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向导父女
    我看他的面相还算忠厚老实,想来也不是那种只会动嘴皮子的家伙,而且他刚从捏的我确实很疼,力气自然是不小,就点了点头说:“那行,咱们说一下价格。”

    中年人挠着头说:“俺见你们来的时候差不多四十个人,市场价是每个人五百块,俺就收你们四百块,总共是一万六,这个数字也吉利嘛!”

    胖子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说:“八千八百八十八更他娘的吉利,你怎么不要这个数?”

    中年人呵呵一笑,说:“大哥,毕竟你们这么大的旅行团,而且还要进深处,这个价格就不贵了。”

    胖子说:“就一万,你去就去,不去我们再找别人。”

    中年人摇头说:“这个肯定不可以,毕竟你们人数太多了。”

    胖子还想说什么,我拦住了他,我从包里掏出了一万,说:“这是一万,是你把我们带进去的费用,等你把我们再带出来的时候,我再给你一万,前提是你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否则你怎么拿的,我让你自己给我怎么送回来。”

    中年人一拍大腿,吓了我一跳,他立马拍着胸脯保证:“大哥你他娘的太豪爽了,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俺从不骗人。”

    在简单的交谈之后,我知道这个中年人叫刘桂香,听起来好像是个女人的名字一样,他家里有老婆和孩子,孩子是多了一些,一共八个,其中前七个都是女娃,第八个终于养了个男孩儿,这些孩子都是一年一个,他每天想着怎么赚钱养家。

    我心里微微地叹了口气,也许这就是南北方的诧异,在北方虽然对于儿子也比较看重,但绝对没有南方这么严重的重男轻女。

    我曾经听朋友说过,南方人再有钱,家里没有儿子那都是在十里八乡没法抬头的,可要是家里有三个儿子,那就算再穷,也能挺起腰板高人一等的。

    在后来,把刘桂香带到了房间里边喝酒,他说还打算继续生,至少再生一两个儿子才行,要不然他是不会罢手的。

    我们这些北方人很难理解他的想法和做法,这也许就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大都市还好一些,越是这种乡下情况越严重,这些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期间我们聊到了神农架野人的事情,刘桂香告诉他们还真的有,只是一般很难见到,他在十三岁的时候曾经见过两个……

    但是,那两个野人跑的太快,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比兔子还快,根本没有看清楚,只是看到了两个浑身是黑毛的人影一闪而过。

    接下来就是刘桂香给我介绍神农架的事情,由于他喝多了,普通话又不标准,有些我根本就听不清楚,只能了解个大概的意思。

    世界屋脊是青藏高原,而神农架的最高峰神农顶,被誉为华中第一峰,因此也有“华中屋脊”只称,在神农架有着“东边日出西边雨”的独特景象,又有“六月飘雪,十月寒霜,一日有四季”之说。

    里边有很多珍惜的野生动物,都是受到保护的,而当地人也认为这些动物是祥瑞之兽,他特别提醒我们不能伤害这些动物,否则天神会降下最严厉的惩罚。

    此外,还有一些罕见的草药,如果碰上倒是可以采摘一些,但不能随便乱说,否则被人捅出去就麻烦了。

    而刘桂香给我们更多介绍的就是里边的风景多么多么优美,有四大水系“香溪河”、“沿渡河”、“南河”、“堵河”,又分为三百多条大小河流,所以里边除了要小心一些野兽,还要注意湿地,那可不比沼泽安全多少。

    其实在零九年,我国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的湿地有三十七处,但中国何止三十七处湿地,只是因为很多湿地养在深闺而无人问津。

    这点我倒是十分在意,毕竟这可能关系到我们这些人的小命,所以不得不防这种湿地里潜在的危险,一个人就开始想着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困难,毕竟是我的自责所在。

    由于人数太多,难免有人水土不服,我本来打算第二天就出发的,可现实情况要比计划变得快,只能让那些人吃些药,多休息一天,看看情况再说。

    但总归还是那句话,计划赶不上变化快,在阿红和陈文敏那边通过电话之后,得知陈文敏的病情越来越重,多一分钟回去都会多一分钟的希望,所以我们只得当天下午进入神农架。

    我让紫云留下照顾三个水土不服的人,如果恢复的快,他们就赶上来,我们会给他们留下记号,其余的人跟着我立即出发。

    在刘桂香的带领下,我们开始朝着神农架的腹地进发。

    最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刘桂香并非是自己,还带了一个十五六的小姑娘,稍微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是他的女儿,原因却是因为几条猎狗。

    我一看就知道事情并非想象中的那么好,这刘桂香有和我们说大话的成分在里边,不过看到这种猎狗,我才算是微微放心,狗绝大多数的情况下要比人更可靠。

    黄妙灵看着几条猎狗非常有兴趣,就一个劲地逗它们,这些猎狗好像非常信任她,除了在刘桂香和他女儿刘三妹的身边之外,也就是经常在黄妙灵的身边跳来跳去。

    胖子在出发的时候就不满意,因为他觉得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跟着去,到时候要是磕着碰着该怎么办?反而我们还要照顾她,这可是万万不妥的事情,他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刘桂香则是一个劲地说没问题的,他的女儿他自己了解,从小就是每天与猎枪和猎狗为伍,这在神农架里边自然不在话下,而且这是额外给我们提供安全保障,如果遇到什么突发情况,刘三妹可比我们这些旅客要有用的多。

    胖子跟他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他能够分辨。

    当看到刘三妹的时候,她穿着一身女孩儿迷彩,一把柴刀横在后腰,背上还背着一把几乎和她身高出多的长枪,这种枪属于战争时期留下的产物,典型的“三八大盖”,我都怀疑还能不能使用。

    南方姑娘本身就小巧玲珑,虽说身体被迷彩装包裹着,但还是掩饰不住她那小身段,有一种英姿飒爽在里边。

    本来农村姑娘经常干农活就成熟的早,所以看起来就好像已经到了出阁的年龄,瞬间吸引了队伍里很多粗狂汉子的视线。

    刘三妹面对我们这些人,并没有胆怯,反而一脸俏皮地说道:“你们刚才说的话俺都听到了,但你们不要小瞧俺,俺可是在那神农林里长大的。”

    黄妙灵略显心疼地将刘三妹散落的头发拢到了她的耳后,说:“小妹妹,我们这次要走的路很长,你能受得了吗?”

    还不等刘三妹说话,胖子立马就说道:“灵妹妹,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胖爷估计,你第一次出买卖的时候比她也大不了几岁,现在反而担心这个那个的,依照胖爷来看,人家姑娘一定能胜任。”

    我皱着眉头,就踢了胖子一脚,骂道:“我操,你个死胖子那点心眼小爷还不知道,你别忘了,我们是干什么的,而且就你这把年纪,别打歪心眼啊!”

    “怎么就是这把年龄了?怎么就啊?胖爷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让你说的好像胖爷七老八十了似的。”

    胖子白了我一眼,然后压低声音说:“胖爷可要再等她两年,你知道胖爷也单了这么多年了,也该找个妹子成家了。”

    我愣了愣,不知道胖子是说俏皮话,还是他娘的真的认真了,对他说人家可是大山里边的精灵,又不像是当年的黄妙灵,如果他动了心,那只能跟着一辈子在这里,再也不能去洗浴和桑拿了。

    胖子那可是真的有钱了腰粗如桶,显然保持着“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心态,反正现在他有的是钱。

    而且,胖子认为倒了这个斗之后,那肯定是更加有钱,到时候说不定还能多找几个像刘三妹这样的妹子,在这里过着世外桃源的生活。

    我看向黄妙灵,见她也微微点头同意,而且主要是那几条狗给我绝对的安全感,我也就没有在说什么,说不定带上刘三妹还能让这次的行动变得轻松一些。

    在一个小时收拾装备的时间内,我看到以胖子为首的那些单身汉,一个劲地围着刘三妹打转,就好像她像是一轮明月一般,被群星环绕着似的。

    但我看得出,刘三妹的心思并未放在任何一个男人身上,反倒是偷偷地会瞄几眼韩雨露。

    可能是由于韩雨露长相和沉默不语,在队伍里便确实非常的吸引人的注意力,但我也不难发现刘三妹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异样的东西,具体是什么又说不好。

    在离开九道乡之后,就看到前方一片的郁郁葱葱,各种树木拔地而起,有一种说不出的壮观。

    同时,以前那种倒斗的感觉再度出现,这比以前还要让我感到不安,毕竟这种人迹罕至的原始丛林中,总是有一些未知的危险隐藏在其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