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特殊的古董交易
    我心里暗骂:狗屁,能当成自己家才怪呢!

    不过,我还是很礼貌地说道:“不用这么客气……”话还没说完,胖子一屁股坐在了一把太师椅上,习惯性地摸出了一支烟,我拦都拦不住,这家伙已经点燃了。

    无奈之下,我们三个人也找地方坐下,胖子说:“岳大少爷,怎么连瓶矿泉水都没有?这是看不起我们,还是看不起我们?”

    我瞪了胖子一眼,说:“死胖子,安分点。”

    岳蕴鹏一笑,说:“不打紧,怎么敢怠慢各位,上好的茶水马上就来。”

    在他的话音刚落,就有佣人端着木盘,上面放着一壶茶和几个杯子就走了进去,放下之后,给我们逐一倒了茶,微微躬身,便退了出去。

    岳蕴鹏抬手示意我们说:“请喝茶。”

    我们谢过了之后,我给胖子打眼色,毕竟这次交易和以往不同,这要是岳家不要,我们只能背着回去,那样可真是成了四包废品了,那之前的辛苦就都白费了。

    胖子也算是明事理,把烟头掐灭,端起茶就喝了起来,不过他喝完还是不等礼让,自己倒了一杯,继续喝着。

    其实我在一进门就感觉非常不对劲,因为这种桥段几乎在古装片里边才会出现,里边那些老者都是故作深沉,就是为了给别人一个下马威,这种感觉是非常不舒服的,这也是胖子为什么会那么的不爽。

    别说是我,就是霍子枫和红龙也显得非常的拘束,毕竟我们都知道岳家不是我们能够惹得起的。

    换句话来说,就是全北京城能惹得起他们的也屈指可数,想到这里我心里就平衡了很多,毕竟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而且还是那种随大流的普通人。

    那盘棋在半个小时之后,终于是结束了。

    岳老爷子呵呵一笑说:“虽然有进步,但细节做的不够好,虽然不伤大雅,但遇到高手的话,细节将决定成败。”

    中年人点头道:“父亲,儿子受教了。”

    岳老爷子挥了挥手,说:“你去忙你的吧!”

    中年人应了一声,便起身看向我们,对着我们四个人一笑,然后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走出了正厅。

    岳老爷子端起茶喝了两口,然后看向盲天官说:“小官,让这些小友把东西都拿出来吧,在价格上我是不会亏待他们的。”

    盲天官点了点头,示意我们把东西都掏出了摆在了地上。

    做好一切,胖子忍不住问道:“岳老爷子,我能问您一个事吗?”

    岳老爷子看了一眼胖子,笑道:“小友请讲。”

    胖子甩开了我掐着他的胳膊的手,问:“您今年高寿?”

    岳老爷子说:“再过一个月就活了一百二十一年了!”

    “我操!”胖子忍不住骂了一声,我也差点咬到了舌头,我曾经见过年纪最大的人也不过一百刚刚出手,可没想到这个老家伙更加恐怖,居然活了这么大岁数,全中国估计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岳老爷子扫了一眼地上的古董,说:“恩,不错都是西周的,鹏鹏让人把秤拿过来。”

    我们又是一愣,不明白这老头子要秤干什么,而岳蕴鹏应了一声,就招呼人进来,把事情一交代,那人就退了出去。

    没一会儿,一杆很古老的秤拿了进来,上面挂着一个秤砣,秤杆上有着准星的那种,现在有了电子秤和地泵,这种秤已经不用了。

    岳老爷子指着地上那些东西,说:“老规矩,玉器一秤,青铜器一秤,秤过了定价钱。”

    看到那些青铜器和玉器过了秤的时候,说实话我和胖子都惊呆了,霍子枫和红龙的脸色也有了非常明显的变化,做这行也算有几个年头,但这样的场景我还是第一次经历。

    在重量过好之后,青铜器共三十六亿,玉器也有二十四亿,看着岳老爷子轻描淡写地将价格报出来,我们再度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看着岳蕴鹏拿出支票和笔开始“奋笔疾书”。

    盲天官白了我们四个一眼,干咳了声说:“还不快去把你们各种的东西秤一下多少斤,然后拿自己应得的钱,一个个屁股都长了钉子?不能站起来了?”

    我们这才回过神来,然后四个人去秤自己物品的重量,这个价格说不上非常好,也不能说特别差,只能说还算是正常。

    不要,看当时在拍卖会上一件西周的物件拍几亿、十亿,那都是炒作出来的,而这种热乎的冥器,也就是这样一个价格。

    在我的脑海里边,这种上了亿的钱,已经没有了什么概念,只知道那是很多很多的钱,而前不见的拍卖会我已经掏出了二十亿,所以我现在也没有太多的积蓄,现在这些钱正好解决燃眉之急。

    最后我得了差不多十亿,霍子枫大约五亿,红龙应该是十五亿,单单胖子一个人就三十亿,这死胖子当时嘴都笑歪了,已经不下十次地暗示我,要好好地去奢侈一把。

    我心里也松了口气,这次我是筷子头,我夹的喇嘛,即便盲天官会出一部分补偿,但我自己也要出一些,这有关于道义和个人的声誉,我可做不出那种为了钱什么都不顾的事情。

    我已经想好了,即便是湖南长沙那边也会送一部分,虽说小贝他们是自己要参与,但他也帮了不少忙,而且我一想到大小王知道他儿子、弟弟死在墓中,那肯定是一个非常凄凉的场景,我算是是尽力而为了。

    在离开岳家庄园的时候,岳蕴鹏给我一个眼神,好像有什么话要跟我说,我只能借着跟他一起上洗手间的时候,他先我后走了进去。

    进入豪华堪比正常住宿房间的洗手间,岳蕴鹏直接说道:“张兄,我也听说了这次的事情,打算在拍卖的这些物品中,给你提一个百分点。”

    我哆嗦了一下,差点尿自己手上,诧异地看着岳蕴鹏那张帅的掉渣的脸,问:“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可不会一个小数目吧?”

    岳蕴鹏点头说:“不会比你现在得到的钱少,这也是我爷爷的意思。”

    我更加的纳闷,问:“这到底是为什么?”

    岳蕴鹏说:“在商言商,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们需要你的信息。”

    我就好像一百万个为什么似的,继续问:“什么信息?”

    岳蕴鹏说:“大家都是做这一行的,你应该知道冥器出土之后,需要大量相关这个墓的信息,那样才能进行炒作,要不然你们刚刚那些冥器,只能当作商初的东西来宣传,那价值就会大打折扣。”

    我缓了口气,这种事情是我忽视了,其实我也曾经想过,只是认为以岳家的势力,他们说出的话不会有人否定,看来这势力再大,还是逃脱不了现实的束缚,有些东西那怕是岳家也不能跳出去。

    想了一下之后,我便点头答应了,毕竟这对于我的好处太大,我自然不能放弃。

    毕竟,这只是把我自己所知道的说出来,毕竟是胖子或者任何一个活着回来的人都可以,这对于我无疑是天山掉馅饼的美事。

    我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这年头人心不古,就问岳蕴鹏:“岳兄,为什么要找我?论资历我不是最老的,轮实力我倒是最差的,你这样反而让我不放心了。”

    岳蕴鹏给我一支烟,微笑着说:“张兄,你太多虑了,这算是你和我们岳家第一次合作,道上的人都知道我们岳家的做事风格,所以你也不必担心,我们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我勉强地点头,心里还是打鼓,但也不能在洗手间里待得时间太久,就打算先离开,然后和胖子回去合计一下。

    在我走到洗手间门口的时候,岳蕴鹏说:“哦对了,这事你最好谁都别说,毕竟大多数人还是不知道这其中的猫腻,你倒是可以问问你师傅。”

    我说:“放心吧,我有分寸的!”说完,我先他后回到了客厅,然后我们就告辞了。

    在回去的路上,胖子和红龙不断地扯皮,我则是陷入了沉默,因为我开始想这件事情到底就像是岳蕴鹏说的问问盲天官,还是不听他的和胖子商量一下。

    我想到了盲天官和胖子的不同反应,胖子肯定是有钱不赚王八蛋的政策,而盲天官就会有很多种可能,所以觉得问胖子是白问,只能找个空挡问问盲天官了。

    我们五个人一起吃了午饭,然后各自怀揣的支票各回个的地方,我偷偷给盲天官发了个短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搞得跟做贼似的,但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做着一件正大光明的事情,反而心理作怪要偷偷摸摸。

    在吃晚饭之后,我接到了盲天官的电话,他让我去他哪里,别的什么都没说。

    在去的路上,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仔细一想原来是因为霍子枫和红龙在,那不就等于告诉了他们三个人,反而把胖子丢下了?

    想着想着,我已经到了盲天官四合院的门口之前,我锁好车就走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