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要命的石头
    这样一来,我们就互相防范了起来,不过我们这边人多,还有霍子枫和红龙这两个高手,我料盗墓也不敢先发难,那样他们真的是在找死。

    黄妙灵的态度让我再一次的心灰意冷,我甚至想到还不如就这样算了,可心里边有个隐藏的声音告诉自己,你真的甘心接受这个的结果吗?

    胖子开始对祖母绿棺椁做事先准备。

    我忍不住看了黄妙灵一眼,发现她也正在看我,在我们目光对视的那几秒,我没有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任何的波澜。

    只是,在我表现出难以抑制的伤心之后,她的目光才出现了一丝心疼的迹象。

    不过这一丝异样的心疼转眼而逝,仿佛是我自己看花了眼,无奈地微微叹气,就过去帮胖子的忙。

    霍子枫对三东子三个人说:“你们去把那棺椁盖上,以尸体防有变。”

    三东子等人应了一声,便去抬棺盖,黄妙灵让面筋三个人也去帮忙。

    六个人终于把那沉重的棺盖放回了原位,累的呼呼直喘,这让我再次意识到红宝石棺椁里边的设计之强,怕是已经超越了我们的理解范围。

    胖子故意帮速度放的慢了一些,轻声说:“小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啊,胖爷看你还是算了吧,她的心没在你身上,只有她那个狗屁师傅。”

    我苦笑一声没说什么,让他快些做,一会儿我们还要出去,那也需要费不少的时间。

    这自然有我的私心在里边,我是想着出去以后看药王和黄妙灵的态度,反正不管结果如何,最近一段时间我是不会再倒斗了。

    胖子叹了口气,将剩下的固体酒精掰成若干小块,然后直接掏出打天火点燃。

    同样的情况,再度发生了,随着符咒的燃烧之后,棺盖缓缓地打开,而这里边还真的是一具女尸。

    “我操,这女尸怎么都这么漂亮?”

    胖子看到祖母绿棺椁里边的女尸,就忍不住赞叹起来,同时偷偷地瞄了韩雨露一眼。

    而韩雨露的目光全部放在女尸的身上,并没有注意到被一个猥琐的胖子偷窥了。

    我看到里边的女尸也非常的吃惊,并不是因为她保存的极度完好,而就是胖子说的那样,这具女尸真的非常的美。

    女尸一个长相娇艳,皮肤白皙,两座傲峰高耸,穿着一袭红妆妖艳的红衣衫,毫不保留的把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段淋漓致的展现出来,就仿佛一个睡美人似的躺在棺椁里,让人都不忍心去触碰她的尸体。

    大概是因为之前的不愉快,看了几眼之后,几乎所有人都把手伸入棺椁里边。

    而我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去看都是一些什么冥器,就被人摸了个精光,只剩下那具孤零零的女尸还安详地睡在棺椁里边。

    胖子这家伙比较贼,他的背包里边已经放了不少冥器,这次得手的就给我塞进了背包。

    这大概是担心一会儿打起来,胖子也不用被冥器束缚了身手,好让其他盗墓贼看看这个胖爷为什么那样刁。

    我仔细打量了棺椁里边,发现并没有什么图文并茂的记载,又去看打开的棺盖,这才发现原来字在这上面。

    上面清楚地刻着:“沈贾氏,沈庄之正妻,享年二十七岁,因病而终。”

    古代女人在嫁人之后,就跟着丈夫姓,而原本她自己的姓氏放在了第二位,放在现在哪家的男人要是敢这样要求。

    那最少一个月都别想粘床边,而古人讲究女人三从四德,在家从父,出嫁从夫,所以这个女人应该是明朝贾家的闺女。

    从明朝贾家并非是无名之辈,从曹雪芹先生的《红楼梦》中写的就是一个贾家,贾家所住荣府,主人公是贾宝玉。

    贾府,本是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用现在的话说,是一个红得发紫的名牌企业。

    但到了贾珍、贾政这一代便开始败落,贾母虽做了大量的工作,企图力挽狂澜,但收效甚微,这个火了百年的家族还是没摆脱衰败的悲惨结局。

    如果说这个沈贾氏就是贾府里边的小姐,那嫁个江南第一富豪沈万三的儿子也算是门当户对,而当时明朝有名望的家族并不多,所以我觉得自己推测的**不离十。

    从这里来看,墓主人并非沈万三本人,而是他的儿子沈庄。

    据我所知,沈万三一共有两个儿子,一个是沈庄,另一个是沈至。

    我觉得沈庄这个“庄”字,一定是和当年沈万三起家有关。

    沈万三随父来到周庄,发现土地肥沃、气候温和、灌溉方便,历来是种植粮食和油菜,种桑养蚕的好地方,开始发展农业生产。

    现在周庄八景之一“东庄积雪”,描绘的正是沈氏庄园当年的景色,东庄有着许多巨大的粮仓,每年都储藏着无以计数的粮食。

    我立马就对胖子他们说:“把男尸的棺椁打开,他的棺盖上一定也有生平。”

    几个人男人刚刚把棺盖盖上,现在又要打开,自然心里有些不情愿,不过也没有说什么,个个懒懒散散再度将红宝石棺椁打开。

    我对着里边的男尸拜了拜说:“再次打扰还请见谅。”说完,我就去看棺盖上。

    一看之下,果然也有字,正是沈庄的生平简介:“沈庄,沈家长子长孙,其父沈万三,其母沈贾氏,膝下无儿无女,享年三十四岁,因病而终。”

    看到这个我就非常的奇怪了,怎么沈万三娶的也是贾家的闺女,如果真是这样,那沈庄可能娶的就是他的表妹。

    不过,仔细想想封建社会表兄妹结婚的数不胜数,因为当时的人根本不懂不能近亲结婚,反而表兄妹结婚是当时的一种风气。

    再以《红楼梦》作为参考,贾宝玉和林黛玉就是姑表关系,如果中途不发生重大变故,到了时间节点,履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程序,两人肯定会举行婚姻大典、步入婚姻的殿堂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忽然,我觉得自己和黄妙灵,就仿佛是贾宝玉和林黛玉一样,互相都在猜测着对方的心思,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只不过,幸亏我们是做倒斗行业,就算是写着一部盗墓小说也不太会无聊,这要是换成普通的爱情剧,估计分分钟被观众的口水淹死。

    事情到这里也算是有了一个结果,墓中最有价值的聚宝盆到了我手中,我们进入主墓室直通的两个偏殿扫荡了一遍,每个人都算是满载而归,最后在主墓室集中了一下,就打算离开这个沉船葬了。

    可是我们又遇到机关了。

    万万没有想到,在主墓室原有的墓门之外,还会出现一块要命的断龙石,这下所有人都傻眼了,因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块断龙石是怎么变出来的,那真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我们互相对视着,傻眼地看着彼此,脸上除了难堪就是害怕,因为我们再也没有能力破口如此坚硬的断龙石,那等待我们的结果只有一个,抱着自己摸到的冥器等死。

    胖子不甘心地骂道:“你们一个个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这么多人倒斗,难道就不能留一个在门口把风?现在好了,谁他娘的也别想出去,就等着死吧!”

    红龙呛胖子:“你他娘的长着脑子怎么不提醒我们?现在反过来数落我们,妈的!”

    我知道他们都是心里着急,并没有什么恶意,可现在这样的环境下也不能放纵他们这样下去,否则一会儿非打起来不可,到时候不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还会制造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我说:“都给小爷闭嘴,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全静下心来想想我们该怎么出去。”

    黄妙灵一边打量一边摸着那块断龙石,说:“这块断龙石有明显的机关设计,而且下面放的过程不会发出任何声音,看样子是我们无意触动了机关。”

    胖子说:“灵妹妹,地球人都知道了,现在胖爷关心不是它是怎么来的,胖爷就想知道它是怎么没的。”

    我仔细琢磨黄妙灵的话,如果说一定是我们触动了机关,那有可能就是那两口宝石棺椁,之前我们打不开,现在打开了又出不去,典型就是想玩死我们这群盗墓贼嘛!

    霍子枫盯着断龙石看着看着,忽然他就“咦”了一声,我们都目光都投向了他,问他发现什么了,而霍子枫没有理会我们,而是直径朝着断龙石走去。

    站在断龙石前面,霍子枫忽然就把所有的上衣脱掉,然后再把潜水服穿上,地上多了他的几件上衣,然后他就直接把衣服点着了。

    胖子说:“霍子枫,你他娘的装神弄鬼的搞什么呢?干什么要烧自己的衣服,是怕你到了那边没衣服穿吗?”

    霍子枫没有理会他,在衣服烧焦黑之后,他便用脚踩灭。

    然后他拿起黑漆漆的衣服就开始在断龙石上摩擦,随着他的摩擦进行着,瞬间我也看出了蹊跷,立马也把衣服脱掉烧了,然后也模仿霍子枫的做法。

    一时间,主墓室里边荡漾着衣服烧焦的味道,而我们十几个人用焦黑衣服擦着断龙石,因为上面出现了一幅巨大的绘画和一些字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