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 黄袍加身
    胖子用手电往坑洞下照,嘴里嘀咕道:“他娘的,怎么这么深啊?难道真正的陵墓在这下面不成?”

    “看看不就知道了。”盲天女说着,已经把枪拿了出来,由于几次的实验已经看得出,这下面不会有那种炸药墙体,所以照明弹自然可以使用。

    “砰!”地一声,火线从盲天女的手中的枪口窜了出去,我们的目光也跟着一路朝下。

    这种长距离的照明弹可以打十多米,加上照亮的范围怎么也有几十米,可在照明弹爆开打亮的时候,我愣了一下。

    因为居然没有到底,这让我想到经常说的一句话,难道这下面是通往地狱的?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我们在下斗之前所处的海拔在二百米左右,从打盗洞进入上面那个护龙陵掉入这下边,至少也有一百多米。

    然后,这十二个三米高低的台阶下到底,前前后后加起来其实现在应该就算是刚和地平面平行。

    如此说来,其实我们还没有深入地下,这下面的几十米才可以叫做地下墓葬。

    想到这里,我就松了一口气,毕竟自己心里一件有谱了,接下来要留意那种奇怪的鱼,随便也要想一下该怎么出去,毕竟来的路肯定是不能走了。

    胖子的声音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他说:“他娘的,这下面到底有多深啊?怎么连照明弹都看不到底部?天女姐,您还有远距离一点儿的吗?这还没有胖爷尿的远。”

    盲天女白了他一眼说:“这已经是距离最远的了,一般在墓中根本就用不到,你想想哪里还会墓中还有这样的距离,倒斗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

    胖子也哑口无言,我们商量了一下,便找到了解决办法。

    首先丢石头下去,计算一下到底有多深,然后再让两个身手好的人下去探探究竟,然后再决定接下来怎么走或者说要不要下去。

    第一项非常的简单,只要学过自由落体、懂加速度就可以计算出来,虽然我不会,但我们这些人里边可是暗藏高手,你谁都无法想象红龙一本正经地在地上写写算算,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五十米左右。

    胖子有不可思议地看着红龙说:“我操,你丫的行啊,这还真人不露相,居然还会这么复杂的东西,看来胖爷以后要给你重新定位了。”

    红龙愣了一下,问他:“你以前给我怎么定位的?”

    胖子摆着手说什么不能说,说了有危险的之类的话,红龙反驳他没憋好屁……

    见他们两个你一句我一句的没完没了,我就打断他们说:“别废话了,已经确定坑洞了深度,就赶快让人下去,这种东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发生在某个人的身上,也许就是你们两个。”

    胖子“哦”了一声,问:“那该让谁下去呢?”

    我看向了霍子枫,这种事情他出面要比我这个徒有虚名的筷子头有用,他犹豫了一会儿说:“这样吧,让我师弟和老龙下去吧!”

    鬼五附和着说:“对对对,两个人有文有武,下去就算有危险,但想要逃掉一定没问题。”

    我不乐意但没有好意思说,胖子就摆着手说:“不行,小哥怎么行呢?就他那几下子,要是遇到个什么情况非归位了不可,我看还是让霍子枫下去吧!”

    霍子枫说:“我要在上面组织大家,所以这次我不能下去。”

    我说:“我师兄说的对,不过我的体质大家或多或少都了解,你要是让我看个风水之类那肯定没问题,但要是探寻未知的领域,我真的不在行,别到时候脱离了他人。”

    胖子把现场的所有人扫了一遍,他的目光在几个女人面前停留了几秒,最后定格在了韩雨露的身上,一拍手说:“让韩雨露去吧,胖爷对她的身手有信心。”

    我一看就有些不像话了,怎么感觉每个人好像都行,甚至连个女人都可以,唯独我就有了这样的非议,这几乎已经算是对我尊严的挑衅,一下子我就忍不住了。

    我说:“算了算了,我去也行,不要忘了小爷也倒过不少大斗,遇到过不少的危险,还是有一定的经验和基础的,至少逃命不是问题。”

    胖子对我眨了眨眼睛,然后说:“你们都他娘的怎么了?小哥还受着伤呢,你们就打算这样对待他,要不然还是胖爷去吧!妈的,都是什么人呢这是!”

    我给了胖子一个眼神,示意他闭嘴。

    这时候,我发现韩雨露动了一下,她正要毛遂自荐的时候,忽然霍子枫说道:“别人不行,必须要有一个对风水非常懂的人下去,否则就算下面有问题一般人也看不出,到时候我们就不是盗墓了,就成倒霉了。”

    我一看这典型是给我“黄袍加身”啊,不过我既然已经决定去了,那肯定是要去,不管有没有人拦我,我肯定是要下去,毕竟和我相处的时间长的朋友都知道。

    我这个人就是别人越不让我干什么,我就偏偏要去做,而别人让我干什么,我一边也会去做,说白了就是白痴型的老好人。

    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也就不可能继续迟疑,再简单的商议之后,我们把背包里的绳子都拿出来接上。

    然后,尽量能往下顺我们一段,毕竟我们这是“上山容易下山难”,而且还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情况,万一一不小滑下去,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三十多米的绳子垂了下去,我顿时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毕竟最后剩下是不到二十米,那样就相当于从六楼爬下去,虽说这也的高度也足以摔死人,但这下面如此的不平整,落脚的地方还是有的,所以也不用太担心。

    红龙用他那戴着手套的手抓紧绳子,屁股朝下一跳,抓住绳子就开始壁虎游墙,说白了就像是一只大蛤蟆似的,我估计自己一会儿的姿势也帅不到哪里去。

    胖子对我说:“小哥,下去时候小心点,遇情况多留个心眼,只要感觉不对劲立马脚底抹油跑,对了还要大声叫喊,那样胖爷好下去帮你。”

    我苦笑道:“他娘的,搞得你好像我情人似的。”

    胖子剜了我一眼,说:“滚,胖爷不好那一口,胖爷是你朋友、是你兄弟。”

    我看向了胖子,这家伙这次没有一点儿开玩笑的表情,我看得出这些话是他发自肺腑的,不过一想我们两个也合作了这么久,要是不互相关心,估计也不会有那么多事情发生,毕竟但凡我倒斗就有胖子的陪同,我们两个已经是秤不离砣了。

    看到下面红龙用手电打安全信号,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拍着胖子的肩膀说:“放心吧,你个死胖子,小爷不会比你早走的。”

    胖子呵呵一笑说:“这还差不多,等胖爷死了,记得给胖爷披麻戴孝。”

    “滚,小爷又不是你儿子!”我白了胖子一眼,就学红龙那样,双手抓着绳子准备下去。

    这时候,黄妙灵走过来说:“小哥,注意安全。”

    我立马眉开眼笑说:“放心吧,我没事的。”

    胖子吸了吸牙,说:“哎呀我操,你们两个能不能不在胖爷这单身狗面前秀恩爱,这样谁他娘的受得了!”

    我也没再说什么,然后就用脚踩着凹凸不平、千奇百怪的墙体,抓着绳子一路往下而去,很快上面就成了一片灯光。

    而下面也只有红龙的一盏手电光,心里自然是有些不舒服,便抓紧时间继续朝下而行。

    从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来看,只能用怪石嶙峋来形容,常年累月的钟乳石已经变成了一件件的艺术品,可现在它们只是我们下去的着力点。

    不过我有些奇怪,既然这里设计防潮层,说明就意识到浙江这边的气候,那就没有理由把陵墓设在这下面,难道这还是一个伪陵不成?

    现在也看不出是什么,只是一直往下,等我到了绳子尽头的时候,也就看到了红龙。

    红龙用手电给上面的人再次发出安全的信号,然后就对我说:“老板,接下来还是我先下,你跟在我身后,不过不能太近了,以防前面出问题,到时候一个都跑步了。”

    我不知道是他担心我的安危,还是觉得我可能碍手碍脚,但我还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的话,毕竟这种地形让我打头阵,到时候别说观察周围的情况了,我估计自己首先就会出情况。

    接下来,红龙就手脚并用的先行下去,而我就跟在他的后面。

    我所有的落脚点和着力点都是他先试过的,自己就像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一样,无时无刻不在被人照顾着,说白了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其实,这种事情我已经遇到太多了,每次都是别人来“照顾”我,开始还不觉得这有什么,但随着一次次的下斗之后,我发现自己连个这行的女人都不如,而我只能安慰自己,每个人的分工不同,他们是力者劳力,而我是智者劳智。

    红龙在下面说:“老板,你的手受伤了,还坚持的住吗?”

    我说:“放心,小爷没有那么娇柔,老龙你继续带你的路,至于下面的情况如何,到时候我来判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