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星辰天宫
    看到胖子那么贱,我真想抽他。

    这时候,韩雨露突然开口说道:“这是星辰十二宫。”

    韩雨露说起这星辰十二宫,我立马就想到了三种不同说法。

    第一种,古希腊星辰学中的黄道十二宫,也就是现在所讲的十二星座。

    第二种,就是我国干支历法当中的十二地支,也就是十二属相。

    第三种,是流年十二宫星辰,讲的是一个流年所犯每个神煞之应。

    如果韩雨露说的是这三者之内,那我大概知道她口中的这星辰十二宫是干什么的,结合星座、地支、流年来说。

    那这幅用鱼眼石组成的图案,十有**就是用来卜卦的。

    胖子对这些鱼眼石情有独钟,一直研究着怎么能够挖几颗下来,被韩雨露阻拦有些不痛快,就皱着眉头问:“这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胖爷不能碰?你说的星辰十二宫又是什么东西?”

    韩雨露沉思了片刻,说:“天空之星斗分为十二宫,通过十二宫的变化来推测大到天灾**,小到个人的祸福病死,每颗星斗都代表着一个人,星斗的变化将预示着一些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这也就是所谓的‘斗转星移,天有异象’,我们主要是说第二宫。”

    我微微点头,看样子自己的推测还是对的,就问道:“那第二宫是什么意思?”

    韩雨露瞥了我一眼,说:“星辰十二宫共有三百六十五种异象,在特定的一年会出现三百六十六种,这些异象被排成三百多宫,而我们现在的就是第二宫。”

    顿了一下,她继续说:“以‘太阳’、‘天空’和‘劫杀’为太岁宫星,但凡二、十四、二十六、三十八、五十、六十二和七十四岁的人,天空占宫,休管他人事,莫争口舌之利,自免是非破财,开累事项,女人犯此年须防**,夫妻反睦,出外有财利,最好安制,日月拱照星君大吉。”

    这话一出,顿时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谁都听不懂,偶尔听得懂一些也无法真正理解其中的意思。

    也只有我在风水玄学中研究过一些,这正是流出到现在的流年十二宫星辰,看来殊归同途,几千年都没有多少的变化,也只有名号有些变动。

    胖子一头雾水过来问我什么意思,我给他解释说:“这幅图是说在韩雨露所讲这些年龄段的人,犯太岁的男人不要多管闲事,也不要争口舌之利,这样才可以避免破财和惹事,女人在这一年必须防止外遇,要不然夫妻就会反目成仇,在外面对钱财不利,最好都安安稳稳,这样才可以化险为夷,大吉大贵。”

    被我一说,胖子是彻底晕了,他挠着头说:“小哥,胖爷不想听你们两个再说这些东西,胖爷头已经大了,你们就说说这是什么意思,或者代表什么?为什么胖爷不能挖几颗?”

    我示意韩雨露可以告诉我们,韩雨露犹豫了一下说:“我说不好,这有可能是一种机关设计,也有可能是代表着墓主人的是死亡原因,也可能是说当时天有异象。”

    我微微点着头,因为这可能性真是太多了,毕竟一幅星图可以代表很多种意思,除非是当事人,要是靠猜测就必须要足够的证据表明,否则就是空谈。

    而韩雨露不让胖子去动鱼眼石,是因为担心机关,看样子古人会在星辰图中动手脚。

    黄妙灵凑上去,仔细地敲敲打打,不断地摸索着墙壁的变化,她说:“没有机关,应该只是一种图形寓意,要表达某种东西。”

    胖子搓着手问:“那现在是不是就能挖几颗下来了?”

    韩雨露没有再阻拦,我暗暗松了口气,对他说:“小心点,感觉不对劲就不要挖了。”说着,我们一行人已经往后退去。

    胖子没好气地骂道:“他娘的,一个一个都是什么人啊?这不就是让胖爷给你们趟雷,要是没有危险你们再冲过来瓜分胖爷的劳动果实,你们真是他娘的坏透了。”

    在我们面面相觑的时候,胖子的声音再度响起:“行,那胖爷今天也不挖了,咱们还是找主墓室去吧,省的一会儿胖爷成了你们的牺牲品。”

    他说着,就响起了脚步声,不一会儿就走了过来。

    我哑然失笑,迟疑了片刻说:“死胖子,这可不像你啊,以前你他娘的看到冥器可是走不动路的,什么时候觉悟变得这么高了?”

    胖子拉了拉衣领,说:“胖爷的觉悟一直都很高,只是和你丫的在一起以后,整个人的思想境界就被拉低了不止一个档次。”

    我立马踢了他一脚,说这怎么能是小爷的关系,明明就是他个死胖子没有节操,现在反而倒打一耙,胖子什么没说,只是呵呵直笑。

    我们用手电照着这一边的口子,果然像红龙说的那样。

    走了二十米都看不到尽头,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阴风,吹在人的身上,让我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心说:这到底是通向哪里的?怎么让人浑身不舒服呢?

    霍子枫把枪“咔啦”一声上了膛,然后说:“都把家伙拿出来,这地方不正常。”

    我们没有人质疑他这句话,立马就把随身携带的家伙事摸了出来,听着一连串上膛和抽刀的声音。

    再看看我们浑身穿的衣服,总有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毕竟穿着盔甲拿着现代化的猎枪,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滑稽的。

    以一字长蛇贴着墙前行,走了差不多十多分钟,前方的霍子枫忽然停了下来,而且做手势后面的我们都停下。

    我们自然以为遇到了什么东西,立马把手里的家伙端了起来,一有风吹草动,所有人都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在几秒之后,并没有动静,只是感觉阴风好像强烈了一些,身后的胖子踢了踢我的小腿,问:“小哥,不会他娘的真的有什么妖魔鬼怪吧?”

    我头也不回地说:“鬼肯定没有,也许是几只粽子。”

    胖子不同意地说:“不可能,粽子怎么还能自带阴风,难不成这粽子像是实验室里边的小白鼠一样,一直被困在一个特定的地方,它们不断跑着来产生动力,而对面有一个风扇?”

    对于胖子的奇思妙想,我真是想顶礼膜拜他一下,不过霍子枫示意我上前,我就没有跟胖子继续扯皮,而是走上前问:“怎么了师兄?”

    霍子枫用手电照着前方,说:“师弟,你看这墙壁是不是有蹊跷?”

    我定睛一看,立马就看到了距离我们五米的地方,出现了一堵墙壁,上面有着一个个核桃大小的窟窿,也组成了韩雨露口中所说的星辰十二宫的第二宫,要不是因为这都是窟窿,而不是那种鱼眼石,我都怀疑我们是不是又回到了远处了。

    看了几眼,我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但和霍子枫的想法差不多,觉得应该有什么蹊跷在里边,只好把韩雨露也招呼过来,希望她能够看出点别的东西来。

    韩雨露走了过来,扫了几眼之后,然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我以为她看出些什么了,问她但是她却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一时间搞得我们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胖子走上前,说:“我操,你们有完没完了?前面有地雷吗?”

    我白了他一眼说:“只是感觉不对劲,毕竟这是西周的古墓,就像是刚才小贝和小银的情况一样,我们连怎么回事都不知道,所以要千万小心,以免再不明不白地出了问题。”

    胖子从背包里边掏出螺纹钢管,然后接起来几节,就对着前面的路敲了敲,说:“胖爷学瞎子走路,在前面给你们探路,你们都跟在胖爷的身后,这样我们不就能提前发现机关了吗?”

    我无法反驳胖子的话,因为他说的非常有道理,但是黄妙灵说:“还是我来吧,如果有什么机关我会提前发现,而胖哥只能触发了机关才知道。”

    胖子叫道:“我靠,灵妹妹你这样说你家胖哥就不高兴了,搞得我好像白痴一样。”

    我拍了拍胖子的肩头,说:“胖子,黄妙灵说的没错,在这方面她才是专家,跟着你只会把我们带到沟里去,所以这任务还是交给黄妙灵吧!”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为了女人,连兄弟都不帮了,唉这就是人啊!”

    我把他推到了盲天女和阿红的身边说:“麻烦你们两位看好这死胖子,现在的情况非常的难说,搞不好我们随时有可能命丧黄泉。”

    她们两个点了点头,一前一后把胖子“夹住”,胖子摸了一下前面阿红的屁股,被狠狠地捏了几把,痛苦并快乐的叫着。

    气氛到是缓解了一些,不过我没有丝毫的放松,毕竟黄妙灵去探路,我还是非常担心她的安危。

    黄妙灵拿着胖子接好的钢管,霍子枫在她身后负责打手电,然后我们继续慢慢地移动了起来。

    可是刚刚走了没有两米,忽然黄妙灵停了下来,她连个停止的动作都没有,后面的霍子枫勉强停了下来,可我们就一个接着一个撞在了前一个人的后背,一时间怨声载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