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无奈之举
    胖子手里的枪掉在了一旁,他揉着脑袋骂道:“他娘的,胖爷感觉脑袋晕的厉害,好像坐过山车一样,是这里的空气出了问题吗?”

    韩雨露说:“不是,是那双眼睛。”

    我们不明白她的意思,她也没有过多解释到底是怎么回事,让我们不要一直盯着那双奇怪的眼睛看就可以了,她觉得我们之所以这样,都是因为那双眼睛导致的。

    我无法用太多的语言去形容那双眼睛,只觉得眼神中透露着全是凶残的煞气。

    这种煞气放佛已经形成实质性的,看的太多就会出现头晕和浑身无力的情况。

    所有人都不敢再去看,毕竟我们现在这种情况,几乎没有多少力气,如果这时候再跳出个九婴来,那我们就成了活靶子,会被一个一个地咬死,必须要赶快恢复行动能力。

    可我们还并未感觉到死亡,所以每个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担心,也许这也是人的通病,俗话说是屎不到屁股门口不着急,感觉死亡距离我们还很遥远。

    红龙试着摸到了他的枪,但却没有力气端起来,他趴在地上喘着气说:“这样下去不成啊,要是再出了变故,连个反抗的能力都没有,那可是最要命的。”

    胖子呵呵一笑,说:“你丫的也会说这样的话,有句老话说得好,叫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看有什么东西就先吃了你。”

    红龙不想和胖子拌嘴,就对我们说:“我刚才仔细观察了那双眼睛,那好像并不是活物的眼睛,一眨也不眨,除非那是一双鱼的眼睛。”

    我说:“很有这个可能,说不定里边也有那种怪鱼。”

    黄妙灵说:“怪鱼之前我们也见过,它的眼睛并没有这样的能力,要不然我们现在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偷偷地瞟了一眼,盲天女说:“应该不是眼睛,就算是眼睛,也是石雕上雕刻出的眼睛,如果是什么野兽,现在早应该出来攻击我们了。”

    阿红说:“谁都别看了,等一会儿谁先恢复了,就过去把那眼睛用皮毛堵住,我们已经各取所需,现在当务之急是赶快离开这个斗里。”

    霍子枫说:“我也觉得是雕刻出的眼睛,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眼睛,居然能够让我们浑身无力,已经失去了基本的行动能力,这不合常理。”

    我说:“这个西周墓里边就没有合理的。换句话来说,就是我们对于里边的东西都不了解,这里并没有什么粽子,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一大堆,看样子我们并不是不合常理,而是我们对这个斗的认知不够。”

    胖子耷拉个脑袋,说:“不管是什么,只要没有危险就行,胖爷最担心这期间出什么问题了。”

    红龙呛他说:“闭上你的乌鸦嘴,没有人不懂这个道理,没必要说了一遍又一遍,烦人。”

    忽然,皮毛堆动了一下,我们都面面相觑,一时间都看向了胖子。

    胖子哭丧个脸说:“我操,你们不会怪胖爷吧?又不是胖爷让事情发生的!”

    其实人都是这样,总喜欢把不好的事情放在一个倒霉蛋的身上,而胖子就是这个倒霉蛋,他确实真够乌鸦嘴的,一时间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即将发生的变故的,但无能为力。

    皮毛堆有个什么东西一顶一顶的,好像想要从里边钻出来,而且看个头应该不小,不会真是是那只九婴吧?

    我想着,就瞪了一眼胖子骂道:“死胖子,你他娘的两梭子子弹都喂了狗了?怎么该打中的没打中,现在好了,全他娘的完蛋了。”

    胖子一脸郁闷说:“胖爷已经用子弹覆盖了,怎么可能没打中,真他娘的奇怪了。”

    这时候,我们八个人都开始竭尽全力地去摸家伙,想最后来一把垂死挣扎的搏斗,平常嚷嚷着还不如死了算了,但真正死亡来临,只有是个头脑清醒的人,就不会坐等死亡的降临,即便是下意识地反抗,也会有所举动。

    皮毛开始慢慢地飞起再落下再飞起,就好像里边藏着索命无常一般,这种煎熬让人变得有些奔溃,还不如直接扑出来个什么东西,至少让我看清楚到底是什么,脑子里边也好想个对策出来。

    其实我在潜意识中认为,这就是那只九婴,毕竟它开始中了我们那么多枪还能回到棺材里边。

    可是这又有些说不通,那么多的血量,就是一头成年大象也该挂了,更不要说以它的身躯,就算是活着,估计也非常的虚弱了。

    果然,在一颗血淋淋的脑袋探出来之后,我看到那正是九婴的,接着就是第二颗、第三颗一直到九颗脑袋全部从皮毛中出来,但一颗上面都满是鲜血,在地上手电的照射下,还能看到上面有弹孔,这就变得非常诡异了。

    胖子惊讶道:“我靠,还真他娘的活着,胖爷以为是里边还有几只小的。”

    没有人理会他,我们的目光都集中在那犹如母牛大小的躯体之上,我想此刻所有人都开始想解决的办法。

    我问黄妙灵:“你有办法解决吗?”

    黄妙灵苦笑道:“没有了,我现在连动动手指的能力都没有,所以……”

    我苦着脸说:“只能等死了吗?”

    霍子枫说:“也许如此重伤的九婴,已经没有能力再来迫害我们,要不然在我们刚从进入的时候,它就会攻击了。”

    胖子冷哼道:“天知道这种怪物会不会,也许它就是等我们变成现在这样才动手,也许这家伙是有一定智商的,毕竟你看它有九个脑袋,每个脑袋想一些,说不定会比我们的智商还高。”

    我说:“九个脑袋中只有一个是真正具有思想的,说白了其他都是一些装饰品。你们看,最大的那一颗一直死死盯着咱们,而其他八个则是摇头晃脑的,典型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红龙咬着牙说:“要是能把那颗大脑袋给它砍掉,那我们也就得救了。”

    我心里也是这样想的,便用眼神环顾所有人,问:“还没有人能活动吗?”

    胖子立马叫道:“废话,要是能动,胖爷早就跳起来干丫的了,还用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它慢悠悠地朝这边走来?”

    没错,此刻九婴拖着浑身是血的身躯,正一步步地朝着我们移动。

    只不过,它的速度已经非常的慢,而且再也没有发出那种类似婴儿哭泣的声音,我想肯定是因为子弹的作用,虽说没有要了它的命,但让它也伤的不轻。

    韩雨露说:“那双眼睛消失了!”

    我们扫了一下,发现还真的消失了,但我可以发誓,那双眼睛绝对和九婴没有多大的关系,只是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动,而这只九婴到底还能吃下几个。

    胖子说:“这样吧,胖爷给你们做个牺牲,以胖爷的身板它肯定吃不下,加上它刚从应该是吃了猎物,所以等它吃饱了你们也许还有机会。”

    他继续愁眉苦脸地说:“到时候胖爷只希望你们答应我三件事,第一件干掉它替胖爷报仇,第二件就是回去给胖爷建个大墓,第三个照顾……”

    “得得得!”我听得有些不耐烦说:“你以为你让它吃你,它就那么听话?这种畜生的想法你别猜,说不定它攻击的还是小爷呢!”

    其实我们都是被折磨的非常难受,没有人想到会有这么一个打不死的家伙,这可比外面的怪鱼厉害的多,也不知道它有什么弱点。

    现在,我开始后悔被里边的冥器冲昏了头脑,其实应该先扒开看看这堆皮毛究竟是个什么情况,而不是着急摸冥器。

    九婴的步伐距离我们越来越近,而目标应该是朝着我和韩雨露这边而来。

    我暗想:我去他妈的,这家伙难道是喜欢吃排骨瘦肉?那可非常的扎牙的,而且瘦肉也不好消化,这家伙不会这么没有审美食的眼光吧?

    韩雨露问我:“小哥,你有办法吗?”

    我愣了一下,毕竟她这是第一次叫我小哥,也许这表明她也开始融入我们这个盗墓集体了,只是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办法。

    我立马发扬个人英雄主义,说:“放心吧,等它过来的时候,我就开始乱喊乱叫,这动物是不会在有这么大动静的地方进食的,所以你会很安全。”

    胖子一听就愣了,说:“那还等什么?现在就叫啊,我们吓死它!”

    说完,胖子嘴里就发出类似杀猪的声音,搞得我们一头的冷汗,可是为今之计还能用声音和这只伤痕累累的九婴战斗了。

    我们都扯开嗓子大叫,这个棺材外面还有棺椁,所以回音十分的响亮,场面有一种说不出的滑稽和乱作一团。

    我想不到我们这些自负一身盗墓本领的人,居然会有如此下三滥的手段。

    在武侠小说中,有一种声音武功,叫做“狮吼功”,可以震破敌人的耳膜,让敌人全身血液沸腾而死。

    但那需要武侠中的内力,而我们肯定是没有的。

    不过,我记得村子里边有个哑巴,他就用那种“啊啊”的声音吓退了一只疯狗。

    我想我们总比哑巴的声音要厉害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