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大胆的决定
    起初我什么都听不到,就让其他人撤的远一些。

    当他们照我说的做了之后,我又静下心来仔细去听,甚至自己连呼吸都停止,就是为了听棺椁里边的动静。

    噔噔,噔噔……

    忽然,在我听到这种声音响起的时候,我以为是自己的心跳,可是稍微仔细一分辨,就发现这声音是从棺椁里边传出的,而这种声音就是类似人的心跳声。

    我吓得连忙后退几步,指着那个棺椁久久说不出话来,终于咽了不知道第几口唾沫,喉咙里才发出声音来:“果,果然有动静。”

    黄妙灵凝视了石棺片刻,有了上次的教训,她立马就看棺底。

    在棺底和玉床的缝隙去看,看了几眼就微微松了一口气,说:“棺底还是完好的。”

    我立马就想到了绘画上的东西,然后就她们过去看看,说不定会有别的启发,而我也把自己想到的和他们说了一遍。

    第五件事情是一个中年男子在船头矗立着,他的身边站着的寥寥数人,给这个男人指着水下,不知道发现了什么。

    男子双手背在身后挺胸而立,头上带着明朝富商的帽子,他英俊神情冷漠,五官僵硬不苟言笑,两道眉毛高高挑起,透出一股蔑视众生的高傲。

    最令人在意的是他那一双奇特的眼睛,一金一银两种异样的瞳色,散发着冰冷凌厉的光芒,给人带来无穷的压迫感。

    而这个男人就是床上躺着那个生命垂危的老者,同样也是那个浑身是血的人,因为那双眼睛太有代表性了。

    其实我犯得错误就是把这一整幅画看反了。

    第一应该是男子在中年时候站在船头观察水下的情况。

    第二是在几十年之后男人变成老者生命垂危。

    第三是男子事后在家中办丧事;第四是在出殡的时候起尸。

    第五就是道士下山捉妖降怪。

    我觉得应该还有一个场景才对,这个场景要说的就是最后那只粽子是如何处理了。

    在北方死者一般在家中放置三天到半个月,便入土为安。

    而南方也是差不多,甚至还要短一些,毕竟古时候没有什么冷冻板之类。

    因为南方天气炎热,尸体很快就会腐烂发臭,如果非要说棺材里边放了冰块,可那样会让棺材里边积水,在风水学中棺材积水对后辈儿孙是非常不利的事情。

    由此可以推断,这具尸体起尸的过程应该是极短的。

    我把自己的想法和他们一说,面筋皱着眉说:“我老家是广州,我们这边现在在家停棺的时间长一些,但和小哥说的差不多,一般是不会超过十五天的,而听我爷爷奶奶那一辈人说,以前基本都是三天就会下葬的。”

    黄妙灵说:“那小哥推测的是对的,这个粽子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起尸了,这是有些说不过去的。”

    我自然把目光投向了韩雨露,在我觉得只有和粽子有关,她肯定知道的比我们多。

    果然,韩雨露和我对视了一下,说:“常理中,最初起尸就是禁婆,所需要的时间在一年左右,但凡事都有一个特例,如果尸体之前经过了特殊处理,一起尸就是魃,那有可能是在极短的时间就会发生的。”

    我问她这个极短的时间,具体有多短?韩雨露想了一下说:“一息之间。”

    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一息之间,就相当于现在的几秒钟的时间,同时我也有纳闷,没有几个人会在自己的尸体上做手脚的,而他的后人更是不可能,这属于大不敬的行为,在古代那种封建社会中,这样做是会被活活烧死的。

    我问:“韩雨露,你听说过有这种事情吗?”

    韩雨露微微点头,说:“好像有个人在不断地吃丹药,在死后不出七天,就起尸了,当时一片的混乱,还死了很多的人,不过我有些记不清了。”她说着,就轻抚额头,露出有些痛苦的神色。

    经过对韩雨露的几次观察,我觉得她可能是失忆了,毕竟一个沉睡了那么久的人,能活过来就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奇迹,要是她还把以前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那真的有些太逆天了。

    而且我觉得应该是有人在她身手动了一些手脚,要不然也不会让她来和我们一起下斗。

    想到这里,我忽然就觉得韩雨露有些可怜。

    我让她想不起就先不要想了,以免想多了再想傻了,这可能就是我心太软的原因,因为其他人根本就什么都没说,而是眼巴巴地看着韩雨露,仿佛非要从她的嘴里得到确切的结果。

    小鹰看着那口石棺,问:“这里什么冥器都没有,只有这一口棺椁,我们还要不要开?”

    我连忙说道:“千万别开,这里边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个大粽子,而且我们也见识到这个沉船葬里边粽子的非同小可,要是再放一只出来,说不定我们会被粽子包了饺子的。”

    三轮说:“可我们是盗墓贼啊,而且这里要是不开,等一下就算我们进入了主墓室,里边墓主人的棺椁怎么办?还是不开吗?那我看我们现在可以原路返回了。”

    我点头说:“这个办法好,不如我们就原路回去吧!”

    黄妙灵瞥了我一眼,问:“你不找胖哥了?你也不找霍子枫他们来了?说不定他们现在就在主墓室里边,你可要想好了。”

    一下子,我就陷入了沉思,因为黄妙灵他们说的没错,一旦我这样离开,那就等于将其他人都抛下了。

    霍子枫他们还有自己的目的,可胖子算是和我一起来的,我怎么能做出把他也抛弃了的事情呢?

    黄妙灵继续说:“没有找到主棺,我是不会回去的,小哥,我知道你也是为了大家好,但我想把这件事情做完,给自己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自己已经被黄妙灵说服了,而且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就这样离开,这可能是我的最后一次倒斗,这个句号自然要画好了,即便胖子已经死了,就是他的尸体,我也有义务带回去。

    考虑了一下,我说:“这口石棺如此精致,如果主墓室里边不是一个合葬棺,那这里肯定就是墓主人最心爱的小妾。”

    小鹰问我:“小哥,你怎么就这么肯定?”

    我说:“明朝富商也在效仿帝王之家,他们有一个正室和一个偏室,但小妾则就没有一定的数量了,要看这个墓主人的喜好,而且我们一直没有看到女尸,我想这个里边应该就是一具女尸才对。”

    三轮问:“那到底这个棺椁还要不要开?”

    我摇头说:“不能开,我们不能再冒险了,说不定一开又是一个什么厉害的粽子。”

    “依我看,我们还是直接去找主墓室,即便主棺里边也是一个粽子,那我们开了之后,只要面对一个粽子就行,一开就成了两个,毕竟这里距离主墓室太近了。”

    韩雨露看着我,忽然问道:“你想知道这些绘画后的秘密吗?”

    我愣了一下,问她:“什么意思?”

    韩雨露说:“这秘密应该就在这口棺椁里,你自己考虑一下吧!”

    她的话一下子就把我肚子里边的“馋虫”勾引起来了,说实话我是真想知道最后发生了什么,这对于我们进入主墓室有很大的帮助,还能给我们一些指示,让我注意一些潜在的危险。

    可是一旦里边的尸体起尸了,那同样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到时候即便我们能跑到,可最后我们还是要出去的。

    现在,在半路上就有一个水魃在等着我们,再搞一个出来,那我们还能活着离开这个沉船葬吗?

    左思右想之下,就让我陷入了一个死循环里边,打开和不打开都是有利有弊的。

    我扪心自问一下,自己能够忍住秘密就在眼前的诱惑吗?

    有韩雨露在这里,加上还有身手同样不差的黄妙灵,只要冒点危险就能知道其中的很多事情,我是真的忍不住。

    自己折磨自己好几分钟之后,我咬着牙说:“那行,开吧!”

    其他人立马点头,仿佛就在等着我同意。

    我提醒他们说:“我觉得这起尸的可能性太大了,所以我们要做好应对粽子的准备,把家伙都拿出来,只要一个不对劲,大家就一起玩尸体身上招呼,到时候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招架不住。”

    黄妙灵点头,让面筋他们都把家伙事准备好,几乎都是每人一手握枪或者刀,另一手拿着开棺的工具。

    不过,这是一个石头棺椁,要打开这个棺椁还要靠我,也许这就是他们一直要争取我意见的原因。

    石头棺椁没有棺钉封棺,里边都是用巧妙的机关。

    在行业里号称八宝锁,但这八宝锁就是一个统称,每个棺椁都或多或少是有区别的,有的区别甚至还很大,而在这方面只有我们卸岭派最为精通。

    我从背包里边拿出了吕天术给我那套家伙事,就夹着一根钩子状的铁丝,用两个手指夹住,缓缓地送进了棺盖和棺身的缝隙之间。

    开始凭着感觉来断定这个棺锁的类型和难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