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动物世界
    在现代手工艺和原始野兽的同心协力之下,那个口子越来越大,直到我完全能够钻出去,同时也更加看清楚这只白熊两只粗壮的前肢,正不断地挖着。

    这时候,想象中的野人并没有回来,这让我暗暗地松一口气。

    可是现实的问题又来了,这只白熊一直这样挖下去就会一直堵着我,这样我也出不去,我试着放了一枪来吓唬它,可白熊只是微微地愣一下,然后继续着它无休止地作业。

    这些我就挠头了,如果换成胖子或者红龙,他们这一枪肯定是打在了白熊的熊掌上。

    可我却做不到,毕竟是它救了我,我这样做就等同于恩将仇报,人和野兽最大区别并非思维,而是人懂得报恩,如果一旦那样做了,我可真的连个畜生都不如了。

    这一下急的我是抓耳挠腮,试着用骨头敲了几下熊掌,结果是以骨头粉碎而告终,我保证以不伤害白熊为宗旨,但还必须要离开这里,即便这样非常的矛盾,但我也必须想个办法去施行。

    最终,我决定用火,常言道水火无情,任何动物都会惧怕火,在大自然中它们对于火的畏惧,远远超越一切。

    只要让白熊感觉到火的温暖,说白了现在的情况就是让它知道这里边不仅仅有吃的,还有危险。

    说干就干,我拿出了火折子,这也是我现在最方面的火种,要是再点无烟炉那就麻烦了,而我更不可能直接用照明弹,现在我并没有打算吃熊掌的意思,更不会吃一只救了我的白熊。

    火折子有些像装着火油的打火机,在火焰靠近白熊的熊掌的瞬间,我清楚地看着那熊掌往后缩了一下,接着一只熊掌又探了进来,显然它并不打算这么快就放弃。

    我又伸了过去,它又缩了回去,然后我们两个一人一熊就展开了拉锯战,我是真的不想伤害它,它是真的不愿意放弃。

    就在几分钟之后,我终于又想到了办法,在熊掌再度缩回去的时候,我直接就把剩余的压缩食物抛了出去。

    在迟疑了那么几秒,见熊掌没有再伸进来,我直接就背包丢了出去,然后举着火折子就爬了连滚带爬钻进了不规则的窟窿中。

    等我出来的时候,虽然我已经想象过会看到什么,但眼前的一幕还是让我震惊了,只见一只高两米的白熊正坐在地上,如果它站起来至少会有两米五以上。

    白熊,头部很大,两耳竖起,而且通体的雪白,在月光下如同焗了油似的,有一种很难说的熠熠生辉,模样确实和大熊猫颇为相似,但这只熊也忒大了一点儿,跟我想象中的熊完全是两个等级。

    吃了所有的压缩食物,白熊微微弯下腰来看我,那一双小而纯净的黑眼睛,有着一丝无辜在里边,好像对我并没有太大的敌意。

    这就让我比较纳闷了,按理说这种野生动物非常惧怕人类,可它为什么会这样?

    但我还是没有敢动,这头白熊吹口气我都会被吹几个跟头,万一它受惊了一熊掌呼过来,我估计脑袋都会被打掉,所以它不动,我也不动。

    忽然,白熊四肢立了起来,那发红的鼻子对着我嗅了嗅,顿时我一身冷汗就下来了,心想着要不要装死。

    我记得上学时候学过一篇课文,熊是不会吃已经死了的动物,也许我直接一头栽倒在地,然后闭住呼吸,它会不会就觉得我死了?

    白熊动了,它朝着我走了过去,其实本来距离就很近,此刻我已经能够感觉到一股不知道好闻的味道扑面而来,那是两股热气,我几乎就要被它熏晕过去。

    我心想:晕就晕了吧,也许晕了它就不会对我感兴趣了!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我一百五十五度的眼镜都掉在了地上,白熊用它那堪比我三分之一身子的脑袋,对着我的胸口蹭了蹭,我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差点背过气去。

    但这还不算完,白熊张开它那血盆大口对着我的脑袋咬了过来,他奶奶个熊的,这下完蛋了,刚才不还很随和嘛?怎么说翻脸就翻脸,难道一点儿情谊就不讲了?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白熊并没有将我的脑袋咬下去,而是直接越了过去,咬住了我的背包,直接把我叼了起来,非常灵巧地一扬。

    我整个人就飞了起来,吓得我是魂飞魄散,以为他娘的要活活被摔死。

    可下一秒,我就出现在白熊那宽阔的背脊上,瞬间就感觉从地狱到了天堂,白熊转过脑袋,对着我怪叫了一声,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它就那样一直看着我。

    后来我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是在跟我要吃的,我连忙从背包里边拿出了压缩食物,就丢给了它,白熊看似笨拙的身躯却很灵巧地接住,在嘴里咀嚼了几下,一口都吞了下去。

    我以为它还想要,可我的压缩食物并不多,没想到的是它居然托着我,转身离开了那个洞穴。

    这一下我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它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贪得无厌,或者说它觉得只要有我在,它就会有源源不断的食物。

    最后看了一眼那块巨石,发现真他娘的大,要不然从里边看更大的壮观,也不知道那野人到底有多大的力量,不过我已经顾不得打量那块破石头,因为我发现自己整个人开始直线向下坠落,吓得我“哇哇”大叫,慌乱中抓住了白熊的皮毛。

    原来,野人洞穴处于一个非常陡立的崖壁之上,也不知道这只白熊是怎么爬上来的,它落在了一个勉强能站立的地方,又是不等我反应,再度一跃而下,那灵巧的程度不亚于一只猴子。

    这让我一度对熊类认识的价值观颠覆了,谁他娘的谁熊笨拙来着?只不过,这家伙又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啊?

    我不知道这悬崖的高度究竟是多少,只觉得好像坐过山车一样,一个劲地往下坠,整颗心的提到了嗓子眼,而我一直闭着眼睛,就感觉耳边的风“嗖嗖”地过着,如此没有保险的玩,我还真是担心会把小命搭进去。

    不知道经历了多长的时间,反正我感觉足足有一年,等到感觉到落地平稳之后,才发现自己原本已经干了的衣服又湿透了,这年头也就是我还能玩飞熊了。

    飞熊,哦不对是白熊,它用无辜的小眼神看了看我,然后人性化地露出了一个嘲笑的表现,搞得我一脸郁闷,好像神农架的动物都有这样能力,所幸也就见怪不怪了。

    只是觉得有些憋气,好歹我也是身价好多亿的人,居然被一只熊嘲笑了。

    白熊迈着坚定的步伐往前走,我也不知道前方会是条什么路,又会遇到什么情况。

    但是,我还处于抓着白熊毛皮的姿势,不是我觉得这个姿势很酷,而是因为刚才太过刺激,导致我紧张到手脚都抽筋了。

    我机械地扭着脖子,朝着四周看去,发现全都是高耸的树木和茂密的棺木,只不过白熊的四肢已经被水淹没了一大半,看样子这是昨晚那场雨导致的,湿地已经变成了河流了。

    唯一庆幸的就是水流的速度很慢,加上这头白熊的体重,我和它还是想往那边走往那边走……

    我以为这白熊要回窝,可没想它到了很深的水域,开始在水里游泳,有时候还会往水里钻一下。

    这倒霉的白熊根本不顾及我的感觉,我不断地被呛的连连咳嗽,但也无计可施,毕竟相比较离开它来说,和它在一起更加保险一些,它这么大的个头估计很难再有天敌了,就连老虎和豹子都不愿意轻易惹熊的。

    在我快被水呛死的时候,发现终于是到了目的地,并非是我想象中白熊的窝里,而是一片接满了浆果的矮灌上。

    这里已经有不少野兽在活动,只是因为是晚上,月光很难透过这里茂密的树冠,我看的不是很清楚。

    在白熊叫了一声之后,不远处响起了回应的声音,显然它还比我强得多,至少还有同伴,而我只能落得和野兽为伍。

    这让我想到一本英国小说叫《鲁滨逊漂流记》,如果我不是被白熊救了,那真的和里边的主人公一样,要和一个野人生活几十年了。

    有一些动物我根本是第一见,它们都在把浆果往口中塞,即便浑身是泥水也不以为然,我估计一会儿白熊也会是那样,而我可不想再喝泥水了,便选择了一颗不高但非常繁茂的树,跳了上去。

    我站在树干上,白熊转头望了我一眼,并没有游过来,而是立马回头去寻找它的同伴。

    我反而像是一个野人,蹲在树上看一群动物吃浆果,心已经凉到了半截,在感叹自己被命运捉弄的同时,又担心胖子和黄妙灵他们的安危,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白熊应该是和它的同伴相聚了,因为距离太远,天太黑看的很不清楚,周围不断传来摩擦灌木的声音,我不知道到底这片区域聚集了多少素食动物,正在享用它们的美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