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生命之尽
    我点了点头,说:“可是我也不是那种能做好老板的人,要不然您看看有没有别的人选?”

    盲天官说:“只能是你,相处这么久,我了解你的为人,其他人我信不过,至于在我死了之后怎么样,那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事情,到时候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

    话堵在喉咙里边说不出,其实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感觉一切变得太快了,再次感觉到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盲天官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张文,我相信你,不管你有没有把我当成师傅,但我一直把你当成继承我衣钵的关门弟子,也许是我的自私,让你我师徒二人,也可以说是忘年之交,只是有一些很难说清楚的隔阂,希望你原谅我的自私。”

    长时间的沉默之后,我问:“您还有多久时间?”

    盲天官说:“七天。”

    我心里“咯噔”一声,而他继续说:“我已经探听到一个有着神话传说的斗,所以我打算去走一遭,这次十有**会死在斗里,如果到时候找到东西就让人带回来交给一个叫文敏的女人,告诉她说我是死于盗墓贼贪婪的危险之中。”

    我苦笑一下,虽然不知道文敏是谁,但可能是他的老相好,便说:“人家也不傻,肯定不会相信的!”

    盲天官说:“这次她的徒弟阿红也去,到时候找到东西交给阿红那个女娃娃,她肯定不会知道的,而我会用最巧妙的办法,死在找到东西之后。”

    我这个人心肠软,最怕听到这种生离死别的话,眼泪已经开始在眼眶打转了,并不是因为盲天官给我他的家业,而是他这份痴情,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其实我们两个在某种意义上属于同一种人。

    我咬着牙说道:“这次我也去,不管你说的东西找到找不到,到时候我一定把你背回来,即便是尸体。”

    盲天官说:“这次你就不要去了,阙三的事情会掀起很大的风波,我需要你在这里稳定局势。不过你也放心,霍子枫肯定会把我的尸体背回来,你也应该知道,我们这类人必须火化,否认害人害己。”

    我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外面走进来几个身影,很快就看到带头的是霍子枫和红龙,其他人没得到许可不敢过来,而他们两个怀里抱着一些药材,看到我在就互相点头打招呼。

    盲天官对我说:“行了,张文,有利可图的事情放心去做,只要不违背自己的道德就好,被利用说明你有利用的价值,只要不被人当成傻子就成。”

    说完,他摆了摆手说:“你走吧,我还有事情要做。”

    我看了看霍子枫和红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起身拍了拍他们两个人的肩头,说:“我先走了,照顾好他。”

    霍子枫和红龙面面相觑,对于我莫名其妙的话表示不解,不过他们也没有问,因为盲天官已经开始指挥他们弄那些药材。

    在我走了几步的时候,盲天官对我说:“张文,让其他人都歇着去吧,这里没他们的事情了!”

    我没敢回头,有些害怕面对他们三个任何一个人的眼睛,在我走到那些人的跟前时候,他们一切叫了声“张小爷”,我微微点头,把盲天官的话传达了一下,然后低着头快速离开了这样的院子。

    一路上我心里还在想,也不知道他们下的这个斗,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还有神话传说。

    人这一生有很多事情难以控制,其中就有这么两件事情最具有代表性:第一件是出生的时间,第二件就是死亡的时间。

    盲天官说他还有七天的时间,但是在第三天的时候,我不清楚他是死在出发的路上,还是在临行之前,总之红龙到我铺子里边还报丧,等我到了盲天官的家里,棺材已经停在了客厅里边。

    霍子枫身披重孝,我终于才知道盲天官其实就是盗墓七雄之首,此时他一脸说不出的疲惫,双目无神,整个人好像换了个人似的,迎来送往一些前来拜祭的宾客。

    我走上前,问他:“什么时候的事情?”

    霍子枫说:“今天早上七点十五。师弟,你应该穿孝服吧!”

    我愣了一下,因为在我的想象中,从未想过会给一个没有任何亲情的人穿重孝,但有一句老话说的好“恩师如父”,毕竟他也帮过不少的事情,不管是出于感情方面还是道义方面,这身重孝我是必穿不可。

    穿好孝服,和霍子枫一起接待宾客,这看似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只要说下过场话就能解决,但是真正忙碌起来,那不比下一斗轻松多少,而且来拜祭盲天官的人实在太多了,一直处于川流不息的状况。

    岳家代表自然是岳蕴鹏,是我去接待的他。岳蕴鹏和我握手说:“张兄节哀,真没想到官爷走的这么匆忙。”

    我无奈苦笑,道:“是啊,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有见,感谢岳兄亲自过来跑一趟。”

    岳蕴鹏说:“客气了,我们岳家和官爷向来有交情,这是我这个做晚辈应该做的事情,同时代表我爷爷和父亲来给官爷上柱香。”

    我看出岳蕴鹏要离开,就忙说道:“吃了饭再走吧!”

    岳蕴鹏看了看霍子枫,又看向我说:“不了,有时间再聚,你们去忙你们的吧!”

    霍子枫微微点头说:“家里发生这种事情,也是我们无法预料的,改天一定单独请岳兄。”

    “客气了!”岳蕴鹏抱了抱拳,就转身要离开,可他刚走出没几步又停了下来。

    这时候,几个雷子走了进来,他们每个人都皱着眉头,带头的对我们两个问:“谁是当家的?”

    霍子枫冷眼看着他们,问:“找我就行,什么事情?”

    那个雷子头说:“盲天官涉嫌贩卖国宝、走私,虽说他今天下世了,但我们需要人配合,查清楚这件事情。”

    霍子枫说:“我来配合。”

    雷子头问:“那行,麻烦跟我们走一趟吧!”

    其实这种事情应该是我去的,可是那一瞬间我认怂了,因为我的铺子还不能营业,还处于调查阶段,阙三的事情影响实在太大了,盲天官这事情一定和他脱不了关系。

    霍子枫一边脱孝服,一边对我说:“师弟,师傅说你是下一个掌门,你肩头的责任比我重。”说完,他便跟着雷子往外走,我看到一雷子拿出了铐子,已经准备给他戴上。

    岳蕴鹏往前走了几步,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那个雷子才把铐子收了起来。

    岳蕴鹏拍了拍霍子枫的肩头,又走了回来,对我说:“张兄,你放心,有我在没事的。”

    我点了点头,说:“有劳岳兄了!”

    看着他们离开,我也没有想太多,因为很快又有宾客上门,这些人在北京城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换做普通人家,看到有雷子上门,早已经人走茶凉,不会有这样的事情。

    我看了日子,定在九天以后火化,本来打算亲自去选墓地,毕竟这种事情是我的专业,可是盲天官无儿无女,只能依靠我来支撑大局,就是普通人家丧事都会非常的繁琐,更不要说是像他这种家大业大的情况。

    白天,其他势力的人一个都没有过来,开始我还非常的纳闷,后来听红龙说三派的人都在晚上才来,这好像是盗墓门派不成文的规矩,毕竟考虑的事情太多,具体虽然没有明说,但我也能猜个**不离十。

    下午没有人来拜祭,有些留下吃饭的宾客最晚也在两点的时候离开了。

    整个下午我望着盲天官的棺材发呆,这口棺材和我那晚见到的石棺如出一辙,只不过这是一口很少见的荔枝木棺材。

    在胖子带着风水先生回来,把墓地的情况和我大体一说,我听了还算比较满意。

    只是心里忍不住有些酸楚,亡者已故,墓穴的风水是用来造福后人的,可盲天官什么都没有,风水对他并没有什么大用,我只是觉得那是一个比较幽静的环境,况且风水还不错。

    早早吃了晚饭,我准备接待其他三派和一些同道中人的到来,这些人都是土夫子,或者曾经是土夫子,并不像上午来的人都是古董行业的人。

    第一个人,就是盲天官口中的文敏,她的全名叫陈文敏。

    在看到阿红搀扶着陈文敏进来的时候,我甚至都无法相信这就是盲天官的陈文敏。

    因为陈文敏犹如妙龄少女,看起来像是阿红的妹妹,只是她蓬头垢面一脸的憔悴,整个人走路都在打踉跄,如果不是阿红扶着她,估计早已经摔在地上。

    我站在棺材一旁,将冥币和香递了过去,陈文敏已经跪在了地上,用她那颤抖的手点燃冥币,用香拨弄着,直到完全烧成灰烬,而香也点燃了,她拜了几下,就把香递给了我,我把香插进了香炉中。

    忽然,陈文敏就放声大哭起来,那一刻让我想到之前盲天官交代给我的事情,同时也想起他们两个人曾经相见那种斗嘴的场面,仿佛一切都是故事里边才有的桥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