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上古九婴
    我点头同意霍子枫的话,这是这样的话我不愿意说出来的,说:“有个成语你们都听过吧?叫‘盖棺定论’,这就是说只有棺盖被钉上了封棺钉,说明里边的死者确实走了,不钉上不作数。”

    盲天女说:“也是担心被人盗墓,毕竟只要我们这些专业的盗墓贼才会带一些专业的工具来,要知道一些名贵的木材,是很难腐烂的,而钉上棺钉的棺材是很难打开的。”

    胖子已经点起了烟,见我们还打算往下说,就插话道:“我说你们还有完没完了?胖爷只是随口问这么一句,你们就扯起来没完没了……”

    “他娘的,我们千辛万苦爬上来是商量怎么打开这个棺椁的,不是商量这个棺盖根本就不存在的封棺钉的!”

    我们面面相觑,不知道什么时候胖子变得这么正经了起来,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胖子。

    过去摸了摸胖子的脑门,我问他:“不烧啊,死胖子你抽什么风啊?”

    胖子打开我的手,说:“胖爷只想快点开棺摸金,快点离开这里,回去找到个饭店你们爱怎么扯怎么扯,这种地方再扯下去保不准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我点了点头,刚准备说话的时候,忽然韩雨露对着我们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轻轻地说道:“你们仔细听。”

    我们都看向了她,只见韩雨露正用耳朵贴在棺盖上,好像在听什么声音一样,这一次原本还比较愉悦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胖子也站了起来,瞪着眼睛问:“有什么声音?”

    韩雨露没有回答他,只是做了一个让我们学着她那种听声音的姿势。

    很快,霍子枫他们就把耳朵贴在了棺盖上,而我有些不太愿意这样做,一旦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那也太骇人了。

    看着他们相继都贴上去听,我顿时觉得自己有些不合群,一想早晚也要面对,便咬了咬牙把耳朵贴了上去。

    四周一片的死寂,起初有那么十几秒,我只能听到其他人的呼吸声、心跳声和咽口水的声音,可当我真正听到一阵异样的声音之后,顿时整个人都怔住了。

    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里边有小孩儿哭啼的声音,而且还不止一个。

    那声音非常的凄惨,但也特别的空灵,大概是因为隔着玉石棺盖的原因,但我觉得不是幻听,是真的有婴儿在里边啼哭。

    胖子四条“腿”支起来,对着我龇牙,轻声问:“小哥,这下面是不是有好几只小粽子啊?”

    我耸了耸肩说:“这谁能知道,不过小爷的预感告诉我,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砰!”忽然,整个棺椁震了一下,我们所有人都跳了起来,然后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彼此,谁也不知道这又是什么情况。

    在陵墓我以前也有过类似的经历,结果最多也就是一些小粽子之类,并没有多少威胁。

    可这一次我想不到几个婴儿的哭声,居然有这么大的力量,连玉石建造的棺椁都是撞出如此大的震感。

    胖子哭丧个脸,说:“我操,不会吧?这棺椁里边究竟有个什么东西,居然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难道棺椁里边没有冥器,全部都是小粽子吗?”

    已经没有人理会胖子的牢骚,从刚从的震动来看,里边的东西决然不小,看来之前我们的猜测是有误的。

    这棺椁并不是因为奢侈而建成一个大型的棺室,很有可能是为了装一些什么可以镇守的东西在里边。

    霍子枫提醒道:“很多墓中都有守护的生物,有些是我们并不了解的古代生物,它们有着超长的生命力和繁殖能力,可以一直延续到现在,看样子我们是遇上了。”

    红龙用早已经摸出来的枪管指了指棺材说:“霍小七爷,你是说这里有活物?”

    霍子枫点头说:“粽子是绝对不会发生婴儿的叫声,这很有可能是一种少见或者灭绝的生物。”

    我不知道霍子枫为什么一口咬定是活物,不过要我给出一个更好的解释又没有,只有将枪端了起来。

    同时,也把玉覆面扣在了脸上,毕竟之前特殊的衣服救了我小命的事情刚刚发生不久,说明盲天官有些话还是要听的。

    他们见我戴上了玉覆面,先是愣了一下,可还没有人说什么,忽然又是一下剧烈的撞击,这一次要比上一次强烈的多,我们个个都几乎站不稳摔倒在棺盖上。

    阿红说:“不能再在棺盖上待着了,要是里边的东西一下子把棺盖顶翻了,到时候我们不摔死也会被棺盖砸死,快到地面上去。”

    我看了一眼上方的青铜锁链,又想到胖子刚从亲身体验过,立马就说:“别下去,否则我们可能会被逼退出去,上这上面,快!”

    其他人看了一眼青铜锁链,立马明白我是什么意思,便个个跳跃起抓住了青铜锁链,然后就像是小时候爬电杆似的,一个个都顺着青铜锁链而上。

    就连胖子这次也非常的迅速,这跟他刚刚已经体验过有着很大的关系。

    我们顺着青铜锁链到了墓顶,就开始用匕首戳进锁链之间的空隙中,来固定住自己的身体,这样就不至于手上失去力气而滑下去。

    忽然,谁也没有想到,整个棺盖已经就朝着我们冲了上来,方法上面有一块吸铁石似的。

    我暗骂一声,这下完蛋了,眼前发生的事情太不可思议了,而我们马上就会变成八张人肉烙饼了。

    可是棺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而是在半空中停了下来,我不知道这又是什么情况,就感觉自己抓着的这根青铜锁链微微地朝着一个方向汇聚。

    我定睛一看原来是钩子正好钩在了棺盖上那八个铜环上的其中一个。

    再看其他的锁链,发现都是这样的,这些锁链大体分为八个区域,我们抓在上面的人都出了一头的冷汗,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设计的,而下面到底又发生了什么情况。

    片刻之后,棺盖居然又自动落了下去,我的眼睛不由地朝下看去。

    在手电光的照射下,顿时看到一只浑身长着暗红色长毛的怪物,大概有一只成年奶牛那么大,摇摇摆摆地从我们来的路上走了出去,由于棺盖落的晚了一些,我也只是看到了几秒钟,那怪物便消失不见了。

    我们八个人倒挂在青铜锁链都愣住了,场面陷入了绝对安静的情况,不知道是被这个怪物吓到了,还是担心这怪物再回来。

    在这么大的棺材中有这么一个活着的东西,还真是令人匪夷所思,编都编不出来。

    胖子在我不远处咽口水,轻轻地叫道:“小,小哥,你刚才看清楚那是什么了吗?”

    我摇头说:“丫跑的太快,没看清楚是什么,只看到一团暗红色的长毛,好像是个四条腿的动物。”

    红龙说:“老板说的没错,我也看到那东西有四条腿。”

    霍子枫迟疑了一下,说:“如果我没看错,它还有一对翅膀,跟那种怪鱼差不多的胳膊和手。”

    “等,等一下!”我脑子有些转不过弯,说:“如果我们都没有眼花的话,那这东西就是一个长着长毛的四条腿会飞的动物?”

    黄妙灵说:“那怎么可能呢?一般来说四条腿的都是哺乳动物,会飞的都是卵生动物,这样的结合体并不多见,现在也只有蝙蝠能算是一种。”

    盲天女说:“那也许就是一只古代的大蝙蝠。”

    我不同意她这样的说法,毕竟我没有见过哪只蝙蝠不飞,而是晃晃悠悠地走了出去,再说了就算是一只未开化的蝙蝠,但它是怎么能够拖得起这么重的棺盖的呢?

    难道它是蝙蝠中的大力士?

    胖子对韩雨露说:“我的亲奶奶,您看清楚没有?要是知道是什么您说句话,也好让我们心里有底,这样吊在半空跟猴似的,也不是个事啊!”

    韩雨露说:“我刚从好像看到它有九个脑袋,加上你们描述的来看,和上古九婴很像!”

    胖子并不知道韩雨露说的是“上古九婴”这四个字,他把“婴”当成了“鹰”。

    用青铜锁链蹭着头说:“不会吧?你说那是一只长了九颗脑袋的畸形老鹰?不对呀,丫的不管几个脑袋,它怎么可能有四肢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韩雨露说的是哪四个字,但我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不对劲,单反有四肢还长着翅膀的这么大的动物,那只出现在古代神话当中,而且也不多,我能想到的只有“奇穷”一个。

    霍子枫问韩雨露:“什么是上古九婴?你能说说它大概的模样吗?”

    韩雨露把上古九婴的模样简单说了一遍,几乎和我们看的没有多少出入。

    这种怪物在以前也不是很多,可一旦发现就会被人联合起来剿杀,以为这种东西不畏水火,而且见人就吃,属于一种非常邪恶的野兽。

    因为它的叫声和婴儿的哭啼声相似,又有九个头,所以叫上古九婴。”

    这让我顿时就想到了我国古代神话中的一种凶兽,它号称九婴,在《淮南子,本径训》中有记载,九婴是水火之怪,其声如同婴儿啼哭,说是它的出现和太昊伏羲还有一定的关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