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夏门石鼓
    将工兵铲挂在了腰间,胖子嘀咕着:“他娘的,这这一身跟跳大神的衣服有个屁用,一点作用都没有起到,胖爷的手还是受伤了。”

    我让他被废话了,不想穿就脱掉,反正已经进入墓里边了,确实这衣服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只是给自己的负重增加了不少,难道这次是盲天官的估计失误了?

    在我踏入冥门内部的那一刻,我忽然意识到这次倒斗有一些非常不同寻常的事情,先是盲天官让我到西周墓中找那种有鱼,接着就是穿上奇怪的衣服,之后就是旱禁婆的袭击。

    在我们进入护龙陵之后遇到的各种珠子,这些东西看似没有什么联系,但仔细一想就会发现这如果不是一个梦境,那就是一张环环相扣的大网。

    整件事情的起源是因为那种还不一定是否存在的鱼,经过商量的说的什么话,我们就穿上奇怪的衣服。

    山中被旱禁婆袭击,高峰是发现各种珠子,然后被珠子袭击死亡过半,最后只剩下我们八个人,而且无一不是受伤状态。

    这如果称作一个阴谋的话,那这是打算要我们所有人的小命。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浑身冷汗倒流,整个人久久回不过神来。

    胖子大概是见我走神,就踢了我一下,骂道:“小哥,你他娘的干什么呢?大家都等着你呢!”

    “嗯?”

    我这才回过了神,看向四周的人,发现他们都在看着我,我脸一红挠着头问:“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

    胖子扶着额头说:“哎呀,我的亲娘,这一把锁霍小七爷打不开,该你试试了,他去试下一把,你不会这时候耍大牌吧?”

    “我耍你娘的毛线大牌!”

    我白了胖子一眼,就拿着手电朝着四周照去,一照我整个人三魂少了六魄。

    在冥门之内,出现了足足有九扇小门,每一扇高一米八宽一米,而且上面都刻满了装饰性的纹路,这些纹路非常有规律性,但一时间无法找出其中蕴藏的东西,只觉得好像古代某种密码一样。

    在九扇小门之上,都有一把锁头,但每把锁头各不相同,我随意选择一个方向走过去看,就发现这个锁并非十大神锁任何一个,也并非普通的锁头,而是一种见所未见的锁头。

    这九把锁头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使用青铜和一种叫不出名的矿石契合而成,用现在的话来说,就相当于“合金”。

    我试着用石工锤去敲,结果震的我手都麻了,锁头纹丝未动。

    胖子说:“小哥,胖爷看你丫的肯定是丢了魂了,刚才胖爷已经砸过了,如果能用这么简单的办法搞开这些锁,胖爷还有把一边傻了吧唧的你叫回魂吗?”

    我刚才实在想到的太入神了,以至于在进了冥门那一刻,后面的事情我一概不知,所以现在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不好意思地对大家笑了笑,然后就去问霍子枫:“师兄,看出些什么端倪来了吗?”

    霍子枫已经研究过半了,他摇头说:“每个锁头的模样差不多,但里边的构造却非常奇怪,看似非常的简单,可是怎么都打不开。”

    我也看了几把,同时也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开锁工具去尝试,结果就像是霍子枫说的那样,按照原理是应该能打开的,但真正去操作就会发现根本打不开。

    那种感觉不像是少了一点关键的地方,而是我根本连关键是什么都没有搞清楚。

    盲天女说:“你们四兄弟都打不开,我们就更不用说了,看样子只能再一次用炸药了!”

    红龙立马反驳道:“现在不能用炸药,第一我们不知道每扇门后面是什么,第二也不知道这门有多厚,炸药量用少了起不到作用,用多了就不划算了。”

    我皱起眉头,问:“难道无法探知这门的厚度?”

    他们没有说话,红龙示意我敲一敲大门,我按照他说的那样一做,就立马明白为什么无法估计这门的厚度,因为敲上去发出“咚咚”的声音,就好像用鼓槌在击鼓一样。

    我问他们这是怎么回事,黄妙灵告诉我,根据所有人的推测,这应该并不是八扇门,而是八个造型像门一样的石鼓,属于古代的打击乐器。

    对于他们这样的说法,我保留自己的意见。

    说到石鼓,那就不能不提石鼓文。

    在公元六百二十七年,发现于今陕西省宝鸡市石鼓山就有十只,高二尺,直径一尺多,形象鼓而上细下粗顶微圆,十个花岗岩材质的石鼓每个重约一吨,在每个石鼓上面都镌刻“石鼓文”(大篆)。

    因铭文中多言渔猎之事,故又称它为《猎碣》,现在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馆的石鼓院内。

    石鼓文化,在中国可以说是源远流长。

    从秦朝的陈仓石鼓,发生了陈胜起义,一直到唐朝的安史之乱,宋朝的司马光之父造假工程,导致靖康之乱,再到元明清的历史变迁,甚至到近代的抗日战争。

    传说中,石鼓并不是用来敲的,说白了不是人用来敲的,而是石鼓自己发出声响,每一次响起都会发生一场血淋淋的战争,在每个朝代都把石鼓当成一种上天的预兆。

    在一些考古学家猜测,这陈仓石鼓是起源于秦朝,但还没有非常肯定,只是因为上面出现的大篆,而秦朝事情又是大篆兴起的朝代,所以才会这样认为。

    陈仓石鼓,是中国九大镇国之宝之一,被康有为先生誉为“中华第一古物。”

    由此可见,石鼓追寻的朝代要非常的久远,如今在西周的墓中也看到了如同石鼓的石门,我顿时就将这八个和现存于世的十个联系到了一起。

    只是有一点让我想不通,为什么这石门敲击能发出声音呢?

    我仔细去摸其中的一个,发现石门的材质也非比寻常,看样子和锁头的用料是一样的,只是现在让我叫不出名字的石料那真是少之又少,我想应该是这种石料在现代社会上“灭绝”了,甚至连一些文献记载都没有。

    目前为止,我只能把这长的像门,还有锁头八个,称之为夏门鼓,这应该是算是我的职业病,就像是看到一件刚出土的冥器一样,我肯定会给它起个名字。

    说到了石头,那自然要提到石器时代,那是处于人类历史的初级阶段,距离青铜器出现之前,一共经历了两三百万年,属于最原始的社会。

    现如今出土最有名的是上海的海青浦福泉山良渚文化墓葬出土的神像飞鸟纹玉琮。

    玉琮是史前时期祭典和敛葬的重要礼器,湖绿色,玉质晶莹,有透光性,在琮体四面分别琢出一组神人兽面纹,即良渚先民崇拜的神像,其四角有四只飞鸟,为神像的使者。

    还有一种叫玉琀,最早出现在新石器时代的崧泽文化遗址中,是人骨口中发现的一种玉器,此琀造型简洁,呈鸡心形,中穿一大孔,是以管钻从单面钻成,通体琢磨精致。

    其实,石头文化最早还要说到我的老家——泥河湾遗址。

    一九七八年中国考古工作者在泥河湾附近的小长梁东谷坨发现了大量旧石器和哺乳类动物化石,其中包括大量的石核、石片、石器以及制作石器时废弃的石块等,是国际标定的第四纪地层代表地点。

    可要是说到石鼓,除了出土的陈仓石鼓之外,那我们眼前的又是一个重大的发现。

    如果我们这群人中有个考古学者,只要他能活着出去,估计他的名字将会和这八个夏门鼓响彻国际。

    可是上面的雕刻我是一点儿眉目都没有,我觉得这应该是某种祭祀用的符号或者文字,但又不同于龙魂文字,属于一种见多未见闻所未闻的东西,一时间毫无头绪。

    霍子枫对我说:“师弟,你听说过夔吗?”

    我愣了一下,说:“你是说《山海经,大荒经》中记载的那种只有一条腿的怪物?”

    霍子枫点头,继续说:“传说黄帝依照九天玄女的指示将夔杀死,以其皮制成战鼓,敲击其鼓,声传八百里。”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他说的意思,迟疑了片刻,问:“师兄,你是说这是夔的皮?”

    霍子枫说:“夔这种怪物是不存在的,但我们假设一下,如果夔不是一种生物,而是一种非常特别的石料,那眼前的八个夏门鼓就说得通了。”

    这绕了一圈又到了玄女的传说,我自然要去看韩雨露,但发现她并没有什么异常,这说明她没有想到什么,或者说她的记忆里边根本就不存在这种东西。

    我迟疑了一下,说:“既然这锁一时半会儿打不开,我能不能跟大家说一下我自己刚刚想到的事情呢?”

    其他人都是一愣,有些摸不准我的脉,我就把自己所想关于整件事情的疑点之类,而且很大胆地把自己的猜想也说了出来。

    这一下,所有人都用吃惊地眼神看着我,包括韩雨露也目露诧异的神色。

    胖子咽了咽口水说:“你们还别说,小哥这话虽然听起来有些扯,但确实非常符合逻辑。”

    黄妙灵摇着头说:“不对,如果你说我师傅要害我们,可他没有动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