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南疆三苗
    韩雨露的意思,是说着禹狐玉盾确实是西周祭祀用的物品,但还有一种神秘的能力,就是可以克制三苗巫术。”

    “三苗?”

    常贵喜微微皱起眉头,继续问:“就是传说中南蛮一族?真的有这个族群吗?”

    我担心韩雨露想不起来再难受,就一边个常贵喜打眼色,一边说:“很多人怀疑夏朝的存在性,因为还没有直接有力的证据证明,但我相信没有人会怀疑夏朝的真实性,就好像南蛮三苗一样,只是没有证据,并非不存在。”

    常贵喜也理解了我的意思,应了几声然后对其他伙计摆了摆手,说:“行了行了,都别围着看了,今儿就到这儿吧。”

    他又问我:“老板,现在打开门做生意?还是……”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接近中午,说:“先吃午饭吧,生意下午再做。”

    我们一行人到了旁边的饺子馆,吃了一顿气氛非常尴尬的午饭,胖子和红龙两个人拼这酒,还为场面增添了一些活跃的气氛。

    差不多一点钟的时候,霍子枫对我说:“师弟,我先送韩雨露回去了。”

    我点头,但忍不住看了韩雨露一眼,而发现她正看着我,那样不说话也不行了。

    我直接就脱口问道:“韩雨露,这次去四川,你去吗?”

    韩雨露几乎没有怎么想,就说:“我想去看看,也许会让我想起些什么。”

    我真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怎么这么不会说话,此刻霍子枫对着我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然后他和韩雨露一前一后就离开了。

    临出发的三天前,盲天官打电话让我过去一趟,同时让我把七十二块玉覆面带上。

    我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现在我和他是忘年之交,自然是要听这个老大哥的话,屁颠屁颠就开车去了他的四合院。

    在进入客厅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很久没有见过的人,就是喜欢收购女尸的王老头,他正和盲天官聊天,一看到我进来,立马就起身抱拳说:“张老板,别来无恙啊!”

    我呵呵一笑,处于礼貌地回敬了他,说:“我和王老爷子可是有些日子没见了,最近在哪儿发财啊?”

    王老头说:“我那点小生意,在张老板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在岳家拍卖会上,我可是再度仰望了您张老板的威风。”

    我挠着头说:“您快别抬举我了,我就是一个暴发户。”

    这次已经没有以前那么亲切了,全都是因为他是王老板的老爹,不过和他儿子的恩怨是小辈的,既然人家老头子抬举我,我也不能太不识抬举了,场面话还是要说的。

    盲天官打断了我们的寒暄,说:“行了,以后有时间慢慢再聊,现在我们来说正事。”

    我立马闭上了嘴,不过好奇为什么我们的事情让王老头一个外人参与,不过出于面子问题,也不好多问,只等着盲天官说他的正事。

    盲天官说:“准备工作已经差不多,所以我们几个老家伙商量,决定三天后让你们出发。”

    “这次去的人有你熟悉的,也有你会感到非常奇怪的,我们的先头队伍已经在那边打听到一些消息,这次的斗不像以往那么简单。”

    我说:“我这次下斗不是为了冥器,就是为了给您找到那个‘有鱼无水’的鱼,只要找到我立马就折返回来,绝对不会进入主墓室里。”

    盲天官一笑,说:“你们能平安回来也是我所希望的。对了,玉覆面拿来了吗?”

    我点头将早放在桌子上的木盒推了过去,同时说道:“这不就是类似金缕玉衣一样的东西吗?您让我带这个过来做什么?”

    盲天官说:“你不懂,先让老王看看。”

    我心里暗骂:我他娘的要是懂,还问你做什么。

    不过,我看着王老头将木盒打开,把里边的玉覆面玉片一块块的拿了出来,他看了几眼之后,立马将玉覆面的原型排列顺序摆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我真是叹为观止,要知道七十二块玉片不比普通的保险柜难度低上多少。

    如果不是对此研究很深或者是亲眼见过如何排列,就算是十天半个月时间都不见得能找出规律,并不要说排放好。

    我给王老头递了一支烟,说:“行啊王老爷子,想不到您对这玉覆面还有研究?”

    王老头掩饰不住地得意道:“不瞒张老板,我曾经接触过汉墓盗出来的一副玉俑,亲手将其身上的金缕玉衣脱了下来,整整研究了一个月,所以对这玉覆面颇有心得。”

    我说:“那您能从这玉覆面看出什么东西吗?”

    王老头说:“这是夏朝的玉覆面,我只能摆出顺序,接下来还要看盲大哥的。说句拍马屁的话,盲大哥对夏朝的研究,他说第二,世界都没有人敢说第一。”

    我好奇地看着盲天官,听说过有人对秦国非常着迷,还有对唐朝十分了解,但是夏朝可真没听说过。

    毕竟作为一个没有多少文献记载的朝代,甚至都被怀疑是否真实存在的历史王朝,要研究也没有方向可行啊!

    盲天官摸着胡子哈哈大笑,说:“别听老王抬举,我只不过对夏朝的一些文明和传说有些了解,没有他说的那么夸张,毕竟这人外有人……”

    我打断他的话,说:“您就别谦虚了,知道些什么就说说吧!”

    盲天官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因为夏朝属于一个谜一样的朝代,要挖掘的秘密非常的多,既然现在这个玉覆面出现,那我们就从它说起。”

    “玉覆面,在夏朝通常有三个作用,第一个是祭祀,第二个是殉葬,第三个是战争。”

    顿了顿,他接着说:“传说玉覆面是用天外来玉打磨而成,有着神奇的作用。”

    在祭祀中可以感受到天的应召。

    在墓葬中能让死者的面部不腐不烂,从而得道成仙或者起死回生。

    在战争中,可以威慑敌人,让敌人认为是天降神兵,但凡出现戴着这种面具的人,那一场战役的胜败已经成为了定数。

    听完他说的这些,我“哦”了一声,忍不住说:“那就相当于现在的终极武器了。”

    盲天官点头,说:“在舜帝命令大禹讨伐三苗之时,当时大禹就戴有一个玉覆面,前后一共击败三苗数十次,将其赶到丹江和汉水流域,巩固了夏朝军权。”

    “在《墨子,非攻》中记载着大禹克三苗的传奇:‘别物上下,卿制大极,而神民不违,天下乃静。’这说明禹在治水与讨伐三苗胜利后,夏部族已成为部族联盟首领。”

    王老头插嘴道:“三苗又称南蛮,属于蚩尤的后人,传说都是骁勇善战之辈,想要击败一次都非常困难,但大禹却能击败数十次,可见一定是用了某种强大的手段。”

    我盯着那摆放的和人脸完全一样的玉覆面问:“这东西怎么戴在脸上?难道就像是敷黄瓜片那样的粘上去?可那样还怎么打仗啊?”

    盲天官呵呵一笑,拿起一块玉片给我看,我看了几眼这才发现这玉片上居然有如针刺穿的小眼。

    盲天官说:“夏朝时期用一种非常细而结实的草绳将这些玉片串起来,然后戴在脸上。”

    顿了顿,他继续说:“我之所以让你把玉覆面带过来,就是想请小李帮你帮这玉覆面串好,以备不时之需。”

    我诧异地看着他,问:“什么意思?难道我要把这东西扣在自己脸上?”

    盲天官说:“夏朝的国君共传十四代,共有十七位帝王,加上地壳运动引起的一些自然灾害已将这些久远的陵墓吞噬,皇陵自然更是少之又少,能有线索已经算是奇迹了。”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也许这玉覆面会派上用场。”

    对于盲天官的安排我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姜还是老的辣,说不定会救了自己的小命,我立马乖得的好像一只小猫地说道:“全听您的安排。”

    盲天官说:“老王,麻烦你把这玉覆面串起来,教给张文怎么戴。”

    “知道了,盲大哥。”

    王老头说着,就从兜里掏出了一团玻璃线,一边串着那些玉片,一边跟我说:“张老板,这次不同以往,你千万要小心。如果摸到什么小件的冥器,麻烦转给我一件半件的,今年的生意不好做。”

    他说前半句我有些莫名其妙的感动,可一听到后面就暗暗冷笑一声,不过看在他帮我这么多忙的份儿上。

    我还是拍着胸脯说:“王老爷子您放心,要是有幸碰到,我一定拿回来给你,我以人格保证。”

    王老头笑道:“那我先在这里谢谢您了,到时候我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价格。”

    我只是笑笑并没有再说什么,等到王老头将七十二块玉片串起来之后,那玉覆面更像是一张绿白相间的怪脸。

    即便放在那里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要是戴在脸上,晚上往三里屯站一会儿肯定能吓哭一片美少女。

    在王老头教给我怎么戴后,我才知道原来还有那么多讲究。

    花了一个小时,搞清楚了之后,我没有留下吃晚饭,而是回自己的铺子里边开始慢慢收拾东西,毕竟三天时间转眼即逝,出发的脚步声再度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