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棺中乾坤
    大头顶端和小头前端书写着两个打字,虽然我不认识这两个字,但也知道这不是“福”就是“寿”或者是“奠”,棺盖上之前应该是用什么皮毛盖着,但已经完全腐烂。

    按照一般讲究来说,这棺盖上盖的东西无非就是三种:皮毛、绸缎、红纸。

    而在这上面是会写一些“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甚至会记录一些墓主人视为极重要的事情,可惜现如今是看不到了。

    这口檀香木棺材,厚度应该在半米左右,像古代普通人家的棺材板一般都是三寸厚,官员最后不超过八寸厚(根据官员的品级而定,这有着相当严格的规定。),而帝王则是九寸厚。

    帝王棺的九寸也就是现代的三十公分,可眼前这口棺材的厚度活生生增加出二十多公分,先不说这有什么讲究,就单单是木料就已经价值连城了。

    要知道半米后的棺材,所用的树木的粗度,直径至少在六米粗,这样粗的檀香木自然是非同一般。

    而且我看得出,这口棺材的用料都是来自同一颗树木,这在风水上来说,叫做“一木同棺”,用着大吉大利的寓意,同时也彰显墓主人的身份和地位。

    姬宫涅作为西周的末代皇帝,那就要提一下他为什么还能拥有如此浩大的皇陵工程,众所周知帝王在刚刚即位就开始修建自己的陵墓,但最后一个皇帝是谁把他埋进这里边的呢?

    毕竟并不非只有姬宫涅是末代皇帝,从夏、商、周、秦、汉、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十国、宋、元、明、清。

    每个朝代都有衰亡,那也就是每个朝代都有末代皇帝,而这些末代皇帝几乎都是拥有自身的皇陵的。

    这在一些史书中有这么两种答案。

    第一种,就是在国家灭亡时刻,帝王在殉国之后,会被后人秘密送入皇陵之中,希望以后可以福泽子孙。

    第二种,就是新朝代的帝王,会让人把灭国的帝王送进去,这样是为了求安定,不至于被旧朝代帝王的冤魂缠身,毕竟每个帝王手里都是血淋淋的。

    这里既然是姬宫涅的皇陵,我认为冥器应该价值高与低就很难说了。

    如果是第一种情况,那里边的东西一定是当时很多的国宝,不是说有的落败的子孙挖了自己先人坟墓,可以东山再起。

    可要是第二种情况,那肯定是一些非常普通的,不过也足够我们摸一把,毕竟里边都是墓主人身前用过的东西,说不定也许会有一些意料之外的东西。

    本来我们接下来面对的问题就会打开这口棺材,但是胖子眼睛贼尖,发现在棺材的侧身有着一个不小的入口,那显然不是故意留下的,从那入口不规则的锯齿状来看,应该是什么东西挖出来的。

    那就不用说了,肯定就是九婴干的好事,这家伙把这里当成它的老巢了,也不知道里边会不会有几只小九婴,那样说不定我会领养一只作为宠物。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韩雨露指了指下面说:“那只上古九婴还没死。”

    “什么?”

    我们都愣了,因为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毕竟我们已经看到这么多的血迹,它怎么可能还活着,难道没有伤及到它的要害吗?

    我们扫了一遍棺椁和棺材的空挡,还真的没有发现九婴的尸体,甚至连那少半条怪鱼的尸体都不见了,这就更加奇怪了。

    霍子枫指了一下那个入口说:“有血迹,应该是进去了。”

    我们顺着霍子枫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些血迹滴滴答答地流了进去,看样子九婴还真的活着。

    商量了一下,觉得现在九婴对我们的威胁不大,便立马开始拉出绳子滑了下去。红龙是是一个,他下去之后端着枪用手电扫了一圈,对我们做了一个安全的手势,然后我们才逐个地跟了下去。

    其实高度只有三米多一些,下面有着一层很厚的灰烬似的东西,踩上去松松软软的,我起初以为是焚烧后的东西,随着棺材一起填入了棺椁中,但捏了一把就发现那些居然是动物的短毛。

    胖子说:“我操,这里不会还有更多的九婴吧?而且这些九婴还脱毛。”

    我已经认出那是什么,就没好气地说道:“你他娘的一天就会胡扯,这明明就是陪葬的皮毛腐烂后形成的,所以才有这么多的腐烂毛发。”

    胖子提起腿说:“我操,那这陪葬的皮毛也太多了,腐烂之后都快没到胖爷的膝盖了。”边说,他边抖着腿上粘的毛,可是等到换另一条腿的时候,之前那条有粘满了。

    阿红说:“死胖子,你别抖了,再抖还是会粘毛的,现在抖的里边的毛全都飞起来了,你不觉得呛鼻子吗?”

    胖子不好意思地挠着头说:“胖爷这么在你们几位大美女的面前,想要体现一下胖爷干净嘛,以后说不准也能从你们当中找到当老婆。”

    “呸!”阿红对着胖子翻白眼,说:“瞎子才会看上你这个死胖子呢!”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哥,她们当中还真有人是瞎子。”

    我愣了一下,就反应了过来,这家伙明显把我和黄妙灵都骂了进去。

    我们两个属于那种躺枪的,我毫不留情地在胖子屁股上踢了一脚,可搞得里边的皮毛更加肆无忌惮地飞舞起来,惹来了一阵的怨声载道。

    我干笑几声说:“不好意思,要怪就怪这个死胖子,都是他挑的事。”

    霍子枫说:“行了,都别闹了,进去摸完金回去闹翻天也没人管你们,这毛也太多了,小心一会儿吸取鼻子进入气管,居然说皮毛吸的多了会得白血病的。”

    顿时,我们就消停了下来,这就跟戒烟一个道理,平常有人跟你说抽烟的坏处和戒烟的好处,但你不管怎么样都还是要抽,可是医生告诉你再抽就死了,那保证十个就九个半都能把烟戒掉。

    霍子枫指了指那个入口,说:“我和老龙先进去看看,人多进去有危险想退都退不出。”

    我原本是同意的,毕竟那九婴说不好还活着,可胖子却说:“那可不行,怎么不是我和小哥先进去探探?霍子枫,大家都是成年人,谁也别想糊弄谁,万一里边有什么珍品,你们两个进去肯定会偷偷藏起来了,胖爷可不是白痴小哥,没那么好糊弄的。”

    胖子这话一说,立马得到了盲天女和阿红的支持。

    毕竟胖子说的也是实情,进去就意味着和冥器无限的接近,要是有什么好冥器,别说是霍子枫和红龙,就是我都忍不住会藏一件,毕竟谁摸到那就是谁的。

    一看是这样,霍子枫看了红龙一眼,他说:“那只能大家一起进去了,里边空间应该不会太大,如果到时候有危险,别怪我没时间去救你们。”

    胖子说:“您呢就放一百二十八心吧,胖爷又不是第一天盗墓,里边的那条道道不比任何人知道的少,一起进就一起进。”

    我不再说话,心里虽然有自己的想法,但表面是做着少数服从多数的模样。

    其实就是我的脸皮比不上胖子的厚,即便当时想到也拉不下脸说这些,而胖子是见到冥器连路都走不动,他这样的表现反倒是非常的正常。

    霍子枫说:“那这次谁带头?”

    胖子呵呵一笑,说:“怎么了?感觉亏本了?不愿意带头进去了吗?那行,这次就让胖爷做先锋,你们在后面跟着。”

    顿了顿,他看向我说:“小哥,胖爷打头你第二个,别人胖爷还不放心呢!”

    我什么都没有说,就是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他的话,然后一行人以胖子带头,我第二,接着是霍子枫,盲天女、黄妙灵、阿红、韩雨露,最后还是红龙殿后。

    在胖子走进去之后,我用手电扫了一眼地上的血迹,然后也跟了进去。

    我同时提醒胖子,说:“注意点,别被九婴偷袭了,看样子我们还是低估了它。”

    胖子这次并没有反驳,看我的时候脸上非常的认真,显然和平常喜欢开玩笑的他判若两人,想来也对。

    毕竟,这可能危及到他的小命,胖子绝对不会做那种牺牲他来成全别人的事情,要不然那就不是胖子了。

    进入棺材内部,发现里边腐烂的要比外面严重的多,棺壁四周和顶部都有一定的木片掉落,感觉非常破败,不过我只是扫了一眼,注意力还放在那些血迹上。

    内部自然也不小,像是三间大平米的平房,在正中间有一个玉床,上面躺着五具干尸,身上都穿着兽皮,但也腐烂的非常严重。

    干尸几乎是剩下一把骨头,这些骨头并不整齐,在玉床上随便什么方向躺着。

    我猜想这应该是九婴所为,只是好奇为什么九婴没有吃掉这些尸体,反而让尸体自然风干,难不成那只九婴是后天才进入里边,而尸体已经让它没有什么胃口了吗?

    在玉床的周围,我们看到了很多的陪葬品,这些陪葬品几乎要顶到棺盖上,除了正面没有,左右和后面都被堆积的满满的,虽然非常的单调,但在我们看到之后,每个人都陷入了很长发呆的状态。

    在玉床左边是不计其数的青铜器,大多都是一些武器和盔甲,还有很少一些青铜器皿;而右边则是一层厚厚的皮毛,感觉就像是进了掉毛野兽的窝。

    在后面则是无数件玉器,这些玉器从材料上来看和棺椁的一样,但都是玉中的极品。

    刨开那没有用的皮毛不说,光是这些青铜器和玉器,每一件都可以让人为止心动,尤其是那些玉器,就是现代挖出这种品相的玉,那要个几十万上百万都不是问题,更不要说这都是西周的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