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阴差阳错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快回去睡觉。”

    胖子说:“不行,你丫的行为已经勾起了胖爷的好奇心,今晚你去哪里胖爷都跟着你,别想把胖爷一个丢下独守空房。”

    我说:“你恶不恶心。算了算了,这样吧,你去那个好地方,钱全由小爷掏,别跟着小爷就成。”

    胖子立马就乐的合不拢嘴说:“够义气,那我就先走了啊!”

    我没有再理他,见胖子钻进了那条小巷,自己又接着开始找。

    忽然,胖子去而复返,一脸的错愕,说:“小哥,你快跟胖爷来,你好像绿了!”

    听了胖子这话我的心就凉了半截,这应该是每个男人最不愿意听到的一句话,我是相信黄妙灵的为人。

    可是,有些时候这个世界上会发生一些你无法预判的事情,要不然也就不会有“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必须带点绿”这样的说法。

    但是又有几个男人真的能不在乎呢?

    但是我希望眼见为实,就黑着脸对胖子说:“带我过去。”

    我们走到了一座二层楼院子的门口,门是用灰色的砖块砌成的。

    由于南方多雨、潮湿,上面已经生长着墨绿色的青苔,加上门是那种很老很旧的双门,这样就显得这座院子有些古朴和陈旧。

    胖子指着一个方向,我就看到在灯火明亮的二楼,有两个缠绵在一起的身影,即便在院落外面就能听到隐约传出的男欢女爱的声音。

    听到女人的声音之后,我一脚就踢在了胖子的屁股上,轻声骂道:“你他娘的瞎说什么,那声音根本就不是黄妙灵,这点判断能力小爷还是有的人。”

    胖子非常不情愿地揉着屁股,说:“你看看院子里边的衣服,那不是灵妹妹的又是谁的?都猴急成这样了,你还替她狡辩。”

    我愣了愣,胖子就指着门缝里边的院子,我爬着门缝看了起来。

    果不其然,那正是黄妙灵来时候穿的外套,因为衣服的颜色、样式和装饰都证明了它的主人。

    这是我和胖子陪黄妙灵到店里买的,所以我们两个都认识。

    胖子大概觉得我心还不够堵,就火上浇油地说:“看看,这下人证物证具在,想不到灵妹妹是这样叫的。不过,胖爷看你丫的这纯情小男人,肯定连灵妹妹的身子都没见过。”

    我想踢死胖子,结果被他躲了过去。

    胖子骂骂咧咧地让我赶快进去,他说这东西要的就是一个人赃并获,等一下要是不承认,添堵的就是我自己。

    我咬着牙,有一种想要用头撞门的冲动,正打算一脚踹门进去的时候,但是又被胖子拦住。

    我问:“你他娘的到底想要干什么?”

    胖子指了指围墙说:“也就是两米五的墙头,胖爷托你一把就上去,这样会打草惊蛇的。”

    我居然同意的胖子的提议,在我上了墙头之后就蹲了下来。

    借助月光,我环顾了一圈院子里边情况,发现院子里边非常的整洁,中间是条一米多宽的石子小路,两边栽种一些应季蔬菜和一些花草,颇有一番“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的诗意。

    胖子急躁的叫道:“快把胖爷拉上去。”

    我伸手试着拉胖子,却发现这家伙的身体重的好像铅块,加上墙上非常的湿滑,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我就对胖子说:“小爷自己一个人进去,你在外面等着吧!”

    胖子点头说:“那你要小心啊,别被里边的男人灭了口,这年头这种事情多着呢!要是不行就大声地喊,胖爷踹门进去。”

    我只得点头,然后转过屁股落下了院子里边。穿过石子路的时候,我捡起了那件衣服,闻了闻上面的味道,确实是黄妙灵的。

    这一刻,我的心里就变得一团糟,脑袋一热就开始大步流星朝着房间走去。

    在我十几步走到了正房的房檐下,就发现在左侧有着一块空地,其中放着一个老式的磨面机——石磨。

    石磨就是那种用牛马驴托着一根木棍,通常是采用反复碾压、挤压摩擦来使颗粒状的物品变成粉末状,是电器化出现之前常用的粉碎工具,曾遍布世界各地。

    在我老家门前就有一个这样的磨盘,只不过比这个大好几倍,但已经不能用了,而我看这个不但能用,而且最近还使用过,因为上面有一些刚刚发潮的杂粮碎粒。

    我刚想推门而入的时候,忽然这时候那个磨发出了一声“咯吱”声音。

    我愣了一下,接着整个磨就缓缓地动了起来,那一瞬间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就竖了起来,因为我已经意识到被胖子害了。

    这种石磨肯定是不会自转的,除非是一种可能,那就是传说中的鬼推磨,经常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就是说只要你肯花钱,鬼都能被你买通,但我知道自己今天是碰到真的了。

    在南朝刘义庆的《幽明录,新鬼》中,讲的是一个新到地府的鬼,身体瘦弱不堪,在碰到一个非常富态的胖鬼,瘦鬼非常的羡慕,于是就请教胖鬼怎么才能变胖。

    胖鬼告诉瘦鬼,只要到人间作祟,闹出点动静来,人们一害怕就会送上供奉给他吃。

    瘦鬼闻言大喜,匆忙来到人间,但他没有进行前期的调查摸底,就冒冒失失闯进一户人家,看到院子中有一口石磨,就抢步过去推了起来,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不巧,这正是一户穷人家,自己都缺衣少食,哪里有食物供奉,结果瘦鬼没有捞到半点好处,还差点累死。

    后来这鬼大发狂性,将这户人家赶尽杀绝,但它由于罪孽深重,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结果怨气太重无法轮回,一直游荡在阴阳两界,不断地推动着磨,用来赎罪。

    其实,在风水玄学中也有类似的记载,不过却是另一种说法,就是鬼推磨对我们这种学过风水的人来说是一种大忌。

    那是鬼准备要把你推到磨上压得血肉模糊,至于真假那就无从考证了,而我从始到终都不相信这种灵体的存在。

    我再抬头一看二楼,就发现二楼黑压压一片,仿佛刚才看到的灯光只是幻觉,一切都是为了吸引我来到这里。

    可我看着手里的衣服,这明显就是黄妙灵的,而且我刚才也眼睁睁地看着黄妙灵出来了,这个又怎么解释?

    忍不住我往后退了两步,可想要退第三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后背好像靠在了什么东西,我瞬间头皮就炸了,浑身忍不住地颤抖起来。

    缓缓地转头去看,但又发现背后什么都没有,这时一股无形的力量就推着我往前走,而我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不能动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双脚擦着地面到了石磨边缘,直到身体撞到石磨才停下。

    接着那股无形的力量就把我的头摁到了磨台上,我提了一口气大声叫道:“胖子,胖子,救命啊!救命啊……”

    可是外面的胖子毫无动静,仿佛他已经不在外面了一样,我心里暗骂这家伙在关键的时候就靠不住,现在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那碾子转的虽然很慢,但是一点点地往靠近,看着上面的石子都被碾压碎成粉末,而我的脑袋肯定比石子结实不了多少,光看着死亡一点点靠……

    可我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我估计自己是被鬼附身了,要不然不可能这样的。

    我想着各种办法,可是身体不能动这是一个硬伤,我总不能用眼神杀死无影无踪的鬼吧?

    最后我的思想都放弃了抵抗,这种场景太折磨人,我只能闭上眼睛,听着“咯吱咯吱”的声音不断地接近。

    忽然,这时候有人在背后叫我:“小哥,你在做什么?”

    我猛地睁开眼睛,因为我听到那是黄妙灵的声音,她应该站在我的身后不远处,但是我却看不到她,再度想要说话,可是嗓子好像被什么东西捏住了,光能张开嘴但就是发不出声音来,就好像声带被手术割掉了一般。

    忽然,身后就是一道亮光闪了过来,这道亮光撞在了石磨上,顿时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响了起来,接着我就看到一个黑影被撞飞出去,而石磨也停止了转动。

    这时候石磨已经擦到了我的鼻尖,而我出的汗已经湿透了全身。

    在一只手贴在了我的背上之后,我的身子一怔,瞬间就恢复了知觉,而我整个人直接瘫坐在了地上,诧异地看着一张熟悉而讨厌的面孔手里正抓着一只黑色的怪物,类似瘦猴子一般,不停地挣扎并发出怪叫。

    黄妙灵连忙将我扶起来,问:“小哥,你没事吧?”

    我喘着粗气说:“他娘的差一点儿就归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黄妙灵把整件事情和我一说,我就惊骇到差点晕过去。

    黄妙灵是和小贝一起约定好一起出来的,小贝也是这次倒斗其中一个人,她需要检查小贝的能力,所以就选择了这个被村里传说闹鬼的院子。

    因为小贝说他能抓鬼,所以就到了这里,而黄妙灵的衣服是被小贝下了咒的,也就是骗鬼这是一个人,目的就是吸引鬼出现,可是刚在后院做完法事,回来就看到刚才命悬一线的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