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守株待婴
    在《淮南子,本经训》原文记载:“逮至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猰貐、凿齿、九婴、大风、封豨、修蛇,皆为民害。尧乃使羿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邱之泽,上射十日,而下杀猰貐,断修蛇于洞庭,擒封豨于桑林。万民皆喜,置尧以为天子。”

    传说,自幼即思创造一种符号(龙魂文字)为天下利用,就是现在所传的八卦,后来仓颉氏因了他的方法,方才制造文字出来,所以伏羲八卦实在是中国文字的根源。

    但是伏羲氏画八卦的地方不止一个,而最早的地方终究要算降生地方的成纪,所以成纪那边伏羲所画的八卦尤为文字根源的根源。

    那边画八卦的地方后人给他起了一座台,作为纪念。每逢下雪之后,那台下隐隐约约还有所画八卦的痕迹。

    精诚所结,日久通灵,遇到盛世,就成祥瑞,遇到乱世,就为灾患。

    所以那九婴就是坎、离二卦的精气所幻成的。坎卦四短画,一长画;离卦二短画,二长画,共总九画,所以是九个。

    因为伏羲氏幼时所画的,而且卦痕多不长,所以都是婴孩的样子。

    坎为中男,所以五个是男形;离为中女,所以四个是女形。

    坎为水而色玄,所以五个男婴都善用水,而衣黑衣;离为火而色赤,所以四个女婴都善用火,而衣红。

    大抵这一种精怪所恃者,人不知其来历出身,所以敢于为患,后来被后羿所杀。

    其实《封神演义》中的九头雉鸡精和《西游记》里的九头虫,都是以九婴为原型所创造的精怪角色。

    我对于这些十分喜欢去查找阅读,而且对于一些上古的神兽、凶兽也颇为了解,所以当韩雨露大体一说之后,我立马想到了“九婴”这种怪物,可又不敢去相信,难道还真的有这种生物的存在吗?

    不过,想到自己曾经看过《盗墓笔记》当中出现的烛九阴,以前并不相信,瞎子看来这个世界上真的可能存在这些远古残存下来的生物。

    黄妙灵大概是见我入神,就知道我应该是想到了什么,便敲了敲青铜锁链问我,我让所有人先回到棺盖上去。

    那九婴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回来,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想办法对方它,而且还应该利用一下它,毕竟现在只有它能够打开棺椁。

    我们落到了棺盖上,将一支荧光棒摇亮丢在了远处的路上,一旦九婴回来我们就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它,而我把自己所知道的细细地跟其他人说了一遍。

    胖子挠着头说:“还真的有这种怪物?”

    我点头说:“这就是小爷所知道的,刚从韩雨露也说了,应该差不多就是九婴这种怪物,只不过现实中的它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通广大,只是看起来力量应该比我们加起来都大的多。”

    霍子枫一笑,说:“师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也许也只能这样了,我们下好套等着它回来。

    我的想法再简单不过,等一下那只九婴应该会回来,到时候我们一方面可以看看它是如何打开棺盖的。

    另一方面就是坐收渔翁之利、守株待兔,或者说等它打开棺盖之后将它干掉。

    不管是哪一方面,我们就会省力又省功,这种小伎俩也没有人不明白,所以我们就合计了一下,选好藏身的地方,这个地方必须也是最好的攻击位置。

    胖子指了指青铜锁链上面说:“胖爷看这上面就挺好,我们有足够的时间调整姿势,找到最有利的射击角度,等丫的打开棺盖,立马就是一梭子,到时候上面问题都解决了。”

    我说:“你别他娘的逗了,九婴能在这么黑暗的地方生活,说明它有着和猫头鹰一样的眼睛,刚从是因为棺盖到了这些钩子上,我们才没被它发现,现在再回到上边,估计它一回来就会发现我们的。”

    红龙说:“老板说的不错,这肯定是一只夜行动物,现在的时间正是晚上九点多,它应该是出去捕食了,在黑暗中,它才是王者,而我们就会成为猎物。”

    胖子说:“那你说该怎么办?你不是大头兵么?以前肯定学过怎么在敌后隐藏,想个办法出来啊!”

    红龙挠着头说:“九婴就相当于戴了夜视仪的特种兵,而我们只是普通士兵,要想躲过它的视线,只能打埋伏,幸好这棺椁够大,我们只要站着侧面,不搞出动静是很难发现我们的。”

    黄妙灵看着棺盖说:“刚从棺盖起来,并非是什么机关设计,而是那只九婴的力量所致,所以接下来它肯定还会把棺盖抬到钩子上,我们只要稍作设计,应该能够在它打开棺盖之后,来一场正面交锋,我们手里都有枪,干掉它并不困难。”

    阿红说:“万一这九婴有什么我们所不了解的神秘力量,到时候吃亏的就会变成我们。”

    盲天女说:“那我们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霍子枫看向韩雨露,问:“韩雨露,你有什么建议吗?”

    韩雨露微微摇头说:“我不知道,但在我的记忆中,九头凶鹰是一种非常强悍的怪物,不过你们手里有枪,击杀的可能性就变得很大了。”

    霍子枫说:“那好,等一下我们就用绳子和铜环拴住,计算好棺盖抬起来的高度,正好可以将我们拉到棺椁的边缘,那时候我们一起开枪,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我说:“不是我给大家泼冷水,你们要注意生物界一些规律,就是但凡有四肢的动物大多不能飞;但凡攻击力大的动物,防御力很一般,反之也是一样。”

    顿了一下,见他们都在看我,我就继续说:“可九婴确实有四肢却有翅膀的动物,它的攻击力和防御力也许都非常的强,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的。”

    胖子笑道:“万一它的翅膀和鸵鸟、老母鸡一样,其实就是一个摆设,丫的根本就不会飞,而且这里边也不是很大,即便它会飞也展示不了它的绝技。”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小爷不是那个意思,意思是说这家伙有很多未知的可能性,万一它的防御力强到和那种怪鱼有一拼,到时候可就不是闹着玩了。”

    胖子不屑地笑着,说:“你丫的就是心眼多,要是它有那么厉害,那我们也就认命了,大不了打不死它,咱们就撒丫子逃命,再说了毕竟只有一只,就是狮子、老虎也不可能扛得住我们的的攻击吧?”

    我看向霍子枫、黄妙灵、盲天女和阿红四人,说:“如果到了万不得已,你们只能用四派秘术了,虽然我知道对你们身体的影响很大,但至少我们还能活着。”

    霍子枫点头说:“师弟,你就放心吧,我们知道什么时候使用秘术。”

    黄妙灵也说:“不用担心小哥,只要有危险我们就会拼尽全力干掉它,到时候不是还有你们嘛。”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点头,但心里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不知道是因为对九婴的陌生,还是因为刚刚霍子枫他们受了伤,总之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让我对这看似周密的计划存满了不自信。

    说干就干,因为我们也不知道九婴什么时候会回来,所以能做的就是宜早不宜晚。

    黄妙灵从外面布置一下简易的“陷阱”,其实就是用几条细线连接墓道的两壁,上面挂着几个铃铛,只要那东西一回来我们就会知道,也不至于被打个措手不及。

    接下来,我们就像是吊威亚似的悬空而吊着,这是棺椁小头的地方,而棺椁大头正对着墓道,也就是说九婴除非有透视眼,否则它肯定是发现不了我们的。

    每个人都用绳子做了一个简单的“座架”,那感觉就好像女人穿着那种几条线的内裤似的,也不知道女人们是怎么一穿一整天的。

    反正我是勒的屁股快成八瓣了,一只用手揉着自己的屁股,生怕一会儿因为时间太久,肌肉发生痉挛和麻木的情况。

    我旁边的胖子已经看不到绳子,绳子隔着衣服早已经深深地勒进他的肉里,所说我们都穿着盔甲,但也没有“护臀牌”。

    胖子龇牙咧嘴地对我说:“小哥,咱们真是造孽啊,谁想出这么一个损招,胖爷的屁股再也不是自己的了。”

    我白了他一眼,问:“你他娘的刚从还不是拥护这样做吗?”

    胖子说:“胖爷哪里想到会这么受罪,看来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他娘的残酷的,这年头倒个斗也这么玩命,早知道胖爷就去三里屯跳钢管舞了。”

    我们都乐了。

    红龙冷笑着说:“先不说钢管受了受不了,就您这幅尊荣,谁雇你谁场子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估计一个顾客都没有了。”

    “呸!”胖子浓浓地吐了一口,骂道:“放屁,你他娘的才丑呢,再说,现在流行的就是异类,说不定胖爷在的场子里生意还爆棚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