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起死回生
    参考物自然只能通过日月星辰,但要拿罗盘去演算和对照,毕竟我无法知道当日下葬的时辰是哪个点,所以已经做好了有误差的准备。

    只是,这种误差可能让我们四个人要耽误很大的功夫,所以我不得不仔细仔细再仔细,做到磨刀不误砍柴工。

    每个风水先生看的时辰都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有些人选择上午下葬,也有人是下午下葬,甚至还有少数晚上的,其实是晚上,那就会非常的麻烦。

    要知道晚上可不单单像白天只有一个太阳那么简单,有的风水先生看的是月亮,有的反而会看某个星辰。

    比如说北斗星或者其他什么星之类的,那样估计还不如一寸寸地找,也要比算出来找到的快。

    不过,古代帝王越是年代久远,那些帝王就越是精通风水玄学,像是战国之前的帝王,那都是自己生前和自己算下葬的日子,或者说是已经算到了自己的死亡年龄,

    只是这个年龄不会告诉任何人,只是把下葬的日子写在御纸之上,这样就可以让文物百官和黎民百姓感到神秘和强大。

    而假设这个墓真是神农氏的,那么以他的睿智来看,一定会让后人感觉到无比强大的神秘力量,以至于即便当时知道他墓葬的人,也不敢轻易盗他的墓,

    光是以神农架这种环境和那些野兽来看,古人想要进入,那无疑于比登天还难。

    虽说我想过韩雨露曾经说的,外部的防御依然如此,墓葬中并会非常的轻松,但光是现在的情况来看,显然她在推测的能力并不如我。

    这个斗不但凶险万分,还可能有古代一些未知东西,这些东西并非单单是什么怪物,甚至可能会有诡异万分的病毒。

    三皇之中,炎帝神农氏是最为精通医学的,他尝过的草药无数,绝非世间流传的百草那么简单,而这些东西都是为了治病救人。

    但是,只要是人都有私心,即便是诸如已经升级到神人也一样,毕竟他终归是人,要不然也就不会墓了。

    闲言少叙,以罗盘对应现在的日头,再结合这个地方的风水来看,入口确实就在我们所处的位置附近,大概在五百米的范围,我让胖子他们三个和我一起找找看。

    胖子就皱着眉头问:“小哥,五百米也不是那么容易,毕竟这里的石灰常年已经被雨水浸泡,早他娘的比水泥都硬,胖爷希望空投一个挖掘机下来!”

    我瞪了瞪他说:“闭上你的乌鸦嘴,别到时候直接把你砸死!”

    黄妙灵让我们两个别吵了,她问我:“小哥,你总要给我们一点线索,这样即便碰到了也不知道下面就是啊!”

    “他娘的,被这死胖子气糊涂了!”

    我拍着脑门,说:“如果是入口,哪里的石灰的颜色要比其他地方重一些,下面就可能是。不过,你们身上有炸药吗?”

    “啊?必须炸药吗?”胖子愣住了,因为炸药一般都在红龙的身上,而就是我这次带了一点儿,还他娘的在逃出野人洞时候用掉了。

    我说:“有导弹也行!”

    “你滚!”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不管了,先找到再说,大不了胖爷一石工锤一石工锤砸出来,总不能因为一点儿石灰就放弃吧!”

    黄妙灵说:“想找出来没错,也行红龙并没有死,就在那几波人里边,到时候等他过来,我们就可以进去了!”

    这也算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过事情很难说,万一其他人带着炸药,我们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不过只要有人肯给炸开,那样我们也许能捡个现成的,只是如果换做是我,我自然不想有人尾随我进墓。

    但凡炸药量足够,我炸开之后,就会立马再炸塌,然后进去摸了冥器,等出来的时候再炸出来,那样就不用担心有人进去偷袭什么的,只是应该没有人带这么多的炸药吧!

    很快,韩雨露就发现了我说的迹象,那是一块长宽五米的正方形,颜色只是深了一点儿,要不是仔细留意根本就看不出,也亏得韩雨露直接下铲子去掏了一下,要不然我们只能在这一片瞎转悠了。

    这并非是什么风水,而是一种常识,石灰于水就会凝固,而石灰越多的地方,凝固的颜色就越深,并且我推测入口是完全用石灰和岩石封死,根本没有什么土。

    因为既然正块地面都用了石灰,而这石灰在古代可是眯人眼睛的东西,一个石灰坑估计是没有多少人愿意下去的。

    而且还有石灰的凝固性,所以入口都是石灰,所以颜色自然要深一些。

    现在问题来了,那就是如何将石灰挖出来,就像是胖子说的那样,除非有一个挖掘机或者是炸药,用工兵铲铲了几下,结果最多就能下一铲子深,

    下面坚硬的堪比花岗岩,即便是石工锤也只能一下下地敲,估计要敲到猴年马月去。

    我们四个人就往地上一坐,大眼瞪着小眼,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而那三个人已经走到了中心地带,并且正如我所料未曾停下来,继续朝着我这边。

    其他的三拨人也动了,结果都不约而同地朝着我们这个方向而来。

    胖子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说:“他娘的,看样子都要聚集到这里了,我们还是先躲一躲吧,免得一会儿子弹刀子什么的不长眼睛,再误伤了咱们四个。”

    黄妙灵说:“加上我们一共五拨人,相信没有任何一拨傻到会率先发动攻击,毕竟他们都是为了财,而不是来拼命的,这要是放在斗里还有可能,我想我们还是在这里等着吧!”

    我点头说:“黄妙灵说的对,我们就在这里等着,既然通过了重重难关,总要见面分一杯羹的,我认为不会有人故意找茬的。”

    “行行行,你们两口子说的有道理,胖爷一张嘴怎么能说的过你们两张嘴呢!”

    胖子端着枪,“卡啦”一声上了膛,然后说:“那胖爷也要防备着点,万一再碰到那个狗屁陈老板,说不定还真的会打起来。”

    胖子这话说的倒是没错,我们三个也就效仿他那样做了,毕竟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我们只是防备一下总是没错的,好过于再碰到像陈瞎子那样的人,直接过来用枪口指着我们的脑袋,到时候可就成为又一次的人生悲剧了。

    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我们的眼睛就盯着那些人的到来,结果那三个人又走了一段便停了下来,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不过在十几分钟之后又启程了,他们终于要到了。

    随着三个人影的逐渐靠近,我便眯起了眼睛,希望早一些看清楚他们的长相,隐约好像看到是两男一女,而且其中有一个男人的头发很长,比那个女人都长。

    越来越近了,而我忽然就有了一种扑面而来的熟悉感,眼睛已经开始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三个人。

    伴随着他们的靠近,那种熟悉感开始让我窒息起来,甚至当我看清楚来人的时候,我都以为自己不是眼花了,就是神经错乱了。

    胖子指着那三个人张大了嘴巴,“啊啊”地说不上话来,黄妙灵的秀眉也皱了起来,韩雨露确实我们四个中最为淡定的,不知道这是她的性格所致,还是这本来就在她的意料之中。

    如果我没有眼花,我没有得神经病,那来的三个人,长头发的是霍子枫,而另一个男人是盲天官,至于那个女人就是陈文敏。

    陈文敏出现在这里,虽然我会吃惊,但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可是霍子枫和盲天官的出现,让我有一种难以置信和毛骨悚然。

    我难以置信霍子枫会从无期的牢狱中走出来,并且出现在这里。

    更让我毛骨悚然的盲天官,那可是我亲自封的棺,亲自下的葬,可他现在活生生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出现幻觉了。

    这时候,胖子才缓了过来,说:“我操了哎,居然是他们三个。老娘们怎么来了?霍子枫怎么从号子里出来的?他娘的,官爷不是挂了吗?小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一听就知道自己不是出现幻觉了,因为不可能同一时间两个人一起出现幻觉,不过凡事没有绝对,也许是这里存在某种什么致幻的无色气体,并且连防毒面具都无法过滤掉。

    可是,很快我就知道这并不是幻觉,因为我已经看到霍子枫在朝着我们挥手,并且还大声叫我:“师弟,你还活着啊!”

    太熟悉的语调了,霍子枫还是那样的不会说话,而我已经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眼泪都已经下来了,不知道那是激动还是真的把自己掐疼了,瞬间感觉我找到了心里上的依靠。

    在我们聚集到了一块,由霍子枫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我讲了之后,我才豁然开朗。

    然后我们就开始商量如何破开这个石灰层,当然我比较将这件事情说清楚,因为它在整个事件用着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