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人困马乏
    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彻底傻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往前继续走。

    我跑上前对霍子枫说:“师兄,这样做等他们报警就麻烦了。”

    霍子枫说“不会的,他们只会以为自己遇到鬼了。你想想,你算他们去找雷子,雷子也不可能相信这么扯淡的事情,所以我们穿成这样也有掩护我们进入的作用。”

    我担心地朝后看了一眼,不过想到凌云山并没有大型猛兽,加上这两个护林工只是暂时被打晕了,应该很快就会醒来,既然事情已经做了,只能深入找墓了。

    我们穿过了一座铁索桥,再经过十八曲。

    十八曲,这是一条千年古道,当年白居易、杨万里、辛弃疾等文人墨客都曾经来过这里,在这十八曲之上或吟或咏,留下了不朽的诗文歌赋。

    所以,这里的十八曲不仅仅是因为道路曲折,还兼指诗文词曲之多。

    但,我只是扫了几眼,因为穿着这种衣服,加上背着依旧不轻的背包,实在太累了。

    幸好,这道路两旁树木茂密,蔽日的浓荫遮蔽着小道,空气也是格外的清新,深吸几口气就能缓解不少的疲倦之意。

    这时候,一股山风吹来,顿时雾气开始滚动,仿佛其中有万马奔腾,又似涌浪翻卷,那一刻天地一片的混沌,让我们这些不是来旅游的人都忍不住停下脚步,从视觉上感受这犹如神话般的景象。

    在往上走,就能听到潺潺泉水的流动声。我们顺着声音很快找到了这股泉水,甘甜的泉水入口冰爽,我们就坐在石头便休息,同时补充了少量的食物。

    由于我们经常走一些游客禁止的区域,这样速度确实快了不少,另外也可以让我们这身打扮的人少接触其他人,不过我现在已经找到托词了,穿成这样不是拍电视剧,难道还是玩角色扮演吗?

    只不过,我们到达了问天亭之后,便是往后山走,进入了再也不可能有游客的踪迹的地方。

    里边连路都没有,如果说之前路是游客止步,那么这里就是所有人止步,里边就貌似还没有开发的原始森林,这里边要是说没有大型野兽,我打死都不相信。

    从这一刻起,我们就正式警惕起来,整个队伍由红龙和黄妙灵带路,霍子枫和小贝殿后,一共是两排前进。

    黄妙灵在前是因为她以前倒斗有过这方面的经历,对于她披荆斩棘的技术,完全可以媲美红龙这种老兵,毕竟早一分钟找到陵墓,那就节省一分钟时间,同时还减少人的体力和精力消耗,节省食物、水源等等。

    速度自然是加快了很多,期间自然其他人也要替他们两个一下,由我拿着罗盘测试天地间灵气汇聚的地方,那里最有可能就是陵墓的入口。

    在我指导的方向下,我们越走越深,甚至到了最后不看罗盘都无法分清方向,其中的苦闷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我眼看着夕阳西落,但距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路程,说远其实不远,但就是路比较难走,所以估计还要三个小时,到了应该在晚上**点。

    这是一段尴尬的路程,由于天黑肯定会增加困难,可是要是在这里宿营一晚,又不怎么甘心,用胖子的话来说,就是睡觉今晚也要进墓里去睡,这外面也不见得有多安全。

    众人一合计,便下定决心继续走,我用罗盘确定着灵气的聚集点和方向,指着东北方向再度启程。

    这段路那就更加的难走,每人一盏手电仿佛是这个杳无人烟地方的幽灵一般,仿佛在这一刻找到了回家的路。

    到底目的地的时候,那肯定是人困马乏,连红龙这个老兵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更不要说我们其他人,个个累的是苦不堪言。

    本来还想着过来就开始找入口,就像胖子说的睡也要到墓中去睡,可是现在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只能安营扎寨原地休息了。

    清理出一片地方,做好方防火带,便点了篝火,煮了一些东西吃过了之后,已经没有昨晚那样的精神头,立马各自钻进了帐篷去休息。

    将称重的衣服脱掉,我伸了个懒腰,心里暗骂:这东西穿着屁用都没有,只能增添负担,也不知道盲天官那老家伙的人说了些什么,居然这样的谬论也信以为真,累的的小爷都快脱了一层皮。

    心里一边抱怨着,一边就开始迷迷糊糊地想睡觉,几乎在我暗自怨天怨地怨老家伙们的情况下,脑子还在转。

    但是,身体袭来的疲倦让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这一睡那叫一个沉,估计跟死了没有什么两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胖子过来叫我守夜,我才勉强醒来,穿好那怪衣服就爬了出去。

    这还是他第一次叫我起来,以往都是我叫他,看来今天实在是累坏,这估计比爬珠峰都有累,这喇嘛真他娘的不好夹。

    胖子给我丢过来一支烟,我捡起篝火里的一根木棍点燃,猛地吸了一口,然后拼命地揉着自己的脸,这才稍微清醒了一些。

    “小哥,你怎么累成这样?”

    胖子四周扫了一圈,凑近我轻声问道:“是不是昨晚黄妙灵偷偷跑你帐篷里去了?两个人决战到天明了吧?”

    我推开他,说:“我们两个人的爱情很纯洁的,而且这种地方怎么可能?”

    胖子呵呵一笑说:“这地方多刺激,有些人还故意找野外作战,享受大自然带来的美妙感觉。”

    我问:“吆,怎么听你说的好像实战过一样?”

    胖子一甩头说:“那是,胖爷在很多地方都做过,野外没有一百次也有八十次,人送外号‘野战军’正是你家胖爷是也。”

    我抽着烟苦笑,其实我也不是那种没有经历过的小男孩儿,只是我属于慢热型,和一些陌生人成为朋友需要很长的时间,那种事也是一样的。

    胖子躺在地上,看着从树枝缝隙洒下的月光,说道:“小哥,胖爷只有和你能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其实胖爷也厌烦了这一行。”

    哦?

    我有些奇怪,因为这话一般都是我在说,从胖子嘴里听到还是第一次,就问他:“怎么突然又这样的感悟?难道是怕把小命丢在墓里?”

    胖子眯着他本来就不大的眼睛说:“从做这一行的那一天开始胖爷就没有怕过死,这就是好像厨师在灶台上、小姐在夜店里、作者在电脑前等等行业吧,在一个工作单位做的时间太久了,就感觉腻了。”

    我想不到胖子还有这样的觉悟,就说:“那这个斗之后就回家老老实实经营你的铺子,不要再下斗了,这样省的小爷某天在这个世界找不到你。”

    胖子又坐了起来说:“可是胖爷又做习惯了,说白了哪一行都不如咱们这一行来钱快,现在你让我和别人计较那一万两万,胖爷都懒得去说。”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连胖子都变的和以前不一样了,看样子时间真的会改变一个人的模样。

    毕竟,我们还没有到而立之年,有现在的成就不知道多少人在羡慕,可是心里那份苦闷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胖子爬了起来,我以为他要干什么,这家伙却问我:“小哥,一起蹲个大的,去不去?”

    我摇了摇头,说:“小爷没有你消化的那么快,而且这里也不能少了守夜的,你自己去吧,别走太远了。”

    胖子应了一声,就朝着草丛走了过去。而我就拿出那个玉覆面看了起来,我希望它在这次只是一个装饰品,一旦用到它,那说明我们就会遇到极度不可思议的事情。

    忽然,胖子所在的那个方面,他喉咙沙哑地喊了一声:“救,救命!”

    那声音和胖子的很像,但又显得非常的苍老,我站起来愣了一下,就叫道:“胖子,你怎么了?”

    寂静的夜里,我的声音在这一片的区域回荡,显得空寂孤独,但是胖子却没有回答我。

    我瞬间就意识到可能说出事了,正在我打算往那边跑的时候,一个帐篷里边都钻出了人。

    我一看居然是小贝那家伙,从这家伙的模样来看,他应该没有睡着,或者是醒了有一会儿了,他穿着古装的衣服,一手抓住绣春刀的刀柄上问我:“怎么了?”

    我指了指胖子所在的方向,说:“应该出事了,快过去帮忙。”说着,我已经朝着那边跑了过去,而小贝也抽出刀快速地跟上。

    我们两个人一前一后冲了过去,在二十多米的地方发现了胖子。

    此刻,胖子正被吊在半空中,双脚不断地乱蹬,双手抓着自己的脖子,一脸通红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强行抓住脖子掉了起来。

    小贝手里的手电一照,我们两个就看到了一束跟普通人胳膊差不多粗的乌黑头发,从树冠里垂下来,正死死地勒在胖子的脖子上,胖子已经开始翻白眼了,已经即将接近断气的征兆。

    我快速跑到了胖子的脚下,试着跳了几下根本抓不到,就打算爬到树上去解救胖子。

    这时候小贝把我拦下,同时将手电硬塞给我,还不等我反应,他手里的绣春刀已经飞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