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石灰盖葬顶
    要知道,这空阔的开阔地没有任何的参照物,周边的树木又大致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要想确定准确的墓葬入口,那并不是简单的事情。

    在我提到高人的时候,胖子就嗤之以鼻,说:“那不一定,万一他们只想着随便找到地方挖个盗洞下去呢?小哥,胖爷看你是想多了!”

    我摇头说:“绝对不可能,即便不是同行,也不可能这么贸然前进,毕竟这地方空阔的有些异常,不可能寸草不生的!”

    胖子还是不同意我的话,说:“小哥,你他娘的有些太过肯定了,凡事没有绝对,胖爷就从这里给你挖个盗洞进去,让你看看胖爷的本事。”

    这话一听,我就感觉有些耳熟,瞬间就想到了猪二师兄经常会说上这么一句,但结果总是碰了一鼻子灰。

    这次的胖子也是一样,不过并不是我反驳的他,而是韩雨露。

    韩雨露没有用语言反驳胖子,反而是实际行动,她将腰间的工兵铲在地面一铲下去,将铲子上的土端在胖子面前让他看。

    一看之下,胖子就倒吸了一口凉气,也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因为这土里居然有石灰,并且从那一铲子挖出了坑来看,下面居然全都是石灰,一看就是人力所谓,只是铺一个直径五公里的石灰顶,未免有些太奇怪了。

    从风水学说中来讲,石灰盖顶那就是不让墓葬吸收日月精华和天地灵气,那样就风吹不到,水无法下到地面以下,整个神农架虽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只是这样一来有些逆风水设计。

    胖子说:“我操,难道下面在养尸?胖爷知道,有些人养尸就会在墓上盖一层石灰,并且在石灰中撒入碎晶体,比如玻璃什么的,那样做可对后辈子孙有害无利啊!”

    我摇头说:“我们都是炎黄子孙,如果这里是神农氏的墓,那这样的风水对于华夏儿女没有一个好,但你再看看现在中国的发展,足以证明并非是我们猜测的那样!”

    黄妙灵说:“小哥,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就是风水并非从这里进入,而是从其他地方,如果这样的话,是不是也能形成绝好的风水格局!”

    我想了一会儿,点头说:“有是有这个说法,只是这只在传统的风水意义上存在,因为需要的条件太过苛刻。”

    胖子好奇地问我:“什么条件?”

    我说:“除非这里是龙脉的源头,那用石灰封住的话,就等于把所有的灵气盖在下面,墓葬只要吸收龙脉的灵气便足够夺天地之造化,成为空前绝后的超级大风水。”

    黄妙灵说:“可是我师傅说中国龙脉的源头在昆仑山上!”

    胖子也点头,说他也听说过这个说法,当然我也知道这是真的,所以我才觉得这里有蹊跷。

    要知道中国的龙脉是不少,有着二十四的王朝,那就是说至少有二十四条龙脉。

    可是真正的大龙脉是从西向东,西进方向的是黄河流域,华山地区是大龙喝水和出口处。

    东进方向的是长江流域,黄山地区是大龙喝水和出口处,这两个区域以后会形成中国新的大龙脉。

    如果说古代的大龙脉,那就是中国龙脉始祖昆仑山,昆仑山的西北边是天山山脉、祁连山山脉、阴山山脉。

    北边有阿尔泰山,伴它行的还有贺兰山、大小兴安岭、长白山。

    昆仑山的西北、西南边有唐古拉山、喜马拉雅山、横断山等山脉。

    龙脉在进入中原之后,东有六盘山、秦岭。

    偏北又有太行山。

    偏南有巫山、雪峰山、武夷山。

    向南是南岭。

    加上五岳:北岳恒山、东岳泰山、西岳华山、中岳嵩山、南岳衡山。

    还有东边的黄山和台湾的玉山,西南的峨眉山。

    这些举世闻名、举世无双的大大小小的龙脉,构成了一幅中华巨龙图,是大龙、中小龙混杂的卧龙图。

    因此,就有西方个别敏感的人物,称中国是一条沉睡的巨龙。

    我把这些跟胖子一说,胖子立马就晕的找不到北,毕竟这是特别专业的大风水知识,像他那种以冥器为主的盗墓贼,一般都不会太留心这些东西,自然一个劲地叫嚷着让我别说这么深奥。

    胖子扶着脑袋,说:“小哥,你丫的说的胖爷的脑仁都开始疼了,你别说那些,单讲讲这里的风水。”

    我说:“老生常谈,龙有九势为回龙、出洋龙、降龙、生龙、巨龙、针龙、腾龙、领群龙。这也为什么传说中龙生九子,其实最早说的就是风水上的九种龙,后来并一些神话故事和传说了,可这里并不是这九种龙任何一种。”

    胖子诧异地“哦”了一声,问:“怎么?还有第十种?”

    我有些不情愿地点了点头,说:“第十种只是在风水中存在,根本很难实现。不过,它的名字你们也不会陌生,正是现在华夏大地中的神话吉祥物——盘龙。”

    胖子问:“盘龙不就是明清时代盛行的那种龙吗?怎么又和龙脉有关系了?”

    我说:“其实盘龙最早并非是一种龙,也是一种龙脉的走势,以盘为形以龙为势,就比如这块环装开阔地,便是一个盘龙,也有人叫是太极龙,只是这两种并不能相提并论。”

    胖子皱着眉头,继续问我:“小哥,你是说这里就是个盘龙龙脉?那盘龙上面为什么要覆盖石灰呢?它又不是龙脉的源头。”

    我只好继续跟他说:“那你知道大地之脉吗?”

    这下连黄妙灵都好奇了,问我:“什么是大地之脉?”

    我挠着头,因为这个解释起来非常的繁琐,就想到了贴切的比喻。

    如果整颗地球是一台电脑,那么大地之脉就是网络,这样说她们应该可以想象了吧?

    见胖子和黄妙灵点头,我忽然觉得自己忽略了韩雨露,只能又想了一个比喻,说:“如果这个世界是一个人,那么大地之脉就是经络。”

    看着他们总算是可以想象,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如果让我系统地讲诉大地之脉究竟是个什么,我一时半会儿还真的说不上来。

    这个概念只存在于一种模糊的理念中,并无法给予一个特定的定义。

    黄妙灵总结了一下我的话,说:“小哥,你的意思就是说这个墓葬存在于神秘的大地之脉中,这些石灰就是用来封住大地之脉,然后将我就说‘灵气’吧,把灵气全部用在这个墓葬中。”

    我缓缓点头说:“看到这里,让我忍不住想到了这些,可一旦这样胖子就惨了!”

    胖子愣了一下,说:“这关胖爷个毛线事啊?”

    我说:“里边的大部分冥器不能动!”

    “为什么?”胖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并且有了我不让他摸金,他就会和我拼命的架势。

    我苦口婆心地告诉他:“因为里边的摆设不仅仅限于个人的利益,动了里边的风水,势必会引起很多大事情发生,到时候我们只能被那些外国人看笑话了!”

    忽然,韩雨露说:“如果真如小哥说的那样,你们这一次不但不能拿东西,还要阻止其他人拿东西。”

    这话一出,我顿时就犯难起来,我可以保证自己不拿,可连胖子都无法保证,其他人更加不用说了。

    毕竟要以我们对付所有的盗墓队伍,那无疑是痴人说梦,除非能够在他们进入之前,把他们一个个的都杀了。

    想法虽然邪恶,但我并不是英雄,我没有拯救世界的能力,而且风水这种东西很难说,有的人相信,有的人则是不信,至于是否应验那也不好说。

    也许迷信的古人觉得这些东西比任何都要重要,但对于盗墓贼来说,风水只不过找墓葬的一种手段罢了。

    又可能是我想多了,是我研究的太深了,所以才会信这些东西,要是放在我还窝在潘家园的铺子做着古董生意,那肯定就想着天塌了有个子高的人顶着,反正我总没有打篮球那群人个子高,这些压根就不会考虑。

    胖子点了支烟,说:“别他娘的废话了,小哥你说接下来咱们几个怎么办吧!”

    我看向了那拨不断走着的人,忽然觉得他们的方向好像有些不对劲,居然像是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我皱起眉头说:“他们好像朝我们走来了,可能现在我们距离墓的入口最近,只能想好好以盘龙风水看看这里,来确定一下入口的位置。”

    胖子四周一扫,说:“找个屁,连个参照物都没有,怎么找啊?”

    “呵呵,你不会不代表别人也不会,看来还的小爷出马啊!”我得意地笑着说道。

    胖子对于我是否能找到也是半信半疑,不过我还能说出这里是条什么龙脉,有个大体的猜测,并且说的句句在理。

    所以,胖子就呛我,让我别吹牛,有本事找出来再说。

    我拿出了罗盘,开始演算起来,参考物并不是没有,只是比较棘手,这不像其他地方有山有水,可以大概确定位置,然后再经过观察,差不多就能找到墓葬的入口位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