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救援队伍
    说干就干,在我经历了千辛万苦将水里的粪便打捞起来,又从树上折断了一些干枯的树枝,同时也折了少量的湿树枝。

    因为我小时候有玩火的经验,知道烧湿的树枝可以制造出大量的烟雾,要是换成一个城市出现的孩子,估计会困难的要死,当然大城市的孩子也很少会走上这条路。

    在粗壮的树干挖了一个洞,我用火折子点燃干枯的树枝,先是把粪便烘干,然后就重新添加干树枝,同时把粪便放入其中。

    接着又把湿树枝夹在上面,期间的程序远比说出来繁琐太多,做完这些已经累的我满头大汗。

    看着浓烈的烟雾腾起的那一瞬间,我居然有一种胜利的喜悦,总归我还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没用。

    毕竟,这一系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所做的那些看起来简单,其实只有亲身体会的人才做的,这是智力和体力的双重结合。

    缭绕的烟雾很快冲过了树冠,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动物的粪便,居然产生的是深黄色的烟雾,只是不像狼烟那样直冲而上,但已经足够了,至少证明这并非是自然火引起的烟雾,而是有人故意为之。

    烟的味道非常呛死,我已经连连咳嗽,找了一个距离火堆很远的地方坐下,居然有一种要成仙的景象,或者又像是一些妖怪出场的那一瞬间。

    只不过看了太多古典名著,让我对于神和妖并没有太大的偏见,两者直接只是差一个“证”差别,有“仙籍”就是仙,没有的就是妖。

    这和现在某些社会现象如出一辙,毕竟古人就是借助神话故事,来讽刺当时的社会。

    扯的有些太远了,但现在我也无计可施,只能原地坐在这颗树上等着救援,心里默念着“一定要有人看到,一定有人会来救我……”这类的话,同时连各路神仙妖魔鬼怪都念叨了个遍,希望奇迹发生的那一刻。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那就是来救我的人告诉我的。

    在神农架湿地某种的水面上,一艘人工打造的“船”,其实就是一根原木挖空了,然后三个人坐在上面,互相交替着划船,漫无目的地航行在雨后的湿地之上,就像是一条看不到灯塔而迷失方向的海上航船。

    “师傅,你看那边的烟雾有些奇怪!”船头的青年用手里的船桨指着远处的地方说。

    船中间的老者眯着眼睛,说:“确实有些奇怪,怎么会是深黄色的烟雾,好像并非自然形成的。”

    船尾的年轻姑娘说:“奇怪个屁,说不定又是瘴气,咱们之前连粉红色的烟雾都见过,更不要说深黄色,你个死老头子别少见多怪,当心丢了性命。”

    老者并没有生气,反而转头笑呵呵地说:“还不改改你这臭脾气,当年要不是……”

    “少说当年,当年也是你的错!”年轻姑娘白了老者一眼,娇嗔道。

    老者无奈地摇头,说:“好好好,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要不是当年我带着你们下了那个斗,也就没有了今天的事情。”

    青年挠着他的长发问:“师傅,那我们还过不去?”

    老者说:“算了吧,就听她的,你还不知道她的脾气!”

    青年哦了一声,甩了下头发划着木舟绕过来我所在的那个区域,朝着其他的地方而去。

    另一边又有一条同样差不多木舟,只是这条木舟非常的长,上面坐在七个人。

    这七个人有男有女,但年龄都在二十到四十之间,并且还有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混杂在其中。

    “那是什么?”船头的老外用英语问后面的人。

    坐在老外后面的是个中年人,他眺望了几眼一口粤语说:“好像是求救信号!”

    后面一个尖嘴猴腮的人,立马用蹩脚的汉语说:“反正又不是我们的人,我们没有必要管这个,而且旁边那几个家伙一看就是高手,我们还是小心点为好,毕竟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那个中年人瞥了尖嘴猴腮的家伙一眼,说:“赶来我们中国就不要怕不光彩,要不然滚回你们的小岛上去。”

    尖嘴猴腮的人立马不乐意地反驳道:“中国人就是没礼貌,出口就是脏话,下等民族!”说完,他朝着后面的一个卷发的美女很绅士地一笑,美女朝着他一点头,算是回应他。

    “我操你大爷个蛋!”旁边一艘木舟,是用非常粗的树干制做而成的,但并不是很长,因为上面只有三个人,骂人的是一个胖子。

    这胖子指着那个中年人叫道:“你他娘的还算中国人吗?带着一些老外,还有杂碎连摸老祖宗的东西,你个汉奸、卖国贼!”

    中年人冷哼一声说:“后生仔,老子也是为了生活,别跟老子扯那些没用的。”

    那胖子好像憋了一肚子的火,继续骂道:“什么玩意,说的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似的,要不是胖爷的没子弹了,早就为民除害了!”

    中年人白了胖子一眼,问:“你们到底要跟我们到什么时候?”

    那胖子说:“这路是你家的吗?而且你丫的带着一群外国人都能走,胖爷怎么就不能走,不服下水里练练!”

    显然,那些人已经在水里吃过苦头,并没有和那个胖子纠缠,七个人议论了一些什么,也好之前那三个人一样,绕着我发出的信号烟而过。

    那胖子加把劲想要继续跟上去,却被他后面坐着的一个美女制止,说:“也许是我们的人困在那边,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吧!”

    那个胖子挠了挠头说:“万一那是瘴气怎么办?到时候我们三个人不都要死!”

    坐在最后的那个面无表情的女人忽然开口道:“那不是瘴气,我闻到淡淡的烟熏味,应该是求救信号。”

    那胖子眼睛一亮问:“真的?”

    见两个女人都没有理他,那胖子就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次可真是走散了太多人,也不知道小哥是死是活,要是小哥那真是他们家祖坟冒青烟了。”

    美女微微点头说:“我们只能过去看看,我不相信这么多人都死了,而且这次我们一方失踪的人最多,现在还没有丝毫的消息,也许这就是一个!”

    “得了,那走你!”说着,那胖子直接猛地划动船桨,这只救命木舟就朝着我漂浮而来。

    而我一直就在树干上,不是坐着就是站着要不就是蹲着,最多搞得花样也就是骑在上面,所以也没有什么好提说的,一直到看到那艘救命木舟缓缓而来。

    我百无聊赖地站在树干上,如果有一直木笛,我估计都能吹出一首断魂曲来,虽然我不会吹,但招架不住时间长,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往火堆添了多少次柴,这就好像是在续命一样。

    一层很淡的雾气在周围徘徊,我一直很奇怪这里既然是湿地,也有很多的沼泽,可为什么我连瘴气都没有遇到,也不知道是我的运气好,还是这一片有什么不同的存在,总而言之就是我命不该决。

    哗啦哗啦……

    隐隐的水声在远处响起,我以为又不知道是什么畜生游过来了,因为期间太多这样的情况,所以我连头都懒得回,反正它一会儿总会在树下待一会儿,期待着我从天而降,掉进它的嘴里。

    “喂,那边有人吗?”一声粗狂而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我掏了掏耳朵,以为我是幻听了,那正是胖子的声音,也是我一直都想要听到的声音,此刻忽然响起,让我有些难以置信,我机械系地把身体转了过去。

    薄薄的雾气中,一个独木舟的影子渐行渐近,那一刻我就热泪盈眶了,激动都连话都说不出来。

    直到胖子又喊了一声,我才哽咽着大声叫道:“我操,死胖子,你他娘的终于来了!”

    “我操,不是吧?小哥真的是你吗?”胖子的声音也非常的激动,甚至有些颤音,隐约听到他说:“你们两个听到了吗?是小哥,这狗日的还活着!”

    我一听立马就明白,除了胖子之外还有两个人,但由于距离太远,我连船头的胖子都看不太清楚,更不要说他身后的人,已经抑制不住地激动起来,连忙从树上往下爬,也顾得灭火,因为我激动都快疯了。

    等到胖子他们划着独木舟到了我面前,我立马看到除了胖子之外,居然还有黄妙灵和韩雨露。

    黄妙灵看到我也非常的激动,一个劲地问我有没有受伤之类的,我本来想抱着黄妙灵大哭一场,可是又有外人在,所以只好选择胖子。

    胖子站在树上,一脸无奈地看着黄妙灵说:“灵妹妹,胖爷可是清白了,是你们家小哥自己扑上来的,不管胖爷的事。”

    黄妙灵白了胖子一眼,打量着我说:“小哥,我先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吧,你看有的地方都化脓了,幸好伤口都不大,要不然你就等不到我们来了!”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就站在那里看着黄妙灵给我身上的伤口一处处地消毒,有些地方化脓还帮我把脓水挤出来,然后又上了药,由于没有大伤口,也就象征性地包扎了一下。

    期间,我观察了韩雨露,发生她并没有因为找到我而有什么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