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道家符咒
    我查阅了一些资料,发现符咒是道家修炼的重要组成部分,起源于三皇五帝时期。

    黄帝设下的官职祝由,又叫咒由,而符咒的咒语起源于古代巫师祭神时的祝词。

    古语中有这样一句话,叫:“祝音咒,诅咒为告神明令加殃咎也。”

    这说明,最初的咒语就是用语言告诉神明要求惩罚恶人,并向神明发誓,就相当于现在画个圈圈诅咒你一样。

    道家的咒语在东汉时期较为盛行,并且也符有密切的关系,画符时要念咒语,用符时也有咒语,作一切法都有一定的咒语。

    咒语成为施法者精诚达意,发自肺腑的声音,才能保证一切法术的奏效,祈祷时,咒语都是一些赞颂神灵,和祈诉如愿之词。

    治病时,咒语是要求法术显灵百病俱消等辞。

    修炼时,咒语多为安神,定意澄心,及要求神灵帮助等语。

    道家的咒语每句结尾一般都有“急急如律令”一语。

    宋代赵彦卫在《云麓漫钞》中解释道:“急急如律令,汉之公移常语,犹今云符到奉行。张天师汉人,故承用之,而道家遂得祖述”。

    说明这句词是从汉代经张天师传下来,要符到就灵验的意思。

    在道士和方士看来,符是沟通人与神的秘密法宝,所以不是随便可以乱画的。

    故有所谓“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得鬼神叫”的说法。

    中国古代修道者认为,符咒作为山、医、卜、命、相五术的根本,是修道者与上天(灵界)对话的媒介和渠道,通过这一渠道,可以让九天神煞为我所用,役神驱鬼以达到祈福禳灾、祛病救人的目的。

    我不管是从一些资料里,还是小说中,加上我亲眼目睹了这类的手段,知道符咒不仅仅是束缚粽子的一种手段。

    至于还有什么作用,我只是一个半吊子的盗墓贼,并非是道家高人,所以知道的不是特别的清楚。

    从道士出现的那一刻,其实符咒就随之而来,起初说是道士一种祛病辟邪的法术。

    因为口中念念有词,当时愚昧的古人觉得这就是天之符咒,最有名的就是“云篆符咒”,据说是用一种只有道士才看得懂的云篆体写出的。

    一些看不懂又不信的人把这称之为鬼画符,意思只有鬼才能看得懂。

    画符的方法成百上千,有的要掐诀存想神灵随笔而来,有的要步罡踏斗,念动咒语等等,就是在铺纸研墨、运笔等方面都十分考究,其程序之复杂,方法之繁琐,足令善男信女们头晕目眩。

    我把这个发现告诉他们,胖子第一个爬上棺盖仔细去打量,看了几眼就说:“我操,这次没有请个道士来,真是最大的失误啊!”

    霍子枫也看了几眼,摇头表示看不懂,他去另外那个祖母绿棺椁也看了看,发现也同样的符咒,不过细心的他发现这两具尸体上的符咒纹路还是有所不同的。

    黄妙灵看了一会儿之后,说:“我们中没有人懂,只能当做是镇压尸体的符咒。”

    三东子他们也是各抒己见,连一些传说、传闻和他们各自老家的神神鬼鬼的事情就说了出来。

    整个主墓室搞得好像菜市场一样,不过这样一闹,倒是让气氛稍微缓解了一些。

    其中面筋说的一个故事颇有启发性。

    在他的老家名叫贵仙村的地方,那里比较贫穷落后,但极为信奉一些神灵,传说夜里还有干尸人的经过,所以经常发生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那大概是面筋四五岁左右,他当时刚刚开始记事,可也不可能记得清那么小的事情,只是有那么一点点的零星的记忆,后来长大以后还是听家里人说的。

    在当地盛行一个非常有名的门派,叫做茅山派,茅山派演变至今,已经将佛道两家许多东西合为一体,不像当初以道教道术为主,甚至连一些南疆的巫术、蛊术都用在其中。

    那些茅山道士多以符咒以及佛教密宗法器,借助异灵力帮助他们做事。

    一天晚上,面筋和几个同村的玩伴放牛割草回来,老牛在走到村边哞叫不止。

    传说牛是能够看到鬼怪的,所以在一些捉鬼人士经常用牛眼泪开眼,而当时面筋他们年纪还小,并且没有这个概念,就把牛硬是赶回了村子。

    进了村子之后,面筋和玩伴就各自分开回家,接下来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

    面筋在村子里走着走着就感觉不对劲了,因为他觉得这个村子太陌生了,这种陌生并不是指建筑和街道,那种陌生是由心而发的。

    面筋虽然疑惑,但还是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可是走了很长一段路之后就发现不对劲,因为他居然在熟悉的村子里边找不到自己的家。

    当时那么小年纪的面筋自然是吓坏了,就哭喊了起来。

    可是,任凭面筋喊破喉咙,却没有一个人出现,那时候天已经黑了,四周传来一声声类似他哭泣的回声,他死死地趴在老牛的背上,哭着哭着就感觉很累,接着睡着了。

    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们是被村子里边的人找到的,几个孩子都睡在一处荒废了很久的乱葬岗中,但他们的地方并不同,有的在东边有的在北边,只有听话的老牛还卧在他们的身边。

    村民都认为是老牛保护了这几个孩子,所以那些老牛一直等到生老病死,没有人吃它们的肉,要不然就会被整个村子的人辱骂甚至殴打。

    而这片乱葬岗距离村子也不远,就觉得这里有鬼怪之类,便要请当地的茅山道士来做法驱鬼。

    一老一少两个道士在乱葬岗一看,小道士是大惊失色,老道士也眉头紧锁,说这里阴气太重,夜里会有鬼魅作祟,幸好几个孩子要老牛守护,要不然就会魂面筋散死于非命。

    村长吓得不知所措,问老道士这该如何是好。

    老道士环顾了四周,说他要做一场法事超度这里的鬼魂,但前提必须用一圈夯土将乱葬岗围住,并且要给他用土堆出一个三尺高的做法道台。

    村长立马动用了全村的男女老少,开始拿着铁锹来做一圈夯土,并且堆出做法用的道台。

    整个工程花了小半天的时间,在傍晚时分才做好,接着按照老道士的指示,搬了两张木桌子放在了道台上,然后留下几个村子里的强壮后生,其他人都回去安心睡觉。

    当时封建迷信那么严重,当然没有几个人愿意留下,最后还是村长说让面筋等几个孩子的父亲留下,其他人回去等待好消息。

    老道士也看出了苗头,就附和说要是没有人留下,恶鬼还是不会放过面筋等人的。

    自古至今,父亲一直都扮演着子女身边顶天立地的角色,父亲是整个家里的顶梁柱,即便面筋他们的父亲有些害怕,但为了自己的后代,还是决定留下来。

    后面就是面筋父亲回忆的事情,他说在夜里看到了鬼火围绕在那两个道士的身边,老道士一手持桃木剑,一手抓几张符咒,口里念念有词,忽然咒语着火,直接洒向了那些鬼火。

    在鬼火消失之后,老道士说让面筋父亲他们挖一个地方,说祸害就在那下面,面筋父亲几人见老道士如此有手段,自然不敢不听,立马按照老道士说的去做。

    几个年轻的后生在小道士的指挥下一会儿就挖出了深洞,但老道士进入看了几眼之后,说还不够深继续挖。

    一直挖到了石板,小道士喊了一声说:“师父,挖到了。”

    老道士立马下入洞中,摸着那块石板,然后对面筋父亲等人说:“把石板撬开,那些东西就在里边。”

    听到这里,我已经猜出了一个**不离十了,不过当时也并没有打算面筋。

    在石板被撬开之后,便出现了一条墓道。

    在老道士的带领下,他们进入其中的两个墓室拿了一些陪葬的东西,老道士说这些东西上附上了鬼怪,他要带回去超度,以化解那些怨念。

    在到了主墓室之后,里边有一口棺椁,虽然上面已经满是灰尘,但看得出躺在这个棺椁里边的应该算是一个相当有钱的主。

    老道士说那鬼就在棺椁里边,让面筋父亲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由他和小道士将棺盖打开,打开之后,忽然里边的尸体就坐了起来,吓得面筋父亲几个人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等到面筋父亲他们反应过来想要逃跑的时候,却发现老道士伸手就是一张符咒,那尸体又躺了回去,然后把里边不少的东西都带了出来,都被那两个茅山道士带走了。

    胖子骂道:“狗日的,这典型就是两个盗墓贼,装什么大尾巴狼。”

    面筋点了点头说:“在我从事这行业之后,才发现了猫腻,在我想要回去看看那个斗里还有什么的时候,那个墓彻底毁了,却无法打开棺盖,可当时那一老一少两个道士就能打开棺盖,你说这奇不奇怪?”

    我点头说:“确实很奇怪,看样子我们遇到相同的事情了,问题就是在这符咒之上。”说着,我的眼睛死死地盯上了棺椁里边的枯黄的纸张,仿佛恨不得伸手把它撕下来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