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准备深入
    在到了神农架的边缘时候,我才让阿红把那张帛书给刘桂香去看,后者跟他女人研究了一下,表示里边的路线有一段他们知道怎么走,只是看样子要到一块湿地的边缘,问我们确定要过去?

    我自然是立马点头,既然能够找到契合的地方,那找到目的地就非常有可能,看样子那两万块钱真的没白花,要不然说不定我们还要在里边转上几天才能找到。

    胖子路上一直逗刘三妹,小姑娘牙齿整齐的不像是真的,加上经常喝山泉,又非常的白净,马尾辫一甩笑一笑,旋即就能迷倒一大片老爷们,连我有几次也看到入迷,更不要说猥琐如胖子等人。

    被黄妙灵看到了两次,我也不好再去看,只得和黄妙灵并肩而行。

    干咳一声,我说:“黄妙灵,你不是说自己曾经在类似原始丛林生活过,要是有什么要注意的,你一定要告诉我,毕竟这次还是我夹喇嘛,我不想看到有太多人牺牲。”

    黄妙灵瞥了我一眼,说:“我在的那边复杂程度不亚于这边,但还没有这么的原始,不过我会多留意四周的变化,不是还有五条猎狗嘛,外围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往里边走走,人的痕迹自然是看不到了,反倒是野兽的踪迹随处可见,我让前后的人都摸出枪。

    虽说我们不会滥杀无辜,但保不齐那些野兽会偷袭我们,毕竟野兽的领地意识非常的强。

    胖子彻底被刘三妹迷住了,一路上就像是一条发福的哈巴狗,一直围在小姑娘的身边,说着一些大城市里边好吃的好玩的,看样子是想把刘三妹带出去。

    刘三妹对于我们的来历和目的非常的好奇,见我们都拿着猎枪,而且非常的有序,就觉得我们并不是普通的游客。

    这里可是中国的腹地,不太会有像我们这样客人,这种情况她在电视里看过,只要外国的探险队才会有这样的装备配置。

    胖子舔着脸说我们是国家探险队,来这是执行秘密任务的,如果刘三妹真的想知道,那就答应成年以后做他女朋友,这样他才会说。

    我还真怕刘三妹被外面的花花世界和对于我们的好奇心打动,幸好她还是宁愿不听,也不会答应胖子不要脸的请求,惹得众人哈哈大笑,胖子就脸红的说不出话来。

    整个队伍二十六个人,一身劲装的韩雨露像是那种神秘的杀手一般,并未被任何的俏皮话所打动,即便我们有说有笑,有打有闹,但她还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好像现实世界跟她的关系并不大。

    几个小时之后,便在神农架外围行走着,当天晚上我们选择了一处视野略微开阔的地方休息,黄妙灵跟着刘桂香和刘三妹出去打猎,猎回了不少野味,让我们大饱口福。

    晚上,有猎狗的“站岗”,我们只需要让一个人来放哨就可以安心的睡觉,就这样在密林中行走了两天半,我们才到达了一大片一望无际的湿地边缘。

    我站在山丘上俯视着那片湿地,大概是有几天没有降雨,所以湿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险恶,只不过这样也远比我自己想象中的要大。

    我们再度研究了一下那张帛书,确定是这里没错,只是和图中描绘的地方有那么一丝出入,原本上面说这湿地中间应该有些丘陵才对。

    我们可以踩着丘陵过去,可现在看来就是望不到头的湿地,这样的难度就大大的增加了。

    极为远的地方倒是有一些山泉,上面被浓密的植被所覆盖,仿佛一切都是一片刺眼的黑绿色,我已经意识到这里可能要比云南十万大山,甚至是昆仑山死亡谷里边的更加恶劣。

    不过,幸亏这里有定性的生态环境,并不像其他两处那么千变万化,我估计这也是因为没有下雨的缘故,要不然光是这里,就能让我们抓破脑袋的。

    在我们顺着前面开路人用柴刀砍出的路,就到了湿地的边缘。

    这里仿佛有成千上万的小湖,最大的直径在二十几米,而最小的连胖子的屁股都放不下,不过水倒是非常的清澈。

    我们在湿地边缘休整,用水去洗脸,顿时是精神一振,我稍微补充了一下食物和水,就饶有兴致地去观察这一带的风水情况。

    看风水是我的拿手绝活,我之前也提到过这样做的意义何在,就以我们现在寻找的这个墓来看,那肯定是皇陵中的皇陵,堪称皇陵中的极品所在,所以风水最好的地方,也就是这个皇陵所在的地方。

    说实话,我对于皇陵已经有些麻木了,但素不知多少同行羡慕现在的我。

    这也是为什么我的信物一出,会召集来这么多的好手,这要是放在一年前,估计他们只会我当个屁离得越远越好。

    单从这个湿地来看,水肯定是不用多说,加上四周没有太高的山岳,所以风自然能够进入,可这里又是大巴山脉余脉。

    在远处可以瞭望到神农顶的等六座高峰,虽说这里不会葬帝王,但也算是风水宝穴,不过片湿地存在墓葬的可能性不大。

    湿地的形成并非一朝一夕,可要在湿地里建造陵墓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就算是现代的技术都很难加固挖出的墓道,更不要说是古代,所以这里只能说空是宝地,但无任何人有此福源。

    我继续环顾四周看着,最后确定两个最有可能的地方。

    一个是海拔三千多米高的神农顶,上面终年雾霭氤氲,岩石裸露,又因为神农氏在此尝百草得名,所有又称作“木城”,古代民间也称其为“四季山”,如果墓葬于此山之上是完全可行的。

    另一个就是神农架的核心腹地,也就是原始森林之中。

    不管是哪个地方,这都将是一场漫长的旅程,而且如果是在神农顶那就非常的麻烦,那里可是已经成为了旅游区,每天都有游客来往,这样会让我们多费很多的功夫,但有一点是不太会有什么危险。

    可从那张帛书上看,应该是腹地的可能性要大的多,即便有千百年来的地质变化,但也不会是将高山变成深谷,更不会将深谷转为高山,这可是需要太久太久的时间,要是那样我们直接就回去好了,墓葬早已经消失了。

    说是帝释天的墓,其实我已经知道这是神农氏炎帝的墓,从种种传说和我们需要找的东西来看,也只有神农氏才有炼制一些神秘丹药的可能。

    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上次倒斗回来的事情,我是把那种怪鱼的肉交给了盲天官,至于他把那些鱼肉怎么处理,那我就不知道了。

    但是,从现在的状况来看,有这么两种可能:第一种是给陈文敏吃了,但没有什么效果;第二种则是盲天官自己吃了,所以才导致了他的身亡。

    而我更偏向于第二种,要不然以盲天官情况来看,他绝对不会突然暴毙,我猜是他吃了鱼肉,而有了那样的结果。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曾跟我说的话就是真的,每次找来的东西,他都会先行尝试,一旦有副作用就不会交给陈文敏,那还真算是一个至情至圣的爷们。

    胖子卷着裤管,走到我的旁边,问:“小哥,看出点什么门道了吗?”

    我白了他一眼,说:“死胖子,不是小爷说你,你也算是这行业的老油子了,那点风水知识和常识都没有吗?现在反而来问小爷,你真的比猪都懒!”

    胖子毫不生气,嘿嘿一笑说:“你他娘的这话就不对了,胖爷这不是相信你嘛,而术业有专攻,你已经在这方面研究的那么透了,现在胖爷再在你丫的面前班门弄斧,那还不让你笑话一辈子?”

    我冷哼一声,说:“你别他娘的得了便宜还卖乖。怎么了?你们家三妹不理你了?”

    胖子好像被我戳住了痛脚,叹了口气摆着手说:“别提了,你自己看吧!”他给我指了一下刘三妹休息的地方。

    我顺着他的手指看了过去,只见有一圈的男人围着她,刘三妹倒是胆子出奇的大,正给那些人不知道讲什么当地的故事,但我可以肯定那些人的注意力并没有在她的故事上。

    我“噗嗤”一笑,说:“这下可好了,你他娘的也不用继续跟在她后面,耽误了正事。”

    胖子重重地呼了口气,说:“是啊,胖爷现在的处境如同在寒冬腊月,以后再也不相信女人了,就是再小也不了。”

    我说:“行了,你他娘的就别怨天尤人了,更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只是适合你的女人还没有出现罢了!”

    胖子塞给我一支烟,他自己已经点燃了抽起来,不远处的红龙招呼所有人都把裤管扎好。

    毕竟,这里有很多吸血的昆虫,当然我知道他是在说胖子,这死胖子搞得好像插秧的农夫似的,一会儿两条小腿被钻空他就不嘚瑟了。

    我们把衣服检查了一遍,露出的只剩下了脸和手,手戴上了手套,脸也用这次特别带的防蚊面罩罩住,毕竟倒的斗多了,就知道去什么地方,该带些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