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竞价
    胖子摆着手说:“不能说,这种事情等胖爷回去再告诉你,吓出胖爷一身的冷汗。”说完,他还像模像样做了一个擦汗的动作,我看得出他是真的有些害怕。

    时间一到,立马一身长袍的主持人就站在了台上,然后说:“各位来自世界和各地的贵宾,请大家静一静,下面由我来说一些拍卖流程。”

    流程和大多拍卖会差不多,唯一不同就是古董加价,零起步的古董每次加价不低于五万万,四位数起步的不低于一千,五位数不低于一万,六位数不低于十万……

    以此类推,也就是说这件商品如果起步价是一个亿,那下一次喊价至少是两个亿。

    胖子啧啧着嘴,轻声说:“我操,这比他娘的抢钱还来的猛,难怪给我们喝这么好的茶。”

    我见那主持人在看他,就用胳膊碰了他一下,示意他现在什么都不要说,等一下叫价的时候再扯开嗓子喊也不晚。

    主持人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一样,便说:“每位椅子下都有一个号码牌,出价直接举牌,因为人数太多,所以请大家遵守拍卖规则,现在拍卖正式开始。”

    很快第一件拍卖品就上了台,经过一位老者的手之后,老者象征性地看了几眼,便举了一下。

    主持人解释说:“这件拍卖品是真品,请各位放心出价,如果拍卖后发现是假的,岳家十倍赔偿。”

    第一件是个清康熙青花瓷瓶,虽说并非官窑,但还是以三十五万的价格被人拍了下来。

    这样的开头,预示着这场拍卖会的特殊性,如果公开的话,估计要震惊世界的古董界和考古界了。

    随着拍卖品络绎不绝地出现,其中很快就有五百万以上的古董出现,那是一幅齐白石老人的三虾,画是按照平尺算钱的,所以对于这个价格我觉得略高一些,但藏上不到十年,照目前的行情来看应该是会涨价的。

    我原本以为西周那件拍卖品会很长时间之后才会出现,毕竟是压轴之物,加上如此多的拍卖品会拖很长的时间。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在场的人很多都是这行里的专业人士,几乎一看就知道该藏品多少钱能拿下,所以每一件几乎叫价都不超过三次。

    因为主持人说按照规矩来,那举牌子就行,可要是加的价格高,那是可以喊出来的,所以还是不断用男人女人的声音在我耳边高亢地响起。

    拍卖进行了将近两个小时之后,上千万的藏品也出现了二十多个,上亿的也出现了几个。

    这几个不用说不是像和氏璧那样有传奇色彩的物件,就是一些朝代的玉玺,让我真是大开眼界。

    同时也好奇这岳家到底是从哪里搞来这么多罕见且稀有的国宝,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当然也有一些外国皇室的东西,我对那个没有一丁点的理解,所以就兴趣缺缺。

    主持人站在台上说:“现在绝大部分的藏品已经拍卖完毕,接下来就是本场压轴的三件。”

    第一件‘夏都斟寻’绿松石牌,据说上面记载了西周兴起和灭亡的秘密;

    第二件西周七十二块玉覆面,是用来包裹死者的头脸部位,不但可以让死者面部万年不腐不烂,甚至连眼睛都不会塌陷,所以又称金缕玉面。

    第三件春秋时期四大美女之一夏姬的玉珩,是最为古老的玉饰之一……

    台下有人忍不住嘘声道:“前两件还说的过去,可那玉珩不就是女人戴过的头饰,也敢成为压轴藏品!”

    主持人说:“先生,请您听我说完。”

    根据主持人说,在下地的人看到夏姬的尸身时候,就发现好像一个美女睡着了一样,等把这玉珩拿下了之后,她复活了,可是被人误认为粽子打死了。”

    胖子也忍不住说:“什么复活,肯定就是他娘的起尸了。”顿时台下哄然大笑起来。

    主持人说:“不对,确实是复活了,因为尸体被带出来检查过,专业人士证明夏姬的尸体确实是三天前死亡,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玉珩,因为里边有一种很特殊也很神秘的物质,至于是什么我就不多说,哪位有幸收藏自己再慢慢研究。”

    胖子说:“全他娘的是你在说,你怎么能证明?”

    主持人说:“有尸体为证,拍下的人可以去看看夏姬的尸体,岳家绝对不会在拍卖会上开玩笑。”

    顿时,场面就安静了下来,个个瞪圆了眼睛等着玉珩的出现,毕竟人相当有钱之后,自然就希望自己能够长寿无疆,这东西要是真的,那花多少钱都是值得的。

    在三件压制藏品上台之后,主持人拿起一块绿色盾牌似的东西,说:“这就是‘夏都斟寻’绿松石牌,底价为零,所以大家可以尽情地把价格喊出来,但千万不要乱喊,否则视为挑衅,请尊重岳家。”

    这时候一个慵懒而带着自信地声音喊道:“一个亿。”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声音的来源,而我也忍不住看了过去。

    在看到之后,我就皱起了眉头,居然会是一个“老熟人”,想不到这人也到了这里,而且还跟我抢西周这件物品,那我今天就要好好灭灭丫的威风了。

    那是一个我只见过几面,却已经把他记得死死的青年,那棱角分明的五官,银白色的头发,带着一个宽大的蛤蟆镜,尤其是他耳所带的锈迹斑斑的耳环,显得十分的刺眼。

    不错,他正是对黄妙灵有窥视之心的小贝,王老头的小儿子,王老板的弟弟,后来我查过他,这家伙在杭州一代是非常有名气的,他能来这里我一点儿都不奇怪,但是他为什么这么看中这件西周的绿松石牌呢?

    胖子也看到了他,就用询问的眼神看向我,见我微微点头,立马叫道:“两个亿。”

    瞬间,原本聚集在小贝身上的目光,此刻刹那都聚在了胖子的身上,也幸好是胖子这种皮糙肉厚脸似城墙的人,要是换成我怕是已经脸红了。

    胖子朝着众人抱拳,略微得意地说:“这‘夏都斟寻’绿松石牌胖爷要定了。”

    我暗骂他白痴,这要是岳家的人乘机抬高价格,那最后只能多花一些钱,虽然我现在是有钱,可是毕竟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一个亿能做太多太多的事情了,能少花自然要少花一些。

    小贝朝着胖子一看,微微一愣,不过目光开始以胖子为中心扫荡,很快他就发现了我和黄妙灵,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笑容,而这时候又有两次叫价,已经到了四个亿。

    “八个亿。”小贝淡淡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胖子看向,我不等他说话,立马说:“妈的,十个亿。”

    这一刻场面就沸腾了起来,大多数人开始议论纷纷,有些行内人士大概是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悄悄地指着黄妙灵,显然觉得我们两个是因为她在斗气。

    清朝时期的北京城,正是达官显贵云集的场所,一些王爷、丞相、将军的儿子那个个都是八旗子弟,家族盘根错节,几乎都与皇权沾边。

    当时的皇亲国戚同时也是纨绔子弟,经常为了一个女人斗的硝烟弥漫,估计我和小贝此刻在其他人的眼中就是这样的败家子。

    西周这件绿松石牌确实是国宝,那也就是无价之物,但那只是从研究价值来说,而对于一个真正的商人而言,它还是有一个属于它的价格的。

    以我的目光来看,这“夏都斟寻”绿松石牌的价格绝对不会超过和氏璧,即便它再神秘,但是玩古董,就是玩一个名气,丫的和一些明星一样,不是长得好看片酬就高,这他娘的靠的全是炒作。

    小贝的声音又出现在我的耳畔,他这次直接就是十五个亿,我觉得二十个亿就已经是赔了,再多那就不是这块绿松石牌的问题,而是面子的问题。

    我又加了一亿,小贝直接就喊出了二十个亿,这一下就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觉得已经差不多了,反正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下西周,对于这件藏品并没有太多的向往。

    而且我的目的达到了,这“夏都斟寻”绿松石牌以这个价格拍下来,那一到手,小贝就会赔个三五个亿,估计不放个几十年,他连本都收不回去。

    最后,主持人喊了三声,见没有人再出价,便以二十亿的成交价格一锤定音。

    这时候小贝对着比划了一个嚣张的中指,我也是冷笑一下,对他竖起大拇指,然后旋转一百八十度,狠狠地往下一戳作为回应。

    我听到旁边有两个人小声议论着。

    一个带着东北口音的人,说:“这王家二少和张家大少干起来了,因为一个老娘们居然花这么大的代价拍一块绿松石牌,一个比一个尿性。”

    一口京腔的人,说:“小贝这家伙,十六岁的时候已经是他们那一辈人中出了名的嚣张狂少,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是这个张文最近好像崛起的太快了一些,也就是这一两年的功夫,看来是深得老盗王的真传啊!”

    东北人说:“看样子是从斗了整出了什么牛b的硬货,要不然这是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