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盗墓三大难题
    九个墓室,在我所进入的墓室差不多都有棺椁,如果一个陪葬室有一口棺椁,加上主墓室这两口是十口棺椁,这开一个有一个粽子,所以我已经做好了起尸的准备。

    开棺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可我担心里边并非是普通的粽子而是魃。

    一个魃有韩雨露、霍子枫和黄妙灵在应该能应付,可是两个魃就非常难说了。

    毕竟这种粽子里边的王者,都是铜皮铁骨没有办法毁灭,只能想办法镇压,两个就非常难搞了。

    我问霍子枫:“师兄,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霍子枫说:“没什么大碍,我知道你的意思,勉强应付一个应该是没问题。”

    我又和黄妙灵确定了她的身体状况,在黄妙灵也说没问题之后,我就看向了韩雨露,问道:“韩雨露,如果这里边出现魃,你有几层把握能对付?”

    韩雨露用那种淡漠的眼神看着我,就仿佛传说中的冰山女王一样,许久她才说道:“以我们这些人的实力,对付一只旱魃应该还可以,如果是两个就会有危险。”

    红龙提醒道:“在外面还有一只,虽说它进不了主墓室,但是如果我们身受重伤一样出不去。”

    我点头说:“你担心不无道理,而且不止一只,所以我们不能一味地考虑之进不退,把自己的退路也堵死了。”

    红龙诧异道:“怎么还不止一只?”

    我把之前的经历跟他们说了一遍,顿时所有人都恍然大悟,显然我们现在的处境并不安全,潜在的危险说不定才是最致命的。

    胖子一副不耐烦地说:“你们还有完没完了,不就是开个棺,我们这么多人在,就算是有粽子也不怕。”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你他娘的不懂就闭嘴,这事情非同小可,搞不好我们的小命都是丢在这里,皇陵都几进几出了,不要在阴沟里翻船。”

    胖子叹了口气说:“唉,那就听你的吧,不过你丫的快点,这样摩擦下去,说不定海面又起风了,我们还怎么回去。”

    我不否认胖子的话,这确实也是要考虑的问题。

    毕竟,一旦船不在海面上,而皮筏艇也没有了踪影,我们就会成为一群“鲁滨逊”,只能就近找一座荒岛去等待救援了。

    我问霍子枫:“师兄,我们先开那一口?”

    霍子枫扫过两口宝石棺椁,说:“我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以往主墓室棺椁一多,那必然是疑棺,而疑棺中不可能有主棺。”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去理会,再去寻找真正的主棺。而我们眼前这两口棺椁,显然都是主棺。”

    胖子搓着手,一脸贼笑地问:“这是不是就叫做一蛋双黄啊?”

    我白了他一眼,说:“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胖子,你也想一下,这两口主棺到底先开那一口。”

    胖子指着红宝石棺椁说:“就是它了。”

    我问:“为什么?”

    胖子说:“这还用问吗?中国最古老的说法‘男左女右’呗!”

    我们面面相觑,谁也没有更靠谱的说法,还真的只能依照胖子说的这么干。

    我和霍子枫一直观察着这两口棺椁,但一直都没有发现这两口棺椁有什么棺锁的设计,只能动手去感觉一下了。

    霍子枫说:“师弟,你去看红宝石棺椁的棺锁,我去看看那口祖母绿的。如果可能的话,我们把这两口都开了。”

    我点头,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既然要么做要么不做,总不能开一口留一口,或许里边藏有什么明朝的秘密和珍贵的冥器也说不定。

    我记得在关于明朝沈万三的传说中,有一个神秘的聚宝盆,不知道是真是假。

    民间传说里,依靠聚宝盆,沈万三出资与大明政权“对半而筑”南京明城墙,终于遭到朱元璋的嫉妒,全家被发配至云南。

    之后的数十年间,沈万三一族又被几次清洗,连同聚宝盆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由于缺乏史料,到了沈万三的后代在那里便成为一桩悬案。

    这个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上甚至传说中都大大有名的超级富豪,他所拥有的财富那可以说是富可敌国。

    但是,朱元璋只是得到了他一半的钱财,剩余另一半的“遗产”下落无疑成了一个巨大的谜团。

    为了保护家族血脉,沈族隐姓埋名,但为了表示不忘祖。

    沈家定下了一些祖训:如始终居住在一个屯堡里面,供奉“财神”也是由他们兴起的,因为财神即是沈万三,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

    为了保护其余的家族不受牵连,沈家不与另三家通婚,至于四大家族中第四个姓——张,有可能是张士诚的后代。

    因为历史记载,沈万三和张士诚过从甚密,并一直庇护着张族后人。

    在中国史书记载的历史事件中,朱元璋与沈万三的较劲故事可是惟一的一次大政治家与大商人的角斗,最后至高无上的皇权,必然地取得了胜利。

    有句俗话说的好:“民不与官斗。”其实沈万三的下场早已经注定了。

    我将铁丝从棺缝中塞了进去,开始琢磨里边的棺锁,同时听里边的有没有异常的动静。在我找了几分钟之后,就用莫名其妙地眼神看向了霍子枫,这时候他也用同样的眼神看向了我。

    迟疑了一下,我问:“师兄,怎么里边没有棺锁啊?”

    霍子枫也不敢肯定,只是微微摇头,毕竟他是我老爸的大弟子,万一结论下错了,那丢的可不仅仅是他自己一个人的脸。

    而我就没有顾忌那么多,毕竟自己是自学成才,代表的紧紧是我个人的观点,但我就是没有发现里边有棺锁。

    对着胖子一招手,我说:“胖子,你们几个人试试这棺盖能不能抬起来。”

    胖子一脸郁闷地说:“我操,不会吧?小哥,你的意思是说着棺椁里边没有棺锁?这不科学啊!”

    我说:“反正小爷是找不到棺锁,你们试试再说。”

    胖子一点头,然后招呼三东子、面筋几个人过来帮忙。

    一行人抓住棺盖,胖子说道:“胖爷喊一二三,大家一起抬棺盖,要是真的拿的起来,一定要一起放在地上,这种东西我们能不破坏就尽量不要造孽了。”

    说完,胖子就看了我一眼,见我点头,他又环顾其他人,喊道:“一,二,三!”

    在最后一个数刚一出口,所有人都发力往上抬棺盖,可是他们个个努的脸红脖子粗的,愣是没有把棺盖抬起来,搞得场面还挺尴尬。

    胖子摆着手示意其他人散了,他无奈地问:“那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

    霍子枫说:“墓中三大难题分别是‘找不到’、‘进不去’和‘打不开’,这个沉船葬可是全都站了。”

    这是盗墓界的三大难题,要不然谁都可以成为盗墓高手了。

    我点头说:“是啊,古时候把墓葬放进海里,确实是让人找不到,入口利用了机关,当时的人自然进不去。”

    “而现如今我们这些专业的盗墓贼懂风水有潜水设备,才能够找走到这里,可这个打不开真令人头疼。”

    胖子说:“实在不行就用砸的,宝石那么脆一砸就开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宝石也是一种石头,它不比石头的坚硬度软,我们又没有破石锤,加上这么瑰丽的一件宝贝,要是被破坏了不是造孽吗?”

    胖子挠着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眼巴巴地看着棺椁却打不开,我知道他心里痒的要命。

    黄妙灵说:“我来看看是不是运用了机关原来。”说完,她就走上前来研究,而我只能围绕着棺椁多转几圈看看,希望能有什么发现。

    研究了半天,最后我和霍子枫确定没有棺锁,而黄妙灵也说没有机关,一下子事情就陷入了僵局。

    谁都没有想到我们会卡在这种地方,这将影响了我们提前离开这里的时间。

    我并没有见过宝石棺椁,只能拿石棺做比较。

    石棺不能用棺钉封棺,只能用一些简单或者的棺锁,可眼前这两口棺椁既没有棺钉,也没有棺锁,就好像棺盖和棺身原本就是一体的一样,只能朝着其他方面考虑。

    我觉得也许是棺底有什么猫腻,就把手电聚成最强的光去照。

    一红一绿两口宝石棺椁,在手电光下闪烁着非常瑰丽的光芒,折射出的万道彩光仿佛都要晃瞎我的眼睛,让我只能眯着眼睛往下看。

    从棺椁的四周看底部,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只能换成从棺盖从上往下看。

    首先映入我眼帘的不是棺椁底部,而是一具面目模糊的尸体和大量的陪葬品,几乎都是一个轮廓,所以并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我用手电光一寸寸起寻找着,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找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封棺的手法有些蹊跷,甚至蹊跷的地步都到达了离奇和匪夷所思。

    忽然,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那是在尸体的身上,上面写着些什么,好像是一道符咒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