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墓中三岔路
    我们也不管王老头他们,这次还是霍子枫带头,第二个却是盲天官,再下来是陈文敏,我们其他人只好跟着他们的后面,最后是红龙殿后。

    再后来就是王老头他们那些人,不过他们和我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算是我们打头阵,给他们探路。

    打着手电在墓道中走了二十多分钟,霍子枫忽然停了下来,这种情况我们已经遇到太多了,立马就戒备了起来,同时胖子就问:“霍子枫,前面什么情况?”

    霍子枫说:“大哥,很怪!”

    盲天官说:“不但很怪,而且很邪!”

    我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便和陈文敏借了个光,然后探着身子往前去看。

    一看之下,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还能如此的淡定,这种情况以往看到那都是要逃命的。

    在距离我们五米的前方,有着一头眼睛闪着紫光的怪物,这只怪物有着两个脑袋,浑身是倒立的白毛,放佛猫遇到狗时候的情形,健壮的四肢显得非常的有力,此刻正处于站立了状态,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们。

    “两个脑袋?”

    我有些回不过神来,根本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虽说有一些资料中提到过双头蛇之类的东西,甚至有大同小异的连体婴儿,但亲眼看到还是有些吃惊。

    盲天官却用奇怪的眼睛看着我,感觉我的话比这双头怪物更加让他吃惊,问我:“这很奇怪吗?”

    我点头说:“双头是一种奇怪罕见病,虽然现实中也有这种畸形现象,可是能活下来的却还没有听过,难道这还不奇怪吗?”

    盲天官说:“神农氏作为中国的医药之祖,他当然对一些病理病症有着独特的了解,在他的墓中出现什么奇怪的野兽都不用奇怪,它又不敢将我们怎么样!”

    在他的话音刚落,那只怪物转头就往墓道的深处钻,只是有一个脑袋还在转着头看我们这些不速之客,放佛是我们打扰了它的清净。

    那怪物应该是类似一只大野狗,不知道算不算给这座古墓看家护院的,但通过它的存在,可以断定这个墓并不是想象中那样的封闭,至少肯定有空气流通,而且这怪物肯定要出去觅食,所以还有别的出口。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大家都心照不宣,因为既然这怪物能出去,我们离开的时候就不必走进来时候的地方,那样王老头的几个手下就形同虚设,估计他要是知道肠子都悔青了。

    我问盲天官:“官爷,这到底是什么?”

    盲天官说:“看样子是地府犬!”

    胖子也好奇地问:“官爷,还有这种怪物?”

    盲天官说:“传说中,双头犬又叫地府犬,属于守护冥界大门的恶狗,专门吞噬那些不听指挥的灵魂,不过后来我也在斗里见过一次,这东西的胆子不大,也不具备太强的攻击力,一般人多就能把它吓跑,只是这家伙非常的怪异!”

    红龙问:“怎么个怪异法?”

    不等盲天官先说,陈文敏便开口说道:“但凡这种怪狗出现,墓中都会有蹊跷发生,什么鬼打墙、鬼吹灯、鬼扒肩,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粽子,比比皆是。”

    “我操,这么邪门?胖爷忽然有一种下了地狱的感觉。”胖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骂道。

    盲天官说:“放心,有我在,这些应该都不是问题。”

    “那是,有官爷……嗯,还有文敏姐姐你们两位老前辈在,不管什么妖魔鬼怪,那分分钟都能把它们打回姥姥家!”胖子吹捧道。

    陈文敏白了他一眼,说:“你这个小胖子,说话就是中听。”

    一瞬间,我们都傻了,因为陈文敏放佛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像第一次见那么棘手,说话也不会那么呛的人说不上话,可这一下让我们很难适应,连阿红都一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脸上满是差异的神色。

    可下一秒,陈文敏就冷哼道:“看什么看?不打算走了?”

    盲天官也看着陈文敏,他的眼神和我们不同,那是一种爱恋的感觉,放在年轻人的身上那叫热恋,可出现在这对老冤家的身上,总是给人一种不对劲的感觉。

    顿了顿,盲天官也好像感觉到了我们的眼神差异,说:“小七弟,你带路。”

    这时候,后面就响了王老头不耐烦的声音:“老东西,前面有什么?怎么不走了?”

    盲天官说:“没什么,我老了,休息一下,现在马上就走!”

    继续顺着墓道走,一直四十五度石梯往下,在大概到了垂直距离二十多米的时候,墓中峰回路转,终于变成了直接通往的墓道,

    只是,在一瞬间我们还是犹豫了一下,因为前方出现了三条分叉墓道。

    三条墓道都非常的深邃,也不知道哪条是对的。

    盲天官看了片刻,说:“这类似奇门遁甲之术,只不过这是神农氏的设计,所以叫做三才奇幻阵,其中有三十六种变化,蕴含星道之术,走错一步将会进入一种变化里边,那必然是九死一生。

    胖子说:“还不知道有这种阵法,今天真是长见识了,不过咱们有官爷在,一定是没问题啊!”

    盲天官摇了摇头,苦笑道:“我也只是了解其中的皮毛,最多也就能破解六种变化,可每条里边却有十二种,如果说恰巧我们能进入的哪一条有这六种变化,那我们还有一半的生存几率!”

    胖子掰着手指头说:“三条墓道进错了就完全没希望,也就是说百分之三十三多点的希望,就算是进对了,那就是百分五十失败的可能。我操,那不等于没希望了嘛?”

    说着,他一脸苦相地看向我,问:“小哥,你有什么办法嘛?”

    我微微摇头,毕竟连盲天官都没有多大的把我,我更不可能比他还强,不过我多少还是了解一些,所谓的三才奇幻阵,就是现代所说的三才阵的初始之阵。

    就三才阵而言,这种阵法这种东西虽然现代科技的引导,已经渐渐消失在历史长河,懂的人更是越来越少。

    三十六种变化能懂其中六种的全中国不超过十个,幸好眼前就有一个,不知道这算是我们的幸事,还是悲哀。

    这次,王老头并没有在后面等着,而是带着他的人追了上来,一看到这样的情况,他和盲天官的看法大概一致,只是他也懂其中的六种变化,这点我倒是不好奇,毕竟他这种老盗墓贼不懂这些,那才是说不过去了。

    最后,盲天官和王老头互相一交换,其中有四种都是一模一样的,但他们各自掌握的两种对方并不知道的变化,在交换了之后,每个人都掌握了八种,这样的生存几率更大一些。

    有一点儿我倒是放心,他们两个谁也不能忽悠谁,毕竟这些东西并没有太多的窍门,懂就是懂,不懂肯定也编不出来,否则对方自然就会发现。

    盲天官问王老头:“老王,你们走哪一条?”

    王老头冷笑道:“总之谁也不知道哪一条对,老子就随便选一条,你呢?”

    盲天官说:“我把优先权交给你,剩下的两条我把自己的人一分二,总有一队能可以找到正确的路,万一走错了也能够退回来,也不至于全军覆没。”

    王老头“哦”了一声,看向陈文敏说:“怎么?陈家姑娘要跟你分开?”

    盲天官摇头说:“不是,而是我这个被人称作软蛋的徒弟。”说着,他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愣了愣,因为我可是一种变化都不懂,他怎么能让我带一支队伍,是不是有些太相信我这个笨蛋徒弟了?

    就在我正想说话的时候,他轻轻捏了一下我,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但也不好再说别的什么,只能一切听从盲天官的意思,毕竟他肯定有自己的打算,我听他必然是没错的。

    王老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原本我以为他会鄙视我,并且会狠狠地嘲笑盲天官跟我一样白痴,可他的眼神分明就是充满了狐疑,让我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

    几秒之后,王老头冷哼道:“这小子既然能几次带队,必然有独特的地方,很好,很好啊!”

    在说完莫名其妙的话之后,他带着队伍选择了最左边的一条墓道,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

    看着他们离开之后,我终于忍不住问道:“官爷,你刚才说的不是真的吧?”

    盲天官微微一笑,说:“怎么?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吗?”

    我挠着头,说道:“可是,官爷,那个,我……”

    看我支支吾吾说不上话来,胖子就用肩头撞了我一下,并翻着白眼说道:“什么这个那个的?小哥,你他娘的第一次倒斗啊?胖爷觉得你不比任何人差!”

    我踢了胖子一脚,骂道:“放屁,你个死胖子别给小爷戴高帽,有我官爷和陈阿姨在,哪里还轮得到我带队。”

    盲天官说:“张文,以往你带队的一次次倒斗,虽说有生有死,但这行业就是这样,就算是我都不敢保证能把所有的人活着带回去,你已经相当不错了。”

    见我要说话,他示意我听他说,我只好作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