房顶的时候,发现已经完全坍塌下来,露出房顶的石头横梁,还有一些破碎的木头在四周挂着,有些像打算拆了要重新盖的感觉。

    让我傻眼的确实石头屏风上浅浅的雕刻痕迹,因为上面的东西我好像见过,在我戴着手套擦掉了上面的灰尘,顿时在墓道中所见神农氏的雕刻就浮现在了上面。

    这下我是非常的郁闷,因为从未听说过有人会把自己的雕像刻在屏风之上,即便这个人有着无数的神话传说,这样做的也应该是他的后人所为,难不成这个古墓并非是神农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