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最后的办法
    其实对于一个盗墓贼来说,写笔记出发点有这么三点。

    第一点,可以罗列出盗出来的冥器,以免有所遗忘。

    第二点,可以为后人提供宝贵的经验。

    第三点,就是在年老记性不好的时候,比较有利于回忆自己曾经的惊险历程。

    当然还有一个比较晦暗的作用,一般都盗墓贼都不会轻易说出来,那就是立功。

    如果有一天你被同伴出卖了,而你又不知道是谁,你就可以把这本笔记交出去,作为一定的证据。

    不过我想并没有多是盗墓贼会这样做,除非都万不得已的时候,毕竟人心叵测,隔着肚皮你看不到他的,他也看不到的。

    回去见霍子枫他们还在研究,但看一个个的脸色显然也没有什么进展。

    胖子拍着肚皮说:“老话说得好,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饱哪里有力气想对策,胖爷的五脏庙已经开始闹腾了,要不咱们先开饭?”

    盲天女白了他一眼,说:“你就知道吃。”

    胖子笑道:“难道像你们这样愁眉苦脸的就能解决问题?”

    黄妙灵站起身对着离魄三人说:“你们三个跟我到林子打猎。”

    小金苦着脸说:“咱们没有枪啊!”

    黄妙灵说:“我自有办法,你们跟着我就是了。”

    作为付义的,加上还是这次行动的领导者之一,其他三个人自然跟着进入了树林之中,然后我们就出去捡些干柴,在距离盗洞很远一段距离的地方等着抓回来的猎物。

    不一会儿,我们就听到树林响起几声叫骂声,好像是在抓什么东西。

    半个多小时后,在黄妙灵她们回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了七八只灰毛野兔背着身上,对着我们摆手。

    破了皮,去了内脏,用树枝串着就在火上烤,金黄色的油质掉进火里,发出“滋滋”的响声,我们看的是不停地咽口水。

    在这里,我要毫不吝啬地夸夸黄妙灵,她懂机关又会医术还能打猎,在这我们倒斗界里边,几乎就属于十项全能型人才了。

    吃过兔肉午餐之后,我们就坐在树荫下休息,其实都是因为无计可施,对于这种墓墙来说,水火碰不得,不能砸也不能拉,这比他娘的慈禧太后都难伺候。

    现在,这些带队的头头必须要开个会了。

    我们几个带头的围了一圈,其他人都靠在大树根休息,但目光都盯着我们这里。

    红龙说:“老板,您是筷子头,我们都听您的意见。”

    我挠着头说:“大家集思广益,不管可行不可行的办法,只要是你们想到的、觉得有可能的都说出来,我们这是不怕慢就怕站,一直杵在这里也不是个事!”

    胖子说:“以胖爷的意思就是把盗洞再朝下挖,只要下面不是岩石,说不定我们就能从越过墓墙进入墓里了。”

    红龙说:“万一是石头呢?那我们不是被费工夫了?”

    胖子扯着脖子说:“都说是随便说的,你少挑胖爷的刺,万一下面还没有石头呢,要不然你来说一个。”

    红龙冷哼一声,说:“老板,以我看我们可以尝试不动这里,尽量往墓里的冥殿定位置,那样挖下去凿开墓顶,会让我们省很多不必要的时间。”

    胖子立马反将红龙一军说:“你这就不费功夫?这耗费的时间更多和体力更大。”

    红龙说:“至少进了墓里就省事了不少,总比你那个白费功夫要好的多。”

    我让他们两个都打住,说:“你们两个说的都有可能性,但是可取性不高。”

    “既然,这里设置这么一道障碍,那肯定就不想让我们这类人进去,所以不管你们是往深挖还是换成别处挖,结果应该是一样的,甚至可能更糟糕。”

    霍子枫说:“我师弟说的没错,我们还是要从这里进入,毕竟这个地方设计了这么高超的墓墙,想必内部就很难再出现人造的危险。”

    “这不愧是护龙陵,早在夏朝时候就已经做好和盗墓贼同归于尽的准备了。”

    红龙问:“霍小七爷,您还有什么办法吗?”

    霍子枫说:“或许有一个,只是我觉得不合适。”

    “什么?”我问道。

    霍子枫摆手道:“并不是很合适,不说也罢。对了,你们先说说自己的想法。”

    阿红说:“一层层地用刀剥离,虽然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但会非常的安全一些。”

    盲天女说:“这种火候很难掌握,轻了没有什么作用,重了再引起变故,到时候盗洞里边的人都要死。”

    顿了顿,她接着说:“也许这个墓只能等到冬天才能盗。”

    阿红冷笑道:“切,还以为你有什么好办法呢,大家都知道等到冬天,但现在刚刚八月份,等你冬天来了说不定早让高手给盗了。”

    黄妙灵说:“现在就是一个温度的问题,但又不能换到其他地方,也许有一种动物可以帮忙。”

    我立马就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之前我也想过,但是被自己否决了,便苦笑着说:“我知道你说的是蛇,它的血确实是冷,可是蛇血内有细菌,短时间勉强可以起到作用,可还是需要人去凿开墓墙,那样还是无法进行。”

    小贝说:“以我祖上传下的经验来看,这应该无解,属于一个基本不可能倒斗。”

    胖子白了他一眼说:“不是我说你,你肯定没有好好跟着你家老爷子学,要是他在这里,保管有一个好办法,可惜你他娘的跑偏了,不学倒斗学什么巫术,现在屁事也不管用,总不能让你的小虫子过去把墓墙咬塌吧?”

    小贝摇头说:“蛊虫只对活物有效,据我所知,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巫师也没有那么大的破坏力。”

    叹了口气,霍子枫说:“听了你们说的,加上我自己想的,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能行,只是不知道韩雨露是不是同意?”

    我们都看向了韩雨露。胖子疑惑地问:“这关韩雨露什么事?她身手还可以,但是对于这种东西应该可以说一窍不通的。”

    韩雨露看了霍子枫一眼,淡淡地问:“让我怎么做?”

    霍子枫把他最初的想法和黄妙灵的想法结合起来。

    大概意思就是先挖个沙坑出来,再把墙上涂一个人侧着身子能过去那么大一片蛇血,给整个墙壁降温,然后把凿石锤也涂满蛇血。

    由韩雨露自己进去凿开一个口子,让墓墙里边的沙子流到我们事先挖好的沙子坑里。

    我们面面相觑,其实在大家眼中都看了已经明白为什么非让韩雨露去做。

    我曾经也感受过韩雨露的嘴唇,知道她的体质属于那种天生冰冷的,说句不好听的就是和死人没什么两样,那进去制造的温度几乎等于零,加上蛇血的话确实有很大的可能。

    韩雨露几乎没有迟疑地点头,说:“那行,我来吧!”

    既然方法和执行者已经确定,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兵分两路,一路人在树林里抓蛇,另一路就进入盗洞里边挖沙坑,至于韩雨露就想让她在原地休息,毕竟没有她的话,我们只能各回各家了。

    我们用了两个多小时挖好了沙坑,足足有两米宽五米多深,想来已经足够了。

    等到我们爬出盗洞的时候,黄妙灵她们刚好抓蛇归来,看着背包里边不断翻滚的东西,我还是距离远一些,毕竟我被这种无脚动物曾经追逐过,也吓到过,所以现在一直都非常的害怕。

    足足三背包蛇,差不多也有几十条。接下来进入盗洞里边往墓墙涂蛇血的事情就交给了其他人。

    我从背包里边拿出手套,对韩雨露说:“把这个戴上,省的蛇血一会儿粘你手上,毕竟蛇血里边全是细菌。”

    韩雨露并没有接过去,迟疑了片刻说:“蛇是一神物,你们确定要这么做吗?”

    我小心翼翼地问:“你想起什么了吗?”

    韩雨露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既然你们已经决定了,就那样做吧!”

    我看着韩雨露的,见她没有什么反应,就把手套轻轻放在了她的手里,然后坐在一旁去休息。

    至于戴不戴那是她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就这样一个小举动黄妙灵还瞪了我好几眼呢!

    “下面完事了,让韩雨露下来吧!”红龙的声音在下面响了起来。

    韩雨露站了起来,把那副手套戴在了手里,接着我就看到霍子枫、红龙他们都从盗洞里边跑了出来,现在只剩下韩雨露一个人孤零零地在盗洞里边,应该是正在依照我们说的去做。

    足足五分钟盗洞里边没有异常,偶尔传出轻轻的敲击声。

    我看着霍子枫一脸担心,自己其实也非常的担心,就问霍子枫:“师兄,你给她戴防毒面具了吗?”

    霍子枫看了我一眼,说:“给了,但是她没要。”

    我愣了愣,问:“为什么?”

    霍子枫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说:“我也不知道,她没说。”

    我无奈摇头,低语道:“要是你们两个以后真成了好事,你们肯定会闷死。”

    霍子枫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帅气地甩了一下头发,伸长脖子想要看到韩雨露走出来的那一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