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命运齿轮
    整件事情,起因不用再重复交代,就是由于某年某月一支由盲天官、陈文敏、盗王(我爷爷)、盗神付义为首,以霍子枫和他女朋友一行为为队员,这样的一支队伍前往某个古墓中倒斗。

    期间发生的事情不用多做考虑,最终盲天官得到了一件很特别冥器,那是清朝的斗,而且还是一代名声显赫帝王。

    等他们凯旋而归的时候,却发现有人得了一种怪病,最初也是一个两个,但后来越来越多,几乎那次下斗的人几乎无一幸免。

    在历史上,无数有权有势的人在求长生,我以为盲天官他们也是这样,但现在看来,他那不叫野心,而是一种迫于无奈的反抗,是他们对于自己生命尽头的不甘心。

    我猜测,在盲天官他们见到有人染上了尸气,心里自然非常担心,便开始着手培养了下一代弟子,现在他们寻找解决办法的同时,我们这些人也成长了起来,知直到他们发病的时候,霍子枫他们早已经开始接触倒斗事业。

    我问了前不久发生的三件事情,也是关系到霍子枫、盲天官和陈文敏三个人。

    就是霍子枫为什么能从无期的牢狱之灾中走出来?

    盲天官为什么起死回生,或者说他为什么诈死?

    陈文敏的身体状况已经不足以到这种地方,可为什么她能进来?

    霍子枫说:“师弟,我能回答你关于我自己的情况,其实我一直都在上述,你还记得岳家吧?有他们帮忙的情况下,即便是死刑,也能够改变结果。”

    盲天官摸着胡子说:“张文啊,关于我诈死的事情,那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你知道的,在老王的儿子小贝勒遇难之后,他一直在各方面针对我,不管是生意还是每次倒斗上,我这也是迫不得已才这样做,希望你不要怪我。”

    我苦笑道:“我有什么理由怪你?你把自己的产业交给了我,一切都留给了我,我说谢谢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怪你。”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我心里还是有一股怨气的,明显霍子枫是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所以他才站出来顶罪。

    这样反而把我摆在了台面上,让所有的压力都朝着我来,那样他们就可以做一些想做的事情。

    我这个人不怕他人的嘲笑,也不畏惧他人的威胁,只有一件这涉及到了我的尊严和底线,那就是最怕他人的欺骗。

    我想这也是所有人共同的畏惧,有时候这比死亡的威胁更令人痛苦,因为这是有人被你当傻子、白痴看待,同时让我想起来胖子为什么老骂我白痴。

    胖子、黄妙灵和韩雨露好不知声,应该是他们也不知道说什么,毕竟整件事情只有我深陷迷雾之中,而他们作为旁观者自然是清楚的。

    这也是胖子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提醒我:“小哥,你太过的单纯和天真,这个行业并不适合你”之类的话。

    此时此刻,我终于明白了。

    陈文敏白了盲天官一眼,说:“这是你我的最后一站,有些事情你还是跟他说了吧,以免给他一辈子造成心理阴影。”

    盲天官微微点头,有一种释然的表情流露出来,说道:“其实在见到你之后,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现象,都是我们制造出来的!”

    我愣住了,霍子枫想要替盲天官解释,却被我拦住,我说:“师兄,让官爷自己告诉我。”

    看到我的表情变的非常严肃,霍子枫只能摇头叹息。

    盲天官继续说:“这些都是我们为了培养你们,毕竟没有之前一次次的倒斗经历,你们都不会成长,也就不会在现在这种恶劣的坏境中活下来,也许你们觉得这是运气,但与你们的历练有脱不开的关系。”

    顿了顿,盲天官接着说:“这事情是我最近才告诉霍子枫的,他其实和你们一样,也一直蒙在鼓里,我们这些老家伙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宿命,必须要培养出能够继承衣钵的兄弟,甚至可以说是弟子。”

    说到这里,他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黄妙灵,就问我:“你明白我想要表达的意思吗?”

    瞬间,我的心好像被纠了一把,也忍不住看向了黄妙灵,说:“官爷,你的意思是我们几个人中,至少有四个会成新的盗墓界的代表?”

    盲天官微微点了点头,他说:“看到你那么执着,我就好像看到当年的自己。虽说,我们都是盗墓贼,但毕竟道不同,思想观念也……”

    “别说了!”

    我忽然出言打断了盲天官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同时再也不忍心去看黄妙灵,想到如果她真的接付义的班,那我们两个岂不是不可能了。

    我看向霍子枫说:“师兄,这次回去之后,官爷的位置传给你,我不想不清不楚地接受别人,我只想过普普通通的生活。”

    霍子枫拍了拍我的肩头,说:“不是你选择了生活,而是生活选择了你。”

    胖子干咳了几声,说:“胖爷也搞不清楚你们之间的事情,但只要是小哥要做的事情,胖爷第一个支持,毕竟每个人的想法不同,有自己理想的生活方式,谁也不能强求,强求的结果只能是让他郁郁寡欢。”

    黄妙灵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怎么说,最后只能用非常复杂的眼神看着我,不知道在期待什么。

    我鼓起勇气对黄妙灵说:“你师傅曾经答应过我,在我把聚宝盆卖给他之后,他就不再要求你倒斗,这是我们两个人的最后一次,以后我们不再做这种营生,我现在的钱足够我们过几辈子的。”

    黄妙灵愣住了,她有些木然地朝着我点了点头,可始终没有说出她的意思。

    陈文敏看了看黄妙灵,说:“这女娃和当年的我很像,你们两个就像是当年的我们两个,也许你们现在还不相信自己的宿命,可是命就是命,由不得你去左右,要不然就不会有‘命运’这两个字了!”

    我和陈文敏这是第二次见面,她这样心平气和地说话,同时我也能从她的眼神中看到淡淡的幸福,其实有些感情并不是天长地久,而是曾经拥有,我想盲天官和陈文敏一定有过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而我和黄妙灵就显得悲惨了一些。

    甩了甩脑袋,我将一些的杂念甩掉,说:“好了,我不想再知道其他的事情,告诉我,你们来这个斗的目的,如果能帮的上我就帮忙,我要给自己的盗墓生涯画上一个不怎么样的句号。”

    盲天官说:“根据一些资料和我们的推测,这个斗应该是神农氏的,作为万药之祖的神农氏,他的墓中很可能存在一些奇特的草药和丹药,而且这里是大地之脉,说不定下面就自然生长的灵物,所以我们只能来搏一搏。”

    陈文敏也把最后的问题回答了我,说:“因为尸气的缘故,我的身体已经逐渐老化,我是强行撑着一口气到了这里,如果能医治好那是最好不过,要是没有了希望,这里就是我的归宿。”

    盲天官笑着说:“呵呵,你在我也不会走的。”

    陈文敏说:“随便你,一辈子都没有个默契,我也没指望你会看懂我的心,你就是个白痴。”

    盲天官说:“我乐意。”

    胖子连忙摆着手,说:“行了行了,你们两个老掉牙的爱情,能不能不要在我们这些年轻人的面前臭显摆,现在想想怎么破开这个入口吧!”

    盲天官说:“这里用石灰覆盖,所以才寸草不生,而你们忽略了一个问题,石灰在高温下煅烧,会分解出二氧化碳。”

    “在那个时间段石灰就会变得非常的脆,只是这个时间并不长,所以我们需要一边烧一边挖,这是一种快速的作业,还要依靠你们年轻人啊!”

    我说:“是化学。”

    胖子却没好气地说:“看来你这徒弟还是出不了师啊,再多练练吧!”

    我踢了胖子一脚,然后我们一行人就开始往身后的密林寻找一些枯草枯木,准备着接下来的事情,同时也算是在等着其他三拨人的到来。

    在我们将入口堆积起来一个大柴堆之后,那三拨人才前后到来。

    其中让我有些高兴的是盲天女带着两个人,阿红、红龙带着三个人,这都是我们出发时候队伍的成员,可我无法像以往那么激动,要知道刚才盲天官他们说的一席话,对我的心情影响极大。

    可还有让我愤怒的,那就是另外一支队伍,正是陈老板他们,想到他们曾经那样对我和胖子,现在换成我们人多,我就忍不住想要教训他们,顺便出出我心头这口郁闷的怨气。

    胖子和其他人打完招呼之后,直接就朝着陈老板那个队伍冲了过去,看样子他不但有这种想法,而且还要付于实践,这就是胖子的性格,我想要阻拦都拦不住。

    立马,四把自动步枪的枪口对准了胖子。

    这样胖子才不敢再往前走,站在原地破口大骂道:“我操你奶奶个熊的,有本事跟胖爷单挑,不打的你妈妈都不认识你,胖爷的名字倒着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