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人心可谓
    这时候的韩雨露,正拿出了凿子开始凿他们的独木舟,看样子是给我要凿出一个位置。

    短暂地休息之后,等到韩雨露把我的位置凿出来,又制作了一支船桨,我们四个就坐着独木舟顺着他们来的方向划去。

    期间,我把自己的经过和他们讲了一遍,而胖子也把他们的事情和我絮叨了一顿。

    在那些野人将我冲散之后,胖子他们三个人后来就汇合了,但无法除了他们三个之外,我们更多人已经失踪了。

    由于雨越下越大,当时连水中的怪物是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回到之前失散的地方看过,也没有找到任何人,但也没有找到尸体。

    三个人简单的商量了一下,就决定先找地方避雨,这种天气找人说不定他们也会遭受到攻击,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等到第二天天刚亮,他们就开始打造独木舟,因为湿地几乎变成了一条宽阔无边的大河,没有船根本不可能长时间寻找,他们又回到失散的地方看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的尸体,就开始漫无目的地寻找起来。

    但是,找了很久却一无所获,就在昨天,他们发现一条同样是三人划行的独木舟,以为是我们这些失散的人员,就赶忙追了过去,但结果是对方划行的速度太快,无论他们怎么努力都没有追上。

    胖子自然大喊大叫了起来,可那三个人并没有理会他们,反而划的更加快了,但胖子肯定不死心,就一路地追着,后来他们居然跟丢了,变得有些茫然起来。

    不过,在他们晚上找地方休息的时候,居然发现好几个人,后来一数有八个,但并非是走散的我们,而是另外一支盗墓队伍。

    他们也找不到我们,就打算跟着这支队伍,毕竟他们连方向感都找不到了。

    通过他们的探听,得知这支队伍属于一支非常奇特的队伍,里边八个人,却来自不同的八个国家。

    通过一个粤语口音的中年人人说话得知,他们属于一支国际大型盗墓团伙组织起来的队伍,表面是探测和记录神农架奇怪事件,实则就是来盗墓。

    而且好像那个粤语口音的中年人有一定的信息,所以就是那个人负责夹的喇嘛。

    依照胖子的观念,那就是我们那些人要么死了,要么还活着,活着肯定就会去找墓,而且他提到了我,认为地图在我的手中,我肯定也和他的想法一样,只要能够找到墓,也就能够集合。

    这样黄妙灵和韩雨露就无法反驳,毕竟要在茫茫然的湿地中找人,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靠碰运气,所以就选择跟着那八个人。

    在后半夜发生了变故,就是有几条巨蟒出现,当时一个奥地利人就被吞掉了,然后所有人开火,但引来了更多的蟒蛇,而胖子他们的行踪也暴露了。

    两条木舟一边逃一边还击,也幸好他们准备的弹药多,所以一直将那些蟒蛇逼在身后,几乎一整夜的战斗,直到他们把所有的弹药耗光,就开始打白刃战。

    幸运的是黎明破晓,那些蟒蛇便放弃了追击,而胖子他们三个更加分不清东南西北,只能一路跟着那支剩下的七个人的队伍。

    期间,双方不断地骂战,后来还有人跳到水里要发狠,结果被韩雨露下去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差点死在水里,所以双方才变成了骂而不战。

    接下来就是看到了我的浓烟信号,所以就划了过来,根本没有想到会是我,所以在见到我之后,他们才激动成那样,当然还没有我激动的厉害。

    说完这下,胖子给了我一支皱巴巴的烟,说:“泡了水的,勉强的抽吧!”

    我慌忙接了过来,说:“有就不错了,你真的不知道小爷和那些野兽纠缠成什么样。”

    胖子吸了一口烟,呛的连连咳嗽,大笑着说:“幸亏小哥你丫的还是黄花大小伙子,要是被那女野人蹂躏了,你该怎么面对灵妹妹?”

    我用船桨砸了胖子一下,骂道:“我操,你他娘的能不能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胖子挠着头说:“这是胖爷的专长,你他娘的不会已经被那个了,有些神志不清了吧?”

    “滚!”我白了胖子一眼,然后看向身后的黄妙灵和韩雨露,问:“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黄妙灵说:“小哥,你回来了,我们当然是听你的,不过现在想要追上那七个人,好像是不可能了!”

    胖子立马插嘴道:“小哥出马,一个顶俩儿,有咱们家小哥在,别说是追他们,就是跑到他们前面都没问题,是不是啊小哥?”

    我瞪了胖子一眼,说:“你以为小爷是神吗?不过,我倒是不想去追他们,张玲儿她们还有那刘家父女两个人都没有找到,我们应该先去找找她们。”

    胖子担心道:“万一被他们捷足先登了呢?”

    我说:“没事,这里的地形这么复杂,就算是就导航能导过去也不会那么快,而且这种规模的斗里必然有强悍的防盗措施,他们没那么容易进去又出来的。”

    韩雨露忽然开口道:“这可说不好,毕竟这里就是天然的防盗措施,要不然这墓早就让人盗了,我看这次的威胁不是来源于墓中,而是这片神秘的雨林中。”

    我愣了一下,然后说:“管不了那么多,先找人要紧,我被困了那么长时间,也许还有比我更惨的,所以我能理解他们现在的心情,我们必须要找到他们。”

    胖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胖爷自然是听你的,只是这茫茫的湿地,我们要怎么找?”

    我想了一下,说:“如果他们还活着,可能和我之前的现状差不多,那我们就可以在这木舟上做一个狼烟,只要他们看到一定也会效仿,而我们的木舟是移动,找起来会效率快上一些。”

    胖子转身一拍我的肩头,说:“看吧,还是我们家小哥有办法,只是我们可能要把来的路重新走一遍了!”

    黄妙灵说:“我觉得那倒不用,阿红她们肯定会及时往回赶,而且还有水土不服的那四个人,说不定现在他们就在来的路,我们就一路向前划,能碰到几个算几个,剩下的要是还找不到,等我们返程的时候再找他们。”

    我有些担心地摇头说:“这种鬼地方待一晚都是致命的,我觉得还是回去找吧!”

    胖子有些茫然,说:“你们两个说的都有道理,要不然咱们四个投票吧,谁票多听谁的!”

    见我想要说话,胖子立马打断说:“现在没有什么筷子头,大家一律平等!”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那行,投票决定,我是回去找,黄妙灵是前行,你们两个可以说自己的观点了!”

    结果在我的意料之中,韩雨露弃权,胖子和黄妙灵站在一个阵营。

    这家伙不用说肯定为了冥器,这点儿我可以理解,所以也只能少数服从多数了,我甚至都怀疑他们早已经商量好了要不然胖子怎么会要求一律平等呢?

    不过,我知道他们比起我更加的看的清楚问题的严重性,那种雨夜发生的事情,几乎就等于宣告死亡,能入同我这样活下来的人真是屈指可数,甚至就活了我自己一个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在胖子的百般要求下,甚至连他的罗盘几乎要糊在我的脸上,我才拿出那张帛书,对照着罗盘确定接下来行走的方向,其实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总比他们要靠谱的多。

    木舟在我的指挥下朝着北方直上,我就有些好奇地问胖子:“有没有打听到那些老外的具体来头?”

    胖子说:“从他们的交谈中,胖爷可以确定他们一定是盗墓贼,再具体就不知道了。”

    说完,他很奇怪地看向我问:“你打听这个干什么?”

    我说:“老话说的好,这同行是冤家,更不要说我们这个行业,竞争力有多大不用多说,你他娘的也不是经常告诉小爷人心可谓嘛?”

    胖子裂开嘴笑了起来说:“吆喝,连小哥都有这种预见了,看来他已经彻头彻尾成了一个盗墓贼了。哦,对了,还不是普通的盗墓贼,一跃成为盗墓贼的头头了。”

    我白了他一眼,骂道:“你他娘的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小爷再怎么变也不会丧失自己的道理底线,一切还是以人为本,不像你一天就想着冥器。”

    胖子摇着头说:“看来胖爷的话说的太满了,从你那一方面说确实是这样,可是我们就是盗墓贼,干的就是这个营生,你丫的就是不务正业,以后还要多多像胖爷学习,做一行要爱一行,不爱冥器难不成胖爷爱尸体啊?”

    我被胖子的话呛的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很多大道理的话就是卡在嗓子眼说不出,只好不去搭理他,开始埋头划船,

    既然已经选择直接找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好替其他人祈福了。

    说实话,我对那些盗墓贼只是因为他们是我的同伴,最主要是替刘家父女不值,只是为了几万块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

    而且刘三妹还未满十八岁,这是多么年轻的一条生命啊,怎能让人不为之惋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