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木葬石棺
    虽然我也尽量说服自己,他们是因为贪财而死,在古训中不是也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我就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

    或许正像胖子曾经说过我性格那样,我确实有些优柔寡断不务正业了。

    幽深的密林,四周都是一些树木植被,有的地方还露出了树根,我们只能绕着过去,一些水中的某些东西在下面游动,能看到很多奇怪的影子。

    但是,由于水太于浑浊,根本无法看清楚究竟是些树木东西,但没有攻击我们,那就不用太在意。

    在这种湿地划船,有着一定的困难,主要就是障碍物太多,几乎和船只进入了礁石群一个道理,只能边划边观察前方情况。

    也就是胖子眼尖,要是我坐在船头,早把他们带到沟里去了。

    越往后划就越艰难,不但是奇形怪状的树根,还有很多一时间难以分辨的植被藤蔓,到了最后只能放弃木舟。

    因为已经看不到水面,完全只是一个绿色植物的天堂,地表铺满了各种根茎,虽然算是着陆了,但没有丝毫安全感而言。

    胖子哧溜着嘴,说:“我操,这地方怎么这幅模样,比起我们曾经在昆仑山的死亡谷里边的情况都恶劣,要是在这里捉迷藏,我敢保证就是神仙也找不到人。”

    我说:“小心着点,这种地方千百年来应该也没有什么人来过,还处于最为原始的阶段,里边说不定有一些我们根本不知道的危险。”

    这次,胖子听话地点了点头,说:“看来韩雨露大姐头说的没错,这个墓根本不用什么防盗措施,光是这天然屏障就够咱们喝一壶。”

    说完,他就腆着脸问韩雨露:“是不是啊大姐头?”

    韩雨露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看着我们着陆不远的方向。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旋即就发现了一大一小两条木舟,通过他们之前的描述来看,这应该是那七个各国人组成的队伍和那三个神秘人的。

    我说:“看样子他们还是快我们一步,不过这样也好,他们可以替我们开路,我们还像在死亡谷那次一样,只要跟着他们的身后,就会避免很多的危险。”

    黄妙灵微微摇头说:“小哥,这种地方的痕迹太过混乱,我们根本无法捕捉到他们行走过的路线,所以我们很有可能和他们走的不是一条路。”

    这时候,韩雨露忽然开口说:“每一条都不安全,无论走哪里都会遇到危险,我感觉到四周有很多隐藏的危险,即便是这里!”

    韩雨露的话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瞬间我们都不再说话,而是开始观察周围的情况,生怕有什么变故突然发生,但十几秒之后并没有什么,这让我们松了一口气。

    “我带头!”韩雨露说完,直接前行而去。

    我们三个人面面相觑,但也不能让黄妙灵一个女人殿后,本来我是要殿后的,但胖子说我的警惕性太差,还是他殿后,黄妙灵跟着韩雨露,我跟着黄妙灵,就以这样的队形前进。

    我无法确定韩雨露带我们走的路是不是那些人走过的,并不是这些植被上没有痕迹,而是痕迹太多,多到好像这里边驻扎了一个军的兵力。

    但是,再只要仔细去看,就不难发生其中有一些庞然大物留下的踪迹,这让我更加警惕起来。

    这种情况下,我们的速度自然放慢了很多,而且每一颗大树长的都差不多,这样必然会让路线改变。

    我甚至都怀疑这里有一座天然的奇门遁甲布局,很多科学家都证实了神农架有这种现象发生,所以我都不知道我们现在如果回头,还能不能找到刚才抛弃木舟的地方。

    走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胖子在后面已经想要休息,毕竟一路上划船耗费了很多的体力,而我们从进入湿地还从未好好地睡过一个安稳觉。

    现在湿地一过,整个人都不由地放松了,所以提前进入了疲劳期。

    不过韩雨露并没有休息的意思,她在带路的同时,还不断左右环顾周围的情况,显然保持着一种绝对的警惕性,就是在我们划船的时候都没有放松。

    我也不敢丝毫的分心,毕竟我的丹药也不多了,而他们三个更是连枪都不见了,大概是因为没有子弹丢掉了。

    又走了十分钟,胖子再一次抗议要休息,这时候韩雨露也停了下了,她并非是听到胖子喋喋不休的抱怨,而是因为前方出现了情况。

    在我们前方,出现了一颗非常奇特的大树,这棵树从种类和大体外形上来看并没有什么奇怪,依旧的枝繁叶茂,主要是在树中央有一个宽三米高四米的凹槽,就好像被炸出来的一样。

    但是,凹槽并不是深,因为我们通过星星点点的阳光,可以清晰地看到其中有着一块方形的石头,这石头就好像是从大树里边长出来的树瘤一样,大白天就会给人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我皱着眉头说:“这树里怎么会长的一块石头,难道是树木石化了?”

    胖子摇头说:“胖爷看不像,更像是人为造成的。”

    黄妙灵以前经常活跃在大山之中,眼前这种情况她比我们更加容易适应,立马就爬上了对面的树,眺望了几眼说:“那好像是口石棺。”

    韩雨露说:“树木内葬石棺,是为了让石棺里的尸体吸收大地的灵气。”

    胖子一把将我手里的枪夺了过去,一脸紧张地说:“大姐头,你是说里边有粽子?”

    韩雨露微微摇头说:“不是粽子,是妖!”

    听到这话,我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了。

    说实话,在倒斗经历了这么多,我见识过太多稀奇古怪的事情,粽子也就不用说了,连灵异事件都遇到过好几次,可这妖我还是真的第一次听从盗墓贼的口中说出,甚至有难不敢相信。

    胖子也一脸错愕地说:“不会吧?棺材里边只有粽子,哪里会有什么妖啊!”

    顿了顿,他看向我,问:“小哥,你说说,这妖和粽子有什么区别?”

    我认真地想了想,说:“我了解的也不多,只是在一些古典书籍中曾经看过一些皮毛。”

    在我国神话中,草木成精变为妖,这也是道家所说的阳神可以‘聚而成形,散而为零’,妖甚至可以是石头成精。

    有灵气的任何物体都可以变化成妖,妖乃是自然生物在修行后成为的一种精灵,经历天地人三劫幻化成人形,经受考研便可以修成正果。

    胖子一愣,骂道:“我操,这妖还能挂牌啊?”

    我点头说:“传说中神、仙、佛,其实有很多最初都是妖,有了仙籍,那便是摇身一变挂了牌,成了后世人拜祭的各路天神。”

    咔啦!

    胖子上了膛,咽着唾沫说:“不管是什么,我们就不要招惹它,还是快些走吧!”

    韩雨露说:“走不了,它已经经历了天劫和地劫,只差人劫了,正巧我们来了!”

    虽然在很大程度上我相信韩雨露说的话,可真的让我相信妖,我还是很难相信的,要知道粽子是可以解释的,任何奇怪的现象都会有科学依旧。

    但唯独这妖就太扯了,我怎么可能相信一块石头成了精出来咬我,那只有在神话故事里才会发生的事情,比如说石生的孙悟空、石敢当、石矶娘娘等。

    可是,现实生活中从未有过这种变数,我宁愿相信韩雨露这是封建思想,也不愿意相信真的有妖。

    忽然,石棺开始微微地抖动起来,连同整棵大树都跟着抖动,无数的落叶如同雪花似的掉落,眼前尽是一片绿色,但我们的视线都没有离开那口石棺。

    胖子的脸色刷白,带着轻微的颤抖说:“小,小哥,兄弟姐妹几个盗墓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咱们去开棺,第一次见棺材自己开,胖爷看十有**是有妖啊!”

    黄妙灵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她非常坚定地说:“不管它是什么,只要它敢出来,我们就把它打死!”

    胖子伸出了大拇指,说:“灵妹妹,胖爷敬重你是条汉子!”结果,却被黄妙灵白了一眼,他只能对着我苦笑。

    而这一刻,我的世界观有些被颠覆了,这比传说中的鬼扒肩、鬼打墙、鬼喘气,甚至是阴兵借道等等更加令我匪夷所思。

    要知道,这所谓的妖完全就是违反自然规律存在的东西,这说出去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这个时候,韩雨露已经拔出了腰间的匕首,接着黄妙灵也这样做了,而我觉得匕首是不是太短了,就直接取下折叠工兵铲打开,双手死死地抓住把子,准备来一场人和妖之间的战斗。

    石棺抖动了三分多钟,我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已经感觉到这是一种煎熬,就打算和胖子说几句话转移注意力。

    可就在这时候,忽然棺盖就像是一块飞石一般,直接冲出了凹槽,然后狠狠地撞在了对面的大树上。

    对面的大树也被震落无数的枝叶,随着棺盖顺着树干落下的同时,我看到大树上出现了一个极深的印记,这要是一个人正站在那里,估计此刻已经成了两半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