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白化蛇王
    要知道,如果不是这场雨,水位就不可能上升这么高,那样诸如白熊等动物只能望着水树上的浆果兴叹,而浆果不被吞下,也无法让它的后代被带到神农架的四面八方。

    看着动物和植物的各取所需,我忽然开始感叹人生,其实也就是无聊,人本来也就是这样,互相利用之下,就是为了各自所需要的东西,从而达到某种目的.

    说白了这也是浆果树的一个阴谋,看样子阴谋真是无处不在。

    坐着,我就开始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好像要断了,因为之前砸巨石耗费了大量的体力,加上后来的紧张,再有被白熊带到水里游泳,这是身体和精神力是双重的消耗,所以一旦放下心来,整个人就不由地困了。

    我靠在树干上,就眯着眼睛休息,毕竟这样的世界跟我没关系,不过我也不敢真的睡着,如此多的素食动物,那必然会吸引来肉食动物的窥探。

    而我处于两者之间,并且在这种环境之下,我作为一个统治地球的人类,居然他娘的是个弱者,成为这个环境中的食物链最底层!

    下面还处于吃盛宴的欢乐之中,跟我却没什么关系,我咬着所剩不多的压缩食物,在嘴里像是嚼槟榔似的慢慢咀嚼着,希望这场宴会早些结束,白熊可以带我到一个适合落地的地方,我的游泳技术虽然勉强还行,但这里复杂到我不敢下水。

    摸了摸自己的背包,想找个手电出来,却发现只有电池,原本的手电早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了,心里别提多难受了,一般都是电池不够用,这次居然电池没用了。

    窸窸窣窣……

    一阵不怎么妙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我忙睁开眼睛抬头看去。

    在微弱的月光之下,一条小腿粗的黑绿色巨蟒,正顺着树干游动而下,不过它的注意力并不在我身上,一对澄黄而怨毒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水里。

    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喘,很快就明白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蛇是通过猎物身体发出的热量来锁定目标,显然是我并没有下面的素食者对它有吸引力。

    巨蟒的头是椭圆形的,看样子是树蟒或者水蟒,至少证明它是无毒的,但如此大的身躯,要是被它缠上肯定也没命了。

    所以,我尽量不发出一点儿动静,不想打扰了人家捕食,反正它肯定是吃不了白熊,其他的生物我就管不了,也不能破坏生态平衡不是吗?

    我一边自我安慰,一边把枪抱在怀里,缓缓地上了膛,反正它不惹我,我也不去惹它,心里默念着各方神灵保佑,希望我的运气一如既往地那么好。

    忽然,巨蟒的头缩了一下,接着盘绕着树干就站立了起来,这次它可是真的发现我了,它大概是从未见过我这种生物,处于警备的状态。

    我对着他露出“饶了我吧”的苦笑,小爷也没有想把你怎么样,你他娘的有必要警惕性这么高吗?你捕你的猎物,小爷就是来打酱油的,咱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惹谁成吗?

    巨蟒并未听到我心里的苦苦哀求,那颗蛇头左右微微地晃悠,不知道是在打量我,还是在寻找最佳的攻击方位。

    而我的枪口也随着它的蛇头左右摆动着,只要它敢动,我马上就是一梭子。

    忽然,又是一声不知道什么的叫声响起,顿时水下就像是炸开锅,无数的野兽东逃西窜,水下一片的“哗啦”声,而巨蟒则是立马缩了回去,就好像遇到了什么天敌似的,下一秒就一溜烟不见了。

    我可不敢放松,这连巨蟒都害怕的东西,那说不定是什么更加恐怖的怪物,总不会是一只大蛇獴吧?

    可是为什么下面的素食动物又要逃窜呢?

    结论已经很显然,这还是一只凶猛的肉食动物,甚至连蟒蛇都会惧怕它,我刚才还想着自己遇到过很多毒蛇,和蟒蛇正面交锋还是第一次,可一瞬间不明东西出现了,把我的思绪立马打乱了。

    白熊都从水里探出了脑袋,如果是在陆地上,估计已经都站起来了,而我的视线终于捕捉到了,那东西来自水中。

    不远处有一道三角水痕已经游了过来,还是由于视线的关系,我根本无法判断那东西是什么,只是把枪口瞄了过去。

    其他动物在骚乱之后,就剩下少数体型较大的动物,其中就有白熊,它们好像在捍卫自己的领地,发出令人心烦的叫声,好像是在威胁入侵者。

    忽然,水里有什么东西站立起来,那是一条和我腰粗的巨蛇,但是它的头却是三角形的,就好像一柄长矛上尖锐的矛头,整个身体是一片的白色,宛如一条小白龙似的,居然还是一条白化毒蛇。

    在它的头下是大扁颈,这让我想到了一种毒性极强,而且极为霸道的蛇,这种蛇甚至以同类为食,那就是生活在热带雨林中的眼镜王蛇。

    可是这条眼镜王蛇也太大了,难不成白化动物都要比普通同类动物大的多?

    我瞬间就想到,眼镜王蛇的分布地,确实在浙江等沿海一代存在,而且这里可是神农架,出现一条眼镜王蛇也没有稀奇的,主要是它太大了,难怪那条蟒蛇看到它都会落荒而逃。

    白蟒蛇的传闻中,在河北邢台云梦山景区的鬼谷子沟的断崖处,曾经就发出过一条长达四米的白蛇,那蛇是被雷电击中而亡,已经被野猪吞噬了一部分。

    有人笑谈是白素贞转世,至于为什么会被雷电击中,那各种传说就海了去了,而我觉得可能是蛇盘绕在高大的树上,在雷电击中树也把它连带电死,并非是什么“天雷降妖”这种荒诞的说法。

    可我眼前面对的这条白蛇,要是被外界知道,估计白化动物又会开始进行新一轮的研究。

    这家伙只能说是龙王三太子转世,我真的非常渴望看看它的本来面部,所以就立即就想到了那三颗照明弹。

    我背包里的三颗照明弹是不打算用的,但就是为了防止这种突发状况,所以我装了一颗照明弹,瞄准那个还不是特别清楚的白色身影,旋即扣动了扳机。

    “砰!”地一声枪响,我明显感觉那些动物,包括那条白色眼镜王蛇,都是怔了一下。

    四周更是惊起了一片的栖息鸟类,它们不管是强还是弱,这里都是它们的家园,说白了我就是入侵者,如果站在它们的角度来看,我应该是它们最大的敌人,并且最有威胁的敌人。

    照明弹化作一道火线,直接朝着那条白色眼镜王蛇而去,说实话我是对准它打的,照明只不过是为了看清楚心里有底,但我邪恶的内心却是想要烧死或者烧伤它,这正是因为它跟我非亲非故,又威胁到了白熊,所以我才这样做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正义,也没有所谓的邪恶,只是看你身在的阵营,或者说是你认为正义的一方,但从另一方的角度来看,你依旧是邪恶的。

    “啪!”照明灯准确无误地打在了蛇身上,不知道是我的枪法有长进,还是误打误撞,顿时一股镁铝燃烧肉的味道扑鼻而来,要知道照明弹核心的温度可是有上千摄氏度,岂是它肉身之躯能抵挡的。

    顿时,那条白色眼镜王蛇蛇整个被打翻在水中,而照明灯也在半空中绽放出了炙热的白光,瞬间一大片的区域就被照的如同白昼。

    只是照明灯的光芒太强,而且距离太近,刺的我都睁不开眼睛,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流。

    我暗骂自己白痴,只顾得想要看白色眼镜王蛇的全貌,却忽略了照明弹这么近距离爆发出的光芒,这可比电焊的光芒更要刺眼,可能只能被爆盲而瞎掉。

    幸好,我的视线开始恢复,虽然还流着眼泪,但我不想放弃观察白色眼镜王蛇的情形。

    这个时候的眼镜王蛇已经站了起来,它的颈部有一个黑漆漆的大口子,并没有因为强光而睁不开眼睛,毕竟它是通过“热成像”,并不能感觉到五彩世界,所以就没有受到影响。

    白色眼镜王蛇就像是一颗笔直的树木,它正死死地盯着燃烧的照明弹,那一双怨毒的眼睛反射着照明弹的映像,放佛要对伤害到它的东西张开血盆大口。

    水里以白熊为首的各种动物也盯着照明弹看,放佛感觉这东西的威胁要比眼镜王蛇都要大,整个场面就陷入了僵持的状态,谁也没有对谁发动进攻。

    反倒是我就有些无所适从地看着这一切,要是我是白熊,早就上去把这条凶恶的毒蛇咬成两段。

    忽然,如小龙般的眼镜王蛇张开了大口,一下子就咬在了燃烧的那一团白光上,顿时周围又恢复了黑暗,我整个人都惊呆了,不知道该做出如何反应。

    很快,白色眼镜王蛇又摔进了水里,接着它的尸体便漂浮了上来,而它脑袋的方位还在燃烧着。

    我回了回神就开始对它感到悲哀,你看就看吧,干什么要一口把照明弹吞掉,不知道这种现代化武器会致命的,你还敢去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