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伪皇陵
    我让他闭嘴,告诉他是他自己不但没有见识,甚至连常识都没有。

    这个地方多少透着蹊跷,我们这么多手电都不怎么亮,我猜这墙壁上一定涂抹了某种吸光的东西,呛他刚才不说是要走吗?现在小爷敢拍着胸脯保证他有去无回。

    听完,胖子撇着嘴,说:“闹呢?话都让你丫的说的。要是胖爷腰上拴条绳子,保证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等一下摸到东西大家都有份,就是小哥你这个家伙没有,现在给胖爷认错还来得及。”

    我知道这家伙又忘了之前信誓旦旦跟我说过的话,在嘴里的话一毛钱都不能信。

    我不爽地说道:“你要去自己去,到时候你他娘的出事了好说,万一绳子出事了,我们再想用绳子的时候就抓瞎了。”

    红龙也附和道:“你着急个毛啊?这才刚刚进入古墓,万一你在前面被粽子吃了,被机关搞死了,我们拉回来只能是一具尸体,而且还是一具残尸,你说我们该怎么替你收尸?”

    “你看看这么多人,哪个像你这么猴急,快赶上新郎官入洞房了。”

    胖子用指头点着我说:“唉,得了,既然你们都这样说了,胖爷只能少数服从多数,坚决按照组织的方针前进,到时候再说吧!”

    我最看不惯胖子这股模样,这家伙明显就是在甩脸子,。

    皱起眉头,我说:“死胖子,以前小爷什么事都依着你,但这次不行,我是为了所有人的安全着想。”

    其实言外之意就是说,别人小爷都希望怎么来的怎么离开,更不要说你了。

    胖子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然后对着我嘿嘿一笑,我知道他这人的性格,现在说再多也没用,毕竟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只好在心里告诫自己。

    别人我管不着也管不了,但不能不管胖子和黄妙灵,黄妙灵还好说,尤其是这个死胖子。

    继续往里边走,发现我们的手电光照射的距离更近,最多只有五米的距离。

    在到了墓道的尽头,便是两扇冥门出现在视线中。

    冥门的质地非常的特殊,凑近一看居然是天然玉石打磨而成,在门轴上盘绕着两条类似龙又不像是龙的雕刻,而门楣上则雕着奇异的各种花的图案,具体也说不清楚都有什么花,但不难看出有彼岸花。

    在冥门正面,镶嵌着祭祀坛所见的诡异坐像,由此可见这个墓对于这种神像和彼岸花情有独钟,至少这是此墓的两种代表形象。

    胖子一看到门轴上有龙,顿时眼睛就圆了,转头说:“在东西我在岳家庄园的拍卖会上见过,叫什么……”

    “对了,那玩意叫叫‘龙盘玉轴锁万年’,这东西拍到了六个亿,这门也不是很大,费点劲的话……”

    我目测冥门一扇三米高一米二宽,就冷笑起来说:“当然不重,也就是五个你加起来那么重,你可以试着背回去。不过小爷要提醒你,那是在拍卖会上,有炒作的成分在里边,要说实际价值也最多一百五十万。”

    “我操,不会吧?”

    胖子一脸无法相信,说:“好赖这还是雕琢龙的冥门,而且还是西周的,怎么说也不止一百多万啊!”

    我骂道:“不会你大爷,不是白痴谁会花那么多钱买扇门回去,而且你他娘的别忘了,我们是倒斗,价格被压得很低,能买一百多万那也要看买家愿不愿意,这毕竟只是两大块玉原石,要是玉精还差不多,不能你说西周的东西就有人相信你吧?”

    胖子被我回了三观,整个人原地傻站着,我们也没有理会他,把冥门上浇筑的青铜撬下,然后推开了两扇门,发现里边是一条幽深的走廊,一直朝着寝殿而去。

    寝殿是陵墓中最为关键的地方,一般墓主人的棺椁都会在其中。

    两侧则是侧殿,里边会放着大量的陪葬品和祭品,但真正的好东西还是在主棺内,现在既然还没有发现那种鱼,所以必须进去看看。

    走廊两边和上方都是雕刻绘画,画上打了蜡,其实仔细想来应该是某种动物的脂肪油质,保存的倒是非常的完好,由于不再是彼岸花,我对这些东西非常感兴趣,就打着手电观察了起来。

    一看之后,便是浑身一震,因为绘画上面有着大量同一种东西,画着是一种从未见过的异种,模样像龙,但浑身的龙鳞看的好像玉米棒子似的。

    而且眼睛特别的大,里边好像得了白内障似的,或腾或盘或升或潜,乍一看又好像一条条玉米棒子精似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还看到了一些古代先民跪在地上顶礼膜拜,但显然这些异种龙才是绘画的“主人公”,而人类显得渺小到无助。

    而且,那些人物神态非常的恭敬,看得出这些先民对于这种异种龙非常的崇拜,不亚于一些教会的信徒。

    胖子怂恿我:“小哥,把这些东西都拍下来,这可是最好的证明,到时候那些买家不信也不行,毕竟关于西周的资料太少,这样刚才那两扇冥门就值钱了。”

    我白了他一眼,问:“你怎么不拍?”

    胖子说:“胖爷的手机没电了。”

    我把自己的手机丢给了他,只要他不闯祸,要什么都满足他。

    胖子一边拍一边说:“你们说这里究竟是保龙陵,还是真正的皇陵?”

    现在我也被绕晕了,起初觉得这里只不过是个陪葬陵,可看里边的情况,却又觉得很像是皇陵,但我从绘画上并没有看出这样的苗头,就觉得这里还是陪葬陵。

    即便这些是以怪异的龙为主体,那么肯定也要在那些先民中有个领头者,而一般这个人就是墓主人,也就是皇陵里边真正的宿主。

    毕竟,从三皇五帝时候就开始流传天子乃是真龙,难不成这些龙里边就有西周的皇帝,被人神话了?

    但是思来想去我觉得还是不对劲,即便黄帝神话了有一条龙就足够了,也没必要画这么多玉米棒子,至少也有个能代表墓主人身份吧?

    现在这里就变得没什么意义,就像是一个单纯到比纯净水还纯的装饰品,而墓葬中还从未有过绘画是用来做装饰品的。

    胖子突然指了指前面说:“前面的绘画会不会有提示?”

    这只能走过去才知道,我们往前走了一百多步,便是到了雕刻绘画的尽头,但并没有胖子说的提示,反而是走到了走廊的尽头,后面就是寝殿。

    一看寝殿就立马明白一件事情,这西周的古墓果然和其他朝代不同,因为入口并没有门,而是做了一个类似桥洞又像是玄关的入口。

    在这个入口的中心,摆放着一尊雕像,敲了敲也是青铜制品。

    不过,看这雕像的衣着,就好像《西游记》里边的孙悟空大闹天宫一身,两根花翎只冲朝上,只不过长相就有些像猪八戒了,也已经锈成了黑灰色。

    我们稍微停留了一下,就进入了寝殿内部,发现在里边的墙上,再度出现异种龙的形象绘画,只不过这里边的色泽更加的光鲜亮丽,就好像刚画上不久,但被一阵大风吹过似的,有一些跑形了。

    寝殿倒是大到出乎意料,在手电照去,并没有看到任何的陪葬品,而是看到了一张巨大的棺床,上面是空空如也,仿佛棺椁和宿主都被人偷走了一样,而里边的陪葬品也是一个下场。

    看到这样的情景胖子就大骂道:“狗日的,居然被人截胡了,连棺椁都没丢下,看样子胖爷只能准备背一扇冥门回去了。”

    我白了胖子一眼,从冥门上的浇筑的青铜没有被破开的情况来看,这个陵墓肯定没有被人盗过。

    这和盲天官说的有出入,也许我们进入的并不是他曾经说的那个陪葬陵,而且另外一个。

    我指着那张棺床说:“这叫停棺台,是把棺椁抬进来暂时放在这里的,先让一些陪葬的冥器之类的东西进入,最后才把棺椁抬进去,而且出现这个就已经确定不是皇陵了,先让咱们进入了一个陪葬陵。”

    胖子问我这是为什么?

    我告诉他说:“停棺台,又叫陪葬台,其实棺椁放在上面除了等待陪葬品的进入,同时也在等约定的时间,那就是在等真正的皇陵中主棺椁下葬,这是风水不便的定律,就好像领导开会时候,领导没坐下,谁也不敢先坐下。”

    我们绕了整个寝殿了一圈,居然还是没有发现棺椁,这让我也有些蒙圈了。

    因为就算是个陪葬棺也应该有的,不能说这个墓就光等着盗墓贼送死,毕竟陪葬陵不放陪葬的人会生出一些妖物,这些妖物是要抢夺皇陵的灵气,完全和风水玄学逆行了。

    胖子骂道:“我操,这西周按理说是当时最强大的国家,怎么抠门成这样,连我们家小哥都比他大气,看来好东西都在皇陵里边。”

    阿红说:“不对,不可能那样做的,既然这么大一个陪葬陵都建造了,不会舍不得放入陪葬的人和物,一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